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章 成功骗走女主

岳姬瑶来到贵宾间,在陆临霄面前转了转,谄媚地说:“好看吗?”

“嗯。”陆临霄放下手中的文件,看向岳姬瑶,眼里满是惊艳。

说起来,原来陆大佬这么累啊,感觉是无时无刻不工作啊。想着这些的同时,在陆临霄面前提起裙摆左右晃了晃。

“你觉得怎样?”陆临霄盯着岳姬瑶,等待着她的答复。

“我觉得可以哎,就这件吧。”

“嗯。”

陆临霄向身边的秘书点下头,便继续说:“婚礼我都已经想好怎样了,你只需要嫁给我就可以了。”

嗯…看来我只能嫁了,唉~果然是太过美丽了。如果陆临霄知道岳姬瑶的内心戏的话,我想一定会泼她冷水。

“嗯嗯。”岳姬瑶故作娇羞的点点头。

“总裁,都好了。”

“嗯。岳姬瑶接下来怎么安排?”

“嗯?你问我?”

“嗯。你想做什么跟我说。”

“可以去游乐园吗?”唉~我太可怜了,都没去过。

“可以。”

“嘿嘿,那走吧。”

轿车在缓缓驶入停车场,提出去游乐园,这让他怀疑她不是真的岳姬瑶,并且通过她的微小动作也能看出。

陆临霄紧紧盯着眼前的人,似乎想要将她看穿

游乐场里各种各样的设施,让人眼花缭乱,岳姬瑶看着游乐园的介绍,来到旋转木马这儿。

岳姬瑶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向陆临霄看去,并喊到:“你不过来玩吗?”

满眼的粉色,满足了少女的小心思,恰到好处的音乐,使它如同八音盒般精致。

旋转的速度并不快,可是还是让岳姬瑶很头昏,还没坐一会儿就想下来了。

陆临霄看到岳姬瑶的状态不好,就赶紧叫工作人员停下。扶着脑中天旋地转的岳姬瑶,坐在长椅上。

“怎么样?”陆临霄的语气有些急切。

“嗯...我没事。就是有点晕。”

‘呼’陆临霄舒了一口气,接着问岳姬瑶:“回去吧?”

“不要,我还要继续玩。”此时的岳姬瑶就像一个即将要被抢走棒棒糖的小孩,任性的选择继续。

“不行,我们回去。”

岳姬瑶开始耍泼无赖,喊着:“我不管,反正我要玩。”

陆临霄无奈,只好带着孩子一般的岳姬瑶继续玩。

柔和的阳光打在陆临霄的脸上,原有的棱角都温柔了起来,一时间被美色迷了心窍,愣在哪儿跟棵树一样。

陆林霄看向岳姬瑶,疑惑浮现在他的脸上。岳姬瑶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沉迷美色无法自拔,脸不争气的红了,连忙转移陆临霄的注意点:“嗯...我们去云霄飞车那儿吧,我想玩。”

坐上云霄飞车,岳姬瑶立马忘记了刚刚的糗事,随着人群在速度加快时大叫。不仅如此,心里还骂着:哼!我岳姬瑶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遇到这样的好事!

不管不管的大喊真是有益身心,下次一定要多来享受一下。

岳姬瑶一脸神清气爽的说:“回去吧。”

“嗯。”陆临霄的回答很虚,再一看,嘴唇都白了。

看到陆临霄后怕那样,岳姬瑶干净憋住要爆发的笑意。哎呀,陆大总裁怕云霄飞车,太好玩了,平常霸道总裁

夕阳越过所有人回到自己的家,连太阳都有家,可岳姬瑶没有。无论是在这本小说里,还是现实。

不远处的司机早已准备好送两人回家,岳姬瑶依旧望着窗外的风景,游乐园里的一切就像没有发生过。她还是不相信陆临霄,尽管向他展示过自己柔软的一面。

他只是书里的人啊,我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岳姬瑶这样的劝自己,虽然心有不舍,这是最触动她的温柔了。但她总会回归到自己的生活,这里的一切只会是自己不能说的秘密,就像美人鱼一样,化为最无情的泡沫,随着大海四散而去。

我不能眷恋这里的温柔,我不能。

路灯一盏一盏地闪过,夜幕降临,公路上的车一辆一辆的驶过,时间并不算快,岳姬瑶到了。

陆临霄看着岳姬瑶缓缓下车,眼神里好像还残留了一丝丝的悲凉。

岳姬瑶洗漱完后摊在床上,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今天是穿书的第一天,那个总裁让我感觉很熟悉,今天还跟他玩了好久的,感觉好荒唐。”

“算了,总是想些悲伤的不好。我应该会在帮助女配完成逆袭后,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我要加油了!”

第二天。

“小姐,快起来了。”

“我再睡一会儿,你别吵。”

“小姐您不是说要去熟悉业务的吗,快起来吧,老爷会着急的。”

“知道了,知道了。”

女仆只好下去等待岳姬瑶自己下来。

原主好像就是这个时候说要熟悉公司的,但觉得太难了,就放弃了。看来我的熟悉一下了,这样好在后来用我的势力打压男主,嘿嘿,我可真是个小天才。

岳姬瑶并没有先到公司,而是进入了附近的一家早餐店。

其实她有个目标,男主和女主。今天是女主约男主出来的重要时刻,也就是他们感情的萌芽冒出的时候。嘿嘿,我得在其中插一脚。

岳姬瑶环顾了一圈,锁定正在等待男主的女主。这个时间太好了,男主还没来。

“您好,请问是肖月吗?”

“是的,有什么事吗?”

“我是林北的经纪人,他让我带你去另一个地方等他,这里并不方便。”

”这样吗,好的。”

肖月跟着岳姬瑶来到一家三星的米其林餐厅。服务生来到来到俩人面前,“请问两位要什么?”

“肖小姐要什么,你可以点一些的,林北可能会来得晚一些。”

“好的。”

“既然肖小姐已经点好了我就先走了,还有许多事要忙,不好意思。”

“好的好的。”

岳姬瑶走后,肖月小声念叨:“林北得经纪人长得还挺好看,等我得到林北后就让她滚。”

“嘿嘿,这样子双方得初次印象就都不是很好了,接下来就让他们反目成仇。”

“nice,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日后才发现,这个男女主不愧是主角,这样还要黏在一起。

岳姬瑶一路开心的小跑到公司,“感觉现在看到的天空都好看得不像话,这感觉太好了,我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唉~不知道为啥心里有点小难过。”

岳父看到岳姬瑶就笑道:“过来啦,瑶瑶你可要好好学,这样我和你妈就可以早点退休了。”

“嗯嗯。”

岳父揉了揉岳姬瑶得脑袋,笑得十分开心。岳姬瑶有些感叹,虽然说这里是小说世界,但是他们反馈给我的感情都是货真价实,这样都让她无法说服自己这里的只是虚拟的人物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梦澜之懵懂梦澜之懵懂萧若悠|现言“小悠你怎么了?”坐在萧若悠身后的安吟发现萧若悠眼睛下面的两个黑眼圈说。“没事,就是晚上看了会小说。”她打了个哈气说“我先睡会等老师来的叫我,啊~我先睡了记得叫我哦。”安吟担心的对小悠的同桌林秋月说:“小月,一会记得叫小悠哦,我怕她睡过了,一会早点叫她。”林秋月皱着眉头对安吟说:“小悠也真是的,这么晚睡,一会她醒了,要好好说说她。”“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枯萎,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这时上课铃响了…
  • 花雾云:我的邪魅浪妻花雾云:我的邪魅浪妻罗小黑吖|现言自从19岁的她遇上17岁的他,一切开始了。一夜之欢,带来了禁忌的婚姻。六人的感情曲折还未确认,却不得不为了保护自己和重要的人成为特工。他们从天真唔无邪到冷酷无情,一步步都在向黑暗堕落,每一次出战都要冲破大脑极限,打造一场场完美犯罪,他们,会走向黑暗还是迎接光明?
  • 小叔叔他先动的心小叔叔他先动的心沐惜画|现言【新书《帝君的小萌后又来偷心了》双洁爽文】 传闻,云家这位天不怕地不怕二小姐,唯独害怕自己小叔叔。 某日,小恶魔靠在当事人怀中,小手勾起对方下颚,笑吟吟问,“小叔叔听说我很怕你。” 季南川满满求生欲:谁说小祖宗怕我。 网曝,京城财大气粗权势滔天季总为了养小恶魔,耽搁自己婚姻大事,得到众网友讨伐。 某人立马发微博,并甩出一张结婚证。 赚钱不如养媳妇。 有些人开始天天盼着季南川被衰神克破产。 偏偏人家不但没有破产,爱情事业双丰收,狗粮撒的遍地开花,打肿那些背地里暗搓搓小人脸。 众人质疑:确定小恶魔是衰神附体。 季南川:小溪是我的小福星。
  • 重生嗨皮!伪装小萝莉重生嗨皮!伪装小萝莉抠脚眸|现言莫潇第一世仅有23年,跳级获得了博士学位,风华正茂的年纪却被好闺蜜的大礼包车祸被迫人生突兀结束,她怎会甘心? 因为所谓的好闺蜜,爱而不得,痛失父母,背叛哥哥们,导致名门望族名裂,如今重生,得骨牌一枚,古阵一卷,金手指加持,有自家哥哥疼,自家爸妈爱,自家男人宠,这世间的美好她莫潇必要用最完美的姿态一一游历!
  • 文濋相依文濋相依暮雨棣棠Z|现言胆小怕事的闻依文因为父母逼婚偷偷辞掉家乡国企单位跑到外地私企打工,当上文员的闻依文又狗屎运的成了老板的秘书(其实就是被认错了顶包)。在和冷血无情,时常考核扣钱,只拿指标说话的冷血大老板斗智斗勇时,歪打正着的产生了一段不可翻转的想翻转也翻转不过来的孽缘。
  • 恰如清风知我意恰如清风知我意风行叶染|现言她,世人眼中不学无术的非主流纨绔少女。 他,传闻中冷血无情,腹黑霸道,不近女色的高冷大神。 【初见】“帅哥,你长得这么好看,打个商量。你看啊,我又有钱,还有颜,出身又好,跟着我可以让你在整个S市横着走,你又不吃亏,你看看怎么样啊?”她醉醺醺地坐在他对面。 他笑的优雅,玩味地看着她“小姐,在这种地方和一个男人说这种话可很危险。” 后来,他因她卸下那优雅的疏离,本以为惹得是青铜,却原来是个王者。 【还是那句话,不是成长文,不喜勿喷,女主叶枫,男主云辞亦。】
  • 傲娇男神:帝少的掌上甜心傲娇男神:帝少的掌上甜心凤凌至尊|现言“妈妈!我们去哪?”某小宝眨巴眨巴着眼睛问道。“走!妈妈带你去逃跑!去好玩地地方!”某女收拾着所有贵重的首饰。”那我们不带爸爸了吗?“”要你爸爸做什么!我们去没有爸爸的世界!就去米国的迪士尼乐园玩吧!离你爸爸远远的!“。。。米国地迪士尼乐园!?离他远远地!?某大宝嘴角划出一道迷人弧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孙秘书!我要买下米国的所有迪士尼乐园!“”什。。什么!!!“
  • 颜少的宠颜少的宠和延以安|现言一个腹黑总裁宠妻无下限的生活,一个却是在到处惹是生非的低调老板。甜美宠文,小小受虐。颜少,你媳妇又和别人跑了。。。。。新书《柯少,夫人傻白甜》已经上架,欢迎入坑
  • 绝对宠爱:狼性老公太禽兽绝对宠爱:狼性老公太禽兽莫辰星|现言全球最大神秘富豪家族首席继承人,一掷千金,买下一个女人的一夜。不想,一夜成瘾,一夜就是一辈子。“总裁,我要换衣服了!请回避!”“还用得着回避?你还有哪儿我没看过?”“司徒少爷,男女授受不亲,请自重!”“什么授受不亲,你还有哪儿我没亲过?”夜深,旖旎,某床上。“司徒晟,你不要这么禽兽好不好!”某女张牙舞爪,奋力挣扎。某禽兽抿唇一笑,放慢动作,“你是我老婆,这辈子,我不对你禽兽还能对谁禽兽?乖,叫老公。”
  • 春心萌动之总裁要淡定春心萌动之总裁要淡定入海之鲤|现言“我艾心萌宣布,今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傻逼”!她勾着某美男的下巴酷酷地说。爱要勇敢说出来,即使表面的不在乎只是我们自己的保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