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小说 龙八体育平台

第6868章 没有人来搞事情肿么破?!

粘稠的墨汁洒在姜五玉的裙角、鞋边,绽开一朵朵黑色小花。
   代绮翎捂着嘴,挑了挑眉毛,转过头,挥着胳膊示意其他女童向姜五玉看去。
   顿时课室内响起悉悉索索的窃笑声,姜五玉仿若不觉,依旧提笔凝神在纸上按部就班描着笔画。
   唐先生起身扫过众女童,整间房屋一下子重入静谧。唐先生漫步走到姜五玉身旁,她略低头整理了一下姜五玉的执笔,又手把手提起毛笔,搂着姜五玉练习描红。
   半干的墨汁一点点蹭到唐先生如雪般的外衫上,代绮翎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肩膀。
   就这样过了半个时辰,唐先生辅导完姜五玉,然后安然走到台前,敲了敲案上的小钟示意休息。
   女童们都出自名门,自然懂得尊师的道理,待唐先生先行出门之后,大家才陆续走往清心斋。
   代绮翎赶紧提了裙子,微微探头,紧张的跟在四公主李婉婷的身后,犹疑了几下说道:“公主,在下刚刚作弄了姜五玉呢”。
   李婉婷停住脚步,斜斜抬起下巴,拖了长音问道:“你,是谁啊?姜五玉又是哪个?”
   一直留心着代绮翎的叶茗芳扑哧笑了出来。
   跟在李婉婷身旁的李染秋揉了揉嘴角笑着说道:“她是代绮翎是叶茗芳她们家举荐的”。
   叶茗芳赶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带着几个小跟班上前,“公主,在下就是叶茗芳,是叶阁老的孙女”。
   李婉婷正了正下巴点了点头,她这次来上学,自己的母妃可是认真叮咛了不要与哪些人家起冲突。
   李染秋伸出手,指着堪堪从门内走出来的女童道:“公主,看,那个就是安平侯府的姜五玉了,是…”
   “原来是跟我抢座位那个”。李婉婷又提起下巴痞痞说道。
   代绮翎赶紧上前挤在叶茗芳的一干小跟班里,露出个脸庞在李婉婷面前晃了晃。
   “笨蛋”李婉婷侧着眼睛对着代绮翎蹦出两个字,“你们谁出门不带几身衣服?她家还能缺衣服了?这么点小伎俩也到我面前邀功?”说完李婉婷带着李染秋撇下叶茗芳等人气昂昂的走向清心斋。
   叶茗芳转身眯了眼,将代绮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然后轻轻哼了一声,领着剩下的三个小跟班高傲离去。
   代绮翎咬着下唇,面色涨红看着李婉婷和叶茗芳一个个离去,整个课室门前只剩下她和姜五玉。
   看着姜五玉龇牙咧嘴慢吞吞的走了过来,代绮翎慌神叫道:“你别过来!有人看着呢!”
   姜五玉脚下一顿,这都跟谁学的词,好像自己就是个耍**的。收起张牙舞爪的样子,姜五玉懒懒趴趴踱到代绮翎身前。
   代绮翎退后几步,结结巴巴道:“你,你想干嘛,先生说了,不可,可欺辱同窗”。
   姜五玉翻了翻白眼,是可以还是不可以?
   姜五玉伸出爪子掐了一把代绮翎的小脸颊,“怕什么啊,你入了公主的眼你知道么?”
   代绮翎闻言一愣,两只手指不由得纠结在了一起,怯怯看着姜五玉说道:“你,你胡说些什么呢?”说完后,面色倒是镇定了许多。
   姜五玉嘿嘿一笑,“公主不是说了么,她嫌你笨..”
   代绮翎愤恨推了一把姜五玉,“你耍我!”
   姜五玉抿着嘴甩了甩肩膀,嗔道:“还真是挺笨,公主说的是你花招用错了,不是讨厌你耍花招”。
   代绮翎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憋出了个蚊子般的声音:“真的?”
   而后又狐疑的看着姜五玉,“你,你不安好心”。
   姜五玉撇了撇嘴,“随便你,我是听先生说的,同窗要友爱,就过来跟你友爱友爱而已”。说完姜五玉走到伺候自己的仆妇那,让她去找棠篱拿了替换的衣服过来。
   代绮翎呆呆的看着姜五玉,自己平时就没那三个得叶茗芳的喜欢,今天好不容易入了公主的眼…来不及细想,代绮翎捏紧了拳头匆匆走去清心斋。
   姜五玉看着她的背影笑了笑,要闹,就闹个够,一山不容二虎,一群人小鬼大的东西,争起来了看谁还有功夫给自己下绊子。
   写写画画,休休玩玩,无声无息就到了午膳时间。
   姜五玉随着仆妇进了膳堂又一次没出息的感慨到,稚学真是财大气粗啊。
   膳堂虽只有两层,一层尽是些桌凳盆栽欣赏等物,一看就是给仆妇们待着等这些学生的地方。
   到了二层,膳堂用屏风隔开了一个个小间,学生们可一群群或一人在隔间中用饭互不打扰。
   第一天就得罪了公主,徐思思也只做没看见姜五玉拉着卫初岚和罗静怡挑了一个小间。
   罗静怡轻蔑的看了看徐思思,走到姜五玉面前道:“五玉姐姐,要不要过来跟我们一起坐”。
   徐思思拉了嘴角盯着姜五玉,生怕她说出个好字。卫初岚面色恬静,看着姜五玉也不说话。
   姜五玉摆了摆手道:“我习惯一个吃了,人多了我放不开,你赶紧过去吧,别让她们等急了”。
   徐思思浮出笑容,向姜五玉丢了个算你识趣的眼神,拉着罗静怡进了隔间。
   李婉婷看着姜五玉被孤立起来,得意的拍手大笑:“笨蛋,只能自己吃饭了吧?”
   姜五玉装作目瞪口呆的样子看着李婉婷道:“哪个不是自己吃饭?难道公主这么大了还让人喂饭不成?”
   李婉婷指着姜五玉气结,“你!我说的不是这个”。
   姜五玉正了正衣领,拱手道:“食不言,寝不语,公主,同窗我先去吃饭了”
   看着姜五玉大摇大摆进了角落里一个隔间,李婉婷愤力甩了甩袖子,瞪着身后那群女童。
   书院传出来的规矩,只要在学堂用饭,只能亲力亲为。
   稚学没百家书院那么严格,需要排队打餐。这里,有仆妇们一一摆放好菜点置于学生们案前。只不过少了布菜这个环节,想吃什么自己提了筷子夹就是,也没不得浪费之类的训诫,笑话,稚学还在乎这点饭钱。
   李婉婷受了姜五玉的气,摔了筷子不肯吃饭,李染秋和代绮翎不住的在一旁劝慰也不敢吃饭。
   姜五玉把仆妇指到一楼,三下五除二吃完了午饭,拍了拍肚皮。
   路过李婉婷的隔间时,特意伸了脖子探了脑袋。李婉婷一看更来劲了,挺直了腰杆,摆出一副,就是因为你才饿着我的样子。李染秋也频频使眼色给姜五玉,让她过来说句软话。
   姜五玉嘻嘻一笑:“公主果然不会自己吃饭,那我去找个丫鬟过来喂你”。
   这要是从稚学传出李婉婷这么大还要人喂饭,宫中的兄弟、嫔妃非得笑死不可。
   李婉婷拍了拍筷子,“不许去!谁说我不会吃,我吃给你看”。说完提起筷子夹了一小片青菜细细咀嚼起来。
   姜五玉故作挫败的叹气道:“真没劲,回去睡觉喽”。
   李婉婷看着姜五玉垂头丧气的样子开怀一笑,胃口顿时好了起来。李染秋与代绮翎互视一眼低头用饭。
   歇了午觉,一帮人准时到了课室继续练习。一晃眼,到了散学时间。
   唐先生一一点评了各人的笔法,而后说道:“代绮翎写的不错”。
   代绮翎脸上一热,抬起笑容热热看着唐先生。
   唐先生依然温言说道:“可惜笔力不够稳,学规抄写五十遍”。
   代绮翎眼眶一红低头说了声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