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宣

“小姐!小姐!快起来了!今日请安老爷可有事要宣布呢!”玲绒每次我睡晚了都这样说,

我都习惯了,我每天早上都有一个乐趣——看着玲绒惊慌失措的样子,甚至承包了我一天的快乐源泉。

“好,好,是是,我起,我起~”我对玲绒不耐烦的说。

“我们不用早膳吗?”我饿饿的说

(???????)

“来不及了”玲绒捉急的说

话毕。

“走吧”快跟上,我朝玲绒甩头

“嗯,小姐,我们快走吧!”

“女儿给额娘请安~”还好赶上她们说完。

“每次都是你,你怎么那那都有啥事啊?!!”哎,姐姐老是要挑我的刺,说同要的话。

我看见二房夫人给三弟(二房的孩子)的糖葫芦,让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芳7岁时,我,玲绒,姐姐,长公主(额娘的好友)和陈额娘(陈艳佳)一同去逛花灯节。我们三个都有一串糖葫芦,我的是蜜糖心的,我都不知道我那时为什么会吃那只甜到发齁的食物。我与玲绒打闹着,我在跑的时候突然被一块该死的小石头给绊倒了。蜜糖心糖葫芦不偏不倚的掉到前面黑狗的头上。。。。。我看着黑狗畏惧的的打哆嗦“呼”我的头发随着我的哆嗦摆动着。然后那只黑狗慢慢走来。“啊!”那只黑狗突然向我扑过来。难道小狗是因为我的威武而被吓到了吗?,诶呦,有点意思吼。

“柔儿,没事吧?有没有被吓到?”陈姨娘惊慌失措的抱着我温柔的说。

“额娘(娘亲),你为什么把我的蜜糖糕给扔出去?!!那个我还没吃呢!”姐姐拉着陈姨娘的裙摆摇晃着说,似乎还带一点撒娇,生气的气氛。

“一个蜜糖糕而已,你怎么不去关心你妹妹呢?!!”陈额娘温柔立刻转向严厉的对着姐姐说。

“哼!”姐姐于我们走开,独自回了府。

“你不管她吗?”长公主担心的说。

“没事的,不用管她”陈额娘说。

“你去护着大小姐”长公主对着身旁的一位侍卫说。

侍卫立马跟上大小姐。

“真的不需要管她的”额娘说。

“还是要的”长公主说。

也是从这一次起,原本我与姐姐就没有多少情义,变得更加的薄透,似乎一句流言蜚语就会让我们反目成仇……

“咕噜噜,二小姐”在我的耳畔里交织,使我从回忆里醒来。

“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吗?”我一脸疑惑的说到

“没什么就是看你在发呆,叫你一下。”陈额娘(陈艳佳)说到。

“哦哦,额娘,内个我可以吃这个饼吗?”我向陈额娘问到。

“可以啊,当然可以,怎么了,你们要用早膳吗?”额娘答到。

“嘻嘻”我调皮的笑着。

“你肯定又起晚了,那把我的这份也那去吃了吧。”陈姨娘慈母笑。

“额娘~”姐姐不耐烦地说到

ヽ(‘⌒′メ)ノ

这时父亲刚好进了厅堂。

“给老爷请安”众人起身说道。

“没事的,不用我喧完就走,我还要去皇宫呢”父亲说的。

“这皇上呢,昨日下午派人往四品以上大官园的府里通报:3月14日正午十分在重阳宫内为太子殿下选妾。”父亲说的头头是道的。

“而我们府里,柔儿和婷儿,都符合条件,所以你们两个一起。”父亲又头头是道的说着。

“啊?那不就是下个月嘛?!!才半个月的时间,这怎么让人准备啊?!!”姐姐大呼曰。

“柔儿?柔儿?!!”父亲唤之。

“啊?”我疑曰。

“你觉得的?”父亲问之。

“啊?可以的,可以的,”我敷衍的答到。

“那你们两个就准备吧”父,走出堂门曰。

“恭送老爷”众人起身送曰。

“好了,各位。安也请了,事也宣了。都下了吧,还没用早膳的回去用早膳,干活的干活,嬉戏的也回去嬉戏吧”陈额娘曰。

众人都散了,我和玲绒一起回到了伊莲堂。

“欸,玲绒,你说这太子殿下,长什么样子啊?”我问。

“奴婢也没有见到过,不过听宫里的好朋友说:人高高的,瘦瘦的,帅帅的,温文尔雅,知书达礼。应该是这样子的”玲绒答曰。

“呵。”

“嗯?小姐是什么了吗?”玲绒疑惑曰。

“没什么就当我什么话都没说好了(翻白眼)”我答到

深夜

“啊!不知道这太子长什么样”兴奋得我睡不着了,嘻嘻。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唐门毒宗唐门毒宗粉笔琴|古言大喜之日,灭门了。 底层草根,当门主了。 蠢萌村姑,嫁天才男神。 撼动天下,她要云卷云舒。 云卷云舒,她又抛夫弃子了…… 嗯,她跑了…… ----------- 女主成长型,纯美乐观正能量。 背景为五代十国。 一日固定两更,7点/12点。偶尔加更。 欢迎追文!
  • 穿越之我是不是甜文女主穿越之我是不是甜文女主K欧|古言穿到古代当咸鱼…… 吃吃喝喝,进个寺庙,逛个青楼,唱个曲,赏个景,对着男主亲亲抱抱举高高。。。。神奇而梦幻的一生,就像做了个梦 提问:我是不是穿了个甜文???
  • 江山做嫁:女皇,求包养江山做嫁:女皇,求包养孟钰霖|古言“滚远点!!!”江轻染气急,使劲甩甩身上挂着的某不要脸巴着她不放手的皇帝。“染染,咱能回房里再滚吗?”某不要脸的皇帝死皮赖脸地就是要时时刻刻抓住一切机会拐女皇陛下回房。“殷煜,你要不要脸!”“要脸的话,你会嫁给我吗?”“”江轻染冷笑,“不会。”殷煜:“那我嫁给你总可以了吧!”“不可以,我可付不起聘礼”殷煜扬扬嘴角,“朕不要女皇的聘礼,朕以江山做嫁妆,只求女皇包养~~~”一场腹黑皇帝求包养的辛酸史正在上演~~~
  • 莞尔一笑舞之倾城莞尔一笑舞之倾城穆紫曦|古言她,是傲云大陆无比尊贵的才女未来锻炼自己,毅然决然的来到了那片危险无比的迷雾森林,不想却被一条金鳞蛇误杀,孝顺的她不想让家人担心她,发动了家族的禁咒,迫使身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女主来代替她活在这个世界,她知道这样对女主不公平,她将自己的一切全都给了女主,并让金鳞蛇护她周全。她,也许是无辜的人,执行完任务后被逼来到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她秉持着既来之则安之,在这个世界展现自己的风格,传说她神秘无比,传说她武功高强,传说她不可一世,传说她平易近人,到底哪个是真正的她...本书作者穆紫曦励志写不一样的穿越小说。
  • 镜花水月:一场梦镜花水月:一场梦叶凉竹|古言当时苏小竹授师父之命,来寻找醉仙草,然后从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他,再然后,完了,从此就被他缠住不放,天天被欺负,有一次,他居然当众调戏苏小竹,把咱们的小竹子抱在怀里,然后……(哎呀妈呀,大萌猫君的脸好红)苏小竹脸更红的啊。咱们的小竹子不甘啊!决定离家出走,丢下祁寒夜,独自一人出门出门游玩。再次回来,早已物是人非,祁寒夜每天都花前月下,每晚搂着抢她夫君的女人。苏小竹嘴角微微扯出一抹令人心动悲凉,回到断情谷,回到师父身边,继续潜心修炼,回谷几日后,师父告诉她,祁寒夜吃了断情丹,没有解药,但是,只要有你的心头血,他就得救了心头血……
  • 临安贵女临安贵女寒浦|古言陆鸣凤推开男人的手臂,目光清冷,“我们的孩子已经没有了,你还想怎样?” 堂堂四王爷竟然要娶一个嫁过人的女人,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她看着他,一字一顿道:“君何处,妾身何处,此生不渝。” 脑洞有点大……
  • 洙心洙心汪可可the|古言当我站在命盘中央,我才明白,即使我有再长的生命,那也不知道活着,因为早在千年前,我已受过洙心之刑,哪怕活着也是死了。
  • 有狐绥绥有狐绥绥水清墨淡|古言世人都说人妖殊途,但不知还有一词——殊途同归。
  • 冷帝宠妻不备:皇后,太嚣张!冷帝宠妻不备:皇后,太嚣张!一人离去|古言【冰山帝王X桀骜剑客,武侠宫廷混搭风,1V1独宠】她是肆意妄为,桀骜不羁的左相小姐;他是冰冷禁欲,高贵冷艳的一国之君。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一道圣旨,她远嫁联姻,从此正式上岗皇后职位。本着“爱岗敬业、毁人不倦”的精神,她开始无法无天祸害九黎国的子民……满朝文武百官肝疼、胃疼,纷纷找他投诉:“皇上,皇后已经要把整个九黎国给翻天了!”某人淡定喝茶,道:“宠着。”众:“……”“除了宠着,我不会其他相处模式。”他一挑眉,“不如众爱卿来教教朕?”众臣心里苦:“……您还是继续宠着吧……”一对日常撒狗粮的夫妇!气死单身狗!
  • 穿越之我与霸道王爷穿越之我与霸道王爷凉风扶转|古言刚刚大学毕业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宅女谷小文,除了打游戏之外没有任何感兴趣的事情,连续熬夜一周后猝死于网吧,她的魂魄却在奇迹般地穿越到了一个架空的时代,在这里遇到了心口不一的家人,嚣张跋扈的丫鬟,冷酷霸道的王爷,温柔儒雅的初恋。在这个人人看起来都不简单的地方,她应该怎样安身立命,又会有怎样的情感归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