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章 十七章·极光(十七)

“徐季轮!”

徐季轮刚进入夏曦所在的车厢夏曦便冲过来,用一种近乎渴求的眼神仰视着徐季轮:“不要和他对决了吧!徐季轮。太危险了,这是在高速行驶的列车上!不是平地上!我们死守几个小时他也没有办法的!”

“不,夏曦。”徐季轮避开了夏曦,快速组装出了撞锤长矛,然后轻声说道:“真理崩坏不是那么简单的,即便是附近有真理崩坏的角色,长时间处于其附近也可能发生别的真理崩坏事件。而且你无法保证他是否是会挟持列车员工——以帝皇之鸣的速度,还有外界的温度,就算苏守不亲自动手,他们也撑不了多久。而且他也可以破坏动力系统——尽管我们双方都需要这动力系统,将你带离北极圈,但这不意味着他没有别的方法,但是不破坏动力系统是最好的决定。”

然后徐季轮站起身,将手提箱里其他东西都取出,直至变成一个空壳然后以完全敞开的样子和撞锤长矛一起提在手上:“这是一场死斗。而且我也刚才在获取列车权限的时候向三正会请求了支援,拖得越久对我越有利。”

“我走了。”徐季轮打开了气阀的车门,风障堵住了意图涌进来的风雪,但是寒冷的温度依旧侵袭进了车厢。

夏曦张了张嘴,还是决定不打算再劝阻徐季轮。

徐季轮一关闭车门,立刻给自己用缠风见影抵御了列车高速行驶带来的的风压,踩着围栏跳上了车顶。那恐怖的风压必定是北国的神明才能驾驭的,吹得就连有缠风见影的徐季轮都难以稳定身形。

而苏守果然就守在车顶上,地上亦布满了那种那黏滑地,不断冒着因为侵蚀而产生气泡的白色腐蚀性粘液。

徐季轮并不甚慌张,在落地之前便将手提箱向上敞开,垫在了脚下。

苏守打了个响指:“很聪明的办法,徐季轮,知道我不敢分泌腐蚀性过高的液体损坏列车,所以用抗腐蚀性的手提箱垫在脚下来抵挡黏液对自身的侵蚀。”

徐季轮笑着回应道:“你也不赖,料定这只有车头车尾的地方能有较低的平台可以上车厢,所以各守一个分身,这样就能在我出来第一时间狙击我。”说到这里,徐季轮悄无声息地两脚卡住手提箱内部的两侧,以保证身形更加稳定。

突然他长矛撑地,整个人连同箱体一起利用粘液的黏滑冲向苏守,然后长枪与横刀一起挥动,那苏守本打算用交谈拖延时间,等分身赶来,但是面对徐季轮突然进攻他还是惊慌了一瞬。身上蔓延出触手抓住车体与徐季轮形成了一个换位。

徐季轮换过身形后将横刀斜插进车顶,稳定身形,他经过这次试探了完全确定了一件事:一是这个粘液在腐蚀作用不甚明显时,也可以用于润滑,第二点便是苏守本身也难以于这种情况下,在黏液中不借助外力稳定身形。

但是徐季轮尽管在思考,但并没有任何行动上的犹豫,他将横刀拔出,然后右手长矛柄端猛然撞击了一下车顶,滑向了苏守。

此时车壁上也已经都是黏滑的粘液,因此,即便苏守有触手拉住自己,但也并未完全稳住身形。虽然预料到了徐季轮会很快就再次反击,但是他根本无从反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徐季轮滑着粘液而来一矛狠狠地捅在自己身上。整个人在这冲击下,触手都即将不再能抓住车厢。而徐季轮见冲击力已经不够,再次将横刀插在车顶上稳定身形,然后突然收回了长枪,然后右手尽力往后折去,给苏守的头重重地来了一下。

苏守顿时感觉整个人往右倾倒了下去,浑身都失去了力气。而徐季轮抓住了这刹那的机会,将其击落到了列车之下。这时苏守尽力地伸出了许多触手和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是却抓住了列车滚滚行进的车轮,他随即被卷入了那滚滚车轮之中。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苏守这个身体大概是消亡了吧。

徐季轮在此时眼中那如藤蔓般依附在视野中的昏暗减少了一分,那充斥鼻腔的腥臭也淡弱了一分。

这从二人轮换身位,到苏守被击倒只用了二十秒不到。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但是徐季轮没有大意,他立刻转身,应对着随时可能侵袭而来的触手或是利刃。

但是徐季轮还是有一点想不通:“苏守明明可以放出无数分身,但是却只有两个来袭击我。那么剩下的分身呢?”

风雪太大了。徐季轮五米之外就什么都看不清了。刚刚阴了一把苏守也是靠着缠风见影和横刀稳定身形才占了便宜。但是如果没有目标……这时,徐季轮想到了一个可能性!自己只顾着战斗完全忽略了这一点。

“夏曦!”

徐季轮立刻用奥术将手提箱紧紧贴在了脚上,斩断了中间的连接处方便行动,然后跳了下去打开了车门,与之同时,车厢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某种深处的,灰暗的呢喃瞬间灌满了双耳,列车的三名乘务人员突然感受到一阵难以忍受的反胃感。视野中不断跳动着的,是象征黑暗的线,那是瞬间腐败的血管开始充血。然后是一阵疑似来自幽邃的、不可名状而又粘稠的咕噜声,仿佛有什么在暗处涌动着。

他们瞬间明白理智的天国亦然远去,崩坏的地狱已然侵袭而来。瞳孔中的液体开始溢出。大脑开始难以处理那难以为人脑所处理的恐惧,那是宇宙三大最高回响分支的末梢,从那不可名状中蔓延而出。

他们纷纷涌向徐季轮身边,簇拥向徐季轮。用手,用前倾的躯干,用已然异化腐化长出黄色脓包的四肢,徐季轮难以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他心里知道是在喊些什么,总结起来只有一句话:“徐季轮,救救我。”

徐季轮他微微叹了一口气,手持武器微微鞠了一躬。然后突然一个箭步上前,横刀化作了一道弧形的刀光,将他们在一瞬间全部斩首。

“干得不错,苏守。”徐季轮微微吸了一口冷气。看着被那四肢之间长着膜翼而又有无数触手的怪物,用一种白色的触须把夏曦裹在怀里,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

“你好不容易摆脱了‘真理崩溃的’造型,找回了些许人的尊严。你这又是何必呢?”

“你不要乱动,徐季轮。”苏守静静地对徐季轮说:“只要你一过来,我立刻就会从窗户跳出去。”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一开始想的太复杂了,觉得入侵车厢形成真理崩坏会让你破坏整个列车也要把我杀死——对,你内心深处就是这样不择手段的人。”

徐季轮将左手的横刀装了一圈舞了个剑花,接上了他的话:“但是很浅显的方法就是:两个分身各守住一边,我不管从车头还是车尾上车顶,都会被你截击——这我们已经说过了——但是,如果我上了车顶之后,不论我在哪一边,另一边的分身都可以入侵车厢,用腐蚀性的液体强行破门,一节车厢一节车厢地找到夏曦,另一边只需要拖延住,对吧?”

“说得对,徐季轮。”苏守拍了拍手:“我喜欢聪明人。不顾还有一件事情你没算准。我来这里之前吸收了大量的生物质,你猜是为了什么?”

“那你还真的思维缜密地恐怖啊……就连我把你打下车你都算好了?”

“嗯!对,除了你居然趴在车壁上躲过我的夹击,这是我完全没想到的——当然,若不是你实在是太过难缠,我并不打算用这个东西,难道放我们一马不好吗?”

随着苏守的话音落下,那墙壁突然炸开,无数的苍白色血肉挤了进来,徐季轮在此时立刻将横刀插进了地面,他操纵着奥术的能量,指引着列车将所有安全节点全部关闭,能量回路全部过载,整个车厢瞬间产生了可怖的高温:“你这血肉覆盖的还真没用啊,不过……真是熟悉,这让我想起和你决战的麦田——那里燃起了无数火炎。但是我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我也是……”此时,苏守突然向窗外跳去:“所以,既然夏曦已经抓住,那么我能跑为何不跑呢?”

徐季轮当即跑了出去,再度跳到了车顶上,而手中的长枪与矛也没有停下,轻轻搅动着风中的“线”,风暴如同海洋之中的旋涡般疯狂云集而来,其卷起的声音并不亚于这飞驰的帝皇之鸣所带起的疾风:“既然如此,那就没有办法了……帝皇之鸣的速度是480到500公里每小时,最快可达700公里每小时……早期的一类飞机飞起大概需要200到300公里每小时……”

“尽管没有那么大的力量汇聚那么多的风暴……也没试过到底可不可行……但是这里的风速够快!我也并没有飞机那么重。值得一试!”

“风雪这么大,苏守一定不会用飞的,他的翅膀没有那样的力量来抵御风雪,那么我便循着他的痕迹去追!”

那宛如幻象的风暴就这么从梦境中再度具现出来,从遥远的平流层的云雾都开始缓缓倾泻而下。那北国的风雪已然化作徐季轮的躯干与四肢,那恒蓝的光辉遥遥贯穿了无数的风雪,铺撒在了列车之上,如同神国的辉光倾泻而下。徐季轮隐隐听到了某种深处的乐章,那无尽的圣洁的旋律中写满了疯狂与邪恶的颂词。

徐季轮感到了浑身如同被注入了熔岩般滚烫而炽热,右眼开始溃烂成黑色的伤口,但是眼右眼终于得以窥视这世间的一切。尽管只有一瞬,但是徐季轮感受到了某种潜在的力量,将自己所看见的一切映照在了这广阔世界的某一处。

徐季轮纵身跃向了苏守出逃的地方,如同一只鹰隼般横冲了出去,就连车厢都被反冲力推得倾斜了一时,无数的风“线”螺旋着裹挟他冲出了列车。一道破空的响彻了整个雪原。更多的风“线”从他背后疯狂地呈螺旋状迸出,而迎面吹来的风也都被徐季轮的缠风见影俘获了“线”,速度只会越来越快最后达到饱和。尽管无数风雪迎面打来,但也被卷入缠风见影中,被迅速螺旋着喷往身后。不多时苏守的身影也从一个模糊的点,在徐季轮的眼睛里迅速放大。

“苏守!我来和你一决死战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红毯巨星之与生命赛跑红毯巨星之与生命赛跑青衫染墨|奇幻前世的科技大亨,因非法的商业竞争。双亲车祸丧生,妻儿被绑架撕票,家破人亡。万念俱灰下重生到另一个时空位面。亲人朋友,我会用生命守护你们。做你想做的梦,去你想去的地方。。。。。
  • 七龙使七龙使唐纳多|奇幻在这个由龙创造的世界中,剑与魔法璀璨交辉。但黑暗也渐渐袭来。智者预言灭世的灾难降临,龙使将出。
  • 异世修道异世修道stupidbird|奇幻世界上可悲不过一天当你想转身时,突然发现什么东西都没变,只是自己变了,起点已不再,物是人非事事休!于是有人彷徨,迷茫,沉沦,最终没落……然而有人视为起点,重生,成长,修炼,齐天,破天,修道……终得立天之道,神不出身,与道同久!且看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如何在遭受天谴无法正常修炼的情况下如何得破天之道!
  • 迷失的英雄迷失的英雄水木八荒|奇幻这是一片神齐的大陆,源能的奇妙能力让人类拥有无穷的可能,但也可以让人迷失自我。在探索未知的道路上,英雄涌现,这是一群人对抗迷失的故事。 新人作书,尽量写完。 内容纯属虚构。
  • 翡翠之剑翡翠之剑提莫种蘑菇|奇幻在那黑夜的尽头,在那遥远的山岗翡翠之剑焕出熠辉……
  • 带着末世当领主带着末世当领主无齿老头|奇幻问:这个世界什么最珍贵?答:食物啊!整个星球被丧尸占据,农作物动物都已经成为过去人类只能依靠以前储存的食物过活,科技?古武术?在无边无际的丧尸和无影无踪的病毒面前都是那样的无力!只有吃饱了才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问:那这个世界什么最珍贵?答:实力啊!强者的大陆只要你有实力就可以拥有一切!谁不服打到他服,谁不听话打到他听话!谁不愿意嫁给你,打到她...呃!打到那些想要娶她的人劝她嫁给你!只要你拳头够硬,你就拥有一切!雷傲:我这里有两个黑面包,麻烦谁有古武术秘籍,战斗机器人,能量光束枪,我们来交换!我要征服大陆....上所有漂亮的女人!!
  • 异界杀手传说异界杀手传说零度向日葵|奇幻龙腾大陆是一个魔法与斗气的世界。大陆上只有人类与魔兽。精灵、兽人等种族只留下了一个个美好的传说。他们种族已经灭亡,还是去了别的空间?位面共有九种普通法则: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明、黑暗。四大至高法则:生命、命运、时间、空间。地球上最顶尖的杀手来到这个世界,走上传奇的一生。————————————————看书的童鞋,能把你们手中的推荐票或者收藏点击一下吗?~~~~(>_<)~~~~这成绩,太悲摧了~~~~~~~~~
  • 上古浩劫上古浩劫剑落红尘|奇幻光芒与玫瑰尘封在上古的时代刀剑与魔法却在盛行不衰神与英雄的故事都只不过是记载上古前的浩劫早已被人忘怀封印不开,诸神不在,天地没有主宰,只有征战与杀伐并在。当理想面对残酷的现实,当信仰面对如山的欲望,又该何去何从?是毁灭还是救赎,是凋零还是璀璨?谜一样的少年将带给你答案。这一次,他要改变世界!
  • 英魂之刃异界英魂之刃异界三圣师|奇幻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时候一把巨剑洛了下来后来有两个部落在这里
  • 痕灵痕灵柏鳞|奇幻自信勇敢的十五岁少女夏天,从小与爷爷生活在猎人村。在一次梦境中,她看到了嗜血的蝴蝶……但随即她发现,那些可怖的血色蝴蝶竟然真的出现在她面前…… 无尽的黑暗中,死亡的女神吟唱起太古的颂歌…… 你是诺亚的后人,注定要承担起守护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