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3章 出征

“怎样才能把汵儿救出来?”言沂耐着性子问道。

“实际上殿下并没有真正意义带公主下凡,他们去了殿下从前在凡间历劫时的一世,原本那一世本就是定好了命数,可公主是冥界的人,生死簿定的命数便不再和从前一样。若按原来的命数,此刻他们应该已经过了凡世的十六年,再过十年,也就是十天,二人便会魂回归正身。”秦竹答道。

“可是公主不受生死簿约束,那她会怎么样?”齐修追问道。

“这就看造化了。”言沂面色凝重,“能找到他们吗?”

“除了殿下,谁也找不到,这也是殿下带公主下凡的缘由。”秦竹摇了摇头。

“今日之事我不想第四个人知道,至于那些人,不用我动手了吧。”言沂瞟了一眼殿外的宫人,那些人立马吓得瑟瑟发抖,跪倒在地。

“自然。”秦竹答道,他拿出一本记录了伺候宫人的名册,撕掉了其中几页,那些宫人立马魂灰魄散,“殿下可安心回去了。”

“有什么消息随时传信给我。”齐修对秦竹说道,见他应允后,迅速跟上言沂。

“殿下,我们现在怎么办?”齐修问道,这么干等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说没办法就没办法?蠢。”言沂不悦地瞥了齐修一眼,“监视着魔界天界动向,一有异样,立马向我禀报。”

“是。”齐修连忙答道。

秦竹长长地松了口气,若不是自己机灵,恐怕今日就要交代在这儿了。他撑着身子回到住处调息,那个言沂的本事不容小觑。

皇宫内,接到崇帝传召后,萧云便怀着忐忑前往皇宫,不知此番所谓何事。

“陛下,萧将军到了。”陈公公禀报道。

“传。”崇帝头也不抬地批改奏章,国家处于多事之秋,月国时时来我边境挑衅,实在忍无可忍!

“微臣参见陛下。”

“爱卿请起。”陈公公将崇帝筛选过的折子递给萧云,萧云粗略翻看了一遍,神色凝重,将折子交还给了崇帝。

“爱卿可有何感想?”崇帝问道。

“回陛下,月国屡次犯我云国,欺压我云国百姓,实在可恶,微臣愿领兵前去平乱。”萧云抱拳请命。

“如此便有劳爱卿了,朕任你为主将,副将之位朕会为你指派两名,其余你可自行安排,粮草兵器,朕已安排妥当。两日后朕会亲自送你出征,你回去好好准备吧。”崇帝挥了挥手。

“微臣告退。”萧云如今虽已过四十,但领兵打仗不在话下。显然此番崇帝有备而来,无论如何都是要上战场的,可不知为何萧云心里总是不踏实,希望能逢凶化吉。

“爹,出什么事了?陛下为何突然召你进宫?”萧粲见萧云回府连忙迎上来问道。

“无碍,不过是两日后我就要出征了,你要在家好好照顾你娘,知道吗?”萧云道。

“这么快,来得及吗?”萧粲担忧道。

“陛下自然有他的安排,小孩子家家的,别管那么多,你放心,等爹回来了就带你和你娘去看海边看日出好不好?”萧云宽慰道。

“好,我还想再要一个风筝。”萧粲向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开心一些,让爹放心。

“好,爹现在就给你做!”萧云宠溺地刮了刮萧粲的鼻子,笑道。

“您还是先吃饭吧,娘等着呢。”萧粲推着萧云朝饭厅走去。

吃过饭后,萧云和萧夫人关上了房门,说起了话。

“将军,此次前去,有几分胜算?”萧夫人问道。

“尚且未知,时隔三年,我也是许久未上战场,若是按从前的状况,不过两月便定能班师回朝,可是月国形式难测,战术变化多端,实在难料胜负。”萧云叹了口气道。

“你的伤还未大好,若是贸然前去,只怕会复发。”萧夫人担忧道,“不如你向陛下陈词,推脱了吧。”

“夫人,这次陛下召我进宫,开门见山便要我出征,显然是推脱不得的。何况若是我现在推脱,便是不战而退,是逃兵,我们岂会有活路?我又如何对得起萧家英灵?”萧云拍了拍萧夫人的手,希望她不要担忧。

“也罢,你万事小心,我和粲儿等你回家守岁。”萧夫人擦了擦眼泪,起身从柜子上拿出了两双鞋子,“这是我前些日子做的,既然要出征就把它们带上备着吧。”

“嗯,我会给你们写家书的,你和粲儿别担心。”萧云将鞋子收进行李,顺道带了些衣服和秘制伤药。

“爹,你也要去打仗吗?”就在刚才,花城胜收到了萧云的任令,他将担任副将。

“自然,你这说的什么蠢话?”花城胜不满道,“难不成要为父做逃兵吗?”

“爹,我没那个意思,我就随便问问,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花繁连忙解释道。

“不必担心,你在家好好准备考试,别给我丢脸就成。”花城胜叮嘱道,没了萧粲这个儿媳妇,他有些失落,但不能因为这个就松懈。

“好,两日后就出发吗?”花繁问道。

“嗯,时间紧促,这两日我会安排好府里事宜,把府里的账目钥匙都交给你,你粗心大意的,可别弄丢了。”花城胜有些不放心道,如今粲儿定亲了,繁儿也不能再去萧府住了,否则误了别人清誉可怎么好。

“好,您放心,我这么大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吗?”花繁拍了拍胸脯,让他放心。

花城胜点了点头,起身去给夫人上香。

苏府,“亭儿,我今日听闻皇上给你和粲儿定亲了?”苏九贤拿着剪子细致地修剪着长得郁郁葱葱的云杉。

“是。”苏亭沉稳道,他已经从之前的欣喜冷静下来,开始思量着这场定亲背后的缘由。

“我看得出来你喜欢粲儿,可是这还远远不够,你还没有能力去娶她。”

“日后若是我功成名就,定可以保她衣食无忧,平安顺遂。”苏亭答道。

“真的吗?官场之事你都琢磨透了?帝王之心你又揣摩了几分?粲儿的所知所想你又知道多少?你肯定她想要的就是你方才的回答吗?你们的感情真的到了能心甘情愿地彼此相伴一生?”苏九贤看着微愣的苏亭笑了笑,他又拿起另一把小一些的剪刀开始修理起细枝末节。

“可圣旨已下,这是改变不了的。”苏亭想掩饰被勾起的不安,这些问题尽管他从前想过,可是如今真要到了面对的时候难免有些慌张。

“亭儿,做官只是第一步,后面的事你必须更加小心,否则不仅苏家连萧家都有可能因为你而就此没落。”苏九贤仿佛看到了未来苏亭的路将会有多么坎坷,圣心难测啊。

“是。”苏亭答道。

“近日你的功课怎么样了?”

“除了温故知新,徒儿还在学习一些别的。”苏亭答道,区区科举考试他还能轻松应付。

“哦?新学了什么?”苏九贤笑着问道。

“歧黄之术。”苏亭答道,“既然徒儿不能武,那便医,至少还能救死扶伤。”

“嗯。”苏九贤赞同地点了点头,“若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拿来问为师,或许还能解答一二。”

“师父还会医术?”苏亭有些惊讶道。

苏九贤放下手中的剪刀,骄傲道:“你师父我能文能武,能救死扶伤也能行侠仗义,奈何时运不济,否则哪还有你小子继承我衣钵的份。”

“是,徒儿能得师父教诲是我的福气。”不知不觉间,苏亭仿佛越来越了解苏九贤了,比如他喜欢盆景,爱字不爱画,喜清雅胜粗俗,不喜与生人交谈,偶尔喜欢被夸赞。

“好了好了,你倒是跟粲儿学得有些油嘴滑舌了。”苏九贤道,“去书房吧,我顺便在那看会书,你若有何不解也好随时问我。”

苏亭点了点头,扶着苏九贤慢慢踱步到了书房,清茶伴书香。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姿贵臣天姿贵臣安锦葵|古言浴火重生当如是,涅槃如凤天下倾。十六年的痴傻,霍然转变。清丽姿容,聪慧如她,不输铁血男儿分毫,天下为之侧目。万里江山因她而改,女子不束闺阁,九天青穹亦可展翅。自平城惠主到外围京官,从低阶朝臣至三品高位,大齐史上第一个步步擢升至御下金阶首位的奇女子。他清贵冷冽,算计乾坤,逸逸之才帝王相,翻手为云覆手雨,却不想算漏一株苍世傲莲。他说,天下之大,江山之广,然而在爱情的范围里,我只有你。
  • 将士倾国将士倾国帆清|古言林烬是江湖之中享有盛名的赤阳宫的少主,风清洛是玉清宫的宫主,二人青梅竹马,早已定下婚约。可在他们即将成婚之际,敌国来犯。 风清洛:“你真的要放下我们的婚期,投军吗?” 林烬:“敌国来犯,身为大周子民保家卫国义不容辞!” 风清洛:“既便你和大周皇室有着血海深仇!” 林烬:“是!” 风清洛:“既然如此,那我便跟随你,你是我未来的夫君,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与你生死相随!”
  • 弱水三千gl弱水三千gl洛沐君|古言一个丞相之子(女)与亲王府的小郡主的悲欢离合
  • 快穿之我只做条咸鱼快穿之我只做条咸鱼白驹野|古言说真的,我只想混吃等死,可是女主光环太强大,没办法啊,随便捡个美男就变成了王爷?居然还死皮赖脸的赖上本姑娘了,害
  • 妆宦妆宦万莲生香|古言裴家三姑娘天生体弱,赏会儿雪的功夫丢了性命。再醒来,换了个小术士的芯子……
  • 田园记事:枝头梦田园记事:枝头梦莎果|古言一场意外,她李晓艺来到陌生的朝代,改名李兰,成为地地道道的农家女,为了生存她不得不经商种田,打算做一个有钱的地主婆。 一个偶然,她遇上了众人敬仰的天灵战神,从此开始了她的追夫路。 她凭借二十一世纪的智慧,掳获了天灵战神的心,看她是如何从一个村姑变成众人仰慕的镇国夫人。 欢迎加入莎果聊天群,群号码:225100306
  • 花已浅笑花已浅笑北方素衣|古言千里域南:“你要记得,玉佩未破,我亦未去”。花浅笑:“与彼共醉兮,桃花飞往兮,偷偷弄墨涂画你睡脸兮”。温子然:“岁月落尽了繁华,鲜血染透了戎甲,谁能为你君临天下?”。司徒秦苏:”夜阑窗外声,烛影照梦魂,知我懂我只一人。“。
  • 迷寻记迷寻记清凉海|古言迷失与寻找,是人生永恒的练习题第一卷《寻城记》告一段落第二卷《清风楼》告一段落第三卷《荔然台》告一段落敬请期待第四卷《迷迭引》
  • 御剑魔崖御剑魔崖渴望鸟|古言初中毕业后的她,因为一次冒险无意中穿越到了魔界,魔界发生翻天覆地的动荡,她肩负着拯救苍生的重担寻找残断的紫刃,与邪魔斗争,最后……
  • 清风不再清风不再爱土豆的皖南|古言初见你时,你我只能是主人与宠物的关系 后来,我认为我变成了你不可或缺的存在 最后我才明白,不过是错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