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春文学 aoa网站

第7757章 炎龙族的愤怒

“金凰郡主,你最好想想这样做的后果!”战野拓脸色铁青,牙缝里蹦出的字眼如凌厉刀锋。
   沐小狸小手往他后脑勺一拍,冷哼一声:“轩辕澈当时也是这么说的,结果我还不是安然无恙的坐在这扒你的?”
   “你扒过轩辕澈的衣服?”战野拓满目的诧异与惊疑。
   十多年前他还非图尔大汗时曾与其交过一次手,那么小就杀伐果断,嗜血如麻的人居然能忍受被个小女人羞辱?
   “上次给他留了一小块遮羞布,你嘛,应该比他更有看头,毕竟你,用得勤多了。”
   沐小狸唇角邪魅一勾,五指变爪,利索扣住战野拓背上的皮甲,一拉,“哗啦”一声,背部肌肉显出健康的褐色。
   “该死的!”
   战野拓眸光一敛,左腿抵住马腿,坐下马立时扬蹄九十度上翻,马上三人预防不及,沐小狸倒进步惊天的怀里,步惊天只顾保护沐小狸,一瞬的松懈,战野拓身子右摆,躲开匕首,双臂一挣一缩,整个人鬼魅般从天蝉丝里解脱。
   整个自救过程眨眼即成,快得令人惊呼傻眼。
   “缩骨功!”李莫愁大呼道。
   视线里一道黑影如大鹏展翅,一股雷霆劲风瞬及逼进,步惊天揽住沐小狸腾空后飞,稳稳落在地面。
   逼退二人,旋转稳坐,战野拓不再停留,驾马离去。
   “沐小狸,我们后会有期!”
   “这图尔大汗深藏不露嘛。”云逸风眯眼盯着风驰电掣而去的身影,“被俘是真,但这半个时辰他有的是时间脱身吧。”
   沐小狸依靠着步惊天,淡漠不语,的确,被俘是她一时侥幸,这一路他有的是时间脱身,但没有她的“松懈”,他哪来的时间。
   目光沉沉的凝视战野拓的背影,默道:我们当然,后会有期!
   ……
   雪,越下越密。
   扯絮飞棉,密织成网,旋转着,呼啸着,沉沉压下。
   累及的沐小狸倒头就钻进被窝,分不清是昏迷还是困,只有步惊天没有顾忌的扒开她的外衣,顿时,惊傻了云逸风和李莫愁,连步惊天也闪过诧然的眸光。
   “来人!”云逸风的声音带着无法遏制的颤抖,他下意识的想扒光这个女人,但不羁如沐小狸未必没有男女之防。
   进来的是一位女医。
   一盏茶之后,女医抱着一盆血水出来。
   “右臂两刀,后背三刀,伤口不深,但含有剧毒,伤口不易难以愈合,导致血流不止,胸口那一箭偏离心脏三公分,暂无性命之忧。”
   床上,沐小狸凤眸闭阖,清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宛如一个破碎的娃娃,无知无觉。若不是那些许的呼噜声,云逸风都要以为她已大去。
   药膏抹了一遍又一遍,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至于左胸的血窟窿,云逸风不忍直视,将药丢给女医就冲了过去。
   院子里的树被踢得啪啪响,大雪悉悉率率泼他一身。
   “靠,信不信爷化了你们!”
   云逸风气鼓鼓的咒骂几句,靠着树坐下,幽怨的对着房门。
   他的信任得到她的回应,事实也证明一切如她所料的全身而退,但他没想到,代价是她伤到了自己。
   一箭穿胛,他以为应该是她的障眼法,那么狡诈的她,怎么有吃亏的份,她不伤人就善哉善哉了,更何况一路以来她的表情完全没有看不出丁点异常。
   她不是女人吗,她没有痛觉吗,那么大个血窟窿,那么多血,她是稻草人,是木偶吗?
   或者,她根本是没心吧。
   “办法。”步惊天干巴巴的声音压下。
   云逸风没好气的吼道:“她就是个麻烦吸引体,自己又喜欢一次又一次的找死,我能有什么办法!”
   步惊天抿了抿唇,不怎么使用的脑子难得的转了一下。
   的确,她很不听话,每次都把他撇下,一个人行动。
   活该!
   可是……
   “办法!”步惊天无视云逸风的斥责,再次重复。
   云逸风气得怒瞪,对上那双执拗无波的眼睛,一口气被泼了个干脆。
   他也就发泄发泄,怎么可能真的看着她找死而不管。
   她就是自己找死,他也得从阎王手里把人抢过来。
   风寒雪纷夜,两个互看不顺眼的男人,肩勾搭着肩,达成第一个共识。
   无意听到墙角的李莫愁为沐小狸深深捏了把汗。
   沐小狸这一觉睡得非常满足,只是起床后发现,貌似,变天了。
   此天非彼天。
   首先是玉人般的步惊天,除了一日三餐和晚上睡眠时间,时刻都拿着一把剑,不是左劈就是右砍,剑剑不留余地,惊得沐小狸直奔云逸风的房间,问玉人是不是脑子抽了。
   云逸风凉凉的睨她一眼就埋头钻进祖传药谱里钻研,一副闲人莫理的得道高僧样。
   被劈坏两套衣服之后,沐小狸总算意识到,玉人这是她提炼她的武功。
   只是,要不要这么狠啊,比当初的君临天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天比一天出手狠,是真打算要她命的节奏哇。
   虽然他没有说出口,但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反正找别人送死也是死,死在我手里至少有个全尸!
   其次,云逸风也不知抽了哪门子风,从她睁开眼的一刻,每个时辰一碗药,每碗都由玉人亲自灌。灌着灌着习惯了也就算了,但是一碗比一碗苦就非她所能忍了。抛头颅洒热血,沐小狸可以眼睛都不眨一下,但她怕苦好不好。而且,这药喝到第二天她开始拉肚子,拉得她昏天暗地四肢酥软无力,这是被慢性毒药的节奏?
   跑去找他要答案,结果那厮摇头晃脑说了一大堆古言文,沐小狸只听懂了一句,大致意识为:拉出来的都是体内的毒素,拉得越多说明体内毒素越多。
   于是乎,沐小狸只能悻悻而归,呈大字状瘫在床上认命的喃喃自语:作吧,死劲作吧,只要没作死就行!
   这一作,沐小狸密闭式的被作了五天,从越来越颓作到精神抖擞打了鸡血状。
   期间,在沐小狸的真挚恳求下,由云逸风和步惊天双双护卫着去见了面王虎,然后沐家军敛兵休憩,短期内没有出战的意图。
   而南月,东辰,北凉三国,因为“金凰郡主”四个字再次掀起波澜。
   这股风波,意料之中的刮进了图尔大汗战野拓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