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顾萧晕了

白釉掰开顾萧的嘴,把用茶化开的药丸顺势倒进他的嘴中。

“便宜你了。”白釉白了一眼,“把他抬回房。”

白釉话音刚落,从暗处蹿出一个黑影。

“是。”…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彼岸劫:花开彼岸彼岸劫:花开彼岸枫林醉阁|幻情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夜家嫡女夜洛,伴异象出生,天地间元素猛涨……片段一:“冰山,你老是跟着我干嘛。““追老婆”冰山冷冷的说道(冰山的名字正文里公布)“特么的不要脸,我对冰山没兴趣““你说我改。”“那你说,你看上我哪里了,我改。”我愤愤的说道……………………
  • 刁蛮宠妃出逃记刁蛮宠妃出逃记陶亭|幻情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纪宁从没想过有一天居然穿越了?而且从一个懦弱卑微的小姐摇身一变变成个性十足的青春少女,王子?少主?师兄?人生越玩越大,她该如何收场?
  • 穿越之红颜毒穿越之红颜毒猫有七色|幻情自古红颜多薄命,我白念羅偏要与天同寿!天要我亡,我便与天斗到底1自古儿郎多薄情,我白念羅便杀尽天下薄情郎!
  • 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逆天废材:腹黑邪王心尖宠兔子阿银|幻情天生废材没有灵力?笑话,本小姐乃是绝顶天才。炼药师少见?本小姐轻轻松松就混到了神级。神器,神兽珍贵?随随便便都可以捡到一大堆上古神物,神器还带好基友投靠啊!踩渣男,灭贱女,本小姐信手拈来。不过这一不小心就掉入了某个邪魅男人的怀中,谁来告诉她怎么逃?某男扬起红唇:“想逃?掉入本王怀,上了本王床,还想要往哪里逃?嗯?”
  • 魔妻难追:我的师父很诡异魔妻难追:我的师父很诡异墨染绯|幻情世上太多无奈之事,人总以为自身不会有弱点,直到真正有一天来临之际,才会明白自己是那样的愚蠢。 他是荒芜大陆至高修炼之地长青门的左护法,纵横九州强大神秘莫测,生性冷漠,杀戮嗜血,曾经以为终身不会有逆鳞,直到遇到她。 她是魔界奇幻异生的宠儿,生来便带心,天赋异灵,却有着为人不知的过往,爱过恨过,却不知为何而活,她只认为只有心死了就不会再受到伤害。 过往: 长青门,未央殿。 墨心抬眸浅笑:师父,你是在这里等人吗? 曲夕瑞垂眸看了自家徒弟一眼遍看向了远方,语气轻描淡写,为师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来。 墨心嘴角裂得张扬,笑弯了眉眼:师父,你骗人,你明明就是在等一个人,我知道你喜欢一个漂亮的姐姐,你就是等她。 曲夕瑞眉头轻蹙:心儿,为师不骗人,我谁都不喜欢。 昔日: 长青门,绝情谷中。 墨心紧握手中的水晶石,脸上带着笑意却是别样的冷,“师父,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相信我吗?” 曲夕瑞眉目冷漠,菲薄红唇轻启,话语却是那样的伤人,“我只相信我看到的,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你也不意外。” “师父,那你最好记住今天的话,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所为付出代价,你也不意外。”墨心没有多说什么,简单的重复了一遍他的话,简单却又决绝,知道没必要再说什么了,墨心毅然转身,纵身跳进了众人所期待看到的通往蛮荒之地的结界。 后来。 长青门,未央殿。 “太师叔,你在这里那么久,就没有想过离开长青门,到别的地方看一看吗?” 曲夕瑞眉目染伤:“不了,曾经有人与你一般问过同样的问题,那时…” “那时怎么了?” “没有什么。”曲夕瑞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径直离开了。 那时候的我没有在等人,而如今的我却是在等一个不归之人,若是重来,我定当不会把你再弄丢了。 --------------------------------------------------------------------------------------------------------------------------------- 张遥年自白:那些年,人人都说,有一个属于高岭之花的人喜欢我,我也觉得这个冷如冰山的人是喜欢我的,只是,我却知道他并不爱我,直到我看到一个小女孩的出现,我才真正的知道,我并没有猜错。 曲夕瑞自白:我以为我喜欢的人是她,却不知道待自己幡然醒悟之后,那个最重要的人却再也抓不住了。 墨心自白:我骗过很多人,我骗他们说我没有等任何人,却不知,即使没有了心,我依旧清楚地记得,我,在等一个人。 我曾经无数次想过杀了她,最后却都败给了一个人。
  • 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神医毒后之狂放七小姐九淮|幻情抓鬼被雷劈结果一朝穿越,她成了废材七小姐,不想正好砸中绝世美男,奈何邪王太凶猛。 什么?她是废物?看老娘天雷咒劈死你! “王爷,王妃说她要去浪了。” “那就把浪的地方铲平了。”
  • 水灵源水灵源河鬼喵尾|幻情人类是一种极其可悲的生物。他们渴望着自己无法得到的,却从不珍惜已经拥有的。他们可以轻松看到敌人的邪恶,却从不敢正视自己的缺陷。他们用美丽的面具伪装自己,却厌恶他人的虚伪。爱与恨紧紧的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当一切的奋斗与挣扎结束之后,他们发现什么都没有改变。“小露儿,其实看不见,挺好。只有看不见,才能让你对世界最美丽的幻想永远都不破灭。”
  • 逍遥小神医逍遥小神医异雨巧然|幻情前世风光的神医,今生被贬为身世悲哀家境良好的凡人。他是悲剧的代言,还是喜剧的发扬者?他到底是当女人好还是当男人好?他到底会以怎样的方式回到神界?是血拼?还是……
  • 我修我之道我修我之道烟品人生|幻情何明的前世因抑郁症自杀,醒来成为异世的一个街头乞儿。因缘际会踏入修真之路,但命运未曾眷顾重生之人。 本以为修仙便可逍遥天地,但前路却坎坷重重;本以为不谈情爱便不会受伤,但感情之事岂是能由自己主宰;本以为我不去惹事便能平安一世,但事情会来找你你又怎能逃脱。 凭什么我要任人宰割,凭什么我的道便是邪魔,我的路我自己走,我的道我自会修,正心,明己,既然前世有性格决定命运一说,今生我亦有我修我之道。
  • 食妖奇谭食妖奇谭神勇天涯|幻情心痛、伤心、懊恼、悔恨所有的情绪蕴藏在这一声怒吼里,铁血大旗拔地而起,掀起一片血雨腥风。 鲜血在飞洒,大旗在挥舞,人命如草芥。 血在烧。 一柄寒光利刃让燃烧的血液凝固,未感到丝毫的痛,只有那无尽的恨。 插入身体的剑戟越来越多,凉了的血液不在流动,他执掌大旗屹立不倒,冷若刀削的面容直对敌人的狞笑,无尽的血液从伤口溢出,每一滴血都在带走生命,宛如绽放过后的花蕊,凋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