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寻药魔蛇涧

吸收黑虎的神魂后,苏啸并未理会那一貂一罴一猞,而是一闪身来到纤离面前,快速打开缚龙网:“纤离,你怎么样?”。

苏啸扶着纤离慢慢起来,忽然看见纤离的后腿一片血红,不由一阵心疼:“怎么伤成这样?都是那该死的黑虎。”

“不用你管!”,纤离冷冷丢出一句。

“怎么了?”,苏啸一滞,不明所以。

“魔族是我龙族大敌。”纤离身体晃了晃,忍住后腿的伤痛,有些落莫的道:“虽然我在家族内不受待见,可是也绝不会与魔族为伍。”

“什么魔族,我是实实在在的人族好不好?”苏啸知道纤离误会自己了。

“人族?”,纤离一顿。

“是啊,如假包换。”

“那怎么会魔族功法?”纤离不信。

“魔族功法?”,苏啸一笑道:“你是说我刚才使展的万象归魂经吧,那是我娘给我的,不是魔族功法。”

“苏啸,你能不能不要修炼这部功法?”纤离央求道。

“哦~,为什么?”苏啸轻轻一笑问道。

“因为这真的是一部魔功,当你运转功法时,我有一种神魂离体的感觉,而吸食魂魄是魔族功法的基本特性。”

纤离又道:“现在停止还来得及,如果继续修炼,只怕你真得要成魔了。”

“这个。。。”,感受到纤离对自己真切的关心,苏啸一时沉思不语。

“好吧,不炼就是。”苏啸看纤离紧张的望着自己,不由一阵感动,只好暂时答应她。

“那太好了。”纤离高兴得跳了起来,不过后腿传来的巨痛让其“哎哟”一声摔倒在地。

“别动。”,苏啸赶紧蹲下检查伤口,只见纤离两只脚踝血肉模糊,一片黑紫,“纤儿,这伤口很严重,而且已经中毒,我先带你去湖边洗洗,再去寻找草药给你疗伤。”

“伤口好治毒难解。”,纤离微微摇头,“毒性已深入血脉,是洗不掉的,而且此毒毒性甚烈,非一般草药可解。”

“这可怎么办?”苏啸一听不由焦急道,自己对疗伤解毒方面几乎啥也不懂。

“有一个地方或许有解毒灵药,不过很危险。”,纤离沉默片刻喃喃的道。

“哪里?”苏啸赶忙问。

“魔蛇涧!”,纤离望着苏啸轻声道,“上次去寻找草药时远远路过魔蛇洞,发现洞内数丈处有数株小伞状紫色灵草熠熠生辉,应是解毒圣药“紫盖空夺””。

“那我们赶快去吧。”,苏啸道,“只是你的腿还能走吗?”

纤离摇摇头神色凄然:“毒性已深入血脉,现在双腿麻木,已渐无知觉,就连腾云也起不来。”

“啊?!这么快,那我背你去吧,只是。。。”苏啸挠挠头,“你还能化成人形吗?这样不太好背啊。”

“当然可以。”纤离忍不住笑道。

。。。。。。

红日西垂。

千里大雪山深处。

苏啸背着纤离如风驰电掣般穿行于高山大壑间。

“苏啸,原来你跑起来速度竟然这么快,之前为什么没追上我?”纤离紧紧搂着苏啸,下巴靠着苏啸的耳边惊讶的道。

“你这丫头,我这不是急着去找解毒草药嘛,快点找到你不就少受点痛苦。”苏啸没好气的道。

“噢~。”纤离感受着苏啸身上传来的厚重与温暖,琉璃般的美丽双眸湾成两道新月。

“纤儿,还有多远啊?”,大雪山冰雪茫茫,这一路行来全靠纤离不时的指点方位。

“快了,大概还有二百多里路,以我们的速度估计半个时辰就到啦。”离魔蛇涧越来越近,纤离又紧张又激动。

“好吧,那魔蛇涧有没明显标志,我们好在周围打探一下虚实。”苏啸想多了解一点魔蛇涧情况。

“嗯~,有倒是有,不过那要从半空中向下看。”

“半空中向下看?那纤儿是怎么知道的啊?”苏啸认为是纤离在开玩笑,于是笑着问道。

“我是半空中看到的呀。”,纤离想了想道,“那里地处首阳山脉西北边缘,是一个圆形山脉,里面云雾弥漫,而魔蛇涧就隐藏于圆形山脉东南面的一条大壑里。”

“难道是云梦天池?”苏啸闻言心中一动,“看来纤儿真的会腾云之术。”

当红日坠向峰峦,洒下一天最后的余辉,两人终于赶到“魔蛇涧”。

只见一座巨大山峰坐落于魔蛇涧尽头,一口黑幽幽阔十余丈方圆的巨型山洞与山涧相接,阴气森森不知深浅。

苏啸二人在距离洞口数里处停下,这里已无山路,四周草木凋零,鸟兽绝迹,冰雪之中隐隐可见各种生灵森森白骨。

苏啸潜隐行迹,小心翼翼向前摸索,这里寂静无声,只有脚下的冰雪伴随枯枝腐骨发出“咔嚓,咔嚓”的刺耳碎裂声。

“苏啸,这里好可怕。”纤离搂住苏啸的双手又紧了紧。

“别怕,有我呢。”苏啸锐利眸光不断扫视前方,审视着这片危险之地,脚下却渐渐地加快速度。

苏啸俊逸的面容浮起一抹凝重,他想起阿爸说过大雪山那古老相传的铁律:日落不归,白骨一堆。

“纤儿,你在此休息一下,我去取药,别乱动,一定要等我回来。”魔蛇涧内光线快速黯淡,当距洞口大约里许时,苏啸将纤离放在一块巨石后面。

“苏啸,你要小心啊,要是有危险就赶紧退回来。”,苏啸的离去让纤离不由得心慌不已,可是跟上去只会拖累苏啸,只好壮着胆子留下来。

“放心吧。”,随即苏啸藉着杂乱错落的磐石巨树的遮隐向洞口小心掠去。

当苏啸悄悄来到一块巨石后向洞内查看时,凝重的脸颊顿时露出一丝欣喜笑意,“那应该就是纤儿所言的紫盖空夺了。”

只见离洞口数丈内的洞壁上,正散发数点灰白色朦胧光华,而洞壁另一侧,数点紫星亦自散发点点毫芒,似与灰白光点争锋相对。

就在苏啸准备冲过去摘取灵药时,却骇然发现洞内浮现两点红光,红色光点不断增多,四点,六点,越来越清晰。

当西边最后一道日光消散,一片灰色阴影由魔蛇洞迅速弥漫而出,眨眼之间漫过苏啸、漫过纤离,又满山遍野幅散开去。

当灰色阴影弥漫而出之时,那六点红光也跟着飞出魔蛇洞,苏啸终于看清,那是三个巨大蛇头的六只腥红眼眸,随着蛇头向前伸展,约丈许粗细的布满灰色斑纹的蛇身快速映入眼帘。

苏啸震撼的望着这一幕,由于距离太近,三头魔蛇如同从自己头顶上方游过,浓浓的腥膻气息扑面而来,令人作呕。

“苏啸。”,当灰色阴影弥漫而过,纤离感觉有无数双阴冷的眸子盯着自己,顿时毛骨悚然,不由一声惊呼。

“纤儿!”,苏啸心中一惊,立即倒射而回,而那魔蛇似是听到动静,三座硕大头颅高高昂起,腥红的眸光朝纤离冷冷扫过,随即张开大嘴,巨大蛇头一晃,闪电般罩向纤离。

“啊~!”,纤离吓得失声惊叫,本能的将眼睛一闭,双手挡在身前。

千钧一发之际,苏啸赶至,抱起纤离翻滚至一边,紧接着又弹身而起,掠向远处,凭借山石树木阻隔,不断移形换位,躲避魔蛇攻击。

而魔蛇腥红眸光始终锁定两人,紧追不舍。

“苏啸,怎么办?”纤离望着后面三首魔蛇越来越近,颤声道。

“前面不远就是悬崖,悬崖之下是一片深潭,我们直接跳崖。”苏啸坚毅的双眸闪过一抹果决。

“啊?你怎么知道下面有水潭?”纤离紧张道。

苏啸已未来不及解释,一个箭步冲出悬崖向下坠落。三首魔蛇巨大蛇头也是瞬间扑向悬崖之外,不过到底慢了一拍扑个空。

魔蛇三只头颅高昂于悬崖之外怒吼数声,最后心有不甘的慢慢退去。

苏啸与纤离下沉潭底深处,只到上面再无动静才慢慢露出水面。

“你的避水诀呢?怎么不用?”苏啸无奈的看着纤离,刚才自已一次大憋气差点晕过去。

“呃,一时紧张忘了。”纤离不好意思。

“这也能忘?”,苏啸奇道。

“苏啸,你把我放下来,你也坐下。”纤离看着在寒风中湿漉漉的苏啸很是心疼。

“怎么了?”苏啸寻一块干燥山地轻轻放下纤离,纤离拉住苏啸坐在自己身边,伸出藕茎柔荑,搭上苏啸湿漉漉的衣襟。

苏啸看着纤离,不懂她要做什么,不过下一刻却惊奇的睁大眼睛,只见纤离手掌所过之处,冰冷的衣襟立刻白雾蒸腾,阵阵暖流随着手掌的移动拂过身躯,顿感舒泰。

不消片刻,苏啸身上衣襟已水气尽除,恢复如初。

“纤儿,没想到你还会这手艺。”,苏啸摸摸身上的衣服惊喜的笑道。

“这只是气动境的一些功法小窍门而已。”纤离笑道,“难登大雅。”

“唉~。”苏啸不仅轻叹,“即使是气动境,我也不会呢。”

“放心吧,以你的资质,机缘一到,一定会大放异彩的。”纤离见苏啸黯然,敢紧安慰。

苏啸旋即一笑,轻轻一挥手道:“好了,不说这些,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回去取灵药。”

“啊?!还要回去?”,纤离一听顿时带着哭腔,刚刚魔蛇那三座头颅还在眼前晃悠呢,哪敢再回去。

“当然,拿不到解药你的腿怎么办啊?”苏啸淡定的道,“要不,你就在这水潭下藏着,等我回来。”

“不,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纤离实在是吓得够呛,更不敢一个人待在这里。

于是苏啸带着纤离迂回向上翻越山脊重新赶往魔蛇涧。

“要是那三首魔蛇没走咋办?”,纤离道。

“看那魔蛇离去的方向应向西南而去。”苏啸望着雪山上伸向远处的深深沟痕,清澈双眸微眯,“我们一定要赶在它回洞前取到那紫盖空夺。”

一路疾行,苏啸二人很快回到魔蛇涧东侧山梁,望着下方不远处的魔蛇洞,苏啸小心的察看着这片山林,不敢有丝毫大意。

“苏啸,快看!”伏在苏啸背上的纤离忽然伸手指向前方。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只能修人只能修人笔尖风华|仙侠生而为人,却想着成仙? 生而为人,却想着封神? 生而为人,却想着变魔? 生而为人,应当——修炼成人、手捏真仙、脚踩天神、屠灭妖魔、收复人族领地,我人类自当天生为王!
  • 清铭荡之青华篇清铭荡之青华篇花天子|仙侠将门世家,却因朝堂倾扎中为人所迫,惨遭灭门之祸。独余一女,倚身青楼勾栏之中,忍辱负重,静待时变....生死大爱,血海深仇,乱世风云,她该何去何从?且看一介女子,如何沉浮在这乱世之中。
  • 老吴的紫色枕头飞上了天老吴的紫色枕头飞上了天少鹤|仙侠“什么,你就是方圆10公里唯一的硕士修为修真者?” “不敢不敢,其实我们这附近还有很多博士修为的藏着呢!”
  • 证道天尊证道天尊苍天钰栗|仙侠一段证道途中发生的风花雪月的故事,有时候阳光明媚,有时候风雨兼程。
  • 墨龙变墨龙变穿马甲的猪|仙侠一心想做墨侠的墨霖天生经脉损坏,却有巧夺天工的双手。本以为一生只能做个工匠的他,偶遇名师,学习上古神术!而他少年时代无法发挥自身实力的原因,竟然是身体里封印着龙的血脉!
  • 断仙录断仙录此山君|仙侠天衍大陆有五族为人,妖,蛮,鬼,巫,修炼分三系为力道、法道、魂道,力道修炼气血体魄,法道吸纳天地元气,魂道修炼精神识念。且看断浪如何三系同修,在残酷无情的修界,披荆斩棘,闯出一条通天大道。
  • 魔尊要修仙魔尊要修仙移花醉影|仙侠十六年前白妶惨遭奸人陷害,丢了性命, 十六年后,她机缘巧合,女扮男装,重回师门。 轮回投胎,师父为她指腹为婚, 听说师傅为她指配的夫君是修真界高岭之花,不仅风流倜傥,而且优雅又腹黑。偶尔还喜欢跟她她玩玩专属她的霸道小游戏…… 行走江湖,人心险恶,还好这一世全靠这个夫君罩着。 有一天,她的夫君发现她是残存于六界的唯一天神, 甚至还发现她上世因叛出师门、堕仙成魔。 白妶每每想到这里就叹气:隐藏个身份容易么?我 不仅要每日女扮男装, 还要阻挡他对自己的非分之想 …… 出来混的,总归是要还的,还是换回女装吧, 本尊……本尊就……妥协了吧!
  • 万灵笈万灵笈月轻安|仙侠先有道合后有天,万灵圣尊更在前! 让我们来到通天录之战的前xxxx年,看一看万灵圣尊到底轮回成了一个什么东西…… 正剧: 赵万拜仙门,回遥赐长生。 幸得金线玉,泽言万灵笈。 自此! 赵长生手执万灵笈 奴风伯扫地,雨师洒道, 驭毕方驾车,六蛟后卫, 腾蛇屈身地游,四方鬼神为之驱使! 一声令下,万千真灵莫敢不从!
  • 寄不归魂寄不归魂孤独的略略略|仙侠看起来清冷无欲的人,但凡他能够在人群中转身看你一眼,你就是他的命。 甜腻腻的仙侠,高能反转,欲罢不能。
  • 再仙再仙独脚超人|仙侠许一生断肠情愁,只为换走半生孤独。如果她死了?你可愿意陪我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