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二星初出

明嘉靖年间,东部沿海、东南沿海一带常遭倭寇袭扰,百姓民不聊生,朝廷、地方均出力荡平倭寇,但迟迟不能根治。

正是夕阳西下,黄昏之时。浙江沿海的一个小村庄旁,两个穿着破烂的青年一起坐在海边,观赏着落日的余晖的同时,喝着随身带的酒。海风拂过他们的脸颊,吹动乱糟糟的头发,露出两人的面容。只见年纪较大的那人较为朴实,但眼神却是十分坚毅。而年纪稍小一些的长的却是十分秀气,像个女孩子。只听那年纪稍小的人道:“四哥,我们就这样流浪吗?师父可是叫我们要行侠仗义呢!”年长之人道:“志远,行侠仗义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现在我们几个师兄弟都各自天涯,必须先找到神鹰,别的且不管他。”两人说着说着,便已是满天繁星,夜色已深。远处,海天一线,风平浪静。

当是时,突闻得村中传来喊叫之声,村民们点火出来,一瞬间整个村子都已是灯火通明。二人忙去看是怎么回事,飞奔过去,只见一队倭寇正气势汹汹的杀了过来。这些倭寇十分凶悍,三天两头在海边劫掠村庄、杀死沿海居住的百姓人们都十分畏惧他们。村民们识得是倭寇,大惊失色,边跑边喊:“快走,倭寇来了!”胆子小的早已失声奔逃,胆子大的却是抄起武器杀向倭寇。但倭寇向来彪悍,只见倭寇杀过来,顷刻间便杀掉了两人。那两位青年义愤填膺,大喝一声,便是杀了出去。只见得对面一个倭寇举刀砍来,年龄较小的青年闪身避过,脚下一绊,那倭寇一个踉跄,便欲跌倒。那青年趁势一掌打落倭寇手中之刃,夺将过来,一刀便斩了这贼寇,可见他功夫是相当厉害,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那年龄较大的青年也是出手打死了好几名倭寇。倭寇叫他二人如此武功,暂时缓了进攻的脚步。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那些倭寇稍微缓了一下,见他二人孤身作战,并无援手,于是又面相凶恶地杀了过来。两位青年虽说颇有一些武艺,但见得这般阵势,也是心一悬。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这个情况,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一门倭寇挥刀砍向较大的青年,那青年欲躲开,另两名倭寇已是从两侧杀入,情势可说是相当不乐观。那较大青年虽说有些小惧,但丝毫不慌,灵机一动,便借力向上一跃,避开了那三名倭寇的进攻。那三名倭寇三柄明晃晃的钢刀碰撞在一起,溅出一阵火星,足见力道之猛。那较大青年避开之后便连忙去看那较小青年,只见那较小青年左支右绌,已是招架不住。他正欲上前去救,却只听得那较小青年惨叫一声,已是中了一刀。那较大青年大喊:“志远!你怎么样?”那较小青年忍痛说道:“没事儿……”话音刚落,已是又中一刀。当是时,突闻得有小队人马赶来,大叫道:“倭寇休得行凶杀人,吃我一棒!”却是一伙手持齐眉棍的和尚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他们舞动长棍,与倭寇相搏,去救那较小青年。较大的那位青年见有人来帮忙,喜出望外,赶紧一同出手,没半炷香工夫,已将来犯的几十名倭寇全部斩杀。

收拾完众来犯的倭寇,那较大的青年忙去查看他师弟的伤势。只见那较小的青年浑身是血,痛苦不堪。领头的和尚走过来,关切地问道:“得赶紧救治他,不如两位小英雄到我们那儿一会?”那大青年道:“长老,这可甚好!我叫崔林天,这是我师弟马志远,不知长老如何称呼?”那和尚道:“贫僧法号智真,话不多说,快把你师弟带到我们那儿去!”崔林天赶紧草草地给马志远包扎了一下,便背着他随众僧去了。原来这伙和尚都是浙江一带的寺里的武僧,他们训练有素,常常以小分队的形式出没在沿海的村庄、市镇之中,负责巡逻,以及守卫这些地方。当倭寇来犯时,他们常常能将小股敌人打退甚至干掉。所以,他们在江浙一带很是有些名气,老百姓纷纷感谢他们,给他们提供食宿。

他们把马志远带回寺中,便找来一些金疮药之类的给马志远敷上了。崔林天见师弟受伤,十分着急,不停的责备自己,说自己没有保护好师弟。智真将崔林天他俩安置好,便回去休息了,而寺中的方丈智善倒是来看望崔林天他们。

已是夜深人静,崔林天独自坐在走廊上,看着夜空,不知在想些什么。马志远受伤之后昏迷了好一阵,给他处理伤口之后,便把他放在床上了。之前醒了一次,但他说浑身无力,脑袋昏沉沉的,便又睡了。智善缓步上来,见崔林天呆呆地坐着,抬头望了望天空,说道:“今晚的月色真美啊!”崔林天正自出神,嗯了一声,突然才发现有人来了,回过神来,扭头看向智善,道:“原来是方丈来了,您有什么事吗?”智善笑道:“我就是来看看你们,志远的伤势好些了吗?”崔林天道:“好些了,不过现在已经睡了。”智善说道:“这就好,我见你二人相依为命,不知要去向何方?”崔林天说道:“唉!我们也不清楚,反正是在茫茫人海中四处寻找,只等某一天我们师兄弟能够团聚,大家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智善道:“你们是如何分散的呢?又为何没有一点消息呢?”崔林天道:“我们本是在西边群山中跟随师父练功,他老人家收留了我们几个徒弟,每天都在山中闭关不出。可有一天,突然来了一群身手极高的刺客。他们围攻师父,师父当然是不怕他们,把他们都打败了,却放他们回去了。但不久之后,便有一大群身份不明的人包围了我们,师父见大事不好,便叫我们师兄弟六人分头下山,叫我们找到大师兄。于是我们便四散逃走了,师弟志远是我们几个中最小的一个,于是我带着他一起。本以为下山之后很快便能重聚,可我们都是从小一直住在山里,从来没有下过山,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于是我们就都走散了,只记得师父说过,大师兄在东边,于是我们坐了一只小船,顺长江而下,就来到了浙江地界。可是到现在,我们也没有丝毫大师兄的消息。”说罢,崔林天黯然神伤,拿起随身携带的酒葫芦,大喝了一口。智善道:“想不到少侠竟有如此经历,你师父难道没提供任何线索吗?”崔林天道:“他常说,要我们多看星星,可是星星又能看出什么呢?”智善听他一说,便也抬起头望向夜空。他看了一会之后,笑道:“少侠,你看那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哪颗?”崔林天看了看,道:“北斗七星吗?这很常见,有什么呢?”智善道:“你看天权摇光二星是不是今夜特别亮?”说着他指向这两颗星。崔林天道:“对,但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吧!”智善说:“不,你自己看不出来,但我感觉得到,刚刚我在方丈室的时候,出来看了一眼夜空,那两颗星并不这样明亮,而当我跟你们两人待在一起时,再看这两颗星,便是特别亮了。”崔林天大惊,声音有些颤抖地说:“方丈大师您的意思是我们和这些星星有关?”智善道:“不错,我再问一句,你和你师弟排行分别是多少?”崔林天忙答道:“我是老四,志远是老七!”智善又笑了,他说道:“这就对了!北斗七星按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来排列,正好第四位和第七位是天权和摇光,恐怕这就对应着你们二人。”崔林天高兴得不得了,说:“多谢方丈大师指点迷津,原来如此,那么大师兄就是天枢了!”智善点了点头。崔林天接着说:“那这样的话,只需朝着天枢亮的地方走便可以了!”语音之中,夹杂着欣喜与激动。但他马上又说:“可是天下之大,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智善说:“没错,但我相信,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你们一定能找到的。”崔林天说:“嗯!”只听得智善又说道:“少侠,今倭寇横行,都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须以家国大事为重,何不随我们一同抵御倭寇,立下大功,造福后人?”崔林天说:“对!师父就常告诫我们,要保家卫国、行侠仗义。”智善说道:“少侠你们快些休息,我也回去了。”说罢他双手合十,便行了一礼,崔林天忙回礼,二人便别了。智善走后,崔林天便回了屋中。马志远也醒了,他挣扎着坐起来,问道:“师兄,刚刚方丈跟你说什么呢?我看你满脸激动。”崔林天于是将刚刚二人的对话全部告诉了马志远。马志远听后笑道:“哈哈哈哈哈!师兄你真信这种鬼话,这天上的星星,和地上的人,那能有个屁的关系,你可别听信了老和尚的话,他指不定是唬你呢!”崔林天不悦道:“志远你这就不对了,方丈是关心咱们,你不能这么说。”这师兄弟两人,一个忠厚老实,一个油头滑脑,可真是好玩。崔林天便不谈此事,问道:“志远,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马志远道:“这还用说,当然是跟随智真老和尚学功夫,打坏人啊!”崔林天道:“嗯,现今也只能这样了,你尽快把伤养好,我们像智真长老请教功夫,毕竟我们所记的许多东西,根本就没有理解,也不知道怎么用。”马志远说道:“好了,师兄,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睡吧!”崔林天道:“好!”

翌日,崔林天和马志远便到智真长老那里去了。智真见他们过来,说道:“两位少侠有何贵干?”崔林天还没开口,马志远就已说道:“智真长老,我们想跟您学功夫,好不好?”智真说道:“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没问题!你们跟着我学,到时候去打击倭寇!”马志远见智真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喜出望外,忙向崔林天说道:“师兄,智真长老同意了!”崔林天说道:“多谢长老!”于是,二人便同智真日夜操练,功力小有长进,并且对佛家功夫颇具了一些了解。这一晃就是几个月过去了,他们中途还跟随智真去剿过几次倭寇。平日练功的时候,崔林天常常一口气坚持老半天,而马志远热情很高,但每次练到一柱香便坚持不住,嚷嚷着要休息。但每次智真给他们众弟子说武术的理论知识的时候,马志远很快便能记住而崔林天却半天记不住,被智真骂为榆木脑袋。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太极毒王太极毒王初心微凉|武侠大风泱泱,大潮滂滂。苍穹虽可仰望,日月不见莹光;英雄绝伦,举世无双。看世间谁主沉浮,品江湖太极毒王。 易经传人,太极宗师,又得唐门不传秘法,如果得知这一切是命中注定,是顺应天命,还是逆天反抗?换做是你,是选择平庸富贵且平安的度过一生,还是选择危难与机会并存,忍常人所不能忍的痛苦傲世巅峰? 吾等不甘为人后,揭竿斩木露锋芒。 万丈风潮平地起,血雨腥风杀戮狂。 数年征战复荣光,身死沙场又何妨。 一朝留名千古史,短短人生亦辉煌。
  • 执宰江湖执宰江湖零点小镇|武侠他,一个小小县城小小的县丁,每天的工作就是开城门,关城门,经常被当地纨绔任意欺凌。可他竟与朝廷的侯爷、将军师出同门;与皇子相交莫逆,情同手足;当世第一大帮派的盟主竟是他的师弟。他是刘响,平常的外貌之下掩盖着不平常的内容。斗楚谍、诛胡蛮、为友抗太子,为义绝亲情,当兄长面临危机,他只身赴险,执掌江湖大帮;当国家受到侵略,他统御江湖,千里赴难……
  • 北元传奇之子母银蛇传北元传奇之子母银蛇传名牌小肚兜|武侠明洪武年间,江湖传言:成吉思汗——铁木真将他戎马生涯中,从20多个王国搜刮而来的奇珍异宝,埋葬在额尔古纳河与白山黑水之间,无价宝藏填平了一整条河,而开启铁木真宝藏的地图和钥匙,则是由东蒙古,历代驻守在额尔古纳河草原的北安王一脉看守。一时间,群雄逐鹿,朝局动荡,江湖腥风血雨……一段离奇的北元秘史,演绎着一段凄美的爱情传说;一段痛快的江湖逸事,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王朝阴谋……江湖路,北元情,江湖血,北元灭,一切光怪陆离,尽在子母银蛇传!
  • 陪你飞向烟火陪你飞向烟火笔渲天下|武侠一个山野农家收留了一位女婴,想要妹妹很久的肖弦下定决心宠她一生。
  • 济世狂刀济世狂刀庄玄灵|武侠一个隐藏了宝藏秘密的前朝遗骨,一步步成长,创造了一个个血雨腥风的故事,凭借一人一刀,机遇奇缘,劫富济贫,抵御外敌,极力创造一个仁爱和平的世界。
  • 风雨桃花风雨桃花山水云月间|武侠桃花盛开香气透,刀光剑影争未休。庙堂掀起江湖斗,江湖庙堂竞风流!陶兴之由一个无忧无虑的快乐少年郎,不幸沦为流落中原的落难王子,随后开启了一段不同寻常的成长之路!
  • 黑白道之天命难违黑白道之天命难违秋叶的歌者|武侠故事的主人公方承经历迭变之后,自此才开始走入真正的人生。在历经武功尽废,自戗未死之后,他一步步的明白心中所求,并很幸运的找到了真正所爱。几次生死劫后,堪破一切的他却逐渐淡漠了世间的一切,一心想去归隐。但这时命运却捉弄似的把他重新推入俗世,并推上了人生的巅峰,隐藏在他所爱之人身后的隐秘也逐渐打开。
  • 靖难英雄记靖难英雄记商皓|武侠千百年前,大将白起攻城略地,搜罗了很多金银财宝,秘密就藏在将军令之中。自他被秦王杀死后,将军令下落不明,一直以来,传说纷纭。时值明朝建文年间,传言将军令重现江湖,一时之间,江湖掀起腥风血雨。建文帝大力削藩,朱棣为求自保,网络江湖侠客,为其效命。加之朝中奸佞作祟,朱棣打起清君侧的名号,以靖国难。本书以“靖难之役”为历史背景,故名《靖难英雄记》。
  • 陌路江湖情仇似海陌路江湖情仇似海初恋般的味道|武侠从小青梅竹马的师妹背叛了他,竟然是为了自己情同手足的师弟。师父这时又离奇死亡一切矛头又都指向他,他难到要从此背负骂名一辈子吗?
  • 春游记春游记圆钦|武侠她生下来就是短命鬼,却又幸运得举世无双。他从里到外都很厉害,甚至明摆的弱点都没人肯信。他单纯耿介至天真,却又是无法摧毁的天真。他们三人,相逢总是在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