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环球体育下载页

第3350章 真不知道

第七三五章陈烽火的苦与天下人的苦!
  鲜花如炬,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之中,一个身着军装的老者,站在党旗面前,目光凝重,气势威凛,不禁让所有人肃然起敬。
  这场内部授衔仪式,只有不到五十人参加,但是平均年龄却在五十岁以上,每个人都相当的重视,因为站在他们面前的老者,是当年在抗日战争之中硕果仅存的大将之一,却是二十多年前蒙受不白之冤,有人欢喜有人愁,因为陈烽火,一个在烽火狼烟中立下赫赫战功的老人。
  “今天,我谨代表党组织,重新授予陈烽火上将军衔,并升任京城军区副司令员,总参二部部长,兼任二炮指挥作战系参谋长。并且,为当年陈公的冤情,表示最严肃的道歉。”
  胡老面色红润,神色庄严,包括政治局常委,委员,以及京城军区一把手,其余数个军区的代表,共计四十七人,一起站在党旗之下,为陈烽火喝彩。陈烽火面色潮红,他等这一天,等得太久了,不过却并不是迷恋权利,而是他不想一辈子蒙受不白之冤,那样对于这样一个曾经在战场上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老将而言,绝对是一种比死更痛苦的折磨,但是今天,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立于华夏之巅了。
  昔日恩怨情仇,一扫而空,陈烽火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有如此大变,这一切,都源于自己的孙子陈琅琊。
  陈烽火内心之中的压抑,也消失了大半,二十年多年来,内心的煎熬,那可是相当的难受,几度想要重新回归紫禁城给所有人一个响亮的巴掌,但是到头来又能如何呢?他始终都是背着千古罪人的骂名,没有人理解他,更没有人知道他的来龙去脉,最后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危害到国家的利益,所以最终陈烽火才没有再入京城搅乱天下。
  就连陈琅琊都不知道,爷爷用心良苦,当年他也是为了天下百姓,怕危害到国家利益,导致政局动荡,致使原本就为建国几十年的国家再度陷入风雨飘摇的境地。没有人知道当初的陈烽火是怎么想的,为了不让华夏重新陷入兵荒马乱,他才选择了退隐,被逐出紫禁城,而当初若是陈烽火奋起反击跟东方家族死战到底的话,鹿死谁手就是未知数了。那么或许今日的紫禁城,就更难以琢磨了。
  当初,俄、美、日等国家依旧虎视眈眈,陈烽火为了顾全大局,做出了这样的牺牲,又有谁懂得呢?国内风云变幻,日新月异,如果当初陈烽火真的跟天下闹翻了,他难以想象日后的新中华会是什么样的。不过有些事情,陈烽火也并未打算让别人知道,一个男人的背负,不应该只是家庭,应该胸怀天下才是,但是陈烽火如此,有人却并不这么想。
  就在京城军区一列人中,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嘴角带着一丝冷笑,但是在这等场合之上,他却不能够做出不当的举动,那就是与国家做对了,跟政府唱反调,就算是他这个京城军区二把手同样吃不了兜着走。东方家族虽然强大,但是还没到可以无视所有人的地步,这天下,还没到他东方家一手遮天的地步。不过东方日炎很显然对陈烽火充满了不屑。
  陈烽火对着党旗深深的三鞠躬,转身看向胡老,不远处,东方日炎的冷笑被陈烽火尽收眼底,老子不跟你们计较,但是不代表我的孙子会放过你们东方家族。走着瞧吧,看谁能笑到最后。陈烽火的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夜风凄冷,小雪飘落,天寒地冻的气息,散布在华夏大地之上,尤其是东北部地区,跟南方相对暖和的城市比起来,更是相当之冷。
  一栋三百余平米的四合院之中,雪花落下,铺满地面,主厅之中,门敞开着,不过在大厅正中央,一个大火盆燃烧着,炭火红彤彤的,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棱,甚至比北方的暖气更让人觉得心里火热。
  正厅主位之上,坐着两个老人,一个是陈烽火,一个是席定军。
  “这么多年了,老陈,你总算是翻身了,呵呵,不过如果不是浮屠这小子还算争气,你这个老亲家,我是说什么也不会认的。哼哼。”
  席定军老脸一横,嘴角冷笑着说道,不过却并不讥讽之意,两个人已经是几十年的交情了,席定军知道陈烽火的为人,陈烽火也知道席定军的为人。
  “有时候,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争强好胜,其实并不是我的本性,当年在战场上,那些都是迫不得已的,你不杀敌人,就会被杀,不争强好胜,怎么在千军万马中活下来?不然的话兴许我这条老命早就已经搭在了战场上了。”
  陈烽火淡笑道。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也算合理。但是当年你跟龟孙子是的被撵出了紫禁城,难道你就不觉得委屈吗?说实话,当时我都不相信,你这个老东西,会肯俯首称臣?可是谁知道,你真的被踢出紫禁城了。哎。”
  席定军似乎还有些耿耿于怀,二十多年前的事情,宛如昨日。炭火不断燃烧,发出一阵阵细微的燃烧声,两个年过七旬有余的老者,都是有种岁月惘然的感觉。
  “谁不想掌权天下?谁愿意为人鱼肉?不过我当年,没得选择,没得选择啊,呵呵。若是放在今天,或许,我还会做出同样的决定。不过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吗?何必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生活,活的就是一个舒心,怎么活着,那就看自己的意愿了。”
  陈烽火坦然说道,不以为然,这一点,倒是比席定军更加豁达。
  “不行,我还是好奇,你这家伙究竟为什么答应那些老家伙,败退紫禁城?你不想走,没人能逼你。”
  席定军誓不罢休,看着陈烽火,不打算给他台阶下。
  陈烽火笑着摇头,嘴角也是微微泛出苦涩。
  “这二十多年来,我的确很苦,但是我的苦跟天下人的苦比起来,哪个更重要呢?我若拼死一战,紫禁城,又有谁能拦我?但是那个时候的华夏,又怎么经得起这么大的折腾呢。东方家能不顾一切的对我发难,我却无法做到义无反顾的一战。而且我的落幕,也是一个时代的圆舞曲,陈家落败,对于当时的华夏政局而言,是一个好消息。而我能做的,就只有退出历史舞台。”
  陈烽火的话,让席定军微微一愣,二十多年前……
  席定军面色变得凝重起来,跟刚才判若两人,他自信没有几个人会比他更了解这个牛脾气的亲家公,但是此时此刻,陈烽火给他的感觉,却是如同一座山岳般高大。席定军默默点头,冲着陈烽火伸出大拇指。这个亲家公,第一次让他觉得伟大。他的苦,跟天下人的苦比起来,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陈浮屠逼着双眼,靠在窗户上,深深的呼吸,脸色几经变幻,自己虽然实力强横,但是最终却搅得紫禁城天下大乱,不过父亲却没有说过任何有关的事情,匹夫之勇跟天下之谋比起来,陈浮屠甚至觉得在父亲的面前,他变得越来越渺小。但是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没有让紫禁城的人觉得他陈家是那么好欺负的,陈家离开紫禁城,也是迫不得已。
  晚上八点多,一家五口人,坐在大厅之中,准备好了青菜羊肉,以及碳锅,在这寒冬之夜,吃上一顿老北京的炭火锅,也是相当的惬意。
  陈烽火,席定军,陈浮屠,席妍薇,席风,五个人围坐在桌子边上。
  不过这个时候,席妍薇的眼神,却是变得湿润了起来。
  “怎么了小薇?”
  席定军看着一脸忧伤的女儿,心中打鼓,不过旋即便是明白了过来,这顿团圆饭,唯独少了一个人,那就是陈琅琊。陈浮屠的神色也是略带沉默,这小子神出鬼没,现在就连他想要找到他,都是难上加难了。就连家人聚会,都唯独少了这个小王八蛋。饶是陈浮屠也是不禁心头微酸。
  “吱呀——”
  所有人都朝着门外看去,小雪依旧缓缓飘落,落在院子里,已经有了不少,一个穿着休闲装的年轻男子,推开门,一步一步的向着门口走来,所有人的眼神,都变得凝重起来,谁说琅琊不在的?这不是来了吗?
  来者,自然便是陈琅琊,陈琅琊憨憨的笑了笑,走在门口的时候,脸上已经充满了严肃,最终‘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爷爷,外公,爸,妈,舅舅,我回来了。”
  陈琅琊重重的磕了一个头。
  “快起来琅琊,这是干什么?正好回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快起来一起吃火锅。”
  席风笑着站起身,扶起陈琅琊,陈琅琊点头,站在浮屠的面前,忍住眼中的泪水,咬着牙说道:
  “爸,你放心,这条手臂,我一定会让亚特兰蒂斯的人,血债血偿!”
  陈浮屠笑着摇头,空荡荡的袖筒,已经没有了手臂,只剩下一支,陈琅琊看在心中,内心撕裂般的疼。
  “回来就好,打打杀杀干什么,只要你平平安安,就是我跟你爸最好的安慰。”
  陈琅琊跪在席妍薇的膝下,满脸笑容的看着自己的生身母亲,眼中,终于忍不住落下了泪水。
  席定军陈烽火相视一笑,都是无比的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