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7章 看 靓女

“子歌啊,我倒是小看了你。”

沈至宣双手撑于书案之上,气极反笑。缓缓执起手心,附鼻轻嗅,上头似乎还残留着那清丽身影的馥郁香气。

“看来这洛城,还不止本王想得简单。”

“王爷,那要禀告皇上高钦兴消失之事?”

“不用。”

沈至宣忽灿然笑起,眉眼一贯的阴鸷。

“本王倒要看看,这洛城之中有什么卧虎藏龙。”

陆子歌倚在谢既明二楼的围栏之上,柳眉紧蹙,心烦意乱,心中总不断闪过昨夜沈至宣轻佻的眼神和意味深长的笑容。

她低头扯了扯身上的浅色罗裳裙,眉角晦涩,只觉得更为烦躁了。

“在想什么呢!”

小姑娘拍了拍她的肩,从陆子歌身后欢快跳了出来,似是心情极好。

陆子歌叹了口气,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秦宁宁见她心情不快,便识趣地离开了。

她撑着脑袋望向远处,从这儿望出去视野倒是广阔,一时所有建筑尽收眼底。

垂头耷脑的背影忽抬了抬,陆子歌稍稍眯起眼,探长了脖颈,眸子一亮,那不远处的破旧街区中,安静倚在角落的俨然是她的小药房。

她有些惊喜地站直了身子,忽闻楼下有人轻唤:

“子歌?”

陆子歌骤喜惊呼,“七叔!”

连忙奔下楼,七叔正拄着拐杖从店中走来,一脸愁容在见了她之后瞬间舒展开来,见到她这身装扮,更是惊诧。

“子歌,你这?”

“七叔,这事可复杂了,我回头告诉你。”

陆子歌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叶鸣,忙接过他手中包袱。

“多谢叶大哥帮助!”

“无碍。”他摆了摆手,面色略显凝重。

“城中已然有搜寻之人,这几日你们要格外小心了。”

接来七叔,秦宁宁和阮安帮着收拾了谢既明楼下的两间卧房,陆子歌和他说了昨日之事,七叔唏嘘连连,倒也未曾责备,只欣慰地拉着她左顾右盼,眼角含笑。

“我便知道,我们妤儿啊,美得很。”

陆子歌略有些腼腆,心中倒是舒坦了许多。

这院中添了三人,登时变得十分热闹,其中最开心的莫过于秦宁宁和阮安了,一顿晚饭期间两人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陆子歌初面对这么多人,仍有一丝拘谨,只低低着脑袋吃饭。

饭后七叔便早早回屋睡觉了,陆子歌独自走了出来,倚在二楼围栏,瞥了眼屋中黑暗,谢既明自下午出去,到现在也没有回来。

正想着,门便倏然开了,把她吓了一跳,屋中之人冷然面色微微柔和了些,“进来。”

谢既明点了屋中灯火,向她丢来一个小包袱,陆子歌惊诧打开一看,竟是一身衣裳。

“谢大哥这是?”

“去换了。”谢既明面色平淡,又打上偏房烛火,示意她去那儿换衣裳。

陆子歌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眸子,

“谢大哥今日出去……便是给我买衣裳去的?”

“不是,只是顺道罢了。”

陆子歌松了一口气,又听他催促,“快去换了,你这身衣裳太丑了。”

“哦……”

谢既明这举动虽是有些反常,但正合她意,身上这衣服让她看着便烦。

手脚利索迅速地换了衣裳,陆子歌施施然从偏房里走出。

一面走出,一面低着头整理衣裳,有四五年没穿女子衣裳,倒有些手忙脚乱了。

谢既明眼光是不错,一身淡黄素裙,正好衬着她纤细的身材盈盈,本就清丽脱俗的小脸更是掩映生资。

她略带惊喜地抬头,眼前目光炯炯倏然一顿,别过眼,面色恢复淡然,

“勉强能看。”

陆子歌方还欣然感激的嘴角瞬间垮下,小声嘀咕:

“又没问你。”

谢既明指尖在圆桌一旁点了点,示意她坐下

“还未问过,你的身世是如何的?”

“我?”陆子歌有些意外,随即耸了耸肩,语气轻缓,

“我是个孤儿,养父养母遇了场山火,早早便过世了……早些年我便在邵地一带流浪乞讨,后来便遇到了七叔,七叔收养了我,带着我来了洛城生活。”

谢既明漆黑的眼眸微微诧异,早些时候让阮安去查,内容与这倒也相差不多,只是未查到还有邵地一说,倒是巧合了。他掩下神色。

“谢大哥是何时发现我是女子的?”陆子歌好奇道。

“一早便知道了。”谢既明微微躲闪过眼神,脸色自然,毫不脸红。

“沈至宣在洛城不会久留,再过段时间你们便能回家了。”他放平了语气,平缓道。

陆子歌挠了挠头,略犹豫,又道,“其实……我和七叔本就打算离开洛城了。”

剑眉微锁,谢既明脸色有些不快,“为何?”

“妤儿。”楼下七叔忽唤了声,陆子歌连忙告辞。

“七叔唤我了,我先下去了,谢大哥3也早些睡觉。”

“妤儿……”

谢既明口中喃喃重复,倒有些耳熟。

红墙森严的皇宫之中,面色愠怒之人从御书房中走出,嘴角紧抿,一言不发,身后侍卫都大气不敢出。

“哟,咱们七皇子可是受了什么气?”御花园一侧尖嘴猴腮之人拂着官袍袖口走来。

“国师大人好威风,叫本王佩服。”

“七皇子莫不是因为我抓了那易鞍,在与老臣置气吧!”那人故作惊讶模样,有阴阳怪气道,“那七皇子可错怪老臣了,老臣贯来是忠心耿耿,所做之事,都是为了这江山社稷着想啊!”

他只嗤笑一声,拂袖离去。

这小院清静,屋中床榻又是柔软舒适的,陆子歌一夜未醒,睡得极好,清晨时,双眸便澄明了。

院中已然有人起来了,是阮安正缠着高钦兴教他功夫,软磨硬泡了半天才叫他同意。

陆子歌倚在廊下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两人。

高钦兴一下便察觉到了这视线,回过头来,慈祥道,

“小姑娘,你想学吗?”

“我?”

陆子歌诧异地指着鼻尖,还未回答,便听到他身后阮安的不满之声,

“高中尉,您怎么能这样,方才我求了半天您才答应,怎么还主动邀请她了。”

高钦兴没有理他,只笑脸盈盈地望着陆子歌。

她稍作迟疑,便欣然点了点头,若能学点功夫防身也是好的。

“你那孱弱的小身板还想练武,得了吧!”阮安抱着双臂,鄙夷道。

“话不可能这么说。”

高钦兴回过身驳斥,“她既想学,我便能教。”

阮安愕然,撇着嘴,愤愤不平地别过了身。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孪生怨孪生怨九弥|古言“琳妹妹,你吃了我的穿了我的用了我的,大家以后就和平共处吧。”“夏婉,别扯淡了,我和你和平共处了这个文就没得看了。”“......”
  • 盛世谋略盛世谋略抠鼻屎的喵|古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椒房殿外当年两人亲手所植的蔷薇又开了 七十二岁的她独自一人看着园中娇艳欲滴的蔷薇 “你为何还不来接我?” 刹那间,一白衣男子出现注视着音杳,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眼里难掩深情 “阿音,我不从不曾失信于你,过去亦然,现在亦然” 音杳眼中带泪埋怨 “你从不曾失信于我,但你却让我等了这么久,你可知道我等得心都碎了,为何要我一人在这尘世间受相思之苦”他张开双手,她所有的埋怨瞬间都掩于唇齿,奋不顾身扑进他的怀里,他的怀抱一如当年般温暖 永始元年,王氏居后位四十九年去世,终年七十二,与汉宣帝刘洵合葬于杜陵,称为东园。
  • 枫落天下枫落天下甜冰千玉|古言雪落遥在现代被自己的姐妹所害,而另一边的雪落遥也被自己的姐姐害死,雪落遥复活之后,发誓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 情愫穿越:霸气王妃江湖漂情愫穿越:霸气王妃江湖漂筱乐籽|古言我先说明一下:为什么我上个厕所开个门都会穿越?现在的穿越技术都是那么“搜依稀”吗?不过看在有美男的份上,我就不和老天爷计较了。王爷不应该是腹黑霸道的吗?为什么还有些色眯眯的?人称“九王爷”,但我为什么觉得他有九条命,总是大难不死。这个不好,那就下一个!哇塞,神医欧巴啊!但是,为什么他每天都面无表情?本小姐闭月羞花、貌若天仙、花容月貌而他竟然不看我?难道他是脸瘫?下一个!咦——小正太?还会下厨,每道菜都是人间美味啊!不错,以后就跟着本小姐,包了本小姐的伙食吧。唉,那么多美男呢……本小姐真的好——为——难——啊!
  • 邪肆殿下:追妻升职太子妃邪肆殿下:追妻升职太子妃千铭离慕|古言听说,这世间有一种离心之蛊,名叫离心饮。上古时期遗留下来四件灵物,其力量之大可以翻天覆地。守护梨心阁的镇阁之物,也就是四大灵物之首的人。竟然是一个年仅七岁的小女孩。他是凌歌俊逸无双才华横溢的太子慕逸绝,她是南肆倾国倾城朝夕圣女的才女颜梨夕;他是幻幕剑术第一俊美如斯的堂主楚卿尘,她是南肆绝色美人冰雪聪明的公主释熙离。红颜祸水,青梅竹马,日久生情,倾心之恋。看绝世美人,如何重生成为娉婷太子妃?等到梨心阁的花都开了,我一定娶你为妻。――慕逸绝爱我的宝宝们欢迎进群:549873149,打赏的盟主,将有机会获得管理位置,新人作者请大家多多支持。
  • 两生欢颜两生欢颜人渔|古言为找寻九王爷一夜痴傻的真相,她只身踏进太子府,却不想,掉进了他的陷阱里,挣脱不出。
  • 霸道王妃:客官请慢走霸道王妃:客官请慢走浅凝琉璃梦|古言本是一个默默无闻地小白领,在上班路上被花盆砸到,一朝穿越,成为尚书府的嫡小姐。遭遇各种算计,没关系,有钱才是王道,开酒楼,开赌坊等,什么赚钱开什么,励志当天下第一富婆,一不小心惹上腹黑王爷,从此无宁日。。。。。
  • 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特工狂妃:残王逆天宠小鱼大心|古言某人问:“世人谤你、欺你、辱你、恶你……你当如何?”楚玥璃笑道:“我佛慈悲,且渡他再世为人。”她从痴傻废柴变成艳杀天下的女子,不过是经历了一道天雷。若要那些婊气冲天的渣渣们心怀善念,缺得也不过是一把轮回刀。玥璃,愿做那把刀。至于那几个总是炸毛的天潢贵们,若不能自己顺毛趴好,就只能被掀翻干倒。某人步生莲花踏水而出,缓缓道:“本王性子刚硬,尚不懂被掀翻干倒之意。求解。”这是一女子和禁欲绝色王爷和喜穿女装病骄小侯爷和女尊国小皇子等人的故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一妃倾三界一妃倾三界云倾夏|古言倾世容颜坠入凡尘迷煞了世人;繁华初见许你一生莫问情缘本;掌灯执念灯如星辰;点灯一年又一年的红尘。夜太冷气凝霜深迷蒙谁眼神;离别处点盏孤灯思念你笑声。烟花纷纷羡煞旁人;是一瞬烟花绚亮凡尘;谁听闻烟花落地生根;不承认也不能否认瞬间也是永恒。
  • 夏致淋漓夏致淋漓夏日小樱桃|古言那个夏天,曾在青楼给歌姬伴舞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成为了叶家的独女,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她叫叶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