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3章 棋逢对手

军帐内,诺大的油锅内黄油滚滚翻腾,柴火旺盛噼里啪啦,单单气势上就万分骇人。

再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内部开始瓦解。

李榷郭汜面和心不和,当喊出李榷即将投靠朝廷的刹那,吴添就成功触碰到郭汜心中那可不名状的点,窗户纸被彻底捅破之后接下来的一切好似顺水推舟。

日落西山。

出了军帐,贾诩抚须眺望远方那轮落日。

这步险棋,落的让贾诩热血逆流倒转。

反间之计,简直就是为此二人量身打造,万万没想到吴添竟然胆大心细到敢只身闯敌营这种程度。

贾诩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来自大脑的强烈冲击,整个人飘飘欲仙。

“军师,对弈否?”闭目的贾诩突兀发问。

吴添眼眉一挑,笑容满面的说道:“文和先生有所不知,和我下棋会死人的,而且死状惨不忍睹,就像刚刚那样安安静静的不好吗?”

“哈哈...军师面对滚烫油锅亦能侃侃而谈,贾某钦佩万分,但说到对弈,军师是否过于自负?”

吴添叹道:“看来文和先生并不是明白人。”

“棋艺拙劣,军师勿怪,来人,送军师下去歇息,清洗风尘,待晚宴准备妥当,贾某再向赔罪。”

几名甲士上前,比了个请的手势,一人领头道:“请先生跟我来。”

人走后,贾诩回了军帐,朝郭汜深鞠躬施礼道:“将军。”

“文和先生快快请起。”郭汜在主位上伸手虚扶,而后开口道:“此事儿文和先生如何看,李榷会不会背叛西凉转投王允老儿?”

“不会。”贾诩摇头道:“从长安下达的各种政令来看,不管是杀俘还是引胡入关,王司徒都准备与西凉不死不休,他不会接受投降。”

“文和先生的意思是...那小子在危言耸听?”郭汜皱眉道。

“将军,此人的话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郭汜道:“文和先生,此话怎讲?”

“现如今的关中将军势力最为庞大,而李榷手握兵马数万,却也不是任由将军宰割之辈,将军认为南匈奴的呼厨泉会怎样看待将军,又会怎样看待李榷?”

说到南匈奴,郭汜立马拍案而起,怒骂道:“可恶的王允老儿,本将攻克长安第一个就要宰了他替董相国报仇!”

顿了顿,郭汜示意贾诩继续,不用理会自己。

贾诩道:“李榷必有异心,这点毋庸置疑,他若与南匈奴呼厨泉里应外合,将军危矣,即使他不敢明目张胆背叛西凉,此人也绝不会雪中送炭,相反还会落井下石,已非将军之盟友。”

李榷人马四五万,郭汜一口吃不下,不由的急急问道:“文和先生所言深得我心,不知文和先生认为本将应当如何应对?”

“朝堂诸公引胡入关,无异于自掘坟墓,将军只需以诛奸逆清君侧为名,强攻长安,阻力必然大大减小,并且长安一旦攻克,将军完全有堵住天下悠悠之口的理由诛杀将军眼中的奸逆,彻底掌控关中朝廷,现如今对将军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将军可知?”

贾诩的一席话,郭汜听的自己无限向往,曾经董相国的威风近在眼前。

“是什么?”郭汜问道。

“时间!”

贾诩理了理长袖,靠近摆放行军地图的桌案,伸出指尖按住地图中五道口位置,而后迅速往东面的长安方向划去。

“如今之计,将军需议和吕奉先,全力进攻长安,迫使陛下当众诛杀奸邪!另外,长安尚未攻克,一切未成定局前万勿开罪李榷,待木已成舟,李榷即使联合起南匈奴也为时已晚。”

“议和?”郭汜不解道:“吕布已经被围数日,屡次突围而不得,早已粮草殆尽人困马乏,何需议和这头食人猛虎,不如就此诛杀此撩?”

“时间不够,将军一天也不可耽搁,更何况将军不想看看并州军和李榷互相残杀?”贾诩目光缓缓东移,看向了虎牢关以东的广袤土地,“而且吕布这头猛虎,对将军而言可是长久掌控关中之地的大好棋子,价值榨干后将这头猛虎撵出关中,关东军头疼的时候就到了,对将军而言,这天下自然是越乱越好。”

接连两招驱虎吞狼,一吞李榷,二吞关东军,吕布在贾诩手中当真异常好用...

长安,承载了无数人梦想之地,在贾诩三言两语之后将彻底泯灭,贾诩甚至要让天下人亲眼目睹复兴大汉的三朝老臣王司徒,是如何被自己效忠的皇帝以奸邪的名义逼死。

杀人诛心!

是夜,宾主尽欢,吴添享受到了非常高的待遇,晚宴如火如荼,却很有默契的对正事儿只字不提,众人只是一个劲的与困倦难当的吴添推杯换盏。

晚宴后,吴添回军帐内准备大睡一场,却不料贾诩拿着棋盘找上了门。

吴添脑海中奔腾而过一亿八千多万匹草泥马,大半夜的不睡觉,这混蛋绝对是故意来恶心人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吴添强颜欢笑道:“文和先生好兴致,不过和我下棋,得按照我的规矩来。”

“贾某无异议,只是不知是何种规矩?”贾诩好奇道。

吴添帮忙摆好棋盘,随手摸出其中五颗黑子放置在棋盘上。

“五星连珠就算赢。”

“喔~”贾诩饶有兴致的道:“如此下法闻所未闻。”

五子棋都没玩儿过,真没文化!

尝试着下了几局,吴添完胜,咧嘴道:“文和先生,你又输了。”

贾诩饶有兴致的看着棋盘,头也不抬的出言试探道:“贾某确实不是军师对手...看来军师有备而来,果真留有后手。”

“有吗?”吴添反问道。

贾诩抬头看向吴添布满血丝的双眼。

“没有吗?”

两双眼睛对视一阵,时间仿佛凝固住。

吴添没精力来陪一个糟老头子磨叽,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文和先生不觉得这里有些人难成大事?”

“军师指的可是被围住的温侯?”

吴添尴尬的笑了笑,探头靠近贾诩道:“听说世上有人好猜忌,心胸狭隘,绝非良主,文和先生可要擦亮了眼睛。”

“军师金玉良言,贾某受教了,确实要擦亮眼睛才行,不然那些刚愎自用,不纳忠言的人主,会埋没不少英才。”

吴添收回期盼的眼神,收拾棋盘后重新捏着一颗黑子。

“既然如此,不知文和先生棋子落在了何处?”

“军师不妨猜一猜。”

吴添“哒吧”一声,将黑子放在了棋盘上。

“长安!”

贾诩整个人顿住,随即大赞道:“军师果然高见。”

吴添抬头,审视着贾诩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问道:“不知文和先生认为在下又会落子在何处?”

“呵呵...”

“哒吧”,棋盘发出一声脆响,贾诩落下白棋,而后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浮上脸颊。

“广饶。”

吴添闻言心中一颤,不得不佩服道:“文和先生名不虚传。”

“哪里哪里,贾某保不住广饶,军师也保不住长安。”

吴添眉头紧锁,起身道:“夜深了,文和先生请回吧。”

贾诩收拢棋盘,笑道:“军师当真没有后手?”

“送客!”

“呵呵...冒昧打搅,军师好生歇息。”

同类热门
  • 大唐承包王大唐承包王子观|历史在大唐,凡是商户,无不满怀憧憬的来到长安城外的一处乡野之地,只求一见那传说中承包天下的楚王。
  • 位极人臣功济世位极人臣功济世庸疯才子|历史这是古代华夏士人最好的时代。 他是一代名相, 少年得志,在朝堂上毁誉参半; 大敌当前,他一力挽救大宋于危亡。 她出身社会底层, 后成为帝国最有权势的女人, 一举一动决定大宋的国运。 铁马金戈,沙场征伐,萧墙内斗, 阴谋与权力的游戏, 智力和武力的角逐, 全是精彩的故事。 这不是穿越小说, 这是真实的历史。
  • 汉途汉途梓潼|历史但凡穿越,无不是将历史逆流,用特别的手法去演绎一段生活在历史的朝代却不改变历史的时代。但那种架空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既‘架空’,就应该有新的尝试。我不保证我的尝试会成功,或者是本书扑的一塌糊涂,但是我觉得必须去改变架空,改变传统,在不违反历史潜规则的同时将故事的空间拓宽、改变、发展,那样才能给读者意想不到的结尾。比如说,初始的架空历史类小说应该是黄易大师的寻秦,的确风靡一时,成为架空类的祖师。但是想想,如果我们读者看书一看这段故事就知道了历史的结尾,似乎没有什么劲头。所以,我要改变,改变的同时在为自己的大胆祝福。阿门!我可以失败,但是小说的思路一定要无限扩充,读者才有更大的想象空间。
  • 舞弄风云舞弄风云迷茫傻二|历史我应该做统军百万的元帅还是做万古帝王呢?还是帝王吧!我要开创一个万世不灭的基业新书《正邪星主》正式发布,欢迎大家阅读
  • 如果这是穿越如果这是穿越睡瓜子|历史一个未知的历史,风云聚会,能人辈出。 一个小小的灵魂,抛洒汗水,历尽沉浮。 论穿越人士飞黄腾达的可能性。
  • 曹小象曹小象泪流满面的虫|历史重生成为三国第一神童曹冲的曹小象,能够给历史带来怎样的改变呢?
  • 开普索王朝开普索王朝皙墨|历史因果原则是一样的。但是,过程中的变化错综复杂,并不尽然相同。所以有了各种各样的历史。一个鼎盛王朝的建立并不是结束,而是历史的开始。霸者并不是时代的主角,看小人物如何推动历史的车轮,书写史诗的篇章。不称霸同样有文可写,为了初时的梦想,你放弃了多少?
  • 吕氏皇朝吕氏皇朝諸葛淸風|历史某家之师乃是项羽,所以某家力能扛鼎!某家姓吕名峰字霸先,什么不识某家?某家之亲弟吕布可识得!别看吕布能打,哥哥我照样揍他!文武双全算什么?三姓家奴照样坐天下!历史是胜利者的日记!一样的三国,不一样的霸主,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三国。
  • 风云北宋风云北宋水慢金山|历史我等以华夏自比,以天朝自居,可是有宋一代,华夏文明却需在异族铁蹄下颤抖,我大国之君,却直若蛮夷之臣。原来所谓的天朝上国早已经成了我等梦中的呓语,而我汉族的脊梁也不再是那么的挺拔,那么我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丢失掉我们的荣耀的呢?应该是在大宋吧,若是的话,那么就让我等来改变历史吧!
  • 混在古代当王爷混在古代当王爷胡扯|历史我叫赵信,天生的富贵闲人,生来最大的梦想是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可是圣人却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只好爱江山更爱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