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理 澳博真人电子

第2281章 圣殿(7)

太令我吃惊了,没有想到他们的下一个目标居然是何思敏。其实这句话也同时惊呆了崔二爷,他不敢相信的看了看我。
  可是那个叫傻彪的男人好像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背对我的男人狠狠的停尸床上踹了一脚。然后骂道:“你******聋了是不?老子说话你敢不听,你信不信我告诉老大去?”
  傻彪哼唧了两声,嗵的一声跳到了地上。一边提着裤子,一边推开门走了。背对我的人嘴里骂了一声,捡起地上的白色单子盖在了女尸身上。
  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我急忙隐匿到了黑暗中。过了一会就听咣的一声,这个男人钻进冰柜里面去了。崔二爷要出来,我用手示意他先不要动。
  过了一会我看外面没有动静了,才示意他出来。我走到外面拉着他,低声说道:“二爷你刚才看到,是从哪个背柜中出来的么?”崔二爷点了点头。
  崔二爷低声对我说道:“你刚才听到了么?下一个目标居然是小何,看来我们再不动手就要出事了。”我没有说话,因为我心里比他清楚。
  我走过去想拉开刚才刚才男人进去的冰柜,可是拉了半天也没有动静。我一下愣住了,看着崔二爷。崔二爷也愣住了,过来试了试果然没有一点动静。
  就在这时那边的门又响了,我急忙拉着崔二爷躲在了刚才我躲的角落里面。我们刚刚隐藏好,就看到叫傻彪的男人又进来了。
  这次进来的时候,他的手不是空的。而是拿着一张可以活动的小四方桌,然后再上面摆上四碗米饭。每晚米饭的上面,都插着三支清香。
  看到这里,我低声对崔二爷说道:“四碗米饭四个人,看来要招四个鬼魂来吃饭。可是为什么要插上香,直接把筷子插好不就完事了?”
  崔二爷看到这里,低声对我说道:“看不懂,这样怎么招鬼魂。再说这里都是死尸,本来就有鬼魂的还用招么?”我一听这话也对。
  我们的话刚刚说完,就看傻彪拿着水不停的向空中洒。由于洒的太高了,所以落下来的时候。我们的身上也沾了一下,顿时一股奇怪的味道弥漫在停尸房。
  这股味道中有一股刺鼻的臭,可是这股刺鼻的臭外又有一种淡香。崔二爷轻轻的问我道:“虎子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臭中还在这一股香味。”我摇了摇头。
  就看傻彪洒完水后,把木桶放下。又从房子里拿来一个木盆,和一堆纸钱。看到这里我好像明白了点,用手指沾了一点地上没有渗进去的水在鼻子上闻了闻。
  然后我低声对崔二爷说道:“他不是在召鬼魂,而是要请鬼差。刚才洒的水,应给是混有几种比较灵性动物的眼泪。这样不仅能看到鬼差,而且可以和他们交流。”
  崔二爷一听,惊讶的看着我低声说道:“是不是就和我们上次对付朱自刚一样,要是那样的话我们会不会被发现了?”
  我摇了摇头头,低声对他说道:“理论上是一样的,实际上还是有分别的。我们上次请的是灶王爷和他的随从,他请的却是地府的鬼差。灶王爷本来在灶间,就是记录主人的好坏的。所以可以惩罚这家主人,但是鬼差却没有这个能力。我们身上的隐身符,隐去了活人气息。灶神都看不到,就不要说是鬼差了。”
  崔二爷点了点头,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贴上这样的符。出了活着的人能看到我们,但是对于神和鬼来说我们是游离在这两者之间的。”我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还是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我看到,傻彪在四碗米饭的中间有摆上了酒肉。然后跪在门口,默默的念着什么。看到这里我彻底明白了,他果然是在请鬼差。
  忽然傻彪身边的木门自动打开,然后四方桌旁边的凳子都被挪动了一下。崔二爷拉了一把我的手正要说话,我急忙捂着他的嘴摇了摇头。
  渐渐的四方桌周边,出现了四个黑衣黑帽的鬼差。四个鬼差也是一团黑色的雾状,要不是有外面的衣服根本看出来。
  我捂着崔二爷的嘴,附在他耳朵边上低声说道:“鬼差有很多众人,根据《张天师地府实录》记载,鬼差有黑衣鬼差,专门收取死者的魂魄。有皂衣鬼差,伺候在判官身边。有白衣鬼差,是引路的等等。还有几种我给忘记了。”崔二爷点了点头。
  我说的这本《张天师地府实录》严格意义上,并不是张天师本人写的,据说是龙虎山的一位高道所写。因为他原本是龙虎山的人,所以假托张天师写的这本书。书中详细的列举了,地府的种种形态。这都是他过阴的时候,记录下来的。
  后来这本书的原版遗失了,只留下只言片语成了现在地府的形态。清末的时候,在敦煌莫高窟的藏经洞发现了这部残缺的笔记。所以也是有名的,洞藏经文之一。
  四个黑雾状的鬼差,在哪里推杯换盏不停的喝酒。转眼睛都喝醉了酒昏倒在四方桌上,傻彪过去看了看四个鬼差咧嘴难看的笑了笑。
  然后坐到冰柜前,轻轻的敲了几下冰柜。只见冰柜门自动向外打开,一个男人走了出来。由于他出来的方向,我只能看到半张脸。
  他走到鬼差旁边看了看,然后发出嘿嘿的笑声。又回到他出来的地方,从里面抱出几个坛子,我数了数不多不少六个坛子。
  每个坛子上都贴着一道符,从符上我立刻明白这些坛子里装着鬼魂。看到这里我立刻明白了,这些家伙把死者的魂魄都收到了坛子里。这样地魂本来要去地府的,这样就回不去了。管辖这里的鬼差来查,但是又被他们灌醉了。
  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这些人办法还真高。我正在想的时候,他们已经把贴在坛子上的符咒去掉。然后发出了男女六个鬼魄,交给每个鬼魂一个写着数字的牌子。
  傻彪这时拿着一个镇魂铃,一边摇着一边嘴里念着咒语。我闭上眼睛仔细听了半天,好像是叫魂咒又好像是收魂咒。他是个兔唇,说话漏风所以我听得不是很明白。
  正在我想这时什么咒的时候,忽然两个鬼魂进来了。其中一个是五十岁左右的女人。我能保证绝对不是刚刚出去的,应该是跟着前面的这个进来的。
  看到这里我彻底明白了,他们就是用叫魂咒在呼唤病房里病人的魂魄。然后用鬼魂给引路,来到这里完成他们要做的事情。
  这个叫魂咒又很多种,过去老人常常告诫我们。要是一个人在房子里的时候,特别是晚上听到有人拉长调子叫你的名字。绝对不要答应,要不会被叫走魂魄的。
  老人们的告诫是是对的,一旦大半夜听到有人叫你。你答应了一声吼,魂魄就会慢慢的出来。或者人发生昏迷,魂魄被勾走。这时傻彪等人用的也是这样的方法,只不过他们还使用了引魂咒和镇魂铃。
  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不知不觉的把手从崔二爷的嘴上去下。老头立刻有了机会,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虎子,这帮小子是不是在叫魂。”
  我朝他点了下头,在没有说话继续看着这里。只见发出去的鬼魂,带着引来的魂魄。拿起那个人手中的一个茶杯模样的东西,两人不停的碰一下杯然后对着嘴吹口气。随着吹出的气,透明的杯子里显出淡淡的一丝白烟来。
  看到这里,我点了点头对崔二爷低声说道:“我现在明白何教授父女为什么脸那么白了,原来他们用这个方法在吸取人的元阳。”
  崔二爷一听诧异的看着我,然后低声说道:“你说何家父女脸白的原因,是因为被他们吸走了元阳。所以脸白没有精神,是不是这个意思?”我点了下头。
  这时其余的鬼魂也回来了,但是有三只鬼魂没有引来魂魄。等新来的这几个魂魄元阳被吸的差不多,那个人拿着一根金属棍狠狠的一戳魂魄立刻消失了。
  等那些魂魄全都消失以后,他把没有引魂魄的鬼魂全部转进了坛子里。然后转身拉开一个冰柜,我看不清楚里面放着什么。只见他把坛子放进去,立刻传来一阵嚎叫的声音。
  他也不管,转身对剩下的鬼魄说道:“你们干的不错,我这里是有奖赏的。”说着从身后拿出几件衣服,和一些食物也丢在火盆里。傻彪一看二话不说的,点燃了火烧着了那些东西。
  几只鬼魂立刻疯了一样的扑到火盆上,一起抢里面的衣服和食物。这个人笑了笑,然后转身取出那几个坛子。打开上面的分条,发出了三只受罚的鬼魂。
  三只鬼魂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嘴里冒着黑烟躺在地上。这个人看了一眼,轻轻的说道:“你们三个本鬼,活着的时候蠢到家了死了怎么还这么笨。今天晚上怎么去失手了?”
  一个鬼魂一听,慢慢的爬起来跪着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拿着你给的号码去了那家病房。可是手刚刚挨到上面,就像被电大一样的。”
  一听这话我立刻明白过来,这个鬼魂跑到何教授那边去了。估计是老赵头在那边画了一个避鬼咒之类,所以不仅没有进去还吃了点亏。
  这个人听了却不信的说道:“是吗?难道你们三个都遇到了同样的事情么?我们医院里面难道来了高人,看来我要过去看看了。”
  傻彪一听,急忙说道:“六师哥,要不要先告诉大师兄。如果真的是高人的话,最好在他没有明白这里之前先把他消灭了。”晕死了傻彪不仅说话有些漏风,而且还有些结巴的。我听了老半天,才听明白。
  刘师兄一听,厉声说道:“你懂个屁,师父还有半个月就要出关了。这会是最紧要的时候,大师兄为师父护法。这会去打搅他们的话,我们肯定要被骂的。”
  说道这里他看了看表,然后说道:“你收拾一下这里,我回去和二师兄商量下。如果这几只小鬼说的是真的,他们肯定是冲着我们来的。老九你这几天不要喝酒了,等师父出关了再喝。”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冰柜。
  听到这里我确实愣了,没有想到居然这里真有修炼邪术的人。只是不知道这位师父是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有多少人。看来这里隐藏的秘密还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