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章 又见

拉车的是张三,张三将众人拖到锦官城后下车对着金安在说道:“天王,对不起,虽然我知道您被困,但是我却救不了您。”

金安在眼神中多了一丝和蔼,艰难的抬起手拍了下张三的肩。

张三的眼睛湿润了,他知道金安在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一个铁打一样的汉子竟也会流泪。张三的命是金安在给的,所以他要留着这条命为他做更多的事情。

王昆已经在家中等候众人,华真真自回了峨眉。

“后面有人跟来吗?”小张问道。

王昆道:“没有,张三很会驾车。不过这也可能是他最后一次驾车了。他放下你们之后就一个人驾车朝东边去了。”

“他本可不必这也做。”小张情绪有些低落。

王昆叹息道:“他也是为了给我们争取一点时间。锦官城最好的大夫已经开始给他们疗伤了。”

“大夫怎么说?”小张问道。

“老前辈伤势太重,能否挺过来全靠他自己的意念了。金前辈的针已经全部取出,但需静养三日才能恢复。姬兄弟虽然伤了筋骨,但幸好未伤及要害,并无大碍。哑前辈此刻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柳姑娘呢?”小张靠在椅子上喝了一口茶,长长的舒了口气后问道。

“柳姑娘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内,并不知道她的情况。”

“这两天你也辛苦了。”

“我不过跑跑腿而已。”

“以后你需要人跑腿的时候,记得一定要找我。”

“一定。”

小张居然在对话中睡着了,他从来没感觉这么想睡觉,此刻就算把天下最好喝的酒放在他面前,他还是会睡过去。

小张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精神异常充沛。他推开门看见的第一个人并不是王昆,而是一个陌生人。

小张并没有动手,而是温和的问道:“你是哪位?”

陌生人冷冷的没说话,径直走了。

老远一个声音说道:“这位是江城子,不喜多话,小张兄弟不要见怪。”却正是黄不易。

“我已经与金前辈见过了。”黄不易没等小张开口,接着又说道。

小张疑惑道:“如果他们想要找到我们并不难,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他们并没有来吗?”

黄不易道:“因为前辈的爱女还在他们手上。”

小张道:“我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你让我先救他女儿了。”

黄不易道:“我知道救前辈的女儿更难,所以也没报太大的希望。”

不知什么时候,苏幕遮到了二人身旁,说道:“有人找。”

小张点了点头,便向外面走去。

一个熟人,熟的不能再熟的人,马三爷正在喝茶,王昆则在一旁作陪。

“三爷。”小张变得有礼貌了许多。

“不像我认识的小张了。”马三爷笑道。

小张端起桌上的茶杯,一屁股坐在马三爷旁边的椅子上,说道:“这次请三爷来,可没什么好事。”

马三爷道:“要是别人请我来,没有一百万两我是轻易不会出手的,但是你嘛,给你打个折,就给个一百两吧。毕竟雇了个马车还是要给钱的。”

小张看着马三爷身旁的车夫模样的人,一直在猜他的身份,怎么也想不到他真的只是个车夫。小张一百两银票递到车夫手上时,车夫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他拉一年的车也才不过挣到十来两银子,这一百两他甚至都已经想好了怎么花。

等到车夫走后,小张问王昆道:“王兄,近两日可有什么消息?”

王昆道:“青城派温掌门忽然出现了,还多出了个儿子,而且温掌门已经将掌门之位传给了他儿子。”

小张道:“温掌门的儿子是否叫温安。”

“正是,你也听说了?”

“上次我跟唐老爷子抓住的黑衣人就是温安。”原来小张上次为了保全温掌门的名声,并未说出黑衣人的名字。

黄不易此刻才出来,见到马三爷后忙拱手示意,马三爷也点头算是回礼。

“小张,先生说想见你。”黄不易道。

“王兄,替我陪一下三爷,我去去就来。”小张道。

马三爷呷了口茶,道:“你认识小张多久了?”

王昆道:“不是很久。”

“那你有没有发现他变了。”

“人总是会变的。”

“以前的小张更像是个浪子,现在的小张越来越沉稳了。”

“不管他怎么变,他都是我的朋友。”

“他也是我的朋友。听说你的棋艺很不好。”

“三爷过奖,马马虎虎会下两手。”

“老夫对下棋也有些爱好,不如切磋一局?”

“那三爷可要手下留情。”

另外一边,内厢房内,阵阵药香传出。小张走到一处厢房外,门口二人,双手抱剑倚门而立。小张一眼便能看出二人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杀手的本职本是杀人,而今天他看到的杀手,却都在保护别人。

“临江仙、西江月”黄不易给小张一一介绍道。

小张道:“这次黄老板准备的很充分。”

黄不易道:“因为我还不想死。”

“小张,你进来。”屋内一个虚弱的声音道。

临江仙和西江月在黄不易示意后让了开来,小张推门而入。金安在没有叫黄不易,所以黄不易并没有进去。小张进门之后,只见金安在身上的针虽已尽去,但似乎真气并没有全部恢复。

“你应该知道他们为什么肯放我走了。”金安在问道

小张轻轻关上门后坐了下来,说道:“大概知道一些。”

“我就一个女儿,他们之前就用我女儿的性命要挟我,逼我说出来很多秘密。现在我的女儿还在他们手上。”金安在并没有很愤怒,冷静下来后的他似乎很有涵养。

小张道:“我现在很难救出你女儿。”

“我觉得你可以。”

“金前辈太看得起在下了。”

“地牢里面,我对你的师承已经看出一二了。他的徒弟跟他一样,可以败但绝对不会输。”

“这一点你倒是说的不错。”

“没救出我女儿之前,我并不能露面。”

“大概是的。”

“明日午时左右,我的真气便能恢复大半。足以对付金闲。”

“金闲?”

“金闲就是你看到的我,也就是我亲弟弟。这个世上多数人都知道我,但极少有人知道我弟弟。”

“令弟的武功似乎并不在你之下。”

“这就是为什么他可以偷袭到我的原因,世上也许没人能算的到自己的弟弟会偷袭自己。”

小张沉默了,他右手摸着下巴上新长出的胡渣,眼神有些迷离,似乎在想事情,而且是很认真的再想。

“我想我可以试一试。”小张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金安在眼神中有几分欣慰道:“不易会协助你的。”

小张微微一笑道:“前辈还是多休息,这件事我需要跟黄老板从长计议。”

“嗯。”金安在点点头,又盘坐起来,调整着呼吸。

小张出了门之后并没有跟门口等着的黄不易商议,而是径直去了姬行舟的房间。进屋之后,只见姬行舟平躺在床上,呼吸比较平稳,小张内心舒了口气。替姬行舟盖了盖被子,便悄步出来。而后又分别去看望老头子和老哑婆。唯独柳寒烟的房间门还是一直反锁着的。

小张去哪里,黄不易一直跟在哪里,终于待小张看完了所有人后,黄不易才说道:“小张兄弟,打算什么时候去救人?”

小张道:“如果你是唐小六,你觉得我会什么时候去呢?”

“晚上,晚上可以做的事情很多。”

“所以唐小六一定会在晚上加强守备。”

“所以你的意思是白天去?”

“我的意思是晚上去?”

“今晚?”

“今晚!”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魔力江湖魔力江湖去年未见|武侠死后未去阎王殿报道,竟然还偶遇萌妹,白无的人生会怎么下去呢?
  • 神职灵器神职灵器简墨尊俎|武侠是一本古代兵器和现代都市的故事中间有爱情线的故事
  • 群侠传之武功群侠传之武功醉美小时候|武侠wu
  • 止戈录剑啸瀚海止戈录剑啸瀚海珑秋|武侠明永乐年间,成祖朱棣于大明西北设“关西七卫”以抵御外夷各部。至弘治年间已近百年,此间虽常有外夷骚扰、内贼作乱,但七卫历经风雨却依旧伫立于西北边关。奈何天数难测,弘治帝即位不久,天下初定,百废待兴,外夷欺中华天子年幼,蠢蠢欲动者数不胜数。中秋节将近,朝廷饷银如数派卫队送往关西却遭不明组织劫杀,饷银下落不明。朝廷尽力搜回几人尸身,而大内高手断定此役绝非寻常盗贼所为,外族侵扰?江湖草寇?皇榜出,奇人揭,看似柔弱的他也并非表象所显现的那么简单,他愿承担去查明关西饷银被劫一案,而他的一切要求都得到了年轻帝王的应允,这是一步险棋。随着他与同伴越来越深入关西,一个阴谋渐渐的浮出了水面。
  • 逆世群侠传逆世群侠传苏晋龙|武侠什么是对错,什么是正邪,当你的力量能达到左右天下的地步,那么你所说的话就真理,你所行的事就是神旨。世间本来就没什么善恶之分,所以天下从来不会有真正的和平!在这个被仙界的七星仙君所改变的华夏大地,其为了阻止冥界的幽灵王妄图一统三界所逆天而行之事,却没想到因人界的第一高手神翼的出现而发生微妙的变化,神翼的强大不仅让幽灵王一统三界的愿望化为泡影,更是让七星仙君始料未及。因此,幽灵王的属下暗中陷害,七星仙君冷眼旁观,使得本是善良之心的神翼最终成为了天下人所憎恨的大魔头,成为了众矢之的。而神翼,他以自己的方式去培养将来抵御幽灵界来袭之人-晋和龙两兄弟。而故事,也正是从他们身上开始!!!
  • 侠客情侠客情晴远|武侠现在武侠小说没什么市场,因为都知道难以创新,本篇小说也是比较传统的,没什么新颖可言,但是武侠永远都会存在,喜欢的人也会一直喜欢,这个没什么好说的。本篇小说主要围绕一个秘密展开的一段恩仇,然后主要抒发的思想,也就是书名,侠客的情谊。
  • 大侠有梦大侠有梦风册|武侠人活一世,谁会没有过梦想,经历岁月的打磨,可能已经不是当初想象的那样,但若是有机会谁又甘愿放弃。甘誉,前世被世人视为魔头,在遭人暗算后,灵魂竟到了一个科技发达的社会,重生一世,他打算做一个大侠,一个人人都敬佩的英雄。只是这个世界会让他的梦想成真么。
  • 群侠传之武功群侠传之武功醉美小时候|武侠wu
  • 刀剑之如梦一生刀剑之如梦一生白三是疯子|武侠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在那个年代,傲剑是人们追逐的脚步。而狂刀却人人唾弃。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同门师兄弟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分道扬镳。 老人说:“天道轮回,善恶终有报;刀剑如梦,来去一场空!”
  • 百域百域九四老烟枪|武侠苍茫大地,百族鼎立。混乱丛生,仰望巅峰。真龙不显,谁敢言孤。神纹一现,谁与针锋。灵族一出,众生皆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