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引子(二)

这时,老妪的鼻子似乎有些湿润

老妪恐惧地抬手摸了摸鼻子,再拿下来时,枯黄而充满褶皱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呲呲,呲呲......”

一阵嘈杂的声音自地面传来。

老妪惊恐地看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一大片黑色生物,却因不断后退的动作,引得那一大片黑色生物更加兴奋,爬行的速度更加快速,前至老妪的距离越来越近。

似在顷刻间,便可将所有物体覆盖,吸食,

......

并吞噬。

老妪身躯颤抖,蹒跚着脚步缓慢后退

眼前黑压压的一片,速度飞快,不过半秒便爬在了老妪的脚下,并爬上老妪的身体。

老妪的眼神透出极致的恐惧,双目瞪大,想拂开身上的蛊虫,身体却不受控制地僵硬在原地,不能动弹。老妪清晰地感受着噬灵蛊虫在身上爬行,绝望地看着身上那一只只的蛊虫,却不能做半分反抗的行为。

突的,那些蛊虫似是感受到老妪的绝望般,只在老妪的身体上停留片刻,又重新爬下老妪的身体,并钻入地底。

老妪本是绝望的神色被这一变化转变为狂喜

呵!看来上天有眼,知晓我枯魇命不该丧于此,这才令这些噬灵蛊虫回退!

老妪瞬时恢复神色,眼神狠毒,正想施咒撤退时......

“噗......!”

清晰的吐血声响起,老妪不可思议地看着身上消失的那一大片蛊虫又重新依附在她的身体,并在一瞬间钻入她的五脏六腑。

在远处看来,仿佛是一个蛊人,并在一瞬间,身体千疮百孔。

至死,老妪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密密麻麻,漫布红色血窟窿的身体。

噬灵蛊虫在钻入老妪身体后,又重新退了出来,扒在老妪的身体上,停留片刻后,老妪的魂灵和躯体,都消逝不见。

日光破晓。

红巫竖直的瞳孔眯了眯,随后看向白巫

白巫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并与红巫一齐施展蛊灵之术。

这时,红白巫本是小小的身体都撑大起来,化为少年的模样,

一个危险迷人,一个清冷安静。

红巫撇撇嘴唇,嫌弃地看向白巫平淡无波的眼神,不怀好意地说道

“你看看你,都几百年了,这眼神怎么还这么冷,都快淡得出鸟了!要不我之后给你抓只鸟来,你跟它比比?”

白巫淡定地看着红巫,随后无奈道

“红儿......你又不乖了?”

红巫一听,本是白嫩嫩的俊俏脸庞黑了下来,对着白巫就是一顿破口大骂

“艹!我去你丫的红儿!老子叫红衍,不是什么鬼红儿!白涟你封印几百年,脑子都被封瓦特了??”

白涟默不作声,瞥了红衍一眼,随后继续施法

无言胜有言,仿佛是在说:你不也一样么?

红衍白嫩的小脸庞鼓了起来,气的不想再理白涟,只好专心施法。

片刻后,施灵台上被绑着的碧笙突然睁开眼眸

同样的身体,同样的容貌,

却像是变了个人。

碧笙漫不经心地扫了眼还在施法的两人,嫣红唇瓣张开,赏心悦目的薄唇,嫌弃地吐出话语

“行了,别在那儿瞎磨叽,本皇回来了。”

说罢,碧笙白皙的长指轻轻点了点束缚在身上的银丝,银丝瞬时消逝不见,连带着身上的伤痕都一并消失。

碧笙瞥了眼之前老妪的地方,冷笑一声。

随后,碧笙低头,看见掉落在地的白玉簪,眼神一愣,复杂地看着玉簪,苦笑一声,将玉簪捡起,重新挽在长发上。

红衍和白涟听到碧笙的声音后,愣了愣,随后转头。眼前的女子绝美小脸微微歪了歪,纤细身体靠在台上,勾勒出女子玲珑的身材,美艳勾人。

同样的身体,却明显透出些许慵懒的味道。

碧笙眯了眯眼,唇瓣弯了弯,露出一个小巧的弧度。小臂抬起,白生生的肌肤半掩半露,蛊惑而妖媚。

随后,小臂撑在小脸上方,魅人的同时平白添了一点可爱。

红衍眼睛一亮,一个闪身便扑在了碧笙的身上,修长身体像树袋熊一样扒拉在碧笙的娇躯上。

碧笙更加嫌弃了,圆润的指尖戳了戳挂在身上的红衍,恶劣喊道

“红儿?”

红衍身体一僵,随后将头气鼓鼓地埋在碧笙的肩上,白嫩脸庞委委屈屈,活像个受气的小媳妇儿

全然没有在这之前对白涟的恶劣。

白涟见此,薄唇抽了抽,冷漠开口

“呵......这亲近的......啧。”

语气之间,是与碧笙同样的嫌弃。

说罢,白涟默默离碧笙近了近,骨节分明的手悄咪咪地搂住碧笙的细腰。并露出满足的弧度。

这真真是......

端的是清冷无情少年样,做的是一级打脸事。

白涟冷漠脸:不怕,咱不说,谁也不知道!

碧笙无奈地看着身上扒拉着的两只红白巫,这两人都封印几百年了,黏人的德行是半分不改……

随后,碧笙推了推他们,头疼地说道

“行了你们,放开本皇。”

红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嗯,还是笙儿身上的味道好闻。

白涟听此,也面瘫脸放开搂着碧笙细腰的手,有些懵逼。

诶?笙笙怎么知道我搂着她的?

碧笙脑壳疼,只感觉自己像是养两个儿子,心累又身累。

这时,碧笙抬眼,看向不远处,随后瞳孔微缩,收敛了神色,拍了拍他们,静静地说道

“本皇要进轻萝河,你们......去么?”

红白巫都是一愣,随后明白了什么。

红衍撇过头去,恶狠狠地说道

“劳资才不想去见那个臭和尚!要去你自己去!”

白涟也是一撇,不言语。

呵,又是那个死和尚!

碧笙见此,嘴角扯了扯,最后说不出什么话来

“行吧,既如此,那本皇便自己进去了。”

语毕,碧笙深深地看了他们一眼,便消逝不见。

红衍看着眼前的空气,半天后,憋出一句话来

“艹!她碧笙是吃了空云凡那厮什么迷魂药,连轻萝河都敢跳!”

白涟额头突突的跳,随后,白涟咬牙切齿地吐出几字

“巫,碧,笙!”

红白巫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的杀意。

红衍一扬下巴,语气隐忍

“走不走?”

白涟弯唇,嫣红唇瓣吐字清晰,嗜血之意十分明显

“废话,进去把空云凡那厮给整死!”

语毕,红白巫都随碧笙消逝,进了轻萝河。

不远处,正有一个白色身影。

那白色身影缓慢走向施灵台,逐渐映出那人的模样。

一身白色僧袍,圆润头顶上有四点红痣,

长眉柔和,眸子墨黑,瞳孔间似是装着漫漫黑夜,在阳光的照耀下,微微透出些许金色。

高挺而又恰到好处的鼻梁,水润而泛着光泽的嫣红薄唇。

略略带着苍白的肤色,将其衬的更加捉摸不透。

虽是俊逸似天神,但周身的气息却淡漠柔和,冷淡神色,散着空寂,而又不容侵犯的气质。

僧人身形修长,随后双手合十,向轻萝河的放心行了一礼,嗓音磁性却带着冷淡

“阿弥陀佛,施主慢走。”

随后,僧人转身,消逝在空中。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三载误一生三载误一生安小砚|古言那年初见,主人把杨儿带出青楼,带去京城。 主人说让杨儿再等等,他一定把她们全救出来。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大的谎话。 那年大婚,十里红妆,所有人都说岑家女嫁骆家郎,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你说我是玉,而你,是用我串出的璎珞。我若是死了,你便也不再活。 这是我这辈子听过最美的情话。 可是三年后,明德十六年的五月初十,我记起了全部……
  • 天降妖妃之废柴要崛起天降妖妃之废柴要崛起弱水三三千|古言她,天生废柴,人人鄙视,上下可欺,却是扮猪吃虎。 他,丰神俊秀,万人之上,冷若冰霜,却也痴情至深。 大千世界,茫茫人海,能够相遇就是一种缘分。 她与他,究竟是天定有缘,还是纠葛缠身?
  • 妃我倾城妃我倾城尤小鱼|古言南氏家族曾是世界上最古老最神秘的家族,以其神秘的“梦回”之术而凌驾于世界各国之上。朝代更替,岁月变迁,时至今日,南氏家族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她,为人冷漠,聪慧狡黠,是南氏隐族唯一的传人。自小刻苦研习巫术,只为传承从不害人。入世不恋世,仿佛游离于这个世界之外,只是必要的时候出手助人。一朝穿越,初入异世,被赐婚,遭毒杀,斗皇权,且看她如何智珠在握,玩转异世,顺便打包一代战神名将。
  • 风与忆风与忆六与六月|古言现代少女怀着万般不舍因病去世,本以为这就是终结,却不成想另一个时空的“自己”却自愿放弃着躯体,一个千万般求生,一个千万般求死,既然这样,那就交换吧。但你也没说你已经婚嫁了啊!!!
  • 红颜天宇醉萧辰红颜天宇醉萧辰无聊的老伈|古言她睡个觉就穿越了,原是个郡主可以吃香喝辣却因为他成了孤女……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让两人相遇,他把她送去了青楼……本以为逃离他会获得幸福……成为他的女人让她陷入身与心的折磨他在使命与爱人之间痛苦抉择,她中了蛊毒失去了两人的孩子……她被真相伤透了心,他却成了痴儿只记得他爱她……他是她前世的情,她是他永远的爱,穿越千年的轮回,命运让两人再次相遇,是相知还是离恨?
  • 溺爱成瘾:皇妃太诱人溺爱成瘾:皇妃太诱人米糊|古言前世,她盲目单纯,一心为助心爱之人飞黄腾达。换回的却是那人将亲生骨肉被挖坟抛尸。重生,她阴险冷酷,步步为营只为亲手摧毁仇人,踏着他们的骨血让他们血债血偿!只是蓦然回首,身边却多了一个妖孽。“爱妃,本太子昨晚的表现你可满意?”“殿下……”你好无耻!“爱妃脸怎么红了,我指的可是昨晚那场鸿门宴啊。”“……”“啊,我知道了,爱妃你好色哦……”
  • 王爷宠妃王爷宠妃寒沁落|古言在我身边吧,让我有机会可以照顾你、保护你,就这样一直到老。
  • 清穿之我的大清回忆录清穿之我的大清回忆录多草|古言穿越大清,历经三十多年!亲情、爱情、友情如鬼魅一般变幻莫测、反复纠缠。在这个年代,人类最基础的情感竟变得奢不可及,人类最单纯的念想却变得波谲云诡、沦为勾心斗角的筹码!在这里,所有的事情没有单纯,只有运筹帷幄、步步为营;在这里,所有的人心,没有简单,只有匪夷叵测、机关算尽!正所谓——走错一步,万劫不复!我的大清回忆录——面对梦幻般的现实,感觉自己水深火热般的存在,回忆……那血淋淋的三十年。
  • 追债的月光追债的月光少年维安|古言很久很久以前,在山的那一边,住了一群追债人。。。。。。
  • 金簪小小仙金簪小小仙小小流萤|古言旁人叫我一声金簪仙子,就无疑是提醒多一次,我是如何被金簪插到灰飞烟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