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章

昌升茶行老板吴升,现在,也站在微雨之中了。

他手里举着一把油纸伞,正好遮住视线,两匹高头大马立在他的面前时,他便只看见那八条马腿了。

虽然如此,凭着眼睛的余光,他已经知道他那个汉奸干儿子把什么人带到他的吴山圆洞门来了。因此,昨天还有一双犀利老眼的他,此刻成了一个老眼昏花的人。他笔挺的头颈,也仿佛老蔫了。他撑着伞的手越举越低,嘉乔和他的皇军长官,看不到那张老脸上狡猾的目光,一把杭州孙源兴伞铺的油皮纸伞,把这个老谋深算的中国老头暂时遮蔽了。

这种微妙的格局当然不会长久。杭嘉乔一发现养父吴升并没有那种要把雨伞收起来迎接人的热情,便立刻翻身下马,对父亲鞠了一躬,说:“爹,这是太君小堀一郎,是梅机关驻杭分机关我的顶头上司。”

吴升这才把雨伞往后移了一移,那叫小堀一郎的日本军官的眼睛,便和吴升的老眼作了一个最初的较量。小堀那副几乎眉心连在一起的浓眉和眉下一双圆而明亮的眼睛,使吴升心尖子猛烈地一抖——凭他多年来闯荡江湖的相面经验,他知道他又遇见了一个真正的对手。

吴升知道,他没有能力和这目光对峙,因此他立刻装聋作哑,把手罩在耳根上,大声叫道:“什么梅,梅菊花,吴山圆洞门没有梅菊花。”

杭嘉乔朝小堀摊了摊手,说:“老了,几年不见,老了。”

杭嘉乔不打算向父亲解释什么梅机关。这原本是日本大特务土肥原主持下的军事特务机关之一,代号却取得如中国文人情怀式的清丽——按地区分为梅、兰、竹、菊四个系统组织。江浙东南沿海一带,都是属梅机关管的,小堀一郎和嘉乔,都是梅机关特工人员。这种事情,杭嘉乔当然不想让父亲知道,他毕竟还是姓杭的人,那种家族特有的敏感也一样遗传在他身上。他感觉得出来,养父对他不像从前那样钟爱了。

小堀一郎下了马,用几乎看不出来的动作点了点头,操一口流利的汉语说:“中国人有句老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老先生怎么不请我们喝茶啊?据我所知,客来敬茶一向是贵国迎宾的礼节呀!”

吴升这才恍然大悟,说着“请,请”,就把他们往里面带。在客厅里让他们坐下了,自己却站着,说:“乔儿,你看我这老不死的这两年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昨日我刚刚把房子全部清理了一遍,我和你妈搬回去住了,这里留给你,也是物归原主。你亲妈临死前交代的大事,我也就了了。”说着,把那串已经磨得光光的吴山圆洞门的钥匙拎了起来,扔到嘉乔手里。

嘉乔接了钥匙,脸就变了,说:“爹,谁让你搬的家,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住吴山圆洞门了。拿回去,吴山圆洞门是你的了,你让谁住就让谁住。”他一下子就把钥匙又扔了回去。

“那你住哪里?”接了钥匙的吴升没忘记顶了他一句。

“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要住就住羊坝头。”

吴升想了想,把钥匙又退了回去,说:“阿乔,我看你还是住在这里,羊坝头那里先不要去动那个脑筋了。”说着去取热水壶,摇了摇,都是空的,便苦笑着说,“忙着搬家,你们坐一会儿,我去烧水。”

嘉乔问:“下人呢?”

“逃日本佬,逃得一个不剩了。”

嘉乔看看小堀,便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带他的上司来,原本是想显示一下自己,这下却出了个洋相,便站起来说:“算了,我们还有事,再说,我还想到羊坝头去看看。这两天正搜城呢,我不去打招呼不放心。那五进的大院子可是我的,烧了怎么办?”

谁知吴升又说:“阿乔,羊坝头暂时不要去算了。”

这下嘉乔真的觉得奇怪,他一直记得父亲提起个羊坝头,有多少咬牙切齿。吴升一个何等老奸巨猾之人,怎么能不知道嘉乔是怎么想的,心里却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日本佬都打进来了,我们自道伙里还打什么仗。真当是荷叶包肉骨头——里戳出。这么想着,一肚皮的懊恼。人一动恼,气就粗了,吴升就摆起了老爷子架子,说:“叫你不要去,你就不要去了嘛!人家羊坝头那边房子,现在有他们老大看着呢。”

杭嘉乔一听说是沈绿爱,就淡淡一笑,看上去就像是打定主意要让谁去死时的那种决然之笑。吴升便又说:“赵四爷赵寄客也在那里呢。有他在,谅他们日本兵也不敢轻易放火的。”

杭嘉乔听到赵寄客这个名字,突然想起来了,转过身便对小堀一郎说:“太君,你不是向我打听赵寄客这个人吗?喏,现在,他就在我们杭家大院子里。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见一见?”

小堀一郎一言不发地从刚刚坐下的太师椅上站了起来,掏出了放在左边口袋里的一只老式怀表,看了看时间,然后,就往外走去。

杭嘉乔一看这副架势,就知道他的这位皇军上司,是要去会一会杭州城里的大人物赵寄客了。

梅机关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在中国本土物色他们看中的官员,其中有三条标准:一是日本留学生,主张“日中亲善”的;二是日本洋行的买办,地方上的地痞流氓;三是中国的失意政客、官僚、军阀、退职的文武官员及隐居的林泉名宿。

照杭嘉乔想来,赵寄客赵四爷就是一个典型的第三类人才。不过,凭他杭嘉乔多年来的了解,知道赵寄客是决不会出山为日本人做事的。关于这一点,他也已经用各种婉转的言辞向小堀一郎解释。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位皇军大佐对赵寄客会发生那么大的兴趣。他调动了他所有的智慧,也还是不太能够吃透像小堀一郎这样的人。

嘉乔亲眼看到过小堀一郎杀人。他在马上悠闲地踏步,突然拎起手枪就朝路边一枪,一个妇女应声倒下,小堀的马连停都未停。嘉乔不明白他何以劳神杀人?小堀笑了笑说:“逃难就逃难吧,背上还背什么青花瓷瓶呢?”

他说这话时,看上去那么平静,真正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杀人不眨眼。但嘉乔佩服他的并不是杀人不眨眼,而是他能够把人杀得这样不动声色的同时,却又能同时保留着作为平常人的那么多生活的情趣。即便是在这样戎马倥偬的日子里,他也不曾忘记他的许多趣味。比如他杀了那中国妇女,往前走了一段路,突然勒住缰绳,回马到那女人的血泊前,弯腰捡起一块刚刚碎裂的青花瓷片。那瓷片上沾着血迹,女人还在血泊中抽搐。小堀伸着手让瓷片淋着雨,冲去了血迹之后,那女人才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嘉乔还是不习惯这种场面,时不时地别过头去。小堀却兴趣盎然地对嘉乔说:“你看,这是什么朝代的?”

嘉乔看那瓷片上一个小孩子的头,便摇摇头说不知道。

小堀说:“你看这孩子的脸,便知道他该是崇祯朝的。崇祯朝起,中国工艺品上婴戏图的婴孩们,脸上突生怪疾,然后,一个王朝就灭亡了。你看这个小孩子的脸,不是很有一种不祥的预兆吗?”

“怪不得那女人就死了。”

“嘉乔君,你可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小堀斜了他一眼,勒马继续前走。

“这可真不是我能够回答得了的。”嘉乔一边策马跟了上去,一边顺嘴就说,“如果做您的翻译官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大哥嘉和,那么或许你们两个还可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呢!”

“你可是从来也没有和我说起过你的大哥,他是个中国文化通吗?”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解释我与他的关系。不过我知道,拿出任何一张画来,他能够判断真伪;拿出任何一只器皿,他能知道那是什么朝代;他和人下棋,从来没有下输过。”

“他和我一样,总是赢吗?”

“不,他总是和。”嘉乔笑了,说,“连和我这样的臭棋篓子下棋,他也总是和。”

“如此说来,你的大哥,倒真可以说是一个值得我一见的人物了。”小堀收起了青花瓷片,若有所思地回答。

现在,小堀一郎果然是要动身去杭嘉和居住的地方了。他再一次翻身上马的时候,吴升比刚才的态度热情多了,因此看上去他那种巴不得他们走的表情,也是瞒也瞒不过谁了。小堀看着马下打躬作揖的吴升,突然,淡淡地用日语对嘉乔说:“我们没有能够喝上你父亲的茶,你看,他因此而多高兴啊!”

嘉乔顿时觉得脊梁一阵冰凉。他一时张口结舌,好一会儿才回答:“太君,您多疑了吧?”

小堀已经策马向前赶去了,脸却往后转着,一边微笑着和吴升告别,一边对嘉乔说:“真有意思。我来中国的时间已经不短了,而你的养父,则是我看到的最狡猾的中国老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嘉乔沉默了,他不愿意说,这意味着他的养父拒绝承认日本人是他的客人。他竟然会有这样的心机,这可是他杭嘉乔没有想到的。

小堀却笑了,说:“没有关系,你的身上,没有他的血。你可以把他看成为一个普通的杭州人,一个和你没有关系的人。”

“我是他养大的。”嘉乔企图解释,被小堀打断了——

“不!没有什么比人种和血缘更为重要的了!”他声音放高了,同时松开了缰绳,他好像并不愿意人们看到这时候他的那副淡漠的神情了。

已经有人先行一步来到了杭家大院。

杭州商会会长谢虎臣,带着救火会会长王五权,急匆匆地走进了杭家大院,在第一进院子的大客厅前花园里,便见着正在花下赏梅的赵寄客。谢虎臣抱着拳,边作揖边说:“赵四爷毕竟英雄,今日杭州城到哪里还能找得到你这样的闲人。”

赵寄客见着这两个忙人,也不回礼,一边兀自喝着杯中之酒,一边说:“我是在这里等着与城同归于尽的。大限已近,自然是要活一刻快活一刻的了。倒是不知你们二位跑到我这里来凑什么热闹?你们都是党国要人,一城百姓的命都系在你们身上,你们可是不能跟了我一起去的。”

谢虎臣连连苦笑说:“赵四爷好会挖苦,我们算是什么党国要人,不过生意场中人罢了。前些日子省主席约了我们同去,说是一旦杭州沦陷,要我等担负起维持地方和救济难民的责任,以免地方糜烂,那日怎么不见赵四爷的面呢?”

“朱家骅什么东西,也要我去见他?我不见他又怎样的,我该干什么还不是照样干什么。再说,我虽不曾与你们同去见那个朱家骅,我也不曾如你们一样,昨日一大早就去武林门迎那些日本人啊!”

“原来赵四爷是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啊。”王五权笑着说。

“我是什么秀才,我是剑客,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我虽不迎日本人,日本人若找上门来,我倒也有另一种的迎法。只怕这时候我红了眼,连你们也一块儿迎了进去呢!”

赵寄客这一番话说得杀气腾腾,倒把谢、王二人说得愣住了,半晌也回不出一句话来,悻悻然地就要回头走人,却又被赵寄客喝住了:

“无事不登三宝殿,你们既然来了,自然有话要对我说的,我现在还没开杀戒呢,你们只管道来!”

那姓谢的只好再回过头来,说:“今日一大早,他们杭家的嘉乔就带着一个叫小堀的日本军官来了,说是杭州眼下正处在无政府的状态,得有人出来主事。日军的供应,也需要地方绅士负责,要我们立刻成立杭州市治安维持会。我想,这么大的事儿,还是得你赵四爷帮着拿个主意的——”

赵寄客就喝住了他们:“放屁!亏你们想得出,这种事情找我来帮着拿主意!”

王五权就谄媚地说:“赵四爷是真不晓得,还是装糊涂?日本人早就发了话呢——杭州城里有一个人是动不得的,那就是您赵四爷啊。”

赵寄客听了此言,倒还真是心生一悸,想,莫不是心里压着的那事儿,果然来了?眼前恍惚一阵,连忙长吐一口气稳住自己,心里喝道:罢罢罢,快刀斩乱麻,今日里,谁杀进杭州城,谁就是我赵寄客不共戴天的仇人了。再见眼前这两个累累如丧家之犬的家伙,知道他们早已有落水之心了,只是欲盖弥彰再来忸怩作态一番罢了。可恨他们自己要做狗,还要拉了人来垫背,也是瞎了眼睛。心里这么想着,便故意问:“照你们说来,我倒是交了好运了。从前在党国手里,好歹也是辛亥义士,建国元老。如今到了日本人手里,又有他们做了我的保镖。我是哪朝手里都是吃得开了,就是不知二位如何为自己的前程做打算?”

王五权是个粗人,立刻就兴致勃勃地说开了:“我们也是这样想的。俗话说,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又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还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日本人也罢,国民党也罢,无论谁在杭州,都要靠我们这些做事情的人。您老说,哪个屋檐下不是做人?如今日本人既然给我们一个出头挑事的机会,我们为了争口气又生生地扔了,天底下岂不是又多了几个呆木头——”

谢虎臣毕竟是当了商会会长的,知道做人还要一点遮羞布,不可赤膊上阵,不能一点幌子也不打,便打断了王五权的话说:“出头挑事,什么时候不好出,偏要挑这种兵荒马乱的年头。我们还不是为百姓计,自己来受委屈。搞得不好,人家还要把我们当秦桧来骂呢!”

“骂就骂好了,秦桧也不见得就被人家骂死了,倒还是在自己家里寿终正寝的呢。你看那岳飞,总算流芳百世了吧,有什么用?活着的时候,还不是风波亭里当了冤大头!”

赵寄客这才哈哈大笑起来:“我今日倒也是领教了,没想到当汉奸,竟也能当得这样理直气壮。我也才晓得世上怎么会有秦桧这样的小人。你若不说,我还真以为你们虽然做了狗,还剩一点人性。好,你们既然来了,一点东西不带走,也委屈你们了。你们过来,看我给你们什么?”

谢虎臣聪明,知道不好,就往回缩。王五权却往前走,脸上就结结实实挨了赵寄客一口唾沫。王五权要叫,谢虎臣却说:“还不快走,什么事情不好找皇军说!”王五权才回过神来,赶紧往回退,却听见后面有人说:“不用找皇军,皇军已经到了。”那王五权回头一看,你道是谁,原来正是那吴升的儿子吴有。他身后站着的,正是那个叫小堀一郎的日本人,小堀一郎旁边那一位,不是嘉乔,又是何人!

空气一时就紧张起来。赵寄客站在花下,一边品着酒,一边绕着那株梅花转,没有要理睬那些不速之客的意思。这边,小堀一郎手握军刀,好一会儿,也不说一句话。谢虎臣和王五权,见这副架势不妙,倒退着就溜了出去。出得大门,又撞上了也跟着溜出来的吴有。谢虎臣就说:“你回去盯着,我看这个日本人着实奇怪。”吴有苦着脸说:“我可不敢回去,今日这架势,保不定谁得死。”

“死也死不到你的头上,日本人要我们派大用场呢!”王五权一把把吴有又推进杭家大院,这才溜之大吉。

小堀一郎和赵寄客的对话很有意思。他盯了半天,才走上前去,问:“你的手臂,怎么会少了一条?”

赵寄客,见那日本军官还能说中国话,倒也有些吃惊。上下打量一番,从脚底板开始就燥热了上来,眼睛也像是起了雾,说:“说来倒也简单。世上总有杀不尽的贼,我却偏想杀尽了他们,故而少去一臂。”

赵寄客这样说话,吴有在旁边听得连汗毛都竖起来了。嘉乔见状,转身对小堀用日语说:“太君,您就别理睬这个老糊涂了。走,我带您去看看我家院子,您不是想找一处江南宅院吗,您看这里如何?”

小堀沉下脸来,也用日语说:“嘉乔君,免开尊口。”

“可是太君,他冒犯了您。”

“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

“可是太君——”

“住嘴!”

赵寄客就大笑,说:“你看是不是,马屁拍在马脚上了,汉奸也不好当啊。”

原来赵寄客也是会一口日语的,听了他们的对话,正要挑他们动怒呢。

小堀竟然还笑,说:“倒还真是我想象当中的那个赵寄客。”笑过之后,想必是要为自己找一个落场势,便说:“好吧,嘉乔君,去看看你的这个五进的大院子。”

天下事情,也就是出在一个“巧”字上。这头小堀一行正要往里面撞,却有人未见身影,先闻其声,一路叫了出来:“寄客寄客,怎么这半日也不回屋子,小心着了凉。”再见那厚门帘子一掀,众人眼睛一亮,但见里头就出来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

沈绿爱手里捧着那只曼生壶,眼睛一扫,见了一院子的人,其中还有嘉乔,顿时就什么都明白了。

明白是明白了,但也不能因此而乱了阵脚,特别是当了那汉奸嘉乔的面。这么想着,绿爱就举着曼生壶走到了寄客身边,摘下他手中的酒盅,递过壶去,说:“风里站了这多半日,还是喝口热茶,这是我刚给你沏的。”

赵寄客就道:“这茶来得好,正有人惹我费口舌呢。”

“和人说人话,和鬼说鬼话,你也不看看值不值得,走,回屋去。”

两人就要往屋里头走呢,嘉乔这一头早已忍不住叫了起来:“姓沈的,你给我站住!”

绿爱都把那门帘重又掀起来了,毕竟是金枝玉叶长大的,一生都受不得人气,一句话也吃亏不得的女人。也是一脚不来一脚不去,你既来了我也不客气,就回骂道:“好好一个人住的院子,哪来的狗叫!”

杭嘉乔平生最恨的人,就是绿爱,梦里头也不知道给他杀掉多少回了。这种仇恨,先还事出有因,总以为有了绿爱,他妈妈小茶才被逼得上了吊,他杭嘉乔才落得一个有家不能回的地步。后来人事渐长,也知道凡事没那么简单。虽如此,见了绿爱就没来由地气,甚至绿爱的美貌,也成了他恶心的理由。杭嘉乔这几年跟着日本人,看那些杀人放火,刑讯逼供,也早已不动心肝。虽然还没有亲手杀过人,但他知道那是迟早的事情。若有一天开了杀戒,他必得先杀了那杭家大院的女主人沈绿爱,然后立刻就搬进那院子里取而代之,这才解他多年来的心头之恨。

没想到他还没来得及发作呢,这头倒先开始发作了。他火冒三丈,拔出枪来就往前冲,还是被小堀给拦住了,近乎自言自语地问:“那女人,就是沈绿爱?”

“我妈就死在她手里。”杭嘉乔且悲且愤地控诉。

小堀说:“就是那个缠住了赵寄客的女人?”

“我那糊涂亲爹,也是死在他们手里的。”

“噢,这女子年轻的时候,倒是绝色的。”他们开始在杭家的院子里一进一进地走了起来。

破脚梗吴有跟在后面,好不容易捞上了在皇军面前表现自己的机会,见缝插针地说:“太君,太君,你还别说,你此刻就是走在一个美人窝里呢。杭州城里的美人,可都是让他们杭家占了。你看那嘉乔的爹,一个人就占了两个:这个沈绿爱,你是看到了,人都称她龙井西施;还有一个叫小茶的,喏,就是嘉乔的亲娘,当年嘉乔的爹为了她,可是把那龙井西施都冷落了呢。我爹为了这个小茶,把我和我娘扔在乡下多少年都不问。……女人啊,娘煞的,真正是厉害!”

小堀就停住了脚步,问吴有:“你就不恨嘉乔的母亲?”

吴有喜笑颜开地回答:“不恨,恨什么呀。没有嘉乔的娘,哪有嘉乔,没有嘉乔,哪有我们今日的风光。你看一城的人,见了皇军都是鬼哭狼嚎一般地躲,单单我们吴家人,鞍前马后地皇军眼前凑,那是什么样的光彩?我们欢喜都欢喜不过来呢。”

小堀看了看吴有,就往前走,嘉乔就在心里头骂这个干哥哥无知无识,胡话连天。小堀看了看嘉乔淡然的脸,拍拍他的肩说:“别在意,这就是血统和种族。”嘉乔心照不宣地撇撇嘴,吴有在一边听不懂他们的话,只干干地傻笑着,嘉乔看了心更烦,头就别了过去。

“这第二进院子,想必是你大哥住的吧。”小堀突然指着院子说。嘉乔不解地看着小堀,小堀却指指院子里石桌上画的围棋盘格子,石桌旁一株大玉兰树在冬日里,也是直插云天。

“这里倒是一应设备都齐全的,太君要是不嫌弃,就住这一进吧。”嘉乔建议。小堀不置可否,嘉乔知道,这就是那么定了。

他们这么说着话,几乎就要把刚才那一幕剑拔弩张的场面翻过去时,小堀一郎坐在石桌前的石凳上,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块青花瓷片,一边细细地在石桌边打磨着,一边说:“怎么不见你大哥屋子里那些摆设?”

嘉乔知道小堀喜欢中国古董,连忙说:“太君有所不知,那些前朝的宝贝,从前我家不知有多少,都被我爹我爷爷辈抽大烟抽没了。到我大哥手里,实在也没有几件,我留心着给你找找。”

“日本人看重的倒不在别的。茶道中人,从前一直把从中土传去的茶具叫作唐山茶具,那是最贵重的东西了。”

“哈,”嘉乔不由得失声叫了起来,“小堀太君你也是茶道中人?”

“算是跟过里千家家元习过茶道吧,我的茶道先生叫羽田,在杭州住过许多年,前不久才过世呢。”小堀说到这些,脸上分明有了一种亲切的感情。

小堀显然是沉浸到他的思绪中去了。他全神贯注地盯着那瓷片,左看右看,天光下照到东照到西,然后漫不经心地说:“刚才我看到,你家龙井西施手里拿的那件紫砂壶,倒是宝贝。”

嘉乔一拍石桌:“小堀太君,我不服你还实在是不行,你可真是有眼力。那只紫砂壶,倒真是件宝贝,原是赵寄客送给我爹的曼生壶。我爹一死,这件宝贝还不到那女人手里?那女人又狠,若自己得不到,砸了她也敢。”

小堀总算欣赏完了瓷片,放进口袋时,突然说:“你还记得我为什么杀了那背青花瓷瓶的女人?”

嘉乔想了想,笑笑说:“我可真是给忘了,也没什么特殊的理由,看着不顺眼吧?”

“正是看着不顺眼。”小堀若有所思地说,“我不喜欢高大健壮的女人。只有日本女人才是最美的,她们那么娇小、瘦弱,像绢人一样,我不喜欢高大健壮的女人。”

小堀一郎有一张表情异常丰富的面孔,但能够读懂的人并不多。他眯起眼睛时,有一副患得患失缠绵悱恻的痴迷神情,有时还会给你热泪盈眶的感觉。一旦睁圆了却环眉豹眼,杀气腾腾,像头嗜血猛兽。嘉乔和小堀一起的时间长了,便暗暗以为,此人是一个骨子里狂放不可控制的异常之人,和他表面的平静南辕北辙。与他相处,祸福朝夕,须得小心才是。

与此同时,嘉乔心里也一阵阵地激动,手指甲压在石桌上,笃笃笃地发抖,因为他太明白,什么是“我不喜欢高大健壮的女人”的意思了。

现在,小堀一郎终于站了起来发话,他说:“走,他们该告别完了,我们,也该去看看那把曼生壶了。”

沈绿爱正在她的房中描眉画睛,赵寄客捧着曼生壶站在她身后,从镜子里看她。看着看着,沈绿爱就先笑起来了,说:“你说我想起来什么了?”赵寄客就说:“你还能想起什么好事来?”沈绿爱就说:“你看,这种时候,我竟想起《红楼梦》来了。那宝哥哥可不是常常这样地看着姐姐妹妹梳妆打扮的。只是想到你赵四公子,侠客般的一个人物,怎么能和贾宝玉这样的人连在一起,那原本是拿天醉来比才相配的呢!”

赵寄客猛吸一口茶,把壶小心放在桌上才说:“你看这不是说你又没脑子了嘛。你当现在是什么时候,风花雪月之际吗?强虏就在一门之外,而我赵寄客,手无寸铁,孤身一卒,依然谈笑品佳茗,对镜赏美人,那才叫金戈铁马,英雄本色呢。”

“我怎么不知你是英雄本色?只是你说你孤身一人,未免委屈我了,莫非我只是那对镜贴花黄的迟暮美人,我就不是烈性女子?”

“你就是什么时候都要占人一头去。谁说你不是英雄了?只是今日这样的架势,无论如何也是我们男人先到前面的。我若站在你后面,我还是赵寄客吗?我赵四公子一世的英名也就糟蹋在这上面了。”

两人这么说着说着,这才把各自想宽慰对方的浮话撇开,越说越近了。沈绿爱就站起来,看着赵寄客说:“你不用再说,我比你明白,我今日可是死定了,除了不晓得怎么一个死法。”

赵寄客再沉得住气一个人,还是被沈绿爱这句话说愣了,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他上去突然轻轻地就给了绿爱一个耳光:“我叫你胡说!”

在他,那是轻的,但落在女人身上,还是打侧了脸。女人也愣了一下,就笑了,说:“没想到过了半世,你才还了我这一箭之仇。”

赵寄客张着自己的巴掌,想到了三十七年前的那个辛亥之夜了。那一夜这女人给他的耳光,像一个深吻,从此刻在了他的心上。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眼泪突然像剑一样地出了鞘。还是女人冷静,重新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说:“你看你看,打人也不会打,疼倒是一点也不疼,把我的画眉却是打糊了。来来来,你也学学那古人张敞,来替我画一次眉吧。”

赵寄客平生第一次拿起眉笔,手都抖了,绿爱又笑:“真是拿惯了剑的侠客,拿这小小眉笔,还会吓得发抖。”

赵寄客想跟着笑,没笑出来,心定了定,就认认真真地描了起来。男人画女人眉,两道柳眉就画成了两把大刀。绿爱凑到镜前一看,忍不住叫了起来:“看你把我画成了什么,老都老了,倒成了一个老妖精。”然后一头扎在寄客怀里,直抵他的胸,先还是笑,接下去就是哭了。赵寄客见绿爱哭了,方说:“我若被他们带走,你可不要发愁,我死不了,他们可是要把我当个人物来对付呢!”

绿爱却抬起头来说:“我要死了,你只记住给我报仇就是。”

赵寄客就说:“你也真是,越想越成真的了,说这丧气话可没意思。”

沈绿爱抬起一双泪眼,仔细看了看赵寄客,说:“好,我不说了,我也足了。再说了,谁先死还不是一个死!不过今日说定了,来生你我可是一定做一对生死夫妻的,你可答应了我。”

赵寄客把绿爱紧紧抱在怀里,说:“我们今生就是一对夫妻了,我们此刻难道就不是一对生死夫妻吗?”

正那么生离死别地诉说着呢,门就被人敲响了。小堀在门外还很有礼貌地问:“怎么样,可以进来吗?”

赵寄客被日本人带走的时候,虽然也为留下的绿爱担足了心,但就是不会想到从此竟成永诀。当然赵寄客也不是自动就离开那杭家大院的。日本人要赵寄客前往新民路中央银行走一趟,参加维持会的筹备会议时,赵寄客就说:“我哪里也不去,我的生死弟兄杭天醉正在地下看着我,让我替他守着这杭家大院呢!”

“赵四爷你只管去,这五进的院子,自然有我姓杭的人守着呢!”嘉乔冷冷地说。

“我怎么从来就没听天醉说起过有那么个姓杭的儿子呢,怕不是野种吧?”

杭嘉乔气得又要拔枪,被那小堀挡了。小堀看看寄客,又看看绿爱,最后,轻轻笑了起来,说:“赵先生在日本可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啊,想不到为一个女人,身家性命都可抛掉。赵先生如此行为,倒不是我心目中的江湖大侠了。”

赵寄客不打算与他们多费口舌,就在美人榻上坐下,闭目说:“你们就在这里杀了我吧,我是决不会离开这里半步的。”

“我们有办法叫你离开这里。”小堀才一动下巴,手下一个日本兵就把绿爱拖了过去,拿枪抵着了她的头。

赵寄客大吼一声跳将起来,单手就一把抓住了小堀的胸,两人目光第一次交锋,如一对刺刀在半空中势均力敌地架住,赵寄客轻声骂道:“畜生,放了她!”

小堀也不急,说:“你骂我畜生,你会后悔的!”

“寄客你别管我,你别理这些日本畜生!”绿爱就颠着脚叫,“我倒要看看这个姓杭的会不会杀姓杭的人。”

杭嘉乔就说:“别急,迟早要你的命。”

赵寄客突然冷静下来,说:“好,我这就跟你们走一趟,不过你们得先放了她。”

小堀又动了动下巴,抵在绿爱头上的那把枪就松开了。

赵寄客也就松了手,一时屋里头静了下来,刚才是银瓶乍迸刀枪鸣,眼下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了。赵寄客和沈绿爱,一对生死情人,恩怨半世,最后相视一眼,从此天人永隔。

看来,沈绿爱真是死期已至了,她真是比别人更明白自己命运的女人。越是这样,她越发不甘心,她若不是那样一个性情中人,说不定还能逃过这一关呢。因此,当小堀一郎伸出手去欲捧那只曼生壶时,竟然被沈绿爱一掌拍到了一边,然后飞身上前,一把抱住了紫砂壶,声嘶力竭地叫道:“谁敢碰它,我就跟他拼了。”

小堀怒目圆睁,活像庙里塑的那些凶神恶煞。刚才面对赵寄客的那种节制忍耐,荡然无存。他一下子就抽出了腰里军刀,用日语喊出了一串无法翻译的脏话,最后一句话才是用中国话骂的:“你这死定了的女人!”

沈绿爱捧起曼生壶,高高举过头顶:“谁敢抢壶,我就先砸了它。”

杭嘉乔连忙拦住小堀说:“这女人什么都做得出来,她真敢砸壶。”

小堀铁青着脸,军刀一直横在手里,咆哮着用日语说:“告诉她,我也什么都做得出来!杀她这样的女人,就如拔一根草!”

杭嘉乔就大声对沈绿爱叫道:“太君说了,杀你这样的女人,就如拔一根草!”

绿爱早已经疯了,叫道:“我是一根草,也是中国的一根草,你是什么东西?你是日本人的狗,你是日本人的狗拉出来的屎。”

杭嘉乔气得直发抖,要开枪,又怕伤了那壶。又见小堀说:“你若不把这壶给我,我立刻就下令杀了赵寄客。告诉你,为了这把壶,我敢杀任何人。”

这下才把沈绿爱镇住了。她的手一松,一直站在她身后最近处的吴有,一下子扑上去,就把那曼生壶生生地从绿爱手里抢了下来。

小堀接过这把壶,一把就抱在胸口,眼睛都闭上了,满脸的庆幸和陶醉,半天也不说一句话。他一下子就跑到门外,远离沈绿爱的地方,这才敢举起壶,读着那壶上的铭文——内清明,外直方,吾与尔偕藏……他再也不理睬那一屋子的人了……

吴有、嘉乔两个,一点也不理解这样的太君,他们惴惴不安地走了出来,小心地问道:“小堀太君,你看,那女人——”

“我跟你说过,我讨厌高大健壮的女人……”小堀微笑着说,他微笑的眼睛始终就没有离开过那把壶。

“您的意思是……”

杭嘉乔没有能够把他要说的话全部说完,小堀已经走远了,他翻身上了马,他还要赶到维持会去呢。在那里,他还将见到赵寄客,他再见到他的时候,就可以用这把赵寄客的壶来喝茶了。

杭嘉乔和吴有两兄弟一开始也顾不上对付沈绿爱。他们把她锁进了一间柴房,就开始忙不迭地在那五进的大院子里乱窜。在吴有,是想顺手牵羊,能捞点什么就捞点什么。在杭嘉乔,那可就是意义重大了,那就是收复失地的感觉了。他感慨万千地穿越着一扇又一扇的门,每穿越一扇,就热泪盈眶地叫一声:“妈,我回来了。”

吴有跟在杭嘉乔身后,不停地提醒他:“阿乔,你可还记得你从前是怎么跟我爹说的。你说了,你若回了杭家大院,你要用八抬大轿把我爹抬回去,还要让我爹睡你爹杭天醉的床——你可别忘了你发的誓啊。”

杭嘉乔心不在焉地听那些无知无识的陈年烂芝麻,突然想起来了,问吴有:“爹怎么连吴山圆洞门也不愿意住了?”

“这老狐狸你还不知道,他就是想等着你的八抬大轿,来抬他到这里来呢!”

吴有的这点心机,嘉乔还能不知。他是巴不得吴升早一天离开吴山圆洞门,他爹前脚搬出,他就后脚搬进。

“我看爹不是那么想的,连我,他都不愿意让进这杭家大院呢!莫非这些年过去,他和杭家的恩怨都了了?”

吴有摇着头说:“爹年纪大了,真正叫作想不通了,你当他是为了什么,我晓得的,他是怕我们吴家门里出汉奸呢。”

杭嘉乔这才停住了脚,说:“别人这么想倒也罢了,他这么想,我倒是纳闷。爹这么一个心狠手辣之人,连天下大势在哪里都看不清楚?他若这样糊涂,岂不是成了赵寄客之流?”

“我也是这么说的,爹老了,也只好随他去,以后不要给我们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杭嘉乔耳边炸雷一般响——“杭嘉乔畜生,我跟你拼了——”嘉乔的右肩就被人狠狠咬了一口。他痛得大叫一声,回过头去一看,原来又是那死对头绿爱下的口。

绿爱被关在柴房里,她挣脱出来,回屋一看,家里原有的东西都被拖得一世八界。嘉和的客厅里还挂着一面太阳旗,而她及家人的衣服,已经被人扔到外面照壁下了。这不是明摆着要赶他们走了吗!绿爱留守杭家大院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要与忘忧楼府共存亡的。如今眼看着要守不住这大院了,她就急火攻了心。换成另一个女子,此时或会想到活命要紧,偏偏碰着一个世间少有的女子沈绿爱。她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个人物,如今更是死也不怕了。因此抓到了杭嘉乔这杭家的孽种,她就先咬上一口再说。

正是这一口咬出了人命。杭嘉乔本来就恨着沈绿爱,此刻算是再一次被她提醒了。这一次他是真的拔出枪来要打了,倒是被吴有一挡,子弹上了天。吴有说:“阿乔,人死不能复生,万一惹出祸水来。”

沈绿爱却一下子敞开自己的胸膛吼道:“你打,你打,你当着杭家祖宗的面,把杭家明媒正娶的女人打死啊!”

杭嘉乔也大吼:“你倒是还有力气叫!赵寄客都被日本人拉出去毙了,我看你还有几分胆狂!”

绿爱一听,天塌一般地怔住了,她看看手指上的金戒指,再看看细雨蒙蒙的天空,悲惨地嘶叫起来:“寄客啊……”然后,一头就朝嘉乔撞去。

杭嘉乔气得发疯一样在院子里乱窜,一头撞在了家中原有的盛水大缸上。水缸里只剩下一点天落水,杭嘉乔突然恶向胆边生,他立刻叫了几个人把那水缸倒了水,翻了过来,然后对吴有说:“有哥,把这女人给我罩到缸里去,看她还能够长了翅膀飞!”

吴有这一头拖着乱撞乱骂的绿爱,身上被踢了许多脚,也是正不堪忍受。见有一个关人的去处,顿时来了精神,三下两下地就把绿爱拖到那缸下。绿爱还在破口大骂呢,只听訇然一声,就如那西湖边的白娘子被罩到雷峰塔下一般,竟被活活地罩到了那院子里的缸底下了。

凡在场的人都听见沈绿爱的最后一句话:“杭嘉乔,你要遭报应的!你死无葬身之地!”

然后,周围也安静了,沈绿爱骂着骂着就没了声音。吴有悄悄对嘉乔说:“不会真把她给闷死吧,万一那头皇军向我们要人呢。”

嘉乔撇撇嘴说:“放心,我留着一手呢。你看那缸沿上,我叫人垫了一块瓦,能透气的,不过先教训教训她罢了。人在我们手里,什么时候叫她死,她也不能再活;我们要她活着,她也死不了。”

杭嘉乔这最后的一句话,偏偏就是大错了。三个时辰之后,他坐在自己看中的那一进院子中,再差吴有去看看缸里面的动静。没想吴有片刻就失魂落魄地跌爬进来,吓得声音都变了调:“她、她、她真死了——”

“谁死了?你说什么,你别弄错,怕不是昏过去了,再去看看——”嘉乔一身冷汗就出来了,他的肩膀上,刚才被绿爱咬过的地方,突然一阵剧痛。

“真死了,人都开始僵了。”

嘉乔一下子捂住肩头,刚才的伤口,突然冒出血来。他想不明白,她怎么就那么死了?她是他亲手杀死的吗?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绿爱是早已准备好死的,只要寄客前脚走,她后脚就跟上,她从来就不是一个苟活的人儿,一听说寄客被日本人杀了,她就吞了金子。

杭嘉乔连忙松了自己的手,站起来要走,就发现自己捂着肩头的手指上渗出了血。一开始他还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把手指分开,伸到眼前,他的手血糊糊的一片。他一下子就被这血击垮了,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也像那口罩住了绿爱的大缸一样,罩住了他的本来就很黑暗的灵魂,甚至把他的眼睛也罩住了。他跨出客厅,没走两步,眼前就一黑,一屁股跌坐在台阶上了。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沉睡者沉睡者谷语|小说一个A级签约王牌杀手的生死击杀,退役特种兵视角中的沉睡者计划,国际顶级杀手集团雷达组织的王牌签约杀手血刺,卷入致命的沉睡者计划,揭开一个惊天秘密……谁是沉睡者?谁会成为沉睡者?沉睡者将如何被唤醒?看国际顶级杀手如何联手记者破解谜团、斯诺登的泄密算什么,看沉睡者计划的惊天秘密!看大国如何利用纳米技术控制人类大脑。杀手小说从来都是吸引眼球的,从《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人性发掘,到《沉睡者》里面的欧阳北辰展现出来的爱国大义,让读者既能在阅读时候领略杀手世界的冷血、残酷、巅峰较量,又能从细微处展示人性关怀。
  • 情缘情缘袁海|小说这本中短篇小说集采用新的叙事手法,读起来有趣生动。主要写了几个社会青年之间的情感经历。
  • 嫁在天国的女人嫁在天国的女人志轩|小说一个山区的女人,在改革开放前后,为了追求幸福美好的生活,不屈不挠地与命运抗争以及坎坎坷坷生生死死的爱情故事,故事以写实的手法反映了一个女人命运多舛的奋斗经历……志轩编著的《嫁在天国的女人》以写实的手法,真实地反映了两个恋人动人心弦、催人泪下的坎坎坷坷的爱情故事以及不屈不挠地与命运抗争的精神,情节曲折,引人入胜,给读者一个难以释怀的反思。
  • 午夜探险直播午夜探险直播夜雨打灯|小说“您好,这里是周冲事务所,专业处理一切私人难题,您有什么困难想解决?”“我被困住了,动弹不得,好难受。”“小姐您放心,我这里提供上门开锁、紧急救险服务,随叫随到,保证高效,麻烦告诉我您的具体位置。”“我在你面前的墙里面,十年前,有人杀了我,把尸体封进水泥里,请帮我翻个身,我背后好痒……”接起电话的那一刻,我的生活被彻底改写……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永远的琴音永远的琴音叶雪松|小说《永远的琴音》是从全国著名通俗文学作家叶雪松先生传奇故事作品中精心筛选出来的。这24篇故事,有万字左右的中篇,有数千字的短篇,既有当代题材,又关注了历史。有古今异事,有家长里短,有怪案奇破,有军事传奇,有朋友义,有恋人情,多角度,多侧面,映射出了人生百态,读之令人爱不释手,欲罢不能,或掩卷深思,或催人泪下,无疑是一道不可多得的精食大餐。
  • 岳飞传岳飞传还珠楼主|小说《岳飞传》是武侠一代宗师还珠楼主最重要的历史小说之一。全书20回,讲述了岳飞从一个贫家之子成长为一代名将,最后含冤屈死的悲壮生平。书中贯穿岳飞一生的主线如拜周侗为师的曲折,大战仇敌的紧张,抗击金兵的智勇,剿灭群盗的恩威并施,都描写得大气简洁,极富传奇色彩;虽然大开大合,然而并不粗疏,对生活细节的描写,尤其具有人情味。对人物的心理也刻画得细致入微。岳飞的精忠报国、顾全大局、仁爱谦逊,都写得极其充实。本书主要依据《宋史·岳飞列传》而作;采用旧式武侠小说的笔法,注重故事的布局结构,突出戏剧性与传奇性,充分、恰当地体现了岳飞一代名将的风采,确为一部超好看的岳飞传记。
  • 百花小说-你是我的影子百花小说-你是我的影子巴山|小说百花文学的源头当有二:“一是汉初司马迁的《史记》中的游侠、刺客列传;二是魏晋、六朝间盛行的‘杂记体’神异、志怪小说。”如果说先秦两汉乃至魏晋志怪,为武侠小说的产生构筑了坚实的基础,为之前奏;那么唐传奇在文学史上一领风骚时,武侠小说即真正开始萌芽。
  • 西域之恋西域之恋纯懿|小说女主人公米诺在童年时期与忘年交巴特、小伙伴罗尼亲密无间,但此后二人都离开了米诺。学生时期,米诺被男同学侮辱,后此男同学死于非命。米诺成人后与佟寒相恋,后佟寒亦死于非命。巴特多年后归来,却因为某些原因与米诺疏远。米诺认识了新男友振一,并得知振一多年前死去的胞弟就是当年侮辱米诺的男同学。在米诺与振一准备结婚时,振一在登山中死去。时间永远留在了夏天。
  • 夜火车夜火车徐则臣|小说这是近年来文坛瞩目的70后作家徐则臣的长篇小说代表作之一。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陈木年,才华受老师赏识,本要保研,却因渴望“出走”他方编造一场杀人事件,被学校开除并扣留学位证、毕业证。这本是一个大教训,然而当小镇的火车开通试运行,小邻居秦可主动示爱,执着于出走的陈木年却突然扒上车呼啸而去,留下秦可错愕而愤怒。在外漂流一段时间归来后,他与秦可从此有了隔阂。陈木年与智慧神秘的花房许老头成为忘年交,结识真实直率的画家金小异,既痛又痒,他们荒谬且合理地死去;机缘巧合,在教授沈镜白的“照顾”下,留校当临时工,四年之后终于拿得两证。
  • 少年维特的烦恼少年维特的烦恼(德)歌德|小说本书是歌德早期最重要的著作,一出版即风靡欧洲,掀起“维特热”。年轻的维特来到一个民风淳朴的小镇。他对少女绿蒂一见倾心;绿蒂也喜欢他,但她已与维特的好友订婚。维特陷入尴尬和痛苦,他离开此地,希望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以便得到解脱。而鄙陋的环境、压抑个性的现存秩序,使他无法忍受。他遂以死殉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