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1章 原来是小殿下

“那个机关盒?”

小家伙略过青阳郡主嘟囔的声音,直接跑到了何意身旁,一脸无辜的表情,眨巴着眼睛,说道:“姐姐,你有夫君吗?”

“元儿。”

贤王妃的声音从一旁传来,略带歉意地说道:“童言无忌,晏娘子,来,吃点果子。”

那小家伙似乎没看到贤王妃警告的眼神,继续站在何意身旁,满脸开心的说道:“姐姐,那元儿娶你,我要你做元儿的承王妃。”

“哈哈哈,原来咱们元儿喜欢这样的姑娘,可惜喽。”

青阳郡主欲言又止的模样,惹得小家伙急忙凑了过去,问道:“可惜什么?”

“可惜喽,这是你晏哥哥的媳妇。”

“晏哥哥?那个冷着脸的坏家伙?”

“咳咳。”

贤王妃突然咳嗽了起来,一旁的青奴赶紧上前,轻轻地拍抚着她的后背。

“婶娘。”

接过青阳郡主递过来的茶杯,贤王妃喝了一口水,用手帕擦拭了下嘴巴,语气有些严厉的说道:“元儿,不得无理。”

小家伙只是无所谓的挠了挠头,然后,接着好奇的说道:“姐姐,你的肚子怎么这么大?”

“肚子里面有了小娃娃,才会这么大。”

一道声音传来,众人看去,纷纷站了起来,行礼道:“参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起来吧。”

程绍感受到众人因为自己的到来,变得有些拘谨,于是,开口道:“婶娘,这儿的点心果然不同。”

“若是陛下喜欢,臣妇便让人再送些到宫里。”

“有劳婶娘了,元儿,你刚才在同谁说话?”

“臣弟再和晏夫人说话。”

小家伙说完,伸出小手指向何意,藏不住的开心。

“哦?是太傅的夫人?”

“臣妇参见陛下。”

听到程绍问话,何意便赶紧跪在地上,看到何意的大肚子,程绍开口道:“不必行礼了,站着回话就行。”

话音落下后,又看向一旁的椅子,说道:“夫人身怀六甲,多有不便,小圆子,赐座。”

“臣妇不敢。”

“夫人不必在乎这些礼节,身子为重。”

“多谢陛下体恤。”

何意身子确实有些累了,便顺势坐了下来。

因为程绍的缘故,众人也不敢多言语,便有一茬没一茬的说着。

在这院子里待了一下午,眼看太阳快落山了,众人这才从小院儿离开。

送走程绍,众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二人临走时,贤王妃一再的嘱咐道:“过几日若是得空,定要来府上,好生招待二位。”

二人感谢一番,这才离去。

回去的路上,马车压过道路,吱呀吱呀的响着,青阳郡主有些疲惫的靠着,何意看到她这副模样,开口劝道:“卿莹,你先休息,等会儿到府上,我叫你。”

青阳郡主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许久没见,陛下越来越不一样了,只是坐在那儿,就和皇爷爷一样的吓人。”

“陛下是九五至尊,自然不同。”

“像,真的太像了,简直就和皇爷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难怪皇叔他们会说那些话。”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庶夫良缘庶夫良缘时间停滞|古言结婚当天新郎私奔表妹丢尽脸面,婚后独宠姨娘。 晾她八年之久,原以为多相爱的一双人。为了求娶公主不惜一杯毒酒送发妻,那就带着你疼爱的高氏和你的性命给我徐锦之垫背! 时光倒流至洞房花烛,看着眼前迷昏的夫家小叔。徐锦之蓦然有了主意……
  • 祸水佳人覆天下祸水佳人覆天下仙落卿怀.QD|古言她自称是呆然又爱神游的官家小姐,怎知,寄人与篱下,祸从天上来!他们的皇帝老叔利用权势,逼臣嫁女。或许是她那呆然的性格总让人觉得好被欺负,所以她的叔叔一脚将她踹入了侯爷府,成为了令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侯爷夫人。虽然他们是名义上未婚夫妻,但没事干吗总爱和她对着干,害她生平首次尝到阴沟里翻船的滋味,望着一番心血几乎差点付诸东流,让她忍不住对天大吼,要想成为她的夫,那可得先将他的性格练成和她一样……
  • 天璘地九天璘地九孤南浔|古言她是仙界青丘帝国一出生便是三尾的九公主。他是仙界金刃帝国未来的继承人。一次六界之旅,结束在魔界。她的法力本就强大,仅她一人之力,魔尊苏醒,女娲重生。他与她第一次相遇,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她,遭人唾弃的傻子。她喊他师傅,在一次次的相处中,渐生情愫,却未察觉。最后,他的侧妃使计,黑眸被剜,心脏生生去了一半,终是喝下了忘情水。报仇?当然!伤她之人,都该死!
  • 拐个妖孽王爷回现代拐个妖孽王爷回现代墨宸若夜|古言什么情况?她竟然穿越了?!嘿嘿,不过也挺好的。都说古代出帅哥,谁要她天生喜欢帅哥嘞。‘‘难道我还不够帅吗’’他笑道。额。。。。。为毛我有种不好的感觉。。。。。于是我掐媚道‘‘帅帅帅,你最帅了’’可是,晚了。‘‘哦?原来你还知道我帅?’’一句话,她的小心肝彻底碎了。‘‘一个月不许吃肉’’她瞬间抓狂。
  • 蛇王娇妃蛇王娇妃朝九不晚五|古言艾草从未想过自己会穿越到古代,更没想到的是她竟做了一条蛇的小妾,而且还是一条没有人情味儿的铁板面瘫蛇!算了,既来之,则安之。面瘫蛇又如何?最后还不是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 嫡女凤华:绝色痞妃太撩人嫡女凤华:绝色痞妃太撩人月牙仔仔|古言一张圣旨将两个毫无干系的人凑到一起,是对还是错? 京都有名的废物小姐和圣上嫡亲的弟弟?世人觉得皇上的脑子怕是进水了。 国师说:他们天命如此,这世间,他们彼此便是救命的良药,是天赐的姻缘!错不了...... 姬南溪却嗤笑一声:天赐姻缘?呵呵哒!她怕是摊上大事儿了! 沐清池伸出爪子,悄咪咪的探上姬南溪的腰……然后被踢了出去! 听说,堂堂靖南王沐清池竟然死皮赖脸的堵在姬南溪的门前,一向冷清的人居然可怜兮兮的扒着门框:王妃,为夫能进来了么?
  • 此生何求此生何求谢怀卿|古言因为嫡子的身份,被很多人视为威胁的少年王爷和因为庶出而被迫离乡的江湖侠女。思念成疾,是我的病,而我的药,是你。
  • 重生之富在深山重生之富在深山花柒迟迟|古言大元有明君,因而太平百年。老熊岭有熊,因而凶名在外。陆家…有女,因而…鸡飞狗跳!老爹书呆,大哥愚孝,二哥莽夫,三哥腹黑,初来乍到的陆小米欲哭无泪…人家穿越非富即贵,偏偏她就艰苦到吃饭都吃不饱?陆小米表示不服!谁说家住深山不能发家致富,谁说穷山恶水只能出刁民?看她左手大棒,右手美食,带领全家奔小康!不过,这位公子,你要在我家养一辈子伤吗?那伙食费怎么算!以身相许?你真是想得太美了!
  • 霜华凝雪泪流觞霜华凝雪泪流觞军莲欣|古言几乎每个人都听过“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却少有人知道下一句“初心易得,始终难守。
  • 无名将无名将于菸|古言宋玉骨,宋玉骨啊!一场汾谷之战,三千宋家军血染长河。一代将帅惨死于此尸骨无存,一队英魂血身相守蒙受冤恨。此一战,三方得利,宋家不复于世,侥幸存活的宋家独子也被没入奴籍,再不复往日少帅之名。只是真相,永远犹如大浪淘沙,璀璨逼人眼。为何明明大越占了一国之名,却无建国之龙骨?为何端王皇子,明明不得夺嫡之机缘,却能深受万千宠爱,心沉如晦?为何,他舍弃容貌,糟蹋身体,衷心一片,却落了个万夫所指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