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手工 和记怡情客服电话

第2253章 懂得感恩与宽容(2)

阴扬城内,右贤王刘塔正在犒劳三军,整个阴扬城内洋溢着完胜之后的浓烈欢庆气氛,当然也有心情低落的人,那就是邓龙与左哈德,左哈德怎么也没想到让自己打败的人竟然是个不足三十岁的青年。
   邓龙并没有大战后的喜悦,相反他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卷入了阴灵大战,日后还不知道还有多少阴灵要死在自己的手上,当看到古槐林内的二万大军葬送在自己的计谋下,邓龙内心是十分矛盾的。
   “来,众位首先我们欢迎左哈德将军与他的五千弟兄加入我军,干了!”右贤王刘塔举起酒杯站了起来,朗声笑道。
   “败军之将而已,还望以后大家不计前嫌,精诚合作。”左哈德举起酒杯道。
   众将齐齐举杯庆贺,邓龙举起酒杯对左哈德笑了笑,满脸的无奈。
   “邓龙军师,我左哈德今日才知道原来这仗可以如此打,我左哈德输的心服口服。”左哈德举杯对邓龙敬道。
   “左将军,身在战场,心不由己,希望你能理解。”邓龙真诚的说道。
   “军师绝啊,我精心训练的两万精骑就这么被你的一把火烧掉了,堪称古今第一绝埃”左哈德双目通红,苦笑道。
   右贤王刘塔见气氛有些不对,赶紧举杯道:“左将军,本王愿意把自己的两万亲卫****交付于你,从今天起,咱们兄弟共肩奋战,还灵域一个太平。”
   左哈德仰头大笑起来,虎目通红,朗声道:“右贤王放心,我左哈德既然归降,自然一心辅佐你。”
   说完,冷哼了一声,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上,冷冷的盯了邓龙一眼,大步出了帅府。
   右贤王看了看邓龙,笑道:“军师不要放在心上,左将军遭此重挫,过段时间等他恢复过来了就好了。”
   邓龙笑了笑,站起身来道:“大元帅放心,为了灵域的太平,为了与李高决战,我不会被任何事物任何人分心的,我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
   邓龙一口饮干杯中酒,快步而去。
   李康恺见邓龙神色不对,站起身来拱手道:“列位慢饮,我先走一步。”
   左哈德、邓龙、李康恺一走,酒宴顿时冷清了下来。
   “小龙,你怎么了,大伙正乐着呢,你这么一走,大元帅面上也不好看埃”李康恺赶上茫然的邓龙,皱眉问道。
   邓龙长叹一声道:“李大哥,我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你知道我现在还一直在想,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不愿意做什么五世奇人,更不愿意参加什么战争,我只想回到认识你之前,在湘西自由的做我的侠盗。”
   李康恺从口袋摸出烟,给邓龙点上,仰天看着阴霾的天空道:“小龙,我怎么会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呢?其实你一直都没变,这些年,我们兄弟走南闯北,伤痕累累。可是我们得到了什么呢?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我们除掉了修罗,何超因此断了一条胳膊离开了我们,那日本忍者的魔刀至今还嵌在老马的胸膛上。”
   “李大哥,我心里面真的好乱,我有时候在想,我们哥几个为什么要去拼死拼活,那袁世凯要搞复辟,修罗要祸乱天下,这些与我们有什么关系?凭我们哥几个的本事不管天下再乱,都会有我们的容身之地,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你知道吗?当何超离开我们的时候,我当时真的很想哭,他是我们的好兄弟,他才24岁,可是却心如死灰。老马在世界各地做他的杀手,日子过得多逍遥自在,可是到现在他还在昏睡中。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天下那么多的人,我们非得要在这拿命血战?是强烈的正义感吗?这真的不是我想要的,你看我现在双手沾满了鲜血,这些天,我闭上眼睛就是死去的冤魂来找我索命,我倦了,真的倦了,你明白吗?老李!”邓龙猛吸了一口烟,急促道。
   “不,小龙,你错了,真的错了。不是我们正义感强,而是我们不甘于自己的一生平平淡淡的度过,我们每个人从生下来到老死,没有人愿意白来一常老马喜欢战争,喜欢冒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认识到自己的价值,自己在这个世界存在过。而我呢,我喜欢这种兄弟热血的日子,真的,就算是哪天我不幸而亡,我也无悔,因为我知道至少有你们几个记得我,证明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来过、活过、此生无悔,我们不是为了让世人记住我们有多大的功绩,这些年我一直记得的你说过的一句话,问心无愧!!小龙,懂了吗?”李康恺抓住邓龙的肩膀,双目通红道。
   邓龙摇了摇头,蹲在地上突然呜咽哭泣道:“李大哥,我真的不想杀人,我真的不想用道术,我只想做个普通人,什么问心无愧,全都是骗自己的话,我真的好累。”
   李康恺扔掉烟头,长舒了一口气,邓龙真的没变,他还是那个湘西少年,淳朴的湘西少年,命运无情的将他与自己哥几个推向一个完全不属于他的生活,让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这么多年来邓龙始终鼓励哥几个,脸上始终带着自信亲和的微笑,却没有人理解他的伤痕累累,他的不愿意与无奈。
   “小龙,我向你承诺,拿了舍利子除掉尼古拉,我们就结束我们的冒险生涯,你愿意留下法国,我就举家迁往法国。你愿意回到湘西,我就随你回湘西,咱们哥几个好好的做一个普通人,哪怕天塌下来,也不再理会,如何?“李康恺道。
   良久,邓龙站起身来,双目通红道:“李大哥,我最大的庆幸就是认识你和老马、何超、小段这帮弟兄,正是因为你们,我才得以在这乱世中始终不变,没有随大流沉沦腐化。如果我们哥几个注定要卷入这个乱世,那也是命,我认了。好了,我没事了,我们先回去看看老马吧,对付李高我是不会心慈手软的,哪怕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哪怕每晚恶梦缠身。”
   “好,这才是我李康恺的好兄弟,让我们哥几个完美的为自己的冒险生涯画上句号吧。”李康恺拍了拍邓龙的肩膀大笑道。
   马铁心昨天因为用力过度,一直到现在还在昏睡,邓龙与李康恺来到营帐,马铁心全然不知晓。
   “这小子昨天和左哈德硬拼了一场,你看他现在都成副什么熊样了。”李康恺指着昏睡的马铁心笑道。
   邓龙笑了笑道:“老马平时自号神力,这下让他吃点苦头也好,看他以后还敢嚣张不?”
   话虽如此说,邓龙蹲下身子咬破中指,滴了几滴鲜血在马铁心人中,盘腿坐在地上,手上掐诀,口中念得是清心咒:“天若冰清,波澜不惊……”
   马铁心醒过来时,只觉得全身暖洋洋,体力已经恢复了大半,剧烈的疼痛感也已经消失。
   “马大哥,你没事了吧?”邓龙双手画圆收咒,长吁了一口气,笑问道。
   “有你个半仙在,老子能有什么事。”马铁心睁大虎目,坐了起来,笑道。
   “小龙,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憋在心里很久了。”马铁心突然怪问道。
   “嗯?你说。”邓龙道。
   “你们修道的为什么每次动不动就要滴血,是不是你们体内气血过剩埃”马铁心问道。
   “我表示深有同感。”李康恺附和道。
   邓龙摸了摸脑袋,满脸的不解道:“你以为我想啊,道术就是这么要求的,我有什么办法,我最近常常头晕,我都怀疑是不是平时放血过度了。”
   三人哈哈大笑起来,殊不知危险正在一步步的逼近。
   地宫内,李高坐在王座上,满脸的阴霾,李闯与李能、黑百合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谁都知道李高不说话的时候,正是他最恐怖要开杀戒之时。
   “左哈德无能,损我三万雄兵,最让孤王气愤的是,他竟然归降了叛贼,孤王平时待他不薄,他竟如此,孤王恨不得生吃他的肉,喝他的血。”李高突然站起来,怒吼道。
   “陛下,左哈德无能,三万大军连叛军的皮毛都没摸到,据探子回报,左哈德在古槐林被刘塔一把火烧的大军全部覆灭,最后自己也投了刘塔。”李闯添油加醋道,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出军。
   “一把大火就烧了三万,他刘塔莽夫一个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了。”李高暴喝道。
   “陛下,据说灵域来了个叫邓龙的,自号五世奇人,被刘塔拜为军师,这个毒辣的计谋就是出自这个邓龙。”李能抬头道。
   “邓龙?五世奇人?哈哈!!”李高仰头大笑起来,李能三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头更低了。
   “这世上哪有这么多五世奇人,随便蹦出个人来就说自己是五世奇人,真是无稽之谈。”李高笑道。
   “陛下,我请命统领三万黑甲精骑,一定血洗阴扬城,提刘塔和这什么奇人的头来见。”李闯站起身来,拱手请命道。
   “陛下,臣弟觉得,现在阴扬城一定防卫森严,众志成城。相反我军由于左哈德叛降,士气有所下降,如果贸然攻城,恐怕不是上策。”李能劝道。
   李高一扬披风,坐回王座上,揉了揉额头道:“李能说的对,从左哈德的教训来看,现在再像千年前一样只知道逞蛮力是不可取的了,李能,你说说你有什么看法?”
   “臣弟认为,要想打败敌军,首先要瓦解他们的气势与心理防线,让他们成为惊弓之鸟,那样将会达到不战而屈人之效。”李能道。
   李高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的这位王弟不愧是除了左贤王王冲之外最具智谋之人,什么时候都能冷静的看待战势的发展。
   “李能,你接着说。“李高道。
   “臣弟认为,我们地宫有最精锐的杀手,尤其是有精通暗杀之术的黑百合存在,只要我们暗杀掉左哈德与邓龙,灵域大军必然自行瓦解,同时还可以警戒三军,背叛陛下的下常“李能淡淡道。
   李高闭上狭长的双眼,想了一会儿,猛的击掌而立道:“能弟此计确实是妙计,黑百合,你有信心刺杀邓龙与左哈德么?”
   黑百合冷冷的声音从黑斗篷里传了出来:“我不知道,但是黑百合保证誓死完成任务。”
   “好,黑百合,你率三十个死士立即出发,潜伏进阴扬城,一有机会立即刺杀左哈德与邓龙,明白了吗?”李高道。
   “黑百合领命!”黑百合冷冷道。
   阴扬城内依旧是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之中,没有任何阴灵士兵注意到,三十多个刺客死士已经潜进了阴扬城,死亡很快将笼罩这座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