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0章 我只想做我

“美人一走,傅兄这是要埋怨我咯。”宋临晚歪头看着傅文景,静静等他的回答。

傅文景相信如果他说一个是或者埋怨她一句,眼前这个小丫头一定能将他皮都给扒了,“那是表妹,初次进京,父亲让我领着转转。”

“表妹?”宋临晚眉毛上挑,冷哼一声,“表妹表妹,下秒宝贝。”

“什么?”街上人多嘴杂,他没听清,只看着她的表情很是不悦,“你不高兴了?”

宋临晚摆摆手,拉开两人间的距离,“我能有什么不高兴的?”

“好大的酸味。”傅文景一个贴近,又将两人间的距离拉近,“不过,你怎么在这?还这么一副装扮。”

宋临晚这才想起来正事,拉着傅文景朝宋府走,“我今日参加科举去了。”

“哦?结果如何?”傅文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旁,时不时看上个什么小玩意就买了,然后递给她。

宋临晚瞅着怀里越来越多的小玩意,又是无奈又是无语,只当作无物在手,若无其事地边走边说:“中了呗,现在你该称我一声太守了。”

傅文景听过脚下一顿,把她拉到身边来,一脸严肃,“圣上可知你的女儿身?”

“这是自然知的,文景,我才不是那些小姑娘,我比她们厉害多了。”她莞尔一笑,凑得更近了些,鼻尖的温热好像都能感受到。

看着眼前骤然放大的脸,傅文景心中一紧,随即一手摸上她毛绒绒的脑袋,“厉害归厉害,惜惜始终是我的姑娘。”

宋临晚不记得了,他还记得,记得她哭着喊着让他疼疼她,记得她也是个柔弱需要关爱的小姑娘。

“你总把我当小丫头看。”宋临晚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只觉得暖暖的。

她和他之间,好像只差隔着一层薄纸没有捅破了。

两人悠哉悠哉到了宋府,却见门口来了许多禁军,一进门则看着院中摆放着几箱珠宝,老夫人站在院中,身旁跟着宫里来的公公。

“惜惜。”老夫人唤道。

宋临晚忙走上前去将人扶着,“院里这是?”

这时那位公公走了出来,“既然宋小姐回来了,那便接旨吧。”

原来如此,宋临晚这才迷迷糊糊跪下接旨,傅文景倚在大门边,看着那明黄的圣旨,眼里闪过一丝恨意,很快又消失不见,满眼含笑地看着跪着的丫头。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封宋临晚为嘉陵关太守,从七品官职,钦此。”公公高声念完,将圣旨递给宋临晚,“恭喜宋小姐了。”

宋临晚接过圣旨,“谢旨隆恩。”

而宋府的一众人皆目瞪口呆,就连老夫人都是一脸不可置信,这...

何时轮到女子入朝为官了?

“那老奴就先告退了。”见事情已经办完,公公忙说告退的话,瞧见门口倚着的傅文景行了礼,转身上了马车。

“惜惜,这是怎么回事?”老夫人只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一件事。

宋临晚轻笑,扶着老夫人往屋里走,“祖母这不都看到了吗?”

“胡闹!”老夫人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唯剩下这两字。

“圣旨您也看到了,哪是我胡闹呀。”宋临晚笑着说。

“你呀你。”老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想做什么就尽管去做吧,祖母给你担着。”

宋临晚听着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眼睛一转,瞥向门外的傅文景,他也给她说过这话。

把老夫人扶着坐下,她才小跑至傅文景跟前,“你怎么不进来?”

“你说呢?”他反问。

她这才想起来,在别人眼里他和她的关系是很尴尬的,一个想娶一个不嫁,“那你回楚香苑等我,我陪祖母说说话就过去。”

傅文景这才点点头,朝着老夫人拱拱手转身离开,他才不会告诉这个小丫头他今日光明正大进了宋府这个门,他们的婚事就是铁板钉钉了。

“祖母~”宋临晚语气中满是撒娇意味,走过去晃着老夫人的手臂。

老夫人轻哼一声,“你呀你,你知道嘉陵关离京都有多远吗?”

“不知道,但又不是不会回来,而且这还没去呢。”她痴痴笑着,别提多乖巧了。

“你父亲这一走就是四年,尚还不知归期,如今你也不是个省心的,你说你个女儿家入那仕途作什么?”老夫人叹息道。

不等她回答,又继续说道:“虽说后宫中也有女官,但人到底是在后宫中不论前朝事,那脚都踏不出皇宫,你闹这一出,这一脚就连这长安都踏出了。”

宋临晚低着头,一副专心受教的模样,话说的十分认真,“祖母,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若是不去做,那我这一生都不会觉得开心的。”

“惜惜!嫁给那傅公子,将来你就是静安侯的女主人,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这女人,不就是为了这些吗?为的金银珠宝,为的如意郎君。”老夫人摇着头,她不能理解宋临晚的想法,但圣旨已下,一切已成定局。

除了无奈的接受,什么也做不了。

“我只想做我。”宋临晚回答地很轻,这话说给老夫人听也是说给她自己听。

“罢了罢了,我这把老骨头,能管什么呢。”老夫人浅尝了口茶,她第一次发现,这苦丁茶原来是真的挺苦的。

宋临晚抿嘴一笑,唤来沥红吩咐她照顾好老夫人,就转身离开了。

若是她绕回来看一眼,一定能看到老夫人正抹着眼泪。

“家书,对,拿笔墨来,传信给云扬。”老夫人哭了好一阵,忽地想起书信一物,忙叫沥红去取笔墨,欲写信告诉宋云扬这一事,虽然这事已成定局,但嘉陵关和边疆离得不算太远。

若哪一日宋临晚真的去了,到时再叫宋临昀过去保驾护航,也未尝不可。

这只不过是老夫人爱孙心切罢了。

宋临晚一进院就看到傅文景坐在秋千上看书,顿时如沐春风,常见到傅文景比什么都养眼,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比不过他一人。

他只需往那里一站,光就会自然打到他身上,让靠近的人都觉得温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濯泪两欢濯泪两欢晚六月|古言她亦正亦邪,随性而为。 他痴心不悔,生死相随。 世间最大的深情莫过于,她在闹,他在笑。 当千帆过尽,世故看清…… 景湛依旧笑容宠溺:我要的从始至终就只有她。 洛青禾恍然大悟:原来,我要的,只有他。 球球群:491899754
  • 红颜倾世颠覆江山红颜倾世颠覆江山尹洛风|古言“我本就该凌驾在这世上,没有理由!”就是那么肆意张狂的女子,却能使终要成为帝王的他放弃了万里江山,只为搏她回眸倾城一笑。她,是倾城红颜,亦是他的江山。
  • 绝色医妃:调戏腹黑邪王绝色医妃:调戏腹黑邪王M安小橙M|古言梦里,那个绝色的女子轻泣着嘱咐她,“替我守护他。”她本是一届现代医生,被未婚夫亲手掐死后,她答应了梦里的那个绝色女子,她会守护好她要守护的那个人。后来,她成为了容颜绝色的侯府二小姐。被奚落,被谩骂,被污蔑,被陷害,甚至被扫地出门,她却无力反抗。还好,有他。
  • 豆家媳妇豆家媳妇谢其零|古言穿越后的付昔时对着豆家五个大姑姐嘿嘿一笑:我还不信了,连你们都收拾不了,我跟你们姓逗!逗比的逗! 女主:极品满天飞,最大的极品就是我! 温馨提示:女主不嫁高富帅,男主不是吊炸天,女主人见人怕,男主人见人烦。 故事纯属虚构,狗血一盆又一盆,不喜勿进。
  • 我相信你:穿越小姐的爱恋我相信你:穿越小姐的爱恋芸佳|古言慕容影血,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传奇魔鬼,却甘愿留在一个园落里?娇西西,20实际连一个鸡都不忍杀的名医,两人的命运交换,会怎么样呢……
  • 陛下请放手!陛下请放手!乔瑾安|古言许可可缩在床角上,想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 八荒:十二守城人八荒:十二守城人夏树未暖|古言国破山河在,她的血香魅惑人的心神,青丘太子墨以希娶她只为得到那血液。 有人攻城,有人守城,这一切只是开始… 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血魂珠…
  • 我送鬼君上青天我送鬼君上青天绕绯|古言爷爷告诉我,关于萧君雪,只要听到这个名字,必须有多远就死多远。 但是有一天,我掉进了他的洗澡盆,冤孽啊! 从此以后,堂堂魔族未来继承人,由统治阶级沦为奴隶阶级。 前人血的教训告诉我们,不愿意做奴隶的人民必须站起来,为了自由,为了理想,为了民族! 鬼君,我送你上天好吗?
  • 琉漓笺琉漓笺迟嘻|古言曾经的我们会有一段往事,如雾般在心头拂过,朦胧且久久不易消散。每当回首都会感觉到不真实。是什么让人感到孤寂悲苦,又是什么让人感到幸福。随着风去看看那过去的往事。回忆给人的不止是感触,更是心灵的悸动。为了执行家族任务而穿越时空的少女,在不属于自己的时代展开了不一样的精彩故事。
  • 雪遇到水雪遇到水嘚嘚君|古言穆雪是出身高贵的公主,是天下人的福星。艾水天下的霸主冷酷无情。当雪遇到水又会怎样融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