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8章 出游遇刺

就在他们激烈搏斗之际,又是个一身影跃到了刺客身边。

不是别人,正是十阿哥,凌厉之气丝毫不亚于十四阿哥。

明羽有些吃惊,十阿哥怎会来到此处,看他身手不凡,与他平时那副脓包样子完全两样。

黑衣人与之搏斗,他身手极好,但十阿哥的加入,让他处于不利地位,他一个虚刀横扫,往后纵身一跃,拉开距离,从手上撒出一团迷雾般的烟。

十四阿哥与十阿哥迅速捂住口鼻,明羽也跟着抬起手臂。

黑衣人趁机从袖子里射出暗箭,而后往悬崖处跳了下去。

那暗箭穿过迷雾,朝明羽飞了过去。

蒙蒙昽昽中,明羽压根看不清,等看见那个银色箭头时,整个人呆愣住了,瞳孔以倍数放大,眼看正要刺中她了,完了。

纳兰明羽瘁,享年十九岁,死于一只莫名其妙的箭,死于一个莫名其妙的刺客手下,死在一个荒山野岭的桃树下,阿门。

就在她不断想象死去的样子,一个身影挡在了她跟前,那箭结结实实地刺中了身影的肩上。

没有预想的皮肉之痛,纳兰明羽感觉到一股男子的阳刚气息扑面而来,猛然睁眼。

是十阿哥,竟然是十阿哥!

十阿哥吃痛了一番,朝前抱住了明羽,”你。。没事吧。”,他嘴唇已然泛白,还在问着。

纳兰明羽赶紧回过神来,一手搂着他,一手想伸手去给他拔箭。

“慢着,这箭上似乎有毒,不要轻举妄动。”,十四阿哥出言阻止了明羽。

“那怎么办!”,纳兰明羽惊呼,他们都不会医术啊,更别说解毒。

十四阿哥一言不发地来到十阿哥身边,从明羽身上扶下他,慢慢地坐在了地上,十阿哥此时好似已经有些昏迷,眼睛合着。

明羽看到他刺中的伤口上流出了黑血,果然有毒!她倒吸了一口气。

十四爷在他受伤的位置点了两下,封住了穴位,而后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玉瓶,朝伤口处倒了些粉末,然后一个短快地用力,将箭迅速拔出,有血冒了出来但是还好,没有太多。

就在拔箭的那一刻,十阿哥闭着眼痛地眉毛要拧成了麻花,又一瞬间睁开了,气息微弱,他的手一直握着明羽,牢牢地握着。

明羽见状,立刻从手臂上撕下一片衣服,递给了十四阿哥,单手帮忙一起处理伤口。

“都怪我,给你们带了灾祸,那黑衣人显然是要来杀我的。”,她有些自责,握了握紧十啊哥的手。

“大概。。。你这个奴婢。。。飞上枝头,做了镇国将军的格格,惹人嫉妒。”,十阿哥低声极为虚弱地调侃道,这毒恐怕大有来头,他觉得天旋地转,可能要立刻见阎王去了。

“别开玩笑了。别说话,保存体力。”。明羽见他脸色煞白,不会要死了吧。

十四爷在一旁也是眉头紧锁,在处理着污血。

纳兰明羽突然想到,电视剧里,有人中毒,不是都可以吸出来的吗?十阿哥是一国的皇子,而且还是为了救她。

于是,她二话不说拨开十四爷的手,又扯开了十阿哥的衣服,低下头吸出了一口黑血,吐到了一旁,十阿哥只觉得背后一阵唇热,纳兰明羽淡淡的幽香在他的鼻尖氤氲开来。

“你。。。。”

十阿哥和十四阿哥被她这个举动震惊到了,都再多说不出一个字来。

十阿哥想要推开她,只是他哪里还有力气。

就在他们震惊的这几秒,纳兰明羽已经飞快地吸出了吐了好几口黑血。

“不能再吸了”,十四爷握住了她的肩膀,阻止了她,同时一汪深池般的幽黑眼眸闪过一阵黯然和担忧,这毒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毒,未知的伤害是最可怕的。

明羽擦了擦嘴角,对十四啊哥说,”都是因我而起,要是他死了,我这辈子恐怕也不会安生。”

十四阿哥见她清澈透亮的双眼里,都是无谓与果敢,于是,又渐渐地放开了手。

明羽朝他点了点头,她想高谈阔论地说些遗言,恐怕没时间了。

她低头继续吸走毒血,直到血液变成鲜红,十四阿哥只能任由她去。

事实上,她严重忘记了一件事情,史书上记载,十皇子胤锇可是所有皇子中活得最长最安稳的一个,就算残酷江山夺位的过程里,他依旧是安然无恙的那一个。

合泽这时带了侍卫赶了过来,见这副场面,尤其见明羽脸色苍白,摇摇欲坠,惊恐地上前从十四爷手臂里扶住她说,

“见你们迟迟未归,恐有什么变故,没想到真出了意外。”

十阿哥已经陷入昏迷,明羽也只有一丝意识,气如游丝。

十福晋赶来时,几个人正扛着十阿哥下山,瞧见十阿哥受伤的样子,她顿时花荣失色,焦虑万分,连喊了几声。

见纳兰明羽也在,赫舍里脸色暗沉的好似猪肝,当下的情况,她却不能发作,只能紧紧捏住手帕,不过,纳兰明羽好像状态也不是很好,心里又安慰了几分。

一行人把十阿哥扛到了附近的舍庐,草医随即来了,下人们烧水的烧水,熬药的熬药,进进出出紧张地乱成了一锅粥。

相比,草医只有一个,朝十阿哥那里去了,十四阿哥抱着明羽火速来到山下医馆,把人交给合泽后,他就又离开了。

大夫在把脉,合泽眉头深锁,拿着帕子给她敷着额头,她此刻发烧了,好似还偎寒,不住地发抖,脸色惨白如纸。

“小妹,会没事的,大哥陪着你。”,合泽看着明羽痛苦的样子,眼睛蒙了一层雾气,如鲠在喉,他成人后再也不流泪的。

这一刻却怕了,这样揪心的痛与明羽丢失那会一摸一样。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倾才长公主之碧火流歌倾才长公主之碧火流歌希唯一|古言正值东麟处于内忧外患之际,明面上素不喜争的五皇子为报当年自己遭受奸人迫害从而导致胞姐(赫连碧火)双腿残疾,多年饱受众人嘲笑之仇,暗中筹谋,欲夺帝位。长公主碧火知道其想法后,调用自己暗中培养的势力相助五皇子,为其出谋划策,招兵买马,力战其他四位皇子;又出得巧记,请到萧凌风下山,辅佐朝政,帮助五皇子顺利登基为帝……。她呼风唤雨于江湖之上,运筹帷幄于朝堂之中,绝代芳华,谁芳心尽落?是身份尊贵、狡诈如狐的侯府公子、少年丞相?还是淡漠无情、隐居山野的千机才子、东麟国师?赫连碧火咬牙切齿的看着某人,“你卑鄙”某人冷笑,“卑鄙?只要你能嫁给我,多卑鄙我都不在乎”
  • 凤倾天下:废材逆天四小姐凤倾天下:废材逆天四小姐洛星陌|古言她,21世纪的金牌杀手,却一朝穿越成沐府最无用的的废材四小姐。他是人人仰望至极的晋王殿下。她是沐府的废材小姐人人对她唯恐避之不急,唯有他独聚慧眼对她死命纠缠誓死不放手。一场灵力测试让他傻眼了,什么吗?如果她是废材全世界的人都是废材了好不好……
  • 时空不同你我无缘时空不同你我无缘七瓦|古言穿越到古代时空的文言漓一醒来就要嫁给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你不是说你有终身托付的人吗?你不是说让我送你离开文府离开京城吗?你不是说你不要嫁给那个又凶蛮又冷冰冰的王爷吗?现在又是为什么?为什么又同意这门亲事?”“你说什么啊?松手啊,我不认识你啊。”“哼!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 误嫁俏王爷误嫁俏王爷慕惜珍儿|古言夏田如愿穿越到古代,却成为一个王府打杂丫鬟。寻死无果却因有着倾城的容貌,代替宁府死去的三小姐出嫁给有名无位的大皇子。隐藏这内心的感情,只为寻求一线生机,处处隐忍。却被心中那个最重要的人伤害,最后才发现原来一直有一个人在背后默默帮助保护自己。她能否发现自己爱的归属,最后真的能如他所愿退隐山林,从此不问凡尘之事吗?
  • 归华归华绮月|古言前一世的傻白甜郡主,重生了。重新来过,我也很忐忑。不过李姮元表示,为了自保,准备先出个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咦,出家还送聪明可爱的团子小师兄啊。真可谓,居家旅行必备,报复坏人,推送情缘的神助攻。
  • 谢此生相见谢此生相见姜汤律凯|古言“或许身边之人都打得一手好牌对从前的我很不利,可现在对苏子安又有什么关系?” 秦道明不肯死心,拉住苏梓文背着的手企图劝他留下,“梓文,苏梓文……苏嘉维你别走……你不是什么苏子安,从来就没有什么苏子安,只有你一个苏梓文!” 苏梓文淡然一笑,既不反驳也不回应,只是说了句毫不相干的话,“蓦然回首往事,愿你我擦身而过时欣然侧身互道上一句‘谢此生相见’才好”
  • 一妃冲天,师弟滚远点一妃冲天,师弟滚远点青暮洛洛|古言初见,某女娃对着眼前漂亮的不可方物的小男娃流了一地的哈喇子,将他认作了“她”。相处下来,酷爱美男的她决心收他做自己的软萌小弟。本以为背靠小弟好猖狂,从此可以狐假虎威地在坐拥天下美男的道路上越奔越远,孰料软萌小弟崩坏长成一只“狐狸狼”。每日里将她看得死死的不说,还不让她勾搭任何雄性生物。这怎么可以?某女怒,转身投入师父门下,但求榜上一只强大爆棚宠她逆天的师父,从此过上师父在手,美男我有的美好生活,可是谁能够告诉她,眼前这个称她为师姐的东西又是个什么鬼?PS:本文甜宠有虐,甜时可虐单身汪,虐时请自备纸巾小手绢。
  • 半剪相思半剪相思落幽|古言被迫入宫,对于荣华富贵她并不艳羡,可是她不得不赚钱,只是为了还债。在宫内,皇帝的宾妃总是找茬,她想掩藏自己的锋芒,只为了尽快的离开皇宫,但皇上这家伙却一直跟她作对,没事总招惹她,而且将她放入冷宫。无聊的时候总是整她,这让她很无奈。时间还长,她相信,总不会一直都是被整的一方……
  • 冰肌玉骨:绝色王妃很嚣张冰肌玉骨:绝色王妃很嚣张轻狂妖i|古言她来自于21世纪,长相可与天仙媲美,一朝不幸,魂穿古代,遇见腹黑的他——紫夜殇。他是古代最强统领者,整天无所事事,有着“闲王”的称号。当美若天仙的她遇到腹黑的他,冷凝烟才真真的体验到了什么叫生无可恋。某男躺在某女的床上,从她身后环抱住她:“美人儿,给本王笑一个可好?”某女抓住某男的手毫不客气的就开咬,某男戏谑的说道:“原来你喜欢吃肉,那么我就成全你好了?”这是一本魂穿古代废柴逆袭的故事,欢迎大家收看。求推荐,求收藏!
  • 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四爷又被福晋套路了冰婶|古言他高冷薄情,阴鸷难测,将权谋玩弄于股掌之间,却独独将她放在心尖尖上。 她是他的嫡福晋,也是仙女气质和可爱气息并存的美人儿。 “这财政大权和管家大权,我通通都不要了。”她看着步步靠近的男人,弱弱地道。 “没良心的小傻瓜,从来都是你想要什么,爷便给你什么。”他走近她,低沉而磁性的烟嗓,就像是行走的低音炮,“但只一点,爷给过你的,就决不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