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考试 aoa网页版官方网站

第6946章 倾盆大雨(4)

这次剧组选择的外景拍摄地虽然离市区比较远,但是却是附近一带有名的温泉圣地,山上大大小小的温泉池星罗棋布,几乎在每家旅店都能泡的上一个舒服的温泉浴。
   我很庆幸,剧组进山的时机避开了旅游旺季,这才让我能顺利订到一个带独立温泉池的房间,而不是像下饺子那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在一个池子里折腾。
   琳达说我这种单人霸占一个温泉池的行为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她更愿意去公共浴池和剧组同僚一起有说有笑,增进感情。
   我当时就骂她虚伪了。
   谁不知道她去公共浴池就是为了一饱眼福,且不说乔铭阳这样的当红偶像,就连蒋云达也是出了名的帅哥导演,还有那个肌肉发达的摄像大叔,琳达已经不止一次在我面前表达出对他的垂涎了。
   我说:“你不会是打算放弃小韩了吧?”
   “怎么可能!”琳达很严肃地摇头,“选择小韩,又不代表着必须放弃眼前的美色,我这叫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才能达到效率最大化呀!再说了,我又不是你有沈总监视着,当然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认识帅哥的机会喽。”
   OH NO!
   为什么她偏要在我心情很好的时候提起沈林奇呢?要知道,自从他死皮赖脸地跟我来拍外景之后,行为就愈发肆无忌惮了,白天刚到旅馆的时候,他甚至妄图和我同住一个房间,被我一口否定了。
   接待我们的服务员笑嘻嘻地向我介绍:“小姐,你放心吧,我们这里的双人房很大,隔音效果也很好,而且还带独立温泉池……”
   话还没说完,就被我一眼瞪回去了:“我要单人房,双人房太大,我嫌闹心!”
   “可是我们这儿只有双人房是配备独立温泉池的。”服务员显得很为难。
   “我不管。”我一口拒绝,“反正我就要一个带温泉池的单人房,你这没有,我就去别家,反正这里旅馆多的是,我就不信订不到一个带温泉池的单人房!”
   可怜的服务员被我的无理取闹给难住了,最后还是被沈林奇打断了。
   “两间单人房。”他拿出了信用卡。
   “可是单人房……”服务员欲言又止。
   “快点!”我不耐烦地打断他。
   在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对方终于还是妥协了,各自给我们一把单人间的钥匙,领着我们去了房间。
   我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很满意,即便我和沈公子的房间只一墙之隔,但至少我不用每天烦恼“究竟是等他禽兽我,还是我扑过去先强了他”这样无聊且不切实际的问题。
   有时候一件事坚持到了某种程度,就连我自己都已经忘了,我到底在坚持个什么劲,总之在这场尊严保卫战里,我不能比他先败下阵来就是了。
   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我拒绝了琳达的热情邀约,很骚包地穿上了自己最爱的那套比基尼,独自一人躲进后院,霸占了整个温泉池。
   四十度的水温让劳累的多日的身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我背靠着岸边凹凸不平的鹅卵石,耳朵里刚买的防水耳机里,放着《爱情来了》的主题曲——最近红遍各大音乐排行榜的那首《天降爱》。
   “见到你/编好爱你的程序/不要怀疑/这就是从天而降的爱情/措手不及/无法抗拒/是命运带来的奇迹……”
   伴着这轻快的旋律,倦意袭来,我闭上眼想小睡一会儿,哪知朦朦胧胧间,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水波往上涌动,像有什么大东西落进水里似地。
   我一个激灵惊醒过来,睁大眼,隔着温泉的氤氲,与沈林奇四目相对,他赤着上身,露出一半精瘦胸膛,小麦色的皮肤在温泉蒸腾的热气中隐现,黑曜石般的眸子罩着一层水汽,炽热的眼神把我吓得脚下一滑,差点整个人掉进水里。
   好在沈林奇眼疾手快,过来一把托住了我。
   一瞬间,我整个人全都贴在了他湿漉漉的胸膛上,肌肤相亲,我感觉到自己的体温正在蹭蹭往上升,甚至远远超过了温泉的温度。
   我此刻的心情,真的不能用简单的“矛盾”两个字来形容。
   一方面尴尬的要死,想要推开他,一方面又还没站稳,只好条件反射地扒住他的胳膊,最后就演变成了像只落水鸡似地,在他怀里死命扑腾,激起满池的水花,不仅打湿了自己,也溅得沈公子满头满脸的水。
   他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除了两只手始终托住我的腰没有动弹外,其他都由着我折腾。
   最后,当我意识到,我这样扑腾不仅起不到任何实际效果,甚至还会引起更多肢体接触后,我终于停了下来,用手抵住他的胸膛,尝试与他保持一定距离,并且板着脸责问:“你干嘛进我房间?”
   “我没进你房间。”他竟然还大言不惭的否认。
   我当时就怒了:“你当我白痴吗?你不进我房间,是怎么来的?”
   “这两间房是共用一个温泉的,白痴。”他说出最后那两个字的时候,竟然伸手在我额头上轻轻地弹了一下。
   我一下子就懵了。
   那瞬间我终于明白之前领我们来的服务员为什么说单人房没有独立温泉池了,我也终于明白沈公子为什么答应得那么爽快了,他……他根本就是当我白痴嘛!
   我心中的大草原上,成群结队的草泥马们又开始撒丫子狂奔,而我却不得不努力让它们全都平静下来,并且想方设法改变这尴尬的局面。
   我说:“既然这样,这里就让给你吧,我先走了。”
   沈林奇没有回答我。
   “我先走了!”我又重复了一遍。
   “恩。”他总算要死不活地应了我一声。
   我终于还是怒了:“我要走了,麻烦你把爪子从我腰上挪开……不是往上挪!也不是往下!喂!你……”
   唇被攫住了。
   他把我压在岸边,舌头很不客气地撬开我的牙,探进我口中,我想抵抗,反倒让他愈发放肆,手脚也不安分起来,原本托在我腰上的手甚至往下挪,在托住臀部之后,忽然分开了我的腿。
   我一下子被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住了,尽管我们之前也有过不止一次的亲吻,但都仅止亲吻而已,可他现在的举动,明显是想要的跟多。意识到这一点那刻,我明明身在温泉中,脊背还忍不住阵阵发凉,岸边的石子,更是把我裸露的背磕得生疼。
   我艰难地想要推开他,几近哀求地说:“别这样,我疼……”
   他没有停止吻我,只是腾出一只手,贴上我的背,手掌替我隔开了那磕人的石子,但也顺便解开了我比基尼的带子。
   我真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让你骚包穿什么比基尼!穿潜水服多好,再不然“鲨鱼皮”也行啊!但是,再多的后悔都没有用了,我的胸已经完全贴到了他的胸膛上,在不断的摩擦中,他的另一只手开始扯我的泳裤。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我真的毫无心理准备,只感觉他在使劲往我的两腿间挤,并且下身有个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我。
   泳裤还是被扯掉了,与此同时,他终于不再吻我的唇,而是转而咬住了我的锁骨。
   这一口真跟要吸我血似地,我疼得几乎尖叫起来,但是喊出口的声音,却瞬间化作了呻吟,他尽然把手指往我身下探。
   天哪,这个男人终于还是对我禽兽了,身体里那种前所未有的微妙感觉刺激着大脑,我开始变得有些神志不清。不仅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就连我一个女人,此刻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停下来好不好,我还没准备好。”我哀求着,不仅是说给他听,也是说给我自己听的,像站在悬崖边,走一步便是万丈深渊。
   他咬住我的耳垂,用低沉地声音拒绝了我的要求:“别骗自己了,你想要。”
   我被他这话说的满脸通红,但是身体已经不由得自己做主了,身体里压制着的某种感情在膨胀,恶魔和天使在脑袋里拼的你死我活。
   一个说:“快醒醒!他只不过想要得到你的身体!不会给你真爱的!”
   另一个说:“别做梦了,你还想在这世界上得到真爱吗?抓住眼前的快乐才是真的啊!”
   一个又说:“不要被他蒙蔽了眼睛,他只想占有你,他爱的永远只是自己!”
   另一个立刻反驳:“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你,说不定他只是不善于表达!”
   一个:“他不爱你!”
   另个一:“他爱你!”
   一个:“他不会给你未来的!”
   另一个:“何必为了考虑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而牺牲眼前的幸福!”
   ……
   争论毫无结果,只让我愈发犹豫不决,就在这个时候,沈林奇替我做了决定。
   他……他竟然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