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章 300年前的再现

在外面默默观看的全过程的三人都沉默着,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

“。。。那个男孩是阿什顿吧?”率先打破僵局的总是梅特,此时他心里如塞了一整本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他急切的寻找着合适的答案却怎么也无法匹配成功。

“很显然是了呢。”长呼了一口气,艾薇儿说到。

“可他为什么不去救她啊,明明是可以救得啊,他不是死神的眷族吗?”

“谁知道呢,可能是救不了,也可能是不能救,总而言之,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

。。。。。。。。。。。。。。。

走在赛尔拉这熟悉的街道,看到了自从他上位以来就已经消失不见了的贫民窟,阿什顿沉默的低着头。

“呼,死神大人您可真是恶趣味啊。”抬起头苦笑着看着两旁三三两两靠在石墙上不住呻吟的人影,“明明知道是假的,但再看到这些果然还是很不爽啊。”

没错,让赛尔拉300年前全面封城的原因如果仅仅是因为缺水就好了,真正让教会做出这个不得已的决策的是一场瘟疫。

为了不让灾难蔓延到其他国家,教会紧急决定封闭整个城池,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控制住局面,隔离部分以患病的居民,保住其他人不被感染,也的的确确的当时最正确的举措,但对于当时阿什顿来说,可能不是那么友好了。

“嗯,算起来,也差不多是今天了吧。。。”阿什顿这么想到,然后就在这静静地等着,他知道在几个小时后,以前的他会带着妹妹过了,和驻扎在这里的教会人员报备情况。

看着面前一个个不停痛苦呻吟着的身影,阿什顿的眼神显得有些暗淡,虽然对接下来发生的事他早已经知晓也确实可以改变,但现在。。。

这么想着,阿什顿感觉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安珀的哭声。

忙睁开眼,正看到自己牵着妹妹的手一步一步向不远处驻扎在哪的白色帐篷走去。

给自己施加了一个降低存在感的法术后,阿什顿悄无声息的跟在了自己身后进了帐篷。

帐篷后,有一个带着面罩的神职人员见阿什顿二人进来,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恐惧,他紧了紧面罩,然后说到:“停站住,就在哪别动!”见阿什顿他们立住了,才放心的说到,“谁死了?”

阿什顿眉头微微一紧,但没有说什么,只是交代了一下情况。

“呼,我知道了,走吧走吧!”看着面前的男人像赶害虫一样的举动,阿什顿低下头,说到:“大人,我能不能领一下教会散发的救助粮和水?”

“嗯?你还想要水和粮食?”那男人愣了愣,然后拍着桌子大笑,一会,他抬头来,用着凶恶的语气说道,“我劝你识相一点,趁现在赶紧带着你妹妹离着远一点,不然的话。。。”

“可是家里已经没有粮食和水了,如果没有这些的话,妹妹她。。。”

“我说的话是听不明白是吧!现在开始别在来这了!”男人站起来,对着阿什顿大声咆哮道。

“唔。”安珀害怕的抱紧了身旁自己唯一的依靠,阿什顿低下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的正瑟瑟发抖的安珀,他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所以只能待着这,即使希望渺茫。

看着依旧是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孩子,男人笑了笑,“既然不自己走,那么我就请你们出去吧。”说罢,就走到阿什顿面前,缓缓的举起了拳头。

一直站在角落的阿什顿看着一旁的自己和妹妹,指甲陷进了肉里,但还是没有吭声,也没有打算伸手去提供帮助,因为他知道,不需要他去干涉什么,因为。。。

“住手!”就在阿什顿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拳头的冲击时,他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吼,他重新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男人的手臂不知为何开始慢慢的变成了沙子。

“啊,我的手?”男人看着自己正逐渐沙化的身体,惊恐的开口道,他想向后面推上一步,但沙化的右腿因为重力的原因已经支撑不住他的重量了。

阿什顿承受着眼前着令人惧怕的这一幕,他下意识的捂住了安珀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逐渐崩溃成一堆沙子,转过头,他看见一个穿戴整齐且一脸怒意的男子,男子看到阿什顿转过身来看他,露出出一抹微笑说到:“很抱歉孩子,我来晚了。”

他来到阿什顿面前,小心的蹲下,看向阿什顿。

阿什顿带着安珀向后退了一步,这被男子看在眼里,男子在愤怒之余又多了一丝无奈,那上前抱住阿什顿和安珀,感受着两具绷紧的小小躯体,他不免有些心痛,“没事了,我来了。”

慢慢的,感受到阿什顿两人放松了身体,男子放开了两人,露出友好的笑脸,说到:“没事了。”

阿什顿回头看了一眼刚刚形成的沙堆,默默的吞了声口水,将安珀超自己的方向再拉进了一点。

男子似乎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看向阿什顿说:“你恨他吗?”

好不犹豫的开口道:“恨!”

“那你觉得我对他的惩罚怎么样?”

阿什顿没有立刻说话,先是摇了摇头,然后说到:“罪不至死。”

“呵。”这个男人也同样摇了摇头道,“我是萨义德·哈莫尼,这一任的主祭,你说他罪不至死,呵,这是死神殿下为了自己的子民才分出来的食物,他既然多拿了,那就亲自和死神大人说个清楚吧。”

男人看了看阿什顿,继续道:“你觉得我做的对吗?”

“没有对错,既然这东西是要给我们的,他拿了就要有心理准备,母亲告诉我说,死亡是最公平的,不管出身贫寒还是高贵,它都能平静的将他带入永远的安宁,死神大人将给予死亡的权利给与了每一个生物,那么就要有觉悟。”阿什顿这么说到,“况且还有您可以的人可以依靠。”

哈莫尼沉默了一会,说:“真是个虔诚的信徒啊,不知道我能不能见你母亲一面。”

“她刚刚回归了祂的国。”

“抱歉。”哈莫尼微微一愣然后说到,他站起身来,看着面前两个小生命说到:“如果你们想获得好的待遇的话,你们今天晚上可以来教会找我。”说罢,就把一份水和食物塞到阿什顿手中,转身离开了。

。。。。。。。。。。。。。。。

从新一第三人称视角看一遍这段记忆真是感触万千啊。

从一开始就带在一旁默默观察着的阿什顿看着一旁的自己牵着妹妹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禁叹了口气,随后就跟在哈莫尼出了帐篷。

他跟着哈莫尼一路走到了教堂,在一面墙前,哈莫尼停下了脚步然后开口道:“阁下也跟了我一路了,能出来见个面吗?”话刚一说完,他便感觉一股巨力向他袭来将他定在了墙壁上双脚悬空,他下意识的想要施法反击,但此时他惊恐的发现,自己的神术还行是被别人把持住了似得完全不受他支配,他费力的向下看去,看到一个穿着披风人正卡着自己的脖子。

“你知道仪式的结果是什么吗?”披风兜帽下传来一个沙哑的男声问到。

“知道。”哈莫尼费力的回答道。

“那你还让孩子们去做这个?”这次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愤怒。

“我们没有选择。”

哈莫尼这么说到,他突然感觉身体一轻,原来是神秘人松开了他,正当他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的时候,神秘人有再次说出了一句让她迷惑不解的话。

“谢谢。”

正当他抬起头,准备问为什么的时候,神秘人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

“主祭。”一个神职人员看到哈莫尼倒在地上,急忙跑过来将他扶起,问到:“出什么事了?”

“。。。没事。”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哈莫尼说到,“准备一下晚上的仪式,你先下去吧。”

看着他走开了,哈莫尼才靠在墙上,若有所思道:“谢谢,吗?”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花魁愿花魁愿湛blue|奇幻每个人都有愿望,而有些愿望却难以实现。但是有些人却有着不一样的实现愿望的方法。守护者(即代表着花朵的人)守护花魁并协助其夺取掠夺者(即代表着星宿的的人)的令牌,或是掠夺者夺取花魁的生命。现在,故事开始上演!
  • 守望即是被遗忘守望即是被遗忘荆棘齿轮|奇幻最后一眼,凝望这个世界。泪水已经流干,所守护的人与事物悉以消散如烟。如果可以重来,我要改写这一切。亡灵,不会流泪。我要创造一个没有悲伤,只属于我的——新世界。
  • 召唤之道召唤之道鸭母声|奇幻召唤兽,在召唤师心中是一种怎样的存在?是伙伴?是奴隶?还是……?不同的观念冲突,只有最强的那位,才是那个时代最强有力的证明!
  • 失败的窃梦者失败的窃梦者黑爵睚眦|奇幻如果,科学解释不了,那不如试试玄学,世界的神秘有待我们去探索,其中最有意思,耐人寻味的就是灵魂,让我们一起开始一段从未有过的神秘旅程
  • 大灾纪大灾纪歆二月|奇幻反主角类型。。慎入,主角光环真的不可战胜吗?拭目以待!
  • 一花一世间一花一世间临渊羡鱼丶Z|奇幻一花一世间,阴阳两仪天地存,三生万物衍四象,五行六道七情生,八门九星十宗罪,十一阎罗十二宫。。。。世间真的存在嘛
  • 犬夜叉之龙帝犬夜叉之龙帝六道天途|奇幻龙宇在山里捡到了一个古朴的小镜子和一个袖珍小塔,醒来却是满脸懵逼的样子,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一觉醒来世界变得不一样了?
  • 穿越异界去旅行穿越异界去旅行一笨怔静|奇幻这里是异世界 这里有魔法 这里有精灵 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 我要旅行去
  • 十地九天诀十地九天诀末日轨迹|奇幻家族惨遭灭门,少年孤身脱险,行走在生死边缘,来到未知的地方,半部功法走火入魔,在一次次的危机中成长,后发现真相,亲情、友情、爱情,成魔成人在一念之间......
  • 世间幻想世间幻想云缥缈夏微安|奇幻踏死门,破时空。古有女娲补天,今有我叶晓宇修天。七个时间轴,七重生死线,古往今来,我终是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