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暗夜飞尸

当然两人也只是停留了几秒钟,白安阳便紧接着转身离开,贺尘也向浣衣局走去。

天依旧热的厉害,在那毒太阳之下,有一排穿着蓝衣的小姑娘,正挽着袖子奋力搓洗着衣服。

其中有一个看起来比其他人白了许多,但容貌可以说是丑陋。一大块红疤印在她的脸上,像是被火灼伤了一般,她盆子里的衣服也比其他人的衣服多的多。

贺尘向那个女子走去,管事嬷嬷见到他连连行礼“老奴见过少将军,奴月汝还不快过来向少将军行礼。”

那个红疤女子停下手里的活,乖巧的行礼“奴月参见少将军。”

按照律例,罪妇进入浣衣局后不得再使用其原名,于是风珑月改名为奴月。

其实也不必每人都加一个“奴”字,一般也可以改为阿芳、阿泉之类的。此事由管事嬷嬷决定,可见风珑月在这里应该是被排挤了。

不过观察她的表情,并没有看见愤怒不平之意,相比以前甚至越发恭顺了。虽说后宫刑罚恐怖难捱,但依照风珑月的性子,贺尘是不相信她会就此改过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一定在暗中谋划什么。

“汝可知道汝的弟弟现在在何处?”贺尘决定先不打草惊蛇。

“奴婢不知道风公子的去向,自从进了这里,奴婢就没再和外界联系过。”

“陛下不是让她暂时待在浣衣局吗?怎么直接入了奴籍?”

管事嬷嬷连忙谄媚道“老奴见她得罪了贵人,便想着给她点教训,让她再也不敢冲撞。况且也是她自愿没入奴籍,说是想赎罪,老奴便允了她。”

“哦?那汝的脸又是怎么回事?”贺尘将目光重新定在奴月的脸上。

“回少将军,奴婢为了去除扶桑花,便用烙铁烫了脸,故此留下了疤痕。”

贺尘冷笑一声,用手钳住她的下巴,仔细看了看那烫伤处“汝一个女子竟然能对自己下如此狠手,汝到底是谁?”

奴月微微一笑“那少将军认为奴婢是谁?奴婢可以是风珑月,可以是奴月,甚至可以是九宝……少将军喜欢哪一个呢?”

她边说边抚上贺尘的手,但神情还是一派恭顺的样子……

骏马稳稳停在高府门口,慕楠爻翻身下马,高严的夫人被人搀扶着在门口迎接,她身旁还站着个七八岁的小童,看样子应该是高严的幼子高瀚。

“慕指挥使,妾身得知老爷过世的消息,一直心闷头晕,恕妾身不能远迎。”

“无碍。高大人的尸身可在此处?”

“慕指挥使随妾身来吧,老爷在灵堂呢。”

高府的人无不撇撇嘴,这个慕指挥使未免也太没有同情心了,连个安慰话也不说就要看尸体。

慕楠爻大步跨进高府,但发现高夫人确实是脸色发白无法疾走,便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吾听说高家还有个长子名叫高宇,他为何没有出现?”

“宇儿他在外办差,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他是几时出发的?”

“两天前,说是下面地方有个反贼要去抓回来。”

高严的长子高宇是通房丫头生下来的,现在在六扇门任职。一个文官家庭出了个武职,还是个六扇门的基层捕快,想来在这个重武轻文的朝代也是不太光彩的。

但是听着高夫人的语气,她对高宇仿佛很满意的样子。

“兄长每次回来都会给吾带好吃的呢!”旁边的高瀚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

“嗯,挺好。”慕楠爻略一点头,打量了高瀚一番,见他生的圆润白胖,一看确实是副贪吃的样子。

“那女儿高冰呢?”慕楠爻继续盘问到。

“冰儿前段时间定了婚事,如今出了这事,吾便让她先去男方家里赔罪。”

慕楠爻心下生疑,这种事情不用高冰亲自前去吧。

高夫人好像看出他的疑惑“冰儿和吾那定下来的女婿情投意合,是冰儿自己愿意去的。因为那家公子下半年就要去外地,所有冰儿说是再见一面。”

慕楠爻没有再问下去,女儿要守孝,婚期自然作废。

他随高夫人来到灵堂,高严安静的躺在棺材里,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脸也擦的很干净。

“汝等动了尸体?”

“妾身也是想老爷走的体面些,所以才命下人整理了老爷的遗容。”

慕楠爻仔细检查了高严的身体,看起来没有丝毫的外伤,也没有中毒的迹象。

“带回去,解剖。”慕楠爻吩咐身旁的手下。

“这?解剖!这……这不妥吧。”高夫人在慕楠爻冰冷的注视下声音越来越小。

“带回去,涉事的人员也全部带回诏狱严加审问。”在外人眼中慕楠爻的脸色就如寒冰一般,再加上诏狱的名声,他们不由得双腿打颤。

慕楠爻又去高严的书房看了看,整理的很干净,没有任何有用的发现。

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找到尸体的死因,慕楠爻没有再多加耽搁,他和一众锦衣卫带着高严的尸体回了北镇抚司。

黑暗的牢狱中闪烁着烛光,高严肥胖的身躯暴露在空气中,一双修长的手正在他的身上按摸着。

顺着手向上看是一件白绣袍,袍子的主人是一个有着细眉墨眼的温润公子。

“亭青汝可有发现?”一道低冷的声音响起,在这牢房中显得极为渗人。

“楠爻,这尸体看起来就像自然死亡一般,吾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现。”

亭青者,慕楠爻之好友,全名陆亭青,生于医药世家,精通医术同时也是慕楠爻的御用验尸官。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慕楠爻虽然心急但也顾及好友还未进食,便主动说道“无事,不急,先吃饭吧。”

两人遂离开北镇抚司,结伴向一个小面摊走去。面摊的主人是一个温柔的中年妇人,早年丧夫,自己带着一个孩子。

慕楠爻为了照顾她的生意便常去小面摊吃面,别看吾们慕指挥使整天绷着个脸,但心肠也是极好的。

陆亭青也跟着慕楠爻常来,老板娘见了他们二人,便高兴的走过来“大人们又来了,还是老样子?”

慕楠爻点点头,不过多久二人便吃上了热腾腾的面。

“楠爻汝可曾问过护送的兄弟那高严死亡时的具体表现,只看尸体确实像是自然死亡。”

“怎么个自然死亡法?”

“就是感觉他好像突然没了呼吸。他的表情也很安详,安详的有些奇怪,好像还带着笑。”

陆亭青说到这里,慕楠爻随即站起身来“听那几个兄弟说,高严就坐在轿子里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等到轿子落地就发现人死了。现在看来他安静的确实诡异。”

陆亭青也站起身来“再回去看看。”

两人刚转身,忽然就看见一个人慌慌张张的往这里跑来,身后还有一大批身着飞鱼服的人在追赶他。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娶夫有道娶夫有道芭啦兔|古言和尚,我所不欲也!道士,我所不欲也!什么?让我娶个和尚当正夫?再娶个道士当侧夫?有木有搞错?统统打包踢走,本公主殿下要自己选夫婿!虾米?不让?那本殿下离家出走,哼哼!天涯何处无芳草,看我采几朵回来!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撒花,求评价,呜啦啦~~~
  • 隐刃隐刃一头白象|古言命运曾经与他开了个玩笑让他一生只有一件事情想做,而似乎命运怕他乏味又给了他其他的事情去做,但是最终他还是只剩下一件事情需要去完成。
  • 农门悍妻:妖孽夫君缠上身农门悍妻:妖孽夫君缠上身慕十五|古言她是天才医生,年纪轻轻却遭遇意外,穿越至农家贫女身上。 他是庶出皇子,却因宫中争斗,早早被送出宫,养在乡野。 一个命运颠覆,怀着满腔热忱试图大展身手; 一个心怀善意,蛰伏多年养精蓄锐。 因缘际会之下相遇,两人逐渐惺惺相惜。 从此后,她以一手回春医术,逐渐登上与他比肩的高度。 而他初心不改,为她手握兵刃,护她一世周全。
  • 一曲殇歌落一曲殇歌落寂寞不能吃|古言被西夏皇运用重刑处死,在死之前她知道了一切,上天不负她,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回到了她15岁时,从这里开始,一切都变了。“璃儿…”某男撒着娇。“我有事!晚上在说!”某女毫不留情推开。“晚上你怕是不会回来了…”某男直接扑倒某女。
  • 神偷丑丫头神偷丑丫头夏惜|古言北方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相传在九州大陆曾经有月氏族,容貌绝世,无人可比,他们迷惑君王,鱼肉百姓,使得各国交战,生灵涂炭。于是,在巫术业兴盛的东国,女巫们为了挽救天下无辜生灵,用自己的性命作为祭品,向上天祈祷。“那之后怎么样啦?”女孩坐在树下,用手支撑着下巴。她身旁的女孩笑着说:“后来,这世间再无月氏,战乱停止了,东国与其他国家分离,成了世外桃外源。”“梨花,我也好想去世外桃源!”“等桃花长大了,一定可以去的。”“梨花,我困了。”“那睡吧......”
  • 杀手穿越之霸道王爷好妖孽杀手穿越之霸道王爷好妖孽顾挽姐姐|古言她是顶尖杀手,刚结婚,只因背叛自己所爱之人,想不开而跳河自杀,一朝穿越,竟成了沐府的大小姐。说姐打了鸡血,不好意思,姐姐我就是来虐人的。
  • 祝卿祝卿慕栖东山|古言架空,写手没逻辑,请见谅哦。 大家族的嫡女位至将军,军队之中女子很少但是都有过往。不同的过往交织,现在不断解开大家族的恩怨,只是代价较为惨烈,也在其中不断有新的神话产生。
  • 洞天仙府,桃之夭夭洞天仙府,桃之夭夭百门前|古言桃子开着飞船穿越,一着陆,就可悲的被当成了刺杀皇上的妖女。皇帝:把这妖女拿下,斩立决。妖女:你敢?皇帝算老几,敢动我试试看?我让你断子绝孙。皇帝大怒:朕会不会断子绝孙朕不知道,但朕知道你家马上就要断子绝孙了。来人,把她拿下,诛她九族。
  • 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误入异世,萌兽求收养!九奏|古言一不小心误入兽世,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想要来个向贝爷学习的活动,安度自己在这个兽世的晚年。没想到暗戳戳的被人盯上,缠着生小兽兽,虽然这里的妹子质量是差了点,可到底也是妹子啊,人兽什么的表示真的接受不了啊!
  • 我的奇葩王爷我的奇葩王爷佳欣酱|古言“南宫泽!快来跳小苹果啊~!!!”“有没有搞错?小苹果是什么?还要在上面跳?”“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什么?我就是那个让别人跳的小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