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1章 载入史册

说来奇怪,或许是因为吸收了四周众人的灵力,这些灵力反倒与冰湖本身的霸道蒸腾之气构成了平衡,反倒不需要程砚去分心抵挡冰湖的严寒,只要专心去铸就灵台就可以。

时间一分分的过去,在冰湖最边缘的地方,记名弟子晋升外门弟子的考核早就已经结束,李壮也在那根凤尾灵鸡毛的帮助下,终于在冰湖中撑过了十五息,成功突破,多年夙愿终于得偿。

不过也是因为有了之前孙长老抓作弊的事情,李壮不敢在冰湖中待太久,刚一到十五息就马上站起,倒也没有让人怀疑。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弟子从冰湖中放弃,程砚那边的情形却是更加的吓人。

一道小小的,肉眼可见的漩涡出现在程砚的身下,水纹在灵力的催使下飞快转动,激的程砚衣袂翻飞,在一片安静的湖水中显得尤为扎眼。

“气息抱守、不燥不焦、灵台而一……”程砚口中一遍遍飞速的默念九寒玉霜功的口诀,在他的丹田灵台中,第七层灵台的轮廓已经隐隐可见,四周的水汽氤氲起来,竟是有了一丝要成云的迹象。

而由于水汽和云气太重,第七层灵台的轮廓被遮挡的若隐若现,瞧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样子。

“起!”

忽然程砚嘴里低喝一声,随着一声“起”,刹那间轰隆隆的一串巨响,千万冰尘疯狂的钻入灵台轮廓,四周氤氲的水汽不断收缩凝聚,渐渐地一团轻薄气体绕着七层灵台浮现,竟是成云了!

几乎在成云的一刹那,一道灵光自第一层飞快的窜起,一一将每层灵台点亮,终于在冲入顶点的刹那,第七层冰晶灵台筑成!

凝气七层。

“又突破了!?”半空中几名长老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露出惊讶。

他们也见过天赋惊人的弟子,可是像程砚这般在短短的时间内接连突破两级的弟子却是从所未见。

“以他的资质完全没有必要作弊啊。”浅画山的长老冒出了一句,孙长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一大把鸡毛,同样困惑不已。

“呼……!”

程砚深深呼出一口气,随着修为的提升,一股浩然凛冽之气自丹田中喷薄而出,瞬间蔓延至四肢百骸,整个人都觉得神清气爽,仿佛充满了力量。

一鼓作气,接着冲!

程砚此时已经红了眼,磕丹虽然能提升修为,可是丹药的灵力怎么可能与这冰湖中的纯粹。

九寒玉霜功运转起来,四周灵力再次铺天盖地的向他席卷而来。

“还要突破?!”孙长老瞪大了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你们这小弟子不简单啊。”千星山长老半是嫉妒半是玩笑的开口。

此时距离冰湖试炼已是过了大半个时辰,可是出人意料的,这次参加冰湖试炼的外门弟子,竟然每一个都安然若素,全然没有任何勉强支撑的样子。

“宗门这一茬弟子,都挺不错啊。”萧索山长老瞧着冰湖中的十几名外门弟子,目光中露出欣慰之色。

可是他们却不知,程砚霸道的吸走了其余外门弟子的灵力,反倒给了那些资质不强的弟子机会,让他们可以有时间去炼化剩余的灵力,来一点点稳固提升自己的修为,否则的话,恐怕早就有人因为承受不住冰湖的寒气而放弃了。

时间再次一分分的过去,程砚的灵台越筑越高,已是隐隐摸到了凝气八层中期的门槛。

“你那个小弟子,好像不对劲啊。”萧索山长老忽然开口提醒了一句。

孙长老皱眉,程砚此时面色惨白,额头上隐隐泛着一层青光,双手不断的打出一个又一个法诀,且每打出一道法诀,都有一道淡蓝色的雾气弥漫,似乎是在努力压制着什么。

饭要一口口的吃,路要一步步的走。修行也是同样的道理。

程砚的修为提升的实在太快,而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带来的灵力暴涨,最可怕的后果就是肉身因为承受不住而崩溃消亡!

此时距离外门弟子突破试炼,成为内门弟子只差五息的光景。

“只有五息,你要撑住啊!”孙长老心中为程砚捏着把汗,不只是他,就算其他三位长老也是同样想法。

外门弟子无论是在资源、任务还是各种方面,都无法与内门弟子相比。

况且如今以程砚的修为,成为内门弟子完全绰绰有余。

“还有三息……再撑三息,我就能成为内门弟子!”程砚心中狂喊,手中的法诀越打越快,想要压制疯狂奔入体内的灵力。

可却偏偏他越是拼命施法,四周的灵力被他吸引来的就是越多,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就仿佛是一个胀气的皮球,马上就要被吹破。

三息……二息……一息!

忽然,程砚变化的双手一僵,一口鲜血猛地吐出!

“不好!”孙长老瞳孔猛地一缩,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是在冰湖中,孙长老大手一捞,一把将半昏迷的程砚从冰湖中捞起,手掌按在程砚的后背上。

“长老……”

程砚五脏六腑刀割般的疼,骨肉几乎要爆裂,鲜血从口鼻眼耳崩裂而出,感受到一股浩然柔和的灵力送入体内,他虚弱的睁开眼睛,却见到了自家长老担忧的眼神。

“不怕,长老在。”孙长老从怀中摸出一粒丹药送入程砚的口中,整个人松了一口气。

所幸他一直在旁边盯着,程砚虽然受了伤,却并不严重,只要将养两天就能恢复如常,否则的话这颗好苗子可就毁了。

但是可惜了,只差一息。

孙长老有些遗憾的看着程砚,宗门规矩任何人不能反抗,必须遵守,哪怕程砚已经是凝气八层的修为,也不能破例。

程砚这边刚一离开,四周的弟子齐齐一顿,一股比之前汹涌数倍的灵力奔涌而来,各个脸上露出吃力之色,迅速的调转身上的灵力进行抗拒。

……

这是足以载入凌雪宗外门弟子史册的一天!

在这一天,几乎所有外门弟子全部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只有一个人除外。

紫檀山某处安静的小院子里,整整一天都传来了摔打轰鸣之声,仿佛泄愤一般,冰剑犹如没有头的苍蝇,在院子中天上地下湖里的四处乱窜,搅的一片狼藉。

“啪!啪!”

两道巴掌声传来,“没出息,没出息没出息!别人都成内门弟子了,就你失败!”

“你凝气八层有什么用!别的人都有洞府了,你还只能住这个破院子!”

“丢人啊,丢人啊!!!”

十只秃毛凤尾灵鸡吓得哆哆嗦嗦,拼命的挤在屋檐下,一脸恐慌的看着院子中发疯的男人。

而灵田中的那几十株灵草叶子也是在程砚冲天的怒气中瑟瑟发抖,若非程砚还有些许理智,恐怕狂飞的冰剑就要将那些肥鸡给宰了。

程砚发泄差不多了,脱力一般倒在屋中的榻上,右手狠狠锤了一下床榻,嘴里发出一道哀嚎,

“丢人啊……我恨!”

那天,吐血的程砚是被王长老亲自送回来的,中间又来了许多好心肠的师兄师弟送来了补伤养气的丹药,紫檀山别的没有,就是热心人多。

而这些人每个都是用惋惜的眼神,说着同样的两句话:

“何必呢,凭你的资质根本犯不上用凤尾灵鸡毛作弊,这下好,搞得人尽皆知……”

“唉!可惜,就差一息。”

想起那一道道同情而惋惜的目光,程砚恨得翻了个身,恼的一把将被子盖在头上,独自生着闷气。

“程师弟,哥哥们来看你了。”

院子外面传来了贾六尘的声音,伴随着贾六尘的说话声,还有一连串刺耳嘈杂的银盘摩擦声,不用怀疑就知道是黄东风。

“滚!”程砚的声音闷在被子里,怒吼的骂了一句。别人他不好意思骂,对于贾六尘他们,他是不在乎的。

不过他的怒骂声,对于贾六尘等人完全没有作用。

“嚯!下手够狠的了,十只凤尾灵鸡的鸡毛全让他给拔了。”叶白折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其中还传来了几声惊恐的鸡叫声。

房门被推开,程砚头上的被子被人一把掀开,只听叶白折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程师弟,不过一次失败而已,没什么丢人的,大丈夫重整旗鼓,下次再战!”

黄东风惋惜道,“是啊,程师弟,何必呢,凭你的资质根本犯不上用凤尾灵鸡毛作弊,这下好,搞得人尽皆知……”

“唉!”贾六尘重重叹了一口气,“可惜,就差一息。”

程砚后槽牙都要咬碎了,正要发怒,却听黄东风道,“行了,别在屋里憋着了,带你瞧瞧我们的新洞府去。”

贾六尘将程砚从床上拽起,不由分说往外一推,向着天边就是飞了过去。

这一夜,程砚四个人痛痛快快的喝了个尽兴,但是言语之中,程砚还是丝毫不掩饰嫉妒之情,在看见四个人的洞府时,明明心中酸的要死,嘴上还硬道,

“洞府有什么好住的,还是我的小院子好。”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绝世潜龙绝世潜龙寒香小丁|仙侠卢墨寒从一本古书之中意外获取潜龙诀,从此踏上了神奇修真之路!超人的记忆力,让他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强大的体质,让他无惧任何敌人;一位神秘老人送来的修真手札,更让他如虎添翼,从此踏进了一个全新的修真世界!绝世潜龙,腾空而起,创造属于他自己的神话!
  • 花妖曼珠,叶妖沙华花妖曼珠,叶妖沙华桃花古扇|仙侠在很久很久以前,妖界住着一对男女妖精。男子名为叫沙华,女子名为曼珠。他们是守护在碧落地的精灵。碧落地开满了大片大片的彼岸花,起初,花与叶是相连的。花妖便是花的化身,叶妖便是叶的化身。彼岸花的前世今生。花妖与叶妖以及天界上仙的爱恨纠葛。她与他本该是一对妖精眷侣,但却因为触犯天条而失去记忆。他想,这样也好,一切可以重新开始。却岂料奸人从中阻隔,让她与不期而遇的天界上仙触发了一段惊心动魄的情缘。他内心苦涩,却终不曾说出真相。最后,他以一己之身成全他们。元神俱灭之时,她终于醒悟。他与她,是否今生已无缘。
  • 云落缥缈云落缥缈置知之|仙侠老树下白骨孤人,云岐行蛇属为安。 两相见失坠云中,天地缘缈落见仙。 白骨为刃,蛇皮为履。白卓孤身一人,欲要走出这莽莽大山。 看山鸟虫鱼,观云中幻境。 茫茫仙道,身为普通人的白卓却想要去争上一争。 当不负此生。
  • 大道修仙记大道修仙记林夏殇i|仙侠往往渐生情,日暮降西归,惜亦君已别,叹世同君泪~上古符敕重现人间,看一帮满怀天赋仙法的孩子们如何拯救世间疾苦。
  • 茫苍茫苍脸疤|仙侠天苍茫,我要逆天,那便取道号茫苍!天不容我,自有我逍遥之处!
  • 逆仙纪逆仙纪小猪狗|仙侠上苍生龙,吾是苍龙,上古苍龙。一龙一方天,这是九龙天地里的故事,这是书生杨凡的故事,这是起于赵国,颠于道晨的故事,这是一片可歌可泣的赞歌。奈何天道有缺,道命缺一,众生白骨踏道,九色仍不完整。一颗诡异石珠,将带领杨凡何去何从。本书创世首发,小猪狗著。
  • 混沌练神混沌练神杨白水|仙侠退役兵王陈逸被老头子派去结婚,从此开启逆天之路,各色美女尽数倒追……
  • 青面逍遥剑青面逍遥剑活神|仙侠冷风如刀,鹅毛大雪满天飞舞,到处是一片粉妆玉砌的世界。在直隶顺德府东北方的一户人家里却是温暖如春的气息啊。黑漆的两扇大门分为左右,门的两边有副毛笔对联,上联写的是:“月圆月缺,月缺月圆,年年岁岁,暮暮朝朝,黑夜尽头方见日”下联配的是:“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夏夏秋秋,暑暑凉凉,严冬过后始逢春”
  • 新那失落的古屋之幻影传奇新那失落的古屋之幻影传奇京南海子小哥|仙侠一个奇怪的古屋,一位神秘豪门小哥和朋友们无意间一个穿越来到神秘的一个玄幻之地,为了修神,他们被高手选中带到玄元门,最终他们的结局如何?
  • 清风南枝挂清风南枝挂鸽堇|仙侠神有三子——仙、魔、鬼 鬼欲称帝,仙魔共封之 曰:仙魔之子,即为鬼 自此有了条不成文的规矩:仙魔不得通婚! …… 一朝穿越,白捡一师兄,不料是个嗜血魔头?附赠的侠客动不动就杀人放火要怎么破?我的男二怎么拿了女配的剧本?! 女主:为什么我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辣鸡? …… “叮——” 您有一段来自酒后阿燃的真心话,请注意查收—— “好想,把你的翅膀折断……你会不会恨我?好怕,又丢掉我……” 【男主光环剧场】 源于一次乔装出行。 人:“冒昧一问,鱼妹(女主)可有婚配?” 燃:“六个月不洗澡,三个月不洗头,一个月不换衣,谁娶?” 女主:“???”(对着阿燃就是一脚) 燃:“暴力倾向。” 人:“告辞!”(跑路) 女主(微笑):“把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燃:“夸你好看。” 【关于两只白眼狼】 问:有什么想说的咩?没准会实现哦~ 辰(微笑):狸姒老妖婆今天死了吗? 星(由于心理活动太过丰富所以沉默了半个世纪):【好吵,不想理,还要回答问题,好麻烦……不然杀了好了】……去死。 —— *注:精分阿燃,小心食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