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人间值得

傍晚的夕阳浸染了整个天空,清风吹拂。

不经意间,几片花瓣落在白予安的肩膀上,白予安垂眸,伸手摘下。

“小予安,你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老子快担心死了,我要是把你弄丢了,哥不打死我都要从我身上扒一层皮下来!”树荫之下,一道身影飞奔着过来。

三尺青丝用一根碧绿的发簪子綰起,两缕青丝垂落面颊,赫然一副偏偏君子的模样,但配上这张脸,搞不好就是顽固子弟了!

少年踏着长长的台阶向白予安奔来,终于,在白予安面前停下了。少年喘了一口气,摸了摸额头,眼睛直视前方,然后看到了一副不可思议的画面。

“你你你,他他他,我艹,这毛发,这张脸,不不会吧?我要有侄子啦?”铭锐泽一脸不可置信的指着一旁的小团子,又指着白予安,不过这一脸开心怎么回事?

白予安嘴角抽搐,扭头撇了一旁的铭锐泽,一只手毫不犹豫的打了下去,“滚犊子,他没你这样不成熟的叔叔!”

铭锐泽痛心疾首的捂着心脏,“小予安,你怎么能这么绝情呢,哎,不过,这糯米小团子的脸倒是看着挺好捏的,嘻嘻,小团子,让叔叔捏捏好不好,叔叔给你买糖好不好”铭锐泽一脸奸笑的望着面前的小糯米团子。

白予安扶额,看着脚边的糯米团子,露出了半个头,打量着面前的铭锐泽,然后又看了看白予安,仿佛是在征求她的的同意一般。

白予安摸了摸小糯米团子的头,眼角又撇向一旁的铭锐泽,瘪了瘪嘴,“这小糯米团子我看着与他有缘,是去寺庙是碰见的,父母双亡,看着可怜,我收养他没有问题吧?”

铭锐泽蹲在小糯米团子的身边,一脸玩味的看着他,听到这话,眼神撇向白予安,“啊,不是你的孩子?哦,那实在太可惜了,这么可爱的小宝贝,所以,额,你是,准备领养它吗?我没意见,这么可爱的小团子,我求之不得,要我生我还不见得会生呢,嘻嘻,刚好可以拿它练练手!”说着铭锐泽还捏了捏小糯米团子的脸。

小糯米团子脸一脸呆萌的看着面前的铭锐泽,黑漆漆的大眼睛眨了眨,看向了一旁的白予安,白予安秒懂,“咳,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呢,以后就是你的叔叔,你呢,以后也可以叫他泽叔叔,你泽叔叔呢,这里有点问题,你多担待!”白予安还非常意思的指了一下脑袋,笑着看着小糯米团子。

小糯米团子点了点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白予安,点头说了一声,“嗯!”还非常同情的看了一眼铭锐泽,拍了拍他的肩膀,“泽叔叔,你不要伤心,我会照顾好你的”

莫名躺枪的铭锐泽,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试图转移话题。“咳咳,那啥,小糯米团子有没有名字?总不能没有名字吧?”

白予安点了点头,“嗯,也是,忘记这茬了,让我想想这叫什么好呢?”铭锐泽也在一旁苦思,挠了挠头,“小团子跟谁姓是个问题,要不,跟我姓吧!”白予安看了一眼小糯米团子,像是在征求他的意见,小糯米团子点了点头。

“也好,就跟着你姓铭吧,顾曲周郎,江淮河汉,男孩子一定要大度,胸怀要宽广,名字里必须要有我的姓氏,就叫,铭淮安吧!又是7月遇见咱们家糯米小团子的,小明就叫柒柒怎么样!”

一旁的小糯米团子点了点头,眼睛亮晶晶的,“柒柒,宝宝有名字了,很好听的名字,宝宝喜欢!”

白予安扑哧一笑,眉眼都弯了起来,摸了摸柒柒的头,蹲下身来,“嗯,以后呢,宝宝就有名字了,当然小名呢是最亲近的人才能叫的,陌生人可不可以乱叫!还有啊,以后呢,我就是你的妈咪了,我以后就是你的监护人了,当然,如果你不想叫的话,我也不强迫,昂,你就是我领养的宝贝了”

面前的铭淮安点了点头,“妈咪,领养是什么意思,我是跟别人不一样嘛?”白予安听到这话愣了愣,眨了眨眼睛,微笑着看着面前的铭淮安,“当然了,我家的宝贝肯定跟别人家的宝贝不一样,别人家的宝贝是在妈妈的肚子里长大,你呀,是在妈妈的心里长大!”白予安用手指刮了刮铭淮安的鼻子。

一旁被忽视的铭锐泽,眨了眨眼睛,“啊,我呢我呢,我在哪里长大!”白予安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铭锐泽,嘴角一扬,“你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铭锐泽瘪了瘪嘴,到角落里去画圈圈了,“你们不爱我了,我果然是被忽视的那一个,你们忘记大明湖畔的阿泽了吗,呜呜呜~”

白予安眼睛抽了抽,实在忍受不了,眉头一皱,“站起来站起来,你他妈你都是多大人了,还这样,信不信我………”

铭锐泽连忙堵住她的嘴,让白予安那半句没有说出的话立马给吞回肚子里去了,“我错了爸爸,你就是我祖宗,得了得了,我去找柒柒!啊”

一旁的柒柒,低头想了想,关爱智障人人有责,就让他抱着一次吧,嗯。终于下定了决心,张开了双手。

面前的铭锐泽看着张开双手的铭锐泽开心的不得了,“哈哈哈哈,柒柒果然更喜欢我,柒柒,以后谁欺负你,哥罩着你,不要怕”说完铭锐泽还拍了拍胸口,想表示自己非常的有男人味儿。

铭淮安看着抱着自己的铭锐泽,在想自己是不是下了一个非常错误的决定。

同类热门
  • 黄土爱情黄土爱情暮橦|现言发生在此书两位作者身边小事拼凑而成,不同片段可能文风不太一样,故事情节背景纯属虚构,仅供娱乐
  • 你是人间暖阳你是人间暖阳岑十六|现言林念上辈子简直是人渣收割机。QAQ 渣爹自私冷血、渣女插她两刀、渣男谋财害命。 重生归来,她只想搞钱,顺便报仇。 一心上进,却有人想用美色阻止她敬业。 “搞钱有什么意思!搞我!” “......” “搞钱那种粗活不适合你,交给我就行!你的活是我!” “......” 你身为大佬的高冷人设崩了啊喂!
  • 亡灵街上有星光亡灵街上有星光夙小棠|现言那个站在聚光灯下的男人发誓,倾尽所有,也要保护这个虚如飘渺的女孩。 是鬼是人,只要他邢琰曜能看到她一分一秒便足矣。
  • 隔世之心隔世之心晴空月色|现言曾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的许悠然,在一次高烧时意外触电。幸运地活下来的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变化……当她在废墟中邂逅罗砚成之后,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人和事,接连刺激着她的神经,让那些支离破碎的陌生记忆逐渐复苏和连贯起来。许悠然蓦然发现,二十年前另一个女人路雪轻与罗砚成相爱相弃的悱恻往事,无可抗拒地悄然渗透进了她的生命里……
  • 冷酷校草的101天宠爱冷酷校草的101天宠爱稳做枕边人|现言第一次相识,第一次相爱,第一次接吻,第一次。。。。陆雨茜:“凌程遇见你是我最大的幸福。”凌程:“陆雨茜遇见你我不后悔。”。。。。。
  • 许是余生将遇许是余生将遇胡小啾|现言“我姜九歌,不在乎!” “当年众叛亲离都扛过去了,这点无事实黑料我还怕么?” 这是扛过全网黑,她对大众的回复的唯一一句话,让所有人印象深刻,重新认识了姜九歌。 “你好,我的梦想”这是她的开始 “再见,我的青春”这是她的改变 爱她入骨的余长启,是她一生的遗憾...... 结局是悲,故事是真,爱你是无法抹去的事实 余生遇你不悔......
  • 名门重生之异能千金名门重生之异能千金向梅|现言六年婚姻,全是骗局。 再次睁眼,重回16岁。 意外破解母亲留下的古物‘玉兔’,空间在手,引雷控物,浴火重生,她踏上不一样的强大王者路。 硝烟弥漫,迷雾层层。 秘密被揭露,原来她是母家财团的唯一继承人,仇敌觊觎,有人冒名顶替她享受泼天富贵。 金鳞岂是池中物,搅乱一池浑水又如何! * 初见,他浑身是血,唯有一双鹰眼寒光刺目。 一场邂逅,他黏上了她,对所有人都是偏执如狼般凶恶,唯有在她面前听话的像小绵羊。 * “桑桑,我不喜欢你和那个男人说笑。” “桑桑,我想吃你做的红枣粥。” “桑桑…” 管家劝他,“你只是一个仆人,和大小姐身份悬殊,日后应该喊大小姐才对。” 她的爱慕者嘲讽,“低贱的下等人不配追求她。” 他怒,鹰眸寒凉,周身戾气纵横。 爱已深入骨髓,他以万劫不复。 谁敢阻拦,杀无赦。 * 一次意外,记忆全回。 他是京城盛门权贵,人人惧怕的黑帝。 传闻他凶残暴力,克父克母还克妻的煞星。 传闻他不近女色。 殊不知,他夜夜抱着某人睡得贼香。 “听说你克妻?”某女笑问。 男人挑眉,“胡说,算命的说我是旺妻相。” “老婆~今晚有雷阵雨,别怕我抱着你睡。” 某女“……” 众人:狗子,你老婆能引雷控物!
  • 云伲驾到云伲驾到扇葶籽|现言李云伲第一次在滑冰场遇到郭龙宇,一见钟情。郭龙宇拥有双重身份,一是陆军特种部队军官,其二他是国内大型投资公司天森集团的继承人。郭龙宇的上司宾九一心想将爱女江晨欣嫁入郭家。李云伲李母的表哥良森,儿子良峰化名黑子,实则为彭越手下人物。在追踪彭越过程中,龙宇被父召回,发现郭父与宾九早已给他和江晨欣商定婚期,择日完婚,龙宇大怒离开,宾九将龙宇暂时停职,郭父将龙宇软禁。云伲巧遇故人黑子,,发现郭龙宇的妹妹还活着。在黑子的帮助下,云伲顺利脱险,为了捣毁毒窝,云伲求助父亲,父亲的机械厂原来是隐密的军供厂,父亲派人协助郭龙宇抓获彭越。 李父出面会谈郭父,从前和宾九都是军中同事,后来郭父由于女儿失踪无心从政,辞职从商。 为了能和云伲在一起,龙宇辞去军中要务,接任天森集团,而云伲经过了一翻锻炼,进入军工厂。江晨欣设计怀上龙宇的孩子,郭龙宇无奈答应完婚。云伲抓走江晨欣,去医院查证孩子与龙宇的血亲,云伲被江晨欣从医院推落,晕倒后失忆,龙宇发现宾九秘密,宾九持枪劫持云伲,云伲梦醒记忆恢复。 天森集团与军供厂联手击败宾九,江晨欣崩溃,龙宇与云伲重新和好,宾九被抓,龙宇官复原职,云伲接任军供厂,一对英雄从此携手走天下!
  • 梦淡浮生梦淡浮生格调生活|现言一场手术让大龄外科医生叶梦和富家子弟江城相识、相爱,叶梦顶着灰姑娘的花冠进入了婚姻生活,可是灰姑娘的生活并不是充满了幸福,而是荆棘重重,在上流社会生活中,叶梦从天而降的5岁儿子被送到面前、为救婆婆永远失去了重新回到手术台的机会、一场意外导致流产而失去记忆...关于爱情的梦淡了,上流社会的生活就如浮沉轻飘随风.....
  • 男神的独宠男神的独宠千里阁主|现言她的人生格言是:要嫁给周辰逸为妻。她不断努力,只为能站上能与之匹配的舞台。他,对着镜头说:“枫公子,希望这次你能参加年终颁奖晚会。因为,我想见你。”在他直播说完的这一刻,她的微博秒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