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一周后,江超和刘松恢复了住宿生活,大家在宿舍举办了欢庆会,陈默所在的宿舍终于从4个人,变成了6个人,一下子又热闹了起来。

为了庆祝他们二人的满血复活,大家在宿舍一起吃泡面。

“刘松,能看到你活着回来真好。”张阳说。

刘松一下子给张阳一个拥抱,说:“阳哥啊,我这是九死一生。回到家后,我爸妈没生吞活剥了我。”

“我都懂,刘怂啊,你能活着回来就是我们最大的欣慰。”

“我还是希望他死无全尸。”江超说,他又把那天晚上的经历讲了一遍,众人哈哈大笑。

“千防万防,没有防住这一手,我哪知道还得穿条短裤啊!”刘松说。

“刘怂啊,你在咱们班都已经出名了,你知道吗,有人在QQ群里上传了你穿内裤从厕所跑出来的照片。”

“什么?谁拍的。”刘松难以置信。

“你自己看。”张皓明说着把手机递给刘松,只见手机里确实是在网吧拍的照片,刘松从厕所跑出来后,只穿着一条内裤和一件半袖。

“快删了!”刘松大叫着。

“怎么删啊,都发到网上了。”张皓明笑得合不拢嘴。

“那班里的女生也都知道了?”刘松知道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何止班里的女生啊,你以后还是换个城市发展吧,回头相亲的时候,人家一问你的过去,就知道你有过这么一段黑历史了。”

“报应啊!”江超突然做了一个深呼吸。

“我发现你最近很清闲啊?”陈默问张皓明。

“你是不是不愿意看见我啊?”张皓明一脸嫌弃的说。

“自从你谈了对象,成天看不到人啊!”陈默说。

“一看你就没谈过恋爱,情侣不能总腻在一起,不然会厌倦的。”张皓明说。

“我听说有人在追刘璐。”张阳说。

“你怎么知道的?”陈默问道。

“我听范慧杰说的,不过刘璐好像没有答应。”张阳说。

“你最近和范慧杰走的很近啊!”陈默总算放心了。

“你太不够意思了,我帮你打探消息,你反过来攻击我。”张阳委屈地说。

“他就是这样,自己喜欢人家还不敢承认,谁看不出来啊!”张皓明说。

“那你这么说,刘璐也看得出来啊?”陈默不打自招了。

“你还想让人家倒过来追你吗?”

“你也说过啊,将来我们会升学,你也会回北京,你就能保证跟刘美雯一直不分开吗?”陈默突然问道,张皓明愣住了。

“至少我们在一起过。”张皓明连忙说。

“那我宁愿当初就没在一起。”陈默反击道。

“你这样不觉得遗憾吗?”张皓明不能理解陈默的思路。

“你们在一起又分开了不觉得遗憾吗?”陈默也不能理解张皓明的思路。

“至少我都经历过了。”

“你就是在耍流氓。”陈默有些生气了。

“你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张皓明也认真了起来。

“都别说了,见过为一个女人吵架的没见过你们这样吵架的,你们怎么吵起来?”郝佳从中掺和。

“陈默,你总有一天会后悔今天这个决定,我信奉的原则就是活在当下。”张皓明说。

“我以为你改了,实际上你无可救药,你学习成绩一塌糊涂,还跟我这讲什么大道理。”说完陈默就离开了,江超和刘松的欢迎会不欢而散。

仿佛上天安排一样,没过多久周老师就把陈默和张皓明调开了,把张皓明放到了一个角落里。为了最后的复习,周老师将学习成绩相似的同学分到了一桌。此后,陈默和张皓明的关系急转直下。

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陈默忙于复习,但是理科仍然让他费尽头脑,可还是捉摸不透,田烨走后,陈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就去找于琛,于琛倒是尽心尽力,可是陈默仍然做不到举一反三。

高菲在运动会之后并没有放弃,仍然时不时的凑到于琛身边,但是于琛却不以为然,陈默发现于琛最近上课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也许是觉得自己什么都掌握了。陈默觉得有些不公平,有些人生来就什么都有,学习好,生活条件好,但是有些人却再怎么努力,也达不到对方的高度。

陈默想起了吴建全,他学习成绩不好,生活条件也不好,将来很有可能找到一份并不怎么起眼的工作,过一段并不怎么如意的生活。

他又想起田烨,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因为父亲病重,无力支付学费而退学。在临别之际,陈默看到他眼泪里的委屈和不甘心。想到这里,陈默觉得还是自己没有努力吧,那些拼搏进取的人,绝对不是一帆风顺的。

陈默不再看课外书了,最后的复习时间都放在了理科的复习上,当然英语也是他的弱项,刘璐似乎也看到了陈默的变化,偶尔会向陈默请教一些问题,换做是别人,可能直接就会给刘璐讲解,而陈默还需要自己做一遍,才能告诉刘璐解题步骤。

一天下课,李贺气冲冲的走到张皓明的桌子旁边,张阳连忙过去阻拦,李贺大骂道:“张皓明,你真他妈不是人,我们放假见,我不会让你活着回到北京。”

事后,张阳告诉陈默,张皓明和刘美分手了,因为张皓明高二就要出国读书了,他爸爸已经帮他办理好了手续,也是因为他爸爸的关系,张皓明才没有受处分,毕竟处分对于他去国外上学,也是有影响的。

陈默看着张皓明,他还是一脸冷漠的表情,陈默说过的话终于应验了,如果是这样,当初为什么要和刘美雯在一起呢?陈默没心思再管这些事了,距离考试没有多长时间了。

晚上放学的时候,陈默还在座位上继续复习,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已经走了,这时候,刘璐对陈默说:“看了一天了,我们去操场走走吧!”

陈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当他抬起头,正好看到刘璐坐在她自己的桌子上,面对着陈默,陈默的脸突然就红了,连忙说道:“好!”

两个人走在操场上,这时操场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他俩半天都没有说话,刘璐率先打破了僵局。

“我看你最近复习很认真。”

“嗯嗯,感觉高一生活就要结束了,高中生活也过去了三分之一,自己却还浑浑噩噩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想起田烨,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珍惜上学的时间。”

“你真的变了。”

陈默听到刘璐这样说自己,反倒有些失望,说:“是吗?哪里变了?”

“你不再只是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了。”

“我没有总是抬头看天上的星星啊?”陈默笑着说。

“不过你也没变。”陈默又糊涂了。

“哪里没变?”

“还是那么沉默寡言。”

“我说了,我的默是幽默的默。”陈默再一次强调说。

“起名字一定要谨慎啊!”刘璐笑着说。

“是啊,就像磕碜。”说完刘璐哈哈大笑了起来。

“还有吴建全。”

“说起吴建全,我觉得他好讨厌啊,为什么你们女生都那么喜欢他?”陈默有些没话找话。

“你为什么觉得他讨厌呢?”

“他总是搞一些小聪明,还总是跟这个逗一逗,跟那个逗一逗。”

“这样就讨厌了啊,我觉得这就是他的优点啊,你就是太严肃了,你这样活会很累的,就像咱们班,没有了吴建全之后,班上的气氛完全变了样。”

“我觉得这是因为复习。”陈默想了想。

“也不全是,你不记得了吗,以前复习的时候,只要有他在,班上总会有欢笑声。”

“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么样?”陈默望着天空说。

“也许已经开始上班的生活了吧。”刘璐也开始看着天空。

这时候陈默回过头来,看着刘璐的侧脸,内心突然有了一丝悸动,但是赶忙又止住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从新过一遍高中生活,觉得好多事都没有做。”陈默说。

“这就是你和别人之间的区别,你总是顾虑太多了,反而过不好自己的生活。”刘璐一语道破天机。

“你今天怎么这么有学问,我要拜你为师了。”陈默故意逗她。

“那快点磕头拜师吧!”

后来他们又不说话了,走着走着,陈默就把刘璐送到了大门口,刘璐对陈默说要加油,陈默也说了相同的话,于是两人道别。

回到宿舍后,他看到张皓明躺在床上玩手机,走了过去主动对他说:“接下来怎么办?”

张皓明开始以为陈默没有在跟自己说话,等他发现没人回答,才说道:“什么怎么办?”

“李贺说要打爆你的头啊!”

“又不是没经历过,说说而已,我还不是活到了今天。”张皓明吃惊的是今天陈默主动和他说话了。

“如果他们对你动手,我会帮你的。”陈默说。

“你今天吃错药了吧!”张皓明惊奇地说。

“他跟刘璐滚草坪去了。”张阳走了进来大笑道。

“少瞎说,我们就是一起走了走。”

“你跟她表白了?”张皓明突然眼前一亮。

“没有,我可不像你。”陈默说。

“滚!”张皓明白了他一眼。

“放心,我也会帮你的。”张阳说。

“我们不会让北京的同胞说我们以多欺少。”郝佳说。

“对,到时候放开了干一架。”江超激动地说。

“我替你们把风。”刘松说。

“不用你把风,你给我冲在最前面,后退一步就乱棍打死。”江超说,大家都笑了。

“这么紧要的关头,看看你们都在干嘛?”周老师又在讲台上发飙,他今天早晨去男生宿舍突击检查了。从男生宿舍里,没收了很多违禁物品。这其中包括手机、香烟、打火机,也有几本小说。

“抽烟,喝酒,玩手机,看小说,你们的学习能好的了吗?”周老师说着:“这里不乏有一些学习成绩比较好的同学。”

周老师突然拿起一本小说,陈默发现竟然是自己的,那本书放在床头已经很久了。

“《别离开我》,2006年度最佳情爱小说。谁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情爱小说。”

陈默低头不语。

“你们知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干嘛啊,你们以为有几个人能考上大学,我跟你们说句实话,咱们班有三个能考上本科的学生,就算烧高香了!你们还不知道努力,在这里看色情小说,你以为自己是在度假啊!”

陈默心头一紧。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玩三年,将来这三年玩你们一辈子,再想努力就晚了,你想抽烟,想喝酒,想搞对象,我都不管,但是请先把高中坚持过去,上了大学你怎么折腾都行,现在给我把这些没用的心思都收起来,把该学的学会了,想什么情啊爱的,以后再说。”

“周老师,我看的书不是没用的书。”陈默突然从座子上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叫情爱小说。”周老师也有些吃惊。

“这本书表达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与疏离,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情爱。”

“你看这个有什么用啊,成绩提高了吗?”

“这本书有什么意义,你一个教数学的懂什么?”此言一出,班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陈默,你给我出去。”

陈默转身离开座位,走到讲台前的时候,他对周老师说:“周老师,请您把我的书给我,这本书跟其他违禁物品不一样。”

“拿走。”周老师气得满脸通红。

“周老师,复习开始之后,我已经没有再看过课外书了。”陈默说完就转身离开。

“还有谁,说自己的东西不是违禁物品?”

班里所有人都没有人敢发出声音,周老师继续说:“手机没收,想要回去,两个办法,要么期末考试进步一百名以上,要么让家长过来找我要。”

周老师转身就要离开,回过头来说:“对了,张阳,你出来一下。”

班里所有同学都齐刷刷的看了过去,张阳一脸无辜的站了起来,随周老师走了出去。

张阳和陈默来到周老师办公室后,周老师拿出一本漫画,对张阳说:“这是怎么回事?”

“周老师,我......”张阳想了一路的对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了。

“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已经给你留足了面子,你不要再让我废话。”周老师斩钉截铁的说。

“是我看的,周老师。”张阳不再坚持了。

“可以,我什么都不说了,写检查后去操场跑圈。”周老师推了一下眼镜。

“周老师,跑多少圈?”

“我说停再停。”周老师头都没有抬起来。

张阳默默地走了出去。

“陈默,没有学生敢在班上顶撞老师的,你是第一个。”周老师抬起头来对他说。

“周老师,对不起。”陈默也觉得自己刚才有些过激了。

“你刚才的嚣张气焰哪去了?”

“周老师,我刚才一时没控制住。”

“我说要把你怎么着了吗?”

“没有。”

“我打你骂你了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那么激动。”

“周老师,你可以看看这本书,这本书真的不是违禁物品。”

“我们在上学,我知道你学习成绩不错,但是以你现在的成绩,想考上大学,还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太乐观。”周老师语重心长的说。

“周老师,我最近真的一直在努力复习。”

“你的数理化成绩一直不怎么理想,结果你还选了理科,你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周老师反问道。

“周老师,我......”

“去写一份检查,然后到操场跑圈。”

“好的,周老师。”陈默刚要往外走,周老师又叫住了他。

“把你们那本书留下,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书。”周老师说。

陈默把书留下来,就和张阳到楼道里写检查去了,之后,他们在操场上跑了一上午,终于在快放学的时候,周老师才叫他们停下来。

陈默和张阳往回走的时候,他问张阳:

“你到底看的什么漫画?”

“日本漫画。”张阳说。

“那也不至于让周老师把你单拎出来教训啊!”陈默说道。

“你的情爱小说不是真情爱小说,我的日本漫画可是真的日本漫画。”

黑板上的考试倒计时已经从双数变成了单数,这时候很多同学都已经放弃了复习,成柯开始时不时的在座位上发出破天荒的吼叫声,于琛还是总趴在桌子上睡觉。张皓明则完全放弃了复习,陈默也渐渐对复习产生了抵触情绪。

慢慢的,同刘璐在操场上散步,变成了陈默唯一期待的事情,他宁愿享受此刻的相聚,也不愿多想即将到来的别离。

考试前的最后三天,学校里面挂起一股离别风潮,同学们开始相互写同学录,谁的同学录比较厚,自然就代表他在班里的人缘比较好。

“你给我写一张同学录吧!”刘璐把同学录递给了陈默,陈默这些天也收到过几张同学录,但是相比刘璐,还是少得可怜。

“好啊!”陈默十分激动地说。

“你不要我给你写一份吗?”刘璐说。

“我都没有准备同学录啊!”陈默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为什么没有准备?”刘璐皱着眉头问。

“我觉得太幼稚了啊!”陈默开始给自己编个理由。

“这也算一份美好的回忆,怎么会幼稚呢?”

“能够长期保持联系的,干嘛要用到同学录,可是失去联系了,要同学录还有什么用,感觉像是在写墓志铭。”

“那你就写一份自己的墓志铭吧,我到要看看你是怎么写自己的。”刘璐有些生气了。

“而且我没有电话啊,也没办法写。”

“QQ号总有吧。”

“可是我们本来就是好友啊!”

“你真没意思,多写一笔会死啊!”

“我已经在写墓志铭了。”

刘璐不再搭理陈默,转而去写别人的同学录,但是写着写着竟然真的有一种在写墓志铭的感觉,不禁回过头来大骂陈默扰乱自己的思路。

“你怎么没有写同学录?”陈默问张皓明。

“你不是也没写?”张皓明反问道:“我写了也没用,反正马上就要转走了。”

“你是怕没人给你写吧?”陈默故意气张皓明。

“不信我们可以比一比,谁写的同学录多。”

“我不跟你比,一个本地人跟外地人比人缘,胜之不武。”

“真会给自己找借口。”

“我看看你怎么给刘璐写的。”

“秘密,不许看。”

“你不会在同学录上表白吧,太怂了你。”

“你脑子里就没点别的,一天到晚就知道谈恋爱。”

“没有你脑子里东西多。”

陈默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把同学录交给了刘璐,对他说:“你说等你们长大了,看到自己写的东西,会不会觉得可笑。”

“我觉得你才可笑呢!做了一年的同学,什么都没有留下。”范慧杰对陈默说。

“随你怎么说,我敢打赌,不出三年,你连自己把同学录放哪里都会忘了。”

“你这个人啊,总是能把天聊死!”刘璐无奈的说。

期末考试前,同学们开始布置当做考场用的教室,分发准考证,做最后的考前准备。

考号是按照成绩进行排序的,也就是说考号越靠前,校排名也就越靠前。考试需要两天时间,在考试结束前,陈默知道一切早就尘埃落定,一个月的复习时间,每个人的成绩都基本确定,不可能再有很大变化。所以陈默只是正常发挥,在考试结束后,安心等待返校取成绩。

返校那天,陈默等人都不约而同的陪在张皓明左右,成绩被公布出来了,陈默考出了高中以来的最好成绩,而于琛仍然是全班第一名,成柯没有完成跟周老师的赌注,不知道他把什么输给周老师了,成柯也选择了文科,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高二的班主任还是周老师。

张皓明成绩十分稳定,反倒是高菲的成绩排到了全班第二,引得周老师不停的称赞。

会后,周老师主动把陈默叫了出来,对他说:“这本书我还给你,确实很好看,但是到了高二之后,更要多用功读书,课外书还是留到高考结束之后再看。”

“周老师,高二您不再带我们班了吗?”陈默疑惑的问道。

“二年级我会去文科班,所以你们会有新的班主任,加油吧。”周老师说完便把那本书还给了陈默。

陈默拿着书回到了宿舍,开始收拾行李,室友们谁都没有说话,就只是自顾自的忙活着。

突然,门被一脚踹开了,李贺带领一帮人冲了进来,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张皓明就被按到了地上一顿拳打脚踢。张阳见状,连忙把李贺推开,加入了战斗,江超拿着书包就冲了上去,用书包当做武器,在空中旋转着,谁知道书包开了口,里面的书本一下子飞了出来,散落一地,这时候,书包也失去了当做武器的作用。江超大骂一声,赤手空拳也冲了上去,

郝佳也拽着一个人的胳膊,将他往宿舍里面拽,郝佳回过头去对刘松说:“快去把门关上,别让他们再往里进了,不然咱们就顶不住了。”

这时候,宿舍里面已经挤满了人,想要出去几乎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刘松爬到了上铺,走到了靠近门的那个床铺上面,从空中跳了下来,直接砸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刘松刚要把门关上,就被一个人拉了出去,大叫了一声不见了踪影,这时张阳拿起门边的墩布就是一阵乱挥,不知道砸中了多少人,也不知道砸到的是敌是友,只听见一片惨叫声。不时有人向里面扔来各种东西,一只球鞋砸到了陈默的头上。

“刘松!”张阳大叫了一声。外面没人答应,张阳对着江超说:“快去找刘松,别是被打死了。”

这时候,江超往外面冲,外面的人往里冲,两伙人打得越来越惨烈,张皓明和李贺在地上扭打成一段,为了保护张皓明,张阳在旁边和其他人周旋。

陈默第一次参与这种群架,没有什么经验,被对方的一个矮个子缠住,两人打在了一起。

陈默抓起床单,蒙在了对方的头上,由于对方失去视力,陈默开始疯狂反击,郝佳扯下自己的裤带,当成鞭子在空中抽打,江超开始抵挡不住外面的人,他们人多势众,横冲直撞,张阳也只能往后退去。

没过多久,陈默他们都被挤到了宿舍最后面的暖气旁边。

“不知道刘松怎么样?”张扬说。

“不会是跑了吧!”

“应该不至于啊!”

“那可说不准。”

“算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上!”

“等等!”陈默他们听到门口有人大叫了一声。

众人看到刘松出现在门口,后面跟着隔壁宿舍的男生,大家都跑过来支援。刘松冲在前面,狠狠的踢了刚刚把自己拉出去的那个人,脚一抬起来,却被那个人接住,顺势给刘松又拉了进来,刘松回到宿舍之后,立马大声吼道:“15班的男生都来了,咱们自己班的事情自己解决,不劳其他人插手,如果你们继续打下去,我们奉陪到底。”

门口那人,直接扇了刘松一记耳光,刘松回过头对成柯等人说:“上!”

结果15班的男生里应外合,跟那群人打了起来,没过一会,大家的身上就都负伤了。张皓明的一个眼睛已经被打肿,对李贺说:“咱们自己的恩怨,不要把其他人都牵扯过来。”

“我本来就是针对你一个人的,是你把你们宿舍的人扯进来的,还要怪我。”李贺说。

“你们本地人就是这么人多欺负人少吗?”

“随你怎么说,反正今天我们就是不能让你站着出去。”

“那就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了。”

李贺的体重和张皓明相当,两个人扭打在一起,很难看出谁更占有优势。不一会,陈默也受伤了,那人拉着陈默的胳膊反手一扣,陈默就动不了了,疼的哇哇大叫。这时候,张皓明突然从口袋里把刀子拔了出来,大声吼道:“都给老子看清楚,刀子不长眼,扎死了白给。”说着就像陈默这边扑了过来。

那个抓住陈默的人连忙松开手,大声叫道:“你还有刀子,兄弟们,先打他。”

所有人都把火力集中到张皓明身上,张皓明发疯了一样挥舞手里的刀子,有人已经被刀子划伤,此时的张皓明更是红了眼睛。一边乱挥刀子,一边破口大骂。于是那些外班的人都撤退了。

张皓明看到那些人都跑了,只剩下了李贺,就把刀子扔到了地上,说:“你们都别动手,这是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解决。”

李贺说着就冲向了张皓明,两个人又扭打了起来,赵浩明眼看就要把李贺摔倒,李贺一翻身,将张皓明按倒在地,张皓明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李贺开始反击,一拳一拳的打在张皓明的脸上,张皓明完全没有还手的余地。直到郝佳大声叫道:“血,张皓明流血了。”

此时李贺才站了起来,张皓明躺在地上穿着粗气,对李贺说:“我们继续。”

此时所有人都慌了,李贺连忙把张皓明的身体翻了过来,刚刚的刀子正扎在张皓明的后背上,张阳跑了过来,大声的对张皓明说:“你可不能死啊,你不是还要出国呢吗?”

“瞎说什么,我死不了。”

“你死了我们也完了。”说着一边摇晃着张皓明的身体,这时候,刀子竟然从他的背上掉了下来,原来刀子只是把张皓明的后背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

“李贺,你走吧,这件事不要对外人说,我也不会对外人说。”

李贺也心慌了,看了看张皓明,说:“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吧,你伤的太重了。”

“一看你就不是我朋友,咱们没一起洗过澡,你也没见过我身上有多少处伤疤。”

“你说什么胡话,你身上有什么伤疤。”张阳说着,张皓明瞪了他一眼。

“总之,你走吧,这事就到此为止了,我已经要转学了,不要再给别人惹什么麻烦。”

李贺走后,陈默和张阳帮张皓明检查伤口,刀子划伤了一道10厘米长的伤口,鲜血已经将地面染红。

“胡说,那是他们身上的血。”张皓明一边忍着疼,一边说道。

“你就别说话了。”郝佳说。

“能够在这一年认识大家,我其实挺幸运的,虽然我学习成绩不好---”

“可是你有一个好爸爸。”陈默接着说。

张皓明瞪了陈默一眼说:“虽然我成绩不好,但是我希望你们都能学有所成。”

“必须的,等咱们再见面,肯定都是大学生了。”陈默说。

“对,到时候再叫上田烨和吴建全,咱们再好好喝一顿。”江超说。

“再叫上周老师,咱们得跟周老师好好喝一顿。”张阳说。

“把周老师灌趴下。”郝佳说。

“你要是这么说,应该叫上李贺,把他灌趴下。”刘松说。

“再叫上叶硕,还有黄辉。”郝佳又说。

“还要叫上于琛和成柯。”陈默也说。

“你们报数呢,一个一个的说。”张皓明龇牙咧嘴的说。

“对了,一直有一件事想问你。”陈默对张皓明说。

“你说。”

“上次老周检查宿舍,怎么没有把你的刀子搜出来。”听陈默这么一说,大家也都好奇起来。

“那次喝酒被抓住之后,我就长记性了,知道还会有下一次,我就把刀子直接插在床板的背面了,他当然查不到。”

众人恍然大悟。

“好了,血也止住了,我也该走了。”张皓明说。

张皓明刚要起身,陈默就说:“你不帮我们把宿舍收拾完了再走啊,这可都是你惹出来的事。”

张皓明白了陈默一眼,开始打扫卫生,其他人也开始收拾,地上的血迹被张阳用墩布收拾干净了,但是墩布已经被张阳弄成了两节,他说高二来了之后,会还给宿舍一个新的,他选的是理科,估计高二还会在这个宿舍继续住下去。

“不知道西校区那边的窗户有没有被封死。”江超突然说。

“你还惦记着逃宿呢?”陈默说。

“据说你们文科还是周老师做班主任,江超,你小心点。”张阳说。

“没事,有刘松呢。”江超哈哈大笑了起来。

陈默发现,只有张阳和他选择了理科,这个宿舍马上就要人去楼空了,不知道二年级后会有哪些人补充进来。

收拾完宿舍之后,陈默一行人送别张皓明,自己高中的第一个同桌就这么离自己远去了,心里有些伤感,后来张阳说要去和黄辉再打一场篮球,于是陈默他们都跟了过去,在球场上,陈默看到了刘璐。

刘璐穿着校服,那校服上面签满了名字,都是用五颜六色的笔写上去的。

“你的衣服花成这样,高二还怎么穿啊?”陈默有些吃醋的说道。

“再买一件啊,这件衣服可以挂起来留作纪念。”刘璐说。

“你妈妈不会当做抹布给你剪掉吗?”

“怎么会,来吧,就差你了。”刘璐说着拿出笔来。

陈默突然脸红了,说:“往哪里签?”

“当然是衣服上啊,你想什么呢?”刘璐笑了起来。

本来陈默想签在离刘璐心脏最近的位置上,想想还是算了,说:“我还是签你后背上吧。”

说着就在刘璐的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啊!”陈默很满意自己的签名。

“为什么这么说?”

“万一将来我成为了一个天文学家,那这个签名不是就值钱了?”

“你想的还挺好,万一你将来籍籍无名呢?”

“那也会是这些名字里面最与众不同的一个。”

比赛开始后,双方你来我往互有进球,篮球比赛打的像是友谊赛,不一会,周老师也过来了。

“周老师,您也玩会吧!”应同学们的热情邀请,周老师加入了比赛,周老师玩篮球的技术也不错,但是毕竟上了年纪,有些力不从心,不一会就累的不行,要求下场休息。

范慧杰马上给周老师送上一瓶矿泉水,得到了周老师的夸奖。她对周老师说:“周老师,您篮球打得真好。”

“不行了,大学的时候还参加过篮球社团,后来就疏于练习了。”

“那周老师,您是哪个大学毕业的啊?”范慧杰继续问道。

“我是河北师范大学的学生,你们将来也可以考到这里来。”

“可是周老师,我不想当老师。”

“为什么啊?”

“我感觉您太辛苦了。”范慧杰说。

陈默突然觉得她这马屁拍的实在是不漏痕迹,暗中佩服。

“周老师,大学是什么样子的?”陈默问道。

“大学,你还真把我问住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们说,反正就像一个很短暂的时光,却又漫长的像是过了一辈子。”

“周老师,您这么描述,我们更不明白了。”刘璐笑了起来。

“如果你想知道大学是什么样子,那就只能亲自去尝试一下了,别人是没办法告诉你们的。”周老师故作深沉的说。

“周老师,您大学的时候就是学数学的吗?”范慧杰又问。

“对啊,学的头发都掉光了。”周老师半开玩笑的说,说完又理了理头发,大家哈哈笑了起来。

“可是数学很难学啊!”刘璐说。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容易的,凡是容易的事情,都达不到提高你自身的目的。”

陈默觉得老师都是这个样子,聊天也能变成上课。

临别之际,刘璐问陈默:“你给我写的寄语是什么意思?”

“什么寄语?”

“就是同学录上的寄语啊!”

陈默突然想张口说些什么,这一瞬间时间仿佛暂停了一样,篮球场上的声音都消失了,只有眼前刘璐的短发被风轻轻的吹动着,其他的事物都变得模糊了起来。陈默只是腼腆的笑了笑,说道:“就是一首诗啊!”

“云动易随风,心动水不宁!这哪像是寄语,连一首诗都不算啊!”

“因为还没写完啊!”

“你拿一首没写完的诗糊弄我!”

“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你看对比其他人给你写的同学录,我给你写的寄语绝对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

陈默的暑期生活开始了,他不得不把高一的理科从新学一遍,因为对于他而言,理科仍然是让他感到吃力的学科,也许就像周老师说的,没有什么事情是容易的。

陈默为了理科,放弃了文科,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但是人生的路并不都是直线,选过了也不可能重来,陈默不知道自己是选对了还是选错了。

在面对两条路的时候,当你选择了其中一条,你肯定会觉得也许另外一条路会更好,但是时间久了就会发现,错过的路又何止一条。但是当你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当你摇摆不宁,甚至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你更要坚定信心,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前进的方向。

陈默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但是他知道,只顾看脚下的路也是不行的,还要时不时的,望一望远方的星空。

上一章第4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是初见的美好你是初见的美好棒棒糖是我的|青春宠宠宠 高甜 “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呀” “一眼,便是万年“
  • 天籁,致最好的我们天籁,致最好的我们东雪忆白|青春你认为,什么是音乐? 是黑白琴键上的旋律,还是带感的节奏?是乐谱中无声的音符,还是悦耳的乐音?是如同泉水般浸入干枯心灵的歌声,还是拯救他人的天籁? 音乐之路,是一条偏僻的小路,更是一条全新的道路。当我们踏出第一步的那一刻起,我们的人生便注定比别人与众不同。 如何在这个充满金钱与功利的音乐界生存下去,是默默地被吞没,还是无声地被同化,亦或是洁身自好?一切只有你自己才能决定。 通往音乐殿堂的大门已经为你开启,乘上梦舟,与我一起遨游音乐的海洋,化作独一无二的天籁之音。
  • 浪漫余生只为你浪漫余生只为你九月曦曦|青春两人一起回到家后——秋初安为墨辰换了拖鞋,为墨辰端茶倒水,为墨尘做这做那 墨辰把秋初安拽到自己的怀里,笑了笑“怎么了今天,对我献殷勤,说吧,什么事?” 秋初安都坐在墨辰的怀里了,还不忘了献殷勤,两只小手给墨辰又是揉肩又是捶腿的 “亲爱的,有人拿三盒马卡龙要买你的睡颜照” “然后呢” “……我卖了” “……” 墨辰捏住秋初安的脸“我就这么便宜吗” 秋初安笑了笑“你都不知道那个马卡龙有多么的诱人啊,我当时不就是……没忍住吗,哎呀,什么都你说的算好啦,你说吧,你让我怎么办我都听你的,只要你把睡颜照交出来” 最后……秋初安再也不敢向外出卖墨辰的照片了,不管对方的零食有多诱人……她也再也不敢了
  • 强行言情最为致命强行言情最为致命桦木三月迟|青春本文又名《我才不要在悬疑剧情里和男高中生谈恋爱》 故事从女高中生离奇死亡开始。
  • 站在星辰下等你站在星辰下等你北落月|青春她美的像仙子,笑的像天使,可谁也不知道她背后的故事。她的秘密隐藏太深,在别人眼里,她就像一个不学无术的孩子。太多的事情,她总是一笑了之,心中的伤痛,又有谁知?他,绝境重生为一个五岁男孩,因为她的一句话他一直努力,只为了保护她。可不曾想到,太多的误会让他们若即若离,当两个人各自敞开心扉,看他们如何惊艳世人的眼球!
  • 他从记忆深处来他从记忆深处来梅子酒哦|青春【推荐《国民男神住我隔壁》】 谣传畅销小说作家桃夭,隐婚温润如玉,矜贵自持的国际影帝许弋。 一次新书签售会,书迷八卦地问:“桃夭大大,你真的嫁给影帝了咩?” 虞夭眨眨眼:“怎么可能?纯属无稽之谈。” 当晚,桃夭作品改编的电影发布会,记者好奇地问:“许影帝,谣传您出演这部电影是因为隐婚了原著作者桃夭,对这等谣言您怎么看?” 许弋温润一笑:“谣言往往都是真的。” 虞夭:…… 形象呢?节操呢?要点脸行吗???这特喵才是真正的谣言!!!
  • 女神在线捶渣渣女神在线捶渣渣原优|青春(女主不渣不白莲,心狠手辣捶渣渣。) 宋朝:“花九,你跑不了了,天涯海角,岁月轮回,你都跑不出我的手掌心,靠脸吃饭只是我的副业。抓你,才是我的职业。” 江州:“原本我只是想更优秀的活下去,花九,为什么要招惹我,让我变成了原来自己最讨厌的那种坏男孩!” 小公子:“花九,守候了我那么久,累了吗?我想,我该走了!”
  • 我的最美是遇见我的最美是遇见驿事|青春青春是一杯苦涩的咖啡,回味亦是香醇,凯南与俞敏的故事,或许是无数人的青春往事,希望一起或是崇敬,或是回温。
  • 这个夏天,爱上你这个夏天,爱上你夕泪|青春一个校园小霸王,追一个普通女孩的精彩故事,赶紧来看吧
  • 快穿之女主是我快穿之女主是我姐囧|青春本文作者三观已毁,咳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女主乃云家千金,被继母与继妹陷害后误启女配逆袭系统,与坑爹系统一起逆袭,只为重生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