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2章

闻言,南栀忍不住多看了北渊几眼,不就喝了个蘑菇汤,他怎么脑子开始变得不清楚起来了?她蹲在北渊身旁,想将北渊拉回房,北渊拍掉她的手,着急道:“你别拔我叶子,我会枯萎的。”

忽然间南栀想起先前在凤凰宫时,青慕为了逗她,带了些迷幻菇回来,结果被飞栾误食了,当即飞栾便开始神识不清,最后还是凰后施法清了飞栾的毒。

想到这,她惊诧的望着北渊,完蛋了,她不会将迷幻菇采了回来?她双手掐诀,想试试能不能将北渊体内的毒逼出来,谁知下一刻,北渊抱着她的双腿,硬要说自己现在只有五岁,要南栀抱他回房。

要不是刚刚历经过北渊说自己是栀子花,南栀便要觉得他这是在耍流氓。可她哪里抱的起北渊,用拖还差不多。

“阿渊乖,我扶你进去。”

“不行,我要你抱我。”

北渊死死抱着南栀的双腿,就是不起来,南栀好说歹说,他都不肯起来。最后南栀没办法了,谁让她将迷幻菇采回来的。自己造的孽,自己承受。

她将北渊连抱带托的弄进了房内,此时她已大汗淋漓,摊在北渊身旁。北渊躺在床上刚刚沐浴的衣裳未系好,此时已露出大片胸口。

南栀想让他将外衣脱了再睡,但她实在是搬不动了,只好伸手去扯,结果太过用力,将北渊的外衣也给扯开来。她顿时双颊通红,不敢再看。她怕是已全然忘记,在幻境中,他们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通通都做过了。

她深呼吸了一下,转身,想为北渊盖上被子,恰巧这时北渊转了一下身,将后背漏了出来,南栀霎时间愣住了,死死盯着北渊的右肩,凤羽红印,栩栩如生。

“凤羽印?”

南栀急忙向前,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待她确定了之后,泪水渐渐模糊了双眼,果真是他,他真的回来了。原来这万年的执念,真的可以实现。

她低头望着凤羽印,猝不及防眼泪滴落在凤羽印上,凤羽印开始散发着微微红光。

整整一夜,南栀都趴在北渊的床前,看着那个凤羽印,生怕一转眼,他又再次消失不见。

北渊醒来时,只见南栀趴在床头,睡得正香,而自己却衣衫不整。昨晚究竟发生了何事?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他准备将南栀抱到床上去休息,他刚抱起南栀,南栀便醒来了。

两人四目相对,南栀还有些许懵懵的,凑过去,亲了一口北渊。这一亲将北渊也弄懵了,平日里,南栀虽随性,可也不会如此大胆。今日怎就这般?还怪不好意思的。

南栀才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他回来了,就应当要好好珍惜,她再也不想失去他了。

“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正在熬粥的北渊被南栀着突如其来的提问,吓得手抖了一下,勺子差点没拿稳。

还不等北渊回答,南栀又继续道:“我觉得明日不错,那就定在明日吧。等我们成了亲,我便带你回凤凰宫,见见我阿爹阿娘。那便这么说定了。”

全程都是南栀在想着明日该如何,北渊便在一边满眼宠溺的看着她。他觉得这样的日子也是不错的,远离尘世喧嚣,只过他们的小日子。

夜晚时,南至回房去收拾了一下,明日要用到的凤冠霞披,她正要转身叫北渊进来,青慕便出现在房内,吓了南栀一跳。

“舅舅!你怎么来了?”

青慕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道:“月老前来告知我,说你最近红鸾星动,恰巧我又遇到了阘非,便来了。”

一听到红鸾星动,南栀脸上止不住的笑意,“我已经决定好了,就是他了。”

青慕哪里不知,刚刚在院子里的分明是北渊,可却是黎渊的相貌。他不知他们之间发生了何事,目前看来,南栀大抵是不知情的。原先他是来想与南栀说清,可又想起麟空对他的嘱托。他转念一想,麟空说的也是正确的。

他笑着道:“你真的决定了?若是你是真心的,那我会帮你说通姐姐姐夫。”

“真的吗?”南栀拉住青慕的衣袖,让他坐在椅子上,替他捶捶肩,“舅舅,我是认真的。我不想再错过他了。”

“你自己喜欢便好,明日你要与他办婚事?那可要我来做证婚人?”

“可以吗?”

青慕抬头便是南栀那亮晶晶的双眸,言语间下意识带上了几分疼爱,“自然是可以的。”

南栀高兴的蹦起来,“那太好了,舅舅,那你明日可要准时来。”

“好。”

青慕离开后,南栀便蹦蹦跳跳的去院里找北渊,却发现北渊不知从哪儿摘来了许多的栀子花。

“这是哪儿来的?”

“我自己种的。”

南栀不免疑惑,明明他日日都与自己在一块,哪来的时间种?

北渊似是看出她的疑惑,伸手敲了敲她的脑门,解释道:“自然是用仙气。”

南栀点点头,忽然想起自己来的目的,“明日舅舅也要来,他说要做我们的证婚人。”

“舅舅?”做戏自然要做全套。

果不其然,南栀便开始解释,“舅舅是青鸾族的族长,青慕。”

北渊装作了解的点头,“那你还不早些睡,明日若是迟了,我可不会叫你。”

“还没成亲呢,你便开始嫌弃我了?”

“哪有,我怎么敢呢?”

“可我看你那欠揍的表情,可是很敢呢。”

“没有没有,哎哎哎,你要谋杀亲夫吗?”

“打的就是你。”

……

南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也许是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根本毫无睡意。她看了看墙边,与北渊只有一墙之隔,不知道他此时睡着了没,要不要悄悄过去看看?

她虽说想着,但身体已经很诚实的站了起来,施了隐身术后,直接穿墙而过。令她失望的是,北渊这里烛光都暗了,北渊躺在床上睡得正香。

“真是个没良心的。”

说罢,南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内。

未曾想,南栀刚离开,北渊紧闭的双眼便睁开了,他松了口气,将怀中的未做完的簪子放在月光下。他刚刚还在做簪子,谁知南栀突然来了,他为了想给她一个惊喜,才瞒着她。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萌萌花魁妃:我会做饭我怕谁萌萌花魁妃:我会做饭我怕谁鲸鱼合合|古言苏临人一朝穿越,竟穿成极品花魁!艹!本姑娘怎能在青楼这地方被人蹂躏来蹂躏去的!于是,她出逃了!哼哼,在古代没有一门手艺怎么混得下去!好歹她也是21世纪的新新人类,没在怕的!饭馆“临人美味坊”横空出世!什么骨肉相连、麻辣烫、醋溜白菜……客人那叫一个络绎不绝。喂,那边那只妖孽,我做我的大白菜,碍你什么事?滚一边去,别碍着我做生意!
  • 荣华天下,凤冠霓裳荣华天下,凤冠霓裳xia黄|古言苏霓裳,喜爱缝纫制衣,由她巧手制成的衣物精美绝伦、独一无二,却作为前一品官员之女,无缘与自己意中人厮守一身,被一诏圣旨召入皇宫,嫁与太子,从此萧郎是路人。太子登基,后宫佳丽三千人,却三千宠爱在一身。她本无意争宠,任由他人陷之害之,可她自以为是心腹之人,却反过来陷害自己。在冷宫内,她看清所有人的真面目,步步为营、殚心竭虑,出了冷宫她还要将所有人踩在脚下。凭借着自己的足智多谋,替根基不稳的皇上稳固皇位,借刀杀人、隔岸观火,却不知她最大的敌人,竟是故人……
  • 娇颜策娇颜策酸梅不甜23|古言“小屁孩,想要皇帝之位坐稳,你就得听我的!” “哼!有本事你夺了朕的江山,朕看谁有本事!” 转眼过去,小皇帝天天追在媛媛屁股后面跑,“我把江山都给你,你嫁给我或者我娶你可好?” 媛媛嘴巴一撅,“哼,我有没有本事?”
  • 全系公主之凰女归来全系公主之凰女归来凰之羽络|古言作为26世纪的金牌杀手,竟然被毒死了!君凰璃愤愤地想。死就算了,还魂穿到什么星月大陆!穿越就算了,原主还是个废柴是个什么鬼!废柴就算了,这些极品亲戚又是个什么东西!幸好不是亲生的,不然我得一头撞死!等等!你这个人要干嘛?!帝离墨:璃儿,乖…… 作者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
  • 翻天之美人计翻天之美人计刘小刀|古言装X版: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情节版:冤冤相报何时了?死光光一了百了。 人物版:其实,我只是想谈个恋爱…… 重要提示:先出现的不一定是女主!先出现的不一定是女主!先出现的不一定是女主!
  • 菊心动君心菊心动君心闲淡秋光|古言十三岁那年,秦家惨遭灭门,忠心的家仆以女儿的性命换取了菊心的生还。才学美貌冠绝天下的她,为了逃命,甘心做了他的丫鬟。不敢接受他的爱,因为她有着血海深仇要报。邵玉宸,富可敌国的邵府的少爷,精明睿智,武艺超群,却对身为小女孩的她一见钟情。怎奈她一直逃避,他唯有痴心相守。岂料当她已动情,却出现了另外一个‘他’。
  • 天赐多娇任逍遥天赐多娇任逍遥吉吉国王|古言他,通阴阳,晓五行,上知天文命数,利用仙气修真;他,除邪祟,驱鬼魂,下通地府善恶,守护朗朗乾坤,这一切居然都为了那些妖娆妩媚的历史鬼姬!!!
  • 一舞倾城傲娇王妃不为后一舞倾城傲娇王妃不为后郝胖达|古言四年前,因为误会她悄然离他而去他发疯般寻找。四年内,他带着他们的儿子走遍整个江山,只为寻找到她的影子。四年后,整个皇城只有她一人可跳出那倾国倾城的倾城绝,一年一舞。一次只为一人而舞。而他带着他们的儿子默默跟随在她身后。“不知爱妃可否玩够?’‘回王爷,还没。’。。。。。。‘那敢问爱妃打算何时回家?’‘我堂堂倾城阁阁主是不可能跟你回去成亲的’。。。。。。‘哦?是么?来人呐,将王妃给本王绑回去’‘妄想!'.......‘主子不好了,女主子带着小女主子跑了!’‘哎,带上小主子,我们追。’
  • 妖娆当道:帝尊,凰后太凶残妖娆当道:帝尊,凰后太凶残落笔成幻秋|古言又名《绝世妖凰养成记》【男强女强1v1甜宠】她是Y国皇家首席乐师,天生乐感逆天,世人送号:魔音 一朝身死,异界重生,本以为是运气爆棚,不成想是宿命难逃,血凰魔脉,世道不容,所有人都想她死,既是如此她便逆了这世道。 他是大陆帝尊,邪道祖师,弹指便可毁天灭地,最初,他本欲培养一颗棋子,最后,不知不觉把自己赔了进去,堂堂帝尊从此沦为追妻狂魔。 属下:尊上,咱还灭世吗? 某帝尊邪眸微凛:灭什么灭?先容本尊拿下那小妖女 某妖女强势扯住衣领:大魔头,谁拿谁还不一定 宫商角徵羽,音律控寰宇,一音祭万物,一曲湮苍生
  • 清风相伴一生长安清风相伴一生长安甯斐|古言上官落姝本以为帮哥哥娶到心爱的姑娘,就可以逃之夭夭,却不成想…… “王妃爬墙做甚” “我…锻炼身体。” “哦,那本王陪你一起锻炼” “……” “王妃带这么多东西出门做甚” “我…逛街去。” “那本王陪你一起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