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力破万法

(一)

“嗯?这就是空灵根的做法吗?”

雨冥声一只手招架着张子馥的攻击,另一只手放在背后,相当悠闲。

张子馥的攻击可以说是密不透风、滴水不漏,一般人可能早就在十几个回合之后就招架不住了。

然而雨冥声的境界还是比张子馥的要高很多,一一挡住。饶是如此,虽然嘴上嘲讽,但心里还是给张子馥打上了一个“不错”的标签。

但是。

“这样还不够啊……”雨冥声猛地一发力,左手荡开张子馥,右手紧握便是一拳挥出。

大开空档的张子馥就这样被一拳揍飞了。

“咳咳……”张子馥只觉得嘴里一股腥咸,接着一口血喷了出来,“前辈果然厉害,晚辈不及。”

“嘿嘿,”雨冥声背起手来,“知道就好。不过你这小子也不用谦虚,力道还不错。不过,”雨冥声话锋一转,“你不会告诉我,空灵根就是这样用的吧?”

“当然不是,”张子馥擦去血迹,做好冲击的姿势,“前辈就请拭目以待吧。”

话音刚落,张子馥如箭一般冲了出去。

“不管你开多少次,都是一样的。”雨冥声照旧腾出左手来,准备挡住张子馥的攻击。

然而,本该没有任何感觉的雨冥声却突然从手臂某处感觉到了火辣辣地痛疼,他下意识地一缩手,张子馥便欺身而上,冲着胸膛就是一拳。

“?”这次,轮到雨冥声被打飞了。

“怎么回事……”雨冥声很快支起身子来。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块块如同斑点的黑色灵气团,而雨冥声通过痛感很快就确认了,张子馥的那一拳的确是打到其中一块灵力团上的。

“这是?”雨冥声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这应该是土类型雷灵根的效果。

“可是……”雨冥声抬头看去,那个小丫头应该已经动弹不得了才对。

然而,本应该倒着风天舞的地方,此刻已经没有任何人影。

“糟糕。”雨冥声暗道不好,刚要动身,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前辈,现在发现,可有点晚了呢……”

风天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背后,用裹挟着黑色灵力的鞭子把雨冥声捆了起来。

“原来如此。”败局已定的雨冥声想明白了。

那小子(张子馥)的作用并不是要打倒自己,而只是把他自己当成障眼法,掩护小丫头(风天舞)行动而已。

不,应该说张子馥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灵力的输送。

本来应该是注定对方的败局的情况,却反过来绊住了雨冥声自己。

“原来这丫头是双类雷灵根。”

得到金雷传承的风天舞,因为传承要比她本身高级,所以张子馥输送的灵力被抢先夺去,一开始固然能加强自己水雷的能力,水雷的增强压制住了火类雷灵根,反而使得土类型雷灵根彰显,让风天舞慢慢摆脱了水雷的控制,才得以成为突袭的奇兵。

“看来还是输在情报不足啊,”雨冥声笑了起来,“不过就算知道,我的胜算也未必能加大多少。”

虽然败北,但雨冥声没有任何的沮丧,反不如说,见识到了百年不遇的双类型雷灵根,雨冥声其实是赚了。

“行了,你们赢了。”雨冥声出声道。风张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风天舞松开了鞭子。

“很好的配合,”雨冥声拍了拍手,“哎呀,大叔我是心服口服啊。来吧小丫头,大叔的水雷传承就拜托你了。”

张子馥听闻此言,很识趣地打开了空间裂缝,钻了进去等待。

灵根的传承是一件极为私密的事情,必须只能有传承者和被传承者两人存在,若有第三人,无论与被传承者关系如何亲密,日后就不要想着过什么安生日子了。

很快,水雷传承就结束了。张子馥也从空间里钻了出来。

雨冥声已经没有了踪影。

“行了?”

“嗯。”

“那就走吧。”

两人朝着外面走去。地面的上水很快地蒸发了开去,混合在雾气之中,一起消散了。

消散的那一刻,两人重新回到没有任何方向的幻境置之中。

随手指了一个方向,两人就朝那里走去。

“不过,真亏你能一个人度过金雷幻境啊,大小姐。”

“……别叫大小姐了,叫我名字吧,咱们也算生死之交了,这点本小姐还是允许的。”

“好的,天舞。”

“哼,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叫你子馥了。”风天舞一脸高傲,仿佛还是放不下大小姐架子。

张子馥明白这是在硬装,但他没有选择揭穿。

“因为风潮生前辈很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

“明明想要置我于死地,明明有着这样高强度的攻击手段,却并没有把我消灭,你觉得不奇怪么?”

“……的确如此。那又是为什么呢?”

“答案也很简单,高强度的攻击必然有着某种程度的代价。而风前辈的代价就是冷却时间,而且攻击越强,时间越长。所以最后一次攻击之后,她只能徒手抓着自己周围的空气,因为她那时候发不出任何的攻击,哪怕比原先的攻击弱上一半的那种。”

“原来如此。”

(二)

交谈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格外的快,不知道什么时候下一扇门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前,而两人差点撞上去。

门前面立着一块木牌,紫色的木牌上用白色的油漆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

“这里是木雷幻境哦,厌倦了打斗的话,可以来这里休息哦,说不定等休息完了传承就到手了呢。开玩笑的啦。”

“……”风张二人互相看了一眼,脑海里同时蹦出一个词。

不正经。

“走吧……”张子馥率先开口,风天舞点了点头跟上。

推开门来,顿时一股清新的风伴着刷刷的声音扑面而来。

“哇……”风天舞突然放下心防,全身都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看来说的没错,这地方的确是休息的好地方呢。是吧?”

没有回应。

风天舞扭过头去。

原本应该站在自己右侧的张子馥,此刻已经没有了踪影。

(三)

张子馥一脸茫然。

不过在确认了好几次之后,他死心了。

自己的确是在原先的海滩之上,自己摆放好的大船以及插好的五色旗就在眼前。

海上也逐渐泛起了微光。

“这么久了吗……”张子馥颓然坐在地上,困意顿时席卷而来,“不对……现在不是纠结时间的时候。”

张子馥猛地站了起来,掏出灵符联系上了陈居山。

“张兄……”陈居山的语气明显带着疲倦,“成功回来了?”

“抱歉,”张子馥道了个歉接着说道,“不过,失败了。”

“什么?!”陈居山的语气顿时清醒,“不应该啊……”

“我跟她打通了金雷和水雷,刚要进入木雷的时候,我眼前突然扭曲起来,接着就会到海滩上了。”

“张兄你等会。”灵符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张兄我知道原因了。”

“怎么回事?”

“还是因为张兄你,”陈居山语气中充满了无奈,“空灵根的你在幻境里面,就好像眼睛里进了沙子一样,虽然一开始能呆住,但总归是要被排出来的。”

“这样啊……那还能重新进去吗?”

“可以是可以,不过……张兄你得用新材料重新来一遍才可以……”

断掉灵符,张子馥望着远处海面上逐渐升起的太阳,叹了口气。

“天舞,不是我不帮你,我尽力了。”

(四)

“人呢……”风天舞也是一脸茫然。

正疑惑间,一个奶气的声音传来。

“嘻嘻,大姐姐,你是进来玩的还是休息的呢?”

“嗯嗯?大姐姐?”风天舞有点懵。照理说能在幻境驻扎的灵体,应该都比自己大很多吧。

“那当然咯,我可是八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呢。叫你大姐姐不是应该的吗?”

风天舞没有答话。说实话,大小姐实在不太理解小孩子的脑回路。

“那……小妹妹,”风天舞只能顺着坡下了,“跟我一起进来的那个人呢?”

“哦?那个大哥哥嘛?嘻嘻嘻嘻,那个大哥哥可是这个空间的异物哦,所以被强制排出去了呢。”

“这样吗。既然没事儿,那我就放心了。”风天舞松了口气。

“那现在,你该回答我了吧,大姐姐。”奶气的声音继续响着,“你是来玩的呢还是来休息的呢。”

“都不是,”风天舞想了一会儿,回答道,“我想知道出去的方法,顺便再拿个传承?”风天舞歪了歪脑袋。

“呜呜呜呜……”声音的主人突然捂着脸(?)哭起来,“大姐姐真的好贪心呢,跟之前来到这里的人一样……”

“诶诶?”风天舞慌乱起来,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对付小孩子,“别哭啊?我是来……休息的,可以了吧?”

“嘻嘻嘻嘻,”哭声戛然而止,紧接着就是不痛不痒的笑声,“骗你的啦大姐姐。”

性格恶劣。

霎时间,风天舞的脑海了就蹦出了另外一个词。

“好啦好啦,我也不问别的了。”一个穿着紫色碎花连衣裙的小女孩走了出来,“既然大姐姐想要通过,那就开始吧。”

小女孩原地蹦了两下,整个空间就开始晃动起来。

同类热门
  • 西游后纪:战天斗地西游后纪:战天斗地过么|玄幻天地如囚笼,众生蝼蚁活,仙佛神台座,生灵轮回苦,圣人若不死,大盗永不止;西游后五百年,一个放逐的灵魂,一具卑微的身躯,誓要颠覆六道,逆天伐圣,战天斗地。
  • 重生之剑神归来重生之剑神归来意随之光|玄幻少年觉醒前世记忆,前世的仇恨,今世来报,一人一剑一血衣,战得天地破碎。待我归来时,遍是你等死亡之时
  • 复仇之神王系统复仇之神王系统小墨墨小清清|玄幻一代神王的装逼之路!(叶以墨:作者出来,快点改,不然,你知道是什么下场。作者:保证完成任务。)一代神王的复仇之路!
  • 仙古妖逆仙古妖逆余石叩|玄幻他眼睁睁目睹了那一战,改变他一生的那一战。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在血雨下跪了三天三夜。命运已被改写的他,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
  • 天魔大劫天魔大劫并非|玄幻挣扎,厮杀/风云叱诧,金戈铁马——/直到没人可以挡我的步伐/直到在世界称霸/睥睨天下/或许只有她/在我梦话/我的做法/错了吗?净化,无瑕/治愈伤疤,合奏琵琶——/直到没人因为见我而害怕/直到让幸福播撒/众里寻她/也许那脸颊/笑靥如花/我的想法/对了吗?
  • 绝品乞丐王绝品乞丐王南蛮顽叔|玄幻四位奇异少年:龙不凡、“磕头虫”、“滚地龙”、“小老鼠”,结成讨饭四人组,加入丐帮成为污衣派弟子,被迫卷入了愈演愈烈的污衣、净衣两大派系之争。铁血江湖,风起云涌,四人在成长路途中受到各方势力残酷打压,见证了一系列奇人秘闻异事,后在机缘巧合下苦练丐帮七十二绝技,凭着手中的本命打狗棒,在一次又一次生死绝境中实现了惊天大逆转……且看热血少年一统天下丐帮、驰骋三界六道的传奇之路。
  • 万古狂神万古狂神刘听白|玄幻少年秦刻,战场归来!强者,皆我刀下亡魂;天才,非我一刀之敌!我有一刀,可镇山河!
  • 神宠进化神宠进化酒池醉|玄幻PS:本书别名——《宠物进化》新纪元来临,天地异变。地星本土动植物疯狂变异、返祖,异界物种沦落地星,最终新纪元人类诞生一种全新的职业御使。收服怪物,培养怪物,训练怪物,这就是御使。一个怀揣着梦想的少年懵懵憧憧的被一脚踢入这个黄金盛世。高鹏:就算是一条泥鳅,我也能将他进化成一只翱翔九天的真龙。-------------------------------------------致敬《宠魅》、《神奇宝贝》、《数码宝贝》,致敬我们每个人都有过的神宠梦。这是一本纯粹的宠物文。本书目前只有QQ读者交流群:724478458,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入。
  • 五毒邪皇五毒邪皇不老宝刀|玄幻石天死后,在地府中,见到了即将投胎的老实孩子邪王石之轩,用金元宝将他的舍利和不死印法换了过来。判官判定,石天投胎后,十八岁败光家产,二十岁全家死翘翘,然后乞讨为生,要够足足六十年,活到八十然后饿死。那可能吗?当然不可能,那只是那个倒霉的石天,我是重生的石天,要活的潇洒,活的痛快。想潇洒想痛快就要变强,石之轩是邪王,我就做邪皇,还要做个五毒俱全的五毒邪皇。这天下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敢和我过不去的.....!哼哼,我就让他们去干乞丐那种最有钱途的职业。
  • 同途同途流年心安|玄幻来历不明的少年,进入了大梁的学院。一个传奇的崛起,途中伴随着他的,除了重重险境,还会有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