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章 醉酒

想当年老娘可不知道应酬多少次,区区喝酒,想和老娘比?

“我先喝三杯,让让你!到时候醉了你可别耍酒疯!”楚陵懿一口气就喝了一杯,味道都还没反应过来,第二三杯就接着下肚了。

那个女人只是不屑地笑着:“那我谢谢你咯?”

接着拿起一杯闻了闻:“这是我们雀欢楼的一杯倒。酒如其名,一杯就倒。三,二,一。”

刚数完三秒,刚刚还神气十足的楚陵懿转眼就趴在了桌子上。林宇沐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拿起一杯喝了一小口,大概十多秒也倒了下去,趴在地上。

秦世安看了看那些女人:“安顿好林少爷。”然后抱起楚陵懿走了出去

“王爷,这…您都快成婚了,怎么还带这种女人回府?”这是秦世安的贴身侍卫高羽。

“让你守好马车做得不错,没让你管本王出来怎么样。”秦世安边说边把楚陵懿放在马车里。

高羽邹起眉头:“王爷,你这样对得起未来王妃吗?就是那个楚家大小姐,离你们成婚就两天,再怎么也不能带回府啊?”

秦世安:“让她自己和你说。她现在喝醉了,等她醒了,她会和你说明白的。走,回府。”

马车里,秦世安一直看着楚陵懿,长得还不错,就是这性格…有点吓人?

“王爷,忘记和你说了,安雯小姐在府上住一晚。好像是因为她为你做晚饭,端菜走太快,脚崴了,动不了了。”

秦世安:“严重吗?让大夫来看了吗?”

“大夫给她敷上药了,说休息一晚,别动就好了。不过王爷,你不觉得奇怪吗,虽然平时安小姐也老是和你一起,但是圣上为你赐婚了之后就更勤了。”

“有什么奇怪的,她是我小时伙伴安孜的妹妹,从小到大这丫头自理能力不好,又整天找我,本王就顺便照顾她呗。”

高羽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又说不出来,只是不出声。

“到了。”

秦世安先下车,本来想转身抱楚陵懿下来,但是被一个女生牵住了手:“好你个秦世安,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呀,我等你好久了,饭菜都热了好多遍了。”

“雯雯,你脚怎么样了?疼吗?怎么出来等我呢真的是,快快快,扶安小姐进去歇着。”

“还是疼的,不过没关系,你饿吗?进去吃点吧?我可做了好久!”

高羽看不下去了:“咳咳咳,王爷!车上还有人等你抱她下来呢!”

秦世安:“哦对!高羽抱安小姐进去…算了算了,扶她进去。”

安雯指着马车里面:“里面还有人吗?哪位姐姐啊?”

“雯雯听话,先进去好吗?你哥哥呢?”

安雯:“哥哥去猎野兔被其他人埋在那里的猎物夹夹住了,腿流了好多血,在家疗伤。”

高羽皱眉:“安雯小姐为什么不在家照顾安孜少爷呢?反倒跑来这里?”

安雯不知道怎么回答,秦世安偷偷掐了一下高羽,然后命令他带安雯进去歇歇。

“本来就想见见本王王妃长什么样,没想到那个小姑娘胆子这么大,上来挑逗她,她脾气也很刚烈?喝不了酒还喝。”秦世安抱着楚陵懿一边走一边碎碎念。

“给我打盆凉水,拿条擦布过来。”自家王妃得亲自来啊,自己还没看呢就被自家的下人看了?怎么可能!

擦完脸了,秦世安在那思考,解不解呢,不解怎么擦身子啊?解…下不去手啊,毕竟那么大个了也没解过女人衣裳。想着想着,眼皮就垂了下来。

……

“啊——!你你你你,你谁啊你?”楚陵懿对于一起床就看见枕边有个男人的事很可怕。

秦世安揉揉眼睛:“你干嘛啊?吵死了,我?谁?你相公啊不然谁啊?”

昨晚去雀欢楼,然后看见我相公秦世安,然后一女的调侃我,然后我们拼酒量,就不知道了…这?这就是秦世安,哎对,和昨晚那个长得一样。

“那那那那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里我家,我祖母看见了会…不是,这怎么跟我昨天那个房间:不怎么一样?”楚陵懿很认真地看着周围。

秦世安笑了笑,打了个哈欠:“这里是九王府,我,秦世安的家。”

什么?!他家?我在一个刚见面的男生家过夜?还睡在一起?楚陵懿啊楚陵懿你是不是笨啊!女孩子怎么那么顺便啊?“我…我我,我那个,你昨晚有…就是有没有……”

秦世安识趣地笑着:“有什么?什么啊?”

“就是那个那个…那个啊!”楚陵懿脸涨得通红。

“啊?那个那个那个啊?”

“嗯。”

“当然啊!我睡了你啊!”

“啊?——”楚陵懿这个头都是红的,她感觉周围好像快闷死她了。

秦世安下床走到桌子旁边,坐在椅子上,手撑着脸:“怎么?不服啊?睡回来昂!”

“我,我,”楚陵懿不知道说什么了。

‘咕噜噜’

“你饿了?”

脸红红的楚陵懿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秦世安搂起楚陵懿的肩:“我饿了,吃早点去。”

“哟!秦世安,你今天怎么起那么早?都不用我叫你起床了!这个是?昨晚你说要从马车抱下来的姐姐吧?你这样,王妃姐姐怎么办啊?”安雯给秦世安盛了一碗白粥。

秦世安把白粥推给楚陵懿,安雯就又盛了一碗给他。“哎,宝贝,你说说我把你带回家对不对得起我家那位王妃姐姐。”秦世安笑着看着楚陵懿。

楚陵懿一口接着一口吃白粥,只是随便嗯了一声。

秦世安:“雯雯,待会我去探望一下你哥哥,随便乘你回家。”

安雯不情愿地吃了口粥:“好啊。”

马车里,三个人明显气氛不对劲。安雯一直打量着楚陵懿,楚陵懿不好意思地转过了头。秦世安看着这两个女人,也在思考问题。估计是,今天晚上吃什么呢。

“你叫什么。”安雯先开口。

“啊?我?楚陵懿。”

安雯仔细想了想:“你是不是楚家大小姐楚陵懿?就是要和世安哥成婚的?未来九王妃?”

“嗯,呃…怎么了?”

“没什么。”安雯说完这句以后别过头看窗外的风景,看了一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女色当道:少主你别跑女色当道:少主你别跑转转|古言“哇,你身材真好,肌肉也,来,我看看,你的腹肌”涂茶茶一把将男人的衣服掀开,男人腹部立马一览无余,涂茶茶咽了咽口水,然后便将自己的魔爪按了上去,六块腹肌,这体脂率估计10以下了吧。“真结实”涂茶茶赞道。一阵搜摸之后,涂茶茶把男人身上的值钱东西全部搜刮出来,尽力做到“三光政策”,摸光,抢光,搜光,最后从男人身上搜出一块玉佩,两眼放光,好东西啊,这色泽,这手感,极品啊。
  • 宠妻成瘾之王妃要翻天宠妻成瘾之王妃要翻天秋冰露|古言亲妹妹要杀了自己,没成想却助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异时空。要是知道自己命大,这个可恶的妹妹以后也不会因为所谓的愚昧而死了吧!捡了一只狗,却认自己做娘亲!又来了一个女儿,没想到却是治愈系萌萌哒的鱼狐,两个娃娃贼可爱贼可爱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太阳见了都戴着墨镜嫌耀眼!她自己也不赖,闭月羞花,美若天仙。只是他家王爷不愿意了,两个吃奶的小娃娃竟给她找爹爹,难道他还不够好吗?堂堂王爷只得抬着俊脸哄着两个小祖宗。“那啥?你看我咋样?”某无赖王爷得了便宜还卖乖。“不行不行,你不够俊!”某女娃两眼小星星的看着面前这个大美男!
  • 先让作者想想名字先让作者想想名字雨卞伞|古言怎么说呢,这大概是个无良作者因为多年前弃坑后,被书中的人物杀死,导致作者穿到她写的小说中的故事… 无良作者:“多年前我是个新手,现在依旧是。多年前的小说内容已经忘了,当然,现在还没想起。多年前……” 主角:“够了!没有结局,你是出不来的!” 无良作者:“QAQ那岂不是很惨?” 本人:“嗯!放心。不会让你惨的!” 【无良作者穿成书中的人物是位帝王~男的那种~】 —————— 阅读指南: ⒈作者不会经常更新。(她每天都在宠幸卷子!) ⒉作者不会弃坑,一旦学习结束,肯定会费尽心思把它给完结! ⒊记得推荐啊~ ⒋字数每章一千五左右,每次更新发布一章! ⒌男主啊……没想好,垃圾作者对感情这部分把握不好,所以…不要男……哇啊啊啊!男主!把剑放下!要你的!要你的!
  • 穿越之盛宠侯府嫡女穿越之盛宠侯府嫡女紫凝洛|古言一朝穿越,成了安顺侯府的嫡女,人家穿越吧,附身到某位小姐的身上,还得装个失忆什么的,她倒好,从奶娃娃开始。这侯府里对她这个女娃娃非但不嫌弃,还让她感受了一番众星捧月的滋味。这做人嘛,从奶娃娃开始,她的人生还真是不一样啊……
  • 命运之轮:穿越第十三刻度命运之轮:穿越第十三刻度曲悠|古言她是24世纪一位总裁,本该去别的公司跟别人签合同,却在半路连车带人掉入水中,醒来后穿越到一个不被人所知道的落魄小姐身上。但是,他们怎么会在这里?这个由魔法,斗气和精神力主宰的世界,她,会怎么办?片段一:怡悠你个毛绒控,快走啦。一个傲娇的少女看着面前这个抱着一只小猫不肯乱动的少女。“不走,我再抱会儿。”少女冷淡的回答。片段二:“霓殇快点,怡悠晕倒了!”一个正在修炼魔法的少女被一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拉走了。“怎么又晕倒?”霓殇皱着眉,“难道...”少女看着少年诡异的笑道,“你去陪她好了...”片段三:“墨罹寻,如果哪一天我消失了,你找我吗?”“不找,因为我会看好你!”
  • 佞臣悉心娇宠的霸王花佞臣悉心娇宠的霸王花毓蔓|古言(本文1v1,一切你喜欢的都有哦。作者蛇精病精分,沙雕欢乐评论交流更你将收获十倍开心)她本就非寻常世家贵女,依着家中长辈的话说她就该一辈子被疼着宠着娇养着,这是她的父兄和夙家军用鲜血为她铸就的底气。 她却从未想过,她自小就爱的地方终有一天成了她的噩梦的囚笼,而她的天她的夫君,这大秦的君王,他从未爱过她吧,从始至终都是一场算计吧。 夙家所有的人,被冠以谋反罪名屠杀而她是这场大戏唯一还未下台的演员,城墙上、城外埋伏的禁军无一不诉说着,留她不过是希望她见证另一场屠杀或者她还是个有用之人。 她平静的看着远方,耳边还有她的夫君的细语:“小九,帮朕杀了他,朕的皇后还会是你,朕免你死罪。”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她活了这十八年来第一次抛弃那努力维持的端庄形象笑的癫狂:“我的陛下啊,你觉得我夙重阳还会继续犯傻吗?” ………………………………………………………………………… 夙重阳,你还我我的宝儿,你还我! 夜冥渊,下辈子我还要你许我盛世娇宠!
  • 千秋暮歌千秋暮歌风灯冷|古言一个是生长于民间的公主,一个是高踞于朝堂的帝王。他们是兄妹?死敌?亦或这一生最不想放手的挚爱?江湖凶险,庙堂诡谲,如果我不在你身边,谁来陪你走过那些长路漫漫。他是她少时的知音,她是他无力偿还的债孽。久别后的重逢,她的出现,本是想了结恩怨,却不料,爱恨交缠,局中人陷得越深,便越是无法脱身。拨开重重迷雾,谁又会在对岸等她,执手终身呢。
  • 紫宦紫宦鲤裳|古言安府义女,实则器具。七年的打磨,只为了磨出媚人的香玉。她的价值,就在于能被送给第一权宦。 安月白未曾料及,第一次出逃命运之局,就被宦官温荆给重推回火坑。 皇帝驾崩,新帝登基,安府倒台。她不必再去伺候阉人,却又被强拉去教坊司。这时…… 那个温荆竟又出现了。 温荆,当朝第一权宦,竟从教坊司带回了一个女人?还将她收作了义女? 安月白更未曾料及的是……她竟喜欢上了一个如假包换的真权宦。 于是……这次做义女,定要将“媚”坚持到底。
  • 焉知梦焉知梦写风|古言在大周生活了九年都安然无事的顾瑜突然被刺杀, 无依无靠的孤女被传召入京,这一切究竟是福是祸? 原来并非风平浪静,其实一直暗流涌动。 魂穿+超体,介意慎入。
  • 君莫忘,白首约君莫忘,白首约燃染其香|古言不知是常安常安,还是长安常安。只记得你曾经说过:“安乐,我许你一生安乐可好。”可是,君长安!你怎能说话不作数?!君长安:我曾许她一生安乐,可是现在却做不到了。只愿安乐你能常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