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8章 手术

乔乔又给母亲打电话。母亲说:“已经叫了110了,你爸爸心疼的厉害,家里的救心丸已经吃了,你赶快回来吧!”

乔乔答应着,挂了电话!她又给姐姐打电话。让她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她。

列车在缓缓的开动着。最近的一个车站。也要一个小时以后。她只能等,这个家,她永远摆脱不了。

半个小时以后。姐姐打来电话。说父亲是心肌梗塞,吃了急救药,情况已经稳定点了!正在做核磁。

听到这个消息。乔乔稍微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乔乔下了火车。坐了最近的一辆火车,返了回去。打车去了医院。去了心内科急救室。父亲在输液,见他来了!父亲的眼泪掉下来,乔乔过去抓住父亲的手,父亲张嘴含糊不清的说:“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去。”

“会没事儿的。”乔乔安慰着。

“我牙疼!”

母亲在旁边,过来给父亲捏着下巴,乔乔退了出去,哥哥和姐姐,姐夫也出了病房,乔乔问:“医生怎么说?”

“24小时的危险期,随时会有生命危险。核磁显示,爸爸心脏的血管堵了90%,能挺过来的话,过几天做个支架就没事儿了!”姐姐说。

“哦!怎么进展的这么快?”

“和上次还不是一个地方,是新增的斑块。”

“哦!”

姐妹四人又进了病房。母亲对着乔乔说:“你爸这次疼的厉害,咬牙挺着呢!衣服全湿了,还尿了一裤子,哎!比上次厉害。”

乔乔没搭话。看了看父亲,父亲说:“我还是疼的厉害。”

“那我给你揉一揉?”

“嗯!”

乔乔一看胸前连着仪器的线。就说:“爸你侧过来点,我给你搓搓背吧!”

哥哥过来,把父亲稍微扶起来点。乔乔轻轻的给他搓着背。

医生进来说:“你们不要动他,也不要让他说话。让他躺平了睡。”

乔乔把被子给父亲盖上。父亲闭着眼睛,一会儿听到了打鼾的声音。乔乔去到了南边儿的病床上坐了。盯着父亲床头柜上的仪器。仪器的黄线很不规则。一会儿高一会儿又全是低。

母亲过来问她,“闻天同意让你走的?”

“嗯,说好了!”

“那咱们欠的债怎么办?”

“这个没说。”

“你看看妈妈的手,没完没了的干活,妈妈就不明白,你放着福不享,非要和钱过不去。”

“不是我和钱过不去,是闻天不要我,昨天晚上他让我走的!”

“这,那行哇!”母亲沮丧的转过身去。看了眼父亲,出了病房。

乔乔给贾青打电话,请了假。

父亲在急救病房住了三天后。转在了普通的病房里。又稳定了几天后,医生给他安排了手术。主治医生是从BJ飞过来的。心内科的病人们都在这一天做手术。一共20多个病人。父亲被排在了中午1点多。乔乔从电影院赶了过来,父亲被推进去后。乔乔看见盒饭也送了进去。估计是医生在这个点吃饭,一会儿,一个医生出来,乔乔和哥哥姐姐赶快围了过去,医生说:“你们是梅震庭的家属?”

“嗯!”

“造影显示,有两跟血管堵了!都在百分之八十五以上,今天先做一跟重要的,下次再做另外一个,你们看怎么样!”

“不能一次都做吗?”哥哥问。

“不能,太危险了!”

“那就按你们说的来哇!”

“嗯,赶快签字。”

哥哥签了字,一个多小时以后。父亲被推了出来,全家人松了口气,推着父亲去了病房!护士过来给安顿,让多喝点水,把造影剂排出来。手腕上的绑卡每隔两个小时松一次。记得两小时后叫医生来给松,你们不能动。乔乔看了看父亲的伤口,手腕上压着纱布,血把纱布浸湿了!乔乔把周围擦干净,又给喂了水。姐姐去买饭,一个病房的另一个病人做手术也回来了!状态挺好的,比父亲精神。

过了几天,父亲好点,只是一天从厕所出来说:“怎么上厕所尿的是酱油色呀!你是不是也这样了?”

旁边的叔叔说:“不呀!我挺正常的!”

乔乔马上去了医生办公室,医生过来问父亲,“你是不是阿司匹林过敏呀?”

“不知道了!我没吃过阿司匹林。”

“奥,那做个肾脏ct吧!”

乔乔借了轮椅,推着父亲做了ct。下午,医生说:“你父亲阿司匹林过敏了!需要把肾脏里的血导出来。得插尿管。”

乔乔只能答应。

医生说:“那我们就换药吧!血块导出来就行了!”

护士拿来了盘子,袋子里装着很粗的管子,乔乔说:“这能插进去了!换一个细点的吧!”

“细的血块出不来,白做的,你出去哇!”

乔乔在病房外,听见父亲的喊叫声,素手无策。

等护士走了!乔乔进去,看见父亲在流泪,乔乔给父亲拿了纸,父亲擦了擦眼泪。

乔乔看见地下的尿袋里果然有血块。

过了一个星期,血块没了!尿也是正常的黄色了!才拔了尿管。又到了星期四,BJ的医生来了给父亲做了第二次手术,手术很成功,全家人也就安心了!

又到了哥哥该还利息的时候了!哥哥去了乔乔的小屋问:“怎么办呀!闻天再不联系了?”

乔乔坐起来说:“嗯,你也看见了!我除了去上班,就是在医院里。”

“那咋办呀!家里没钱了!上次娃娃满月的礼金都交了手术费了!”

“那我也没有办法!我的工资也给了妈妈,我没钱。”

“哎!行哇!”哥哥满脸愁容的走了!

过了几天,哥哥又一晚上没回来,妈妈急得直掉泪,嫂子更是哭天抢地的号丧,闹得娃娃也哭。

第二天中午,哥哥回来了!一身的土,母亲急着问:“他们又打你了?”说完嚎啕大哭。

“别哭了!这次没有,我把车给他们了!”

母亲停止了哭泣。

嫂子骂:“你个挨千刀的,这日子没法过了呀!你看啥看了?都是你,害得爸爸得的这病。”

乔乔扭头回屋,穿上衣服去了电影院。

过了几天,父亲出了医院,打车回了家,乔乔坚持又上了一个月的班,领了工资,辞了工作,去了BJ。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首席别玩我首席别玩我程许诺|现言身为一名警察,她理应替天行道!但谁来告诉她,抓错了人怎么办?!而且……还是个被她抓进监狱后挠了他痒痒的男人?!当他出狱后,她却莫名被他绑回家——那人邪魅逼近:“你让我受了那般奇耻大辱,咱们就慢慢算账吧~”
  • 唯愿时针不再转唯愿时针不再转南木时归|现言如果说时针敲打的是时间,陆时筝的时针敲打在她的心口,她的青葱岁月是他给的,她的七年空白是自己给。 如果说有些人只是为了成全青葱岁月中的恋曲,宋御玥弹了她这一曲就想到永远。 他们之间是七年的空白 七年时光,许你永久,可好?
  • 天使替身天使替身予润|现言温润如玉的他看到甜美可人的她,不淡定了!狡诈邪魅的他见到清纯莹盈的她,一见钟情了!优雅冷酷的他偶遇冰冷剔透的她,不要脸了!斯文帅气的他碰到美艳绝色的她,腹黑狡诈了!1V1甜文!女强男强!
  • 爱到深处自然萌爱到深处自然萌嗷喵喵|现言[日更四千]如果两个人相遇,注定只为了在一起,那么我想我一定会好好爱她。比如我遇到了唐果,我就想占为己有,不因为什么,只因为她比糖果还要甜。而且遇见她时,在很小的时候就碰到了,如今碰见,可能是巧合吧。 “宋医生,宋医生,我要拔牙啊!” “稍等,唐小姐。”
  • 豪门萌宝:宠妻99次豪门萌宝:宠妻99次箖槿|现言他是叱咤风云的商场大亨。可不但被算计娶了不爱的女人,还被迫跟......呜呜呜。更过分的是,那个女人一转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该死的!别让他抓到她,不然一定要好好惩罚她……
  • 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婚情荡漾:陆先生,追妻请排队芒果芒果|现言乔溪做过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去主动去找陆家三叔。一脚被踹下,她狼狈逃走,心里后怕不已。本以为那晚上只当意外,乔溪居然主动把视频曝光,这个女人在作死路上越战越勇,敢这么算计他陆厉漾,她还是第一个!“说,为了做陆家三太太,你预谋了多久?”他捏着她的下颚冷冷质问。“从你自愿那一刻起!”“乔溪,我要你付出算计我的代价!”“陆先生,请你先搞清楚,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我房间?”
  • 他的小鸢尾他的小鸢尾辞有|现言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来到M国,他是倾权天下的凤氏掌权人爷凤君炎,人称凤四爷本因毫无交集的两人却对彼此倾心。 身份被曝光前 所有人:这谁啊,根本配不上我们四爷好不好。 身份被曝光后 所有人:小姐姐跟四爷真配,天生一对。
  • 相思爱相思爱代沟之间|现言当方相思离开杜图后,杜图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舍不得的人是方相思这个臭女人。“那个谁,没用的,我不吃回头草!“”美男草吃不吃..............“
  • 我想做你的全部我想做你的全部鹿落晗|现言四个性格不同的女生和四个傲娇的男生,他们,又会擦除怎样的火花呢???
  • 情深何以苏辛哲情深何以苏辛哲鱼儿鸭|现言沈夏唯苦追了三年的男神,终于被自己连哄带骗的拉到了民政局,可谁知,领证的当天,老公苏辛哲就消失了,这一消失就是整整六年。 六年后的再别重逢,她依旧是那个张扬又活泼的女孩儿,而他,也依旧如当初那般美好,只是,再次靠近的两颗心,是否还像从前那般呢? “沈夏唯,你真的没救了!” “对啊!这不等着你来救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