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九州ku官方

第3069章 男主角简介

镜中世界消失,白衣收去双凤落地镜,和长恨仙子静静的看着前面那两道液体之门,又是一场大劫在等着他们来亲历,两人心中虽然也必然的有些无奈,但那一丝被白衣精心呵护着、不曾完全磨灭的希望之光还是在指引他们义无反顾的向前去,就算百死不悔吧!
  片刻、白衣看了一眼长恨仙子,长恨仙子眼角余光扫到了白衣的动作,也不觉侧脸看着白衣。
  白衣淡然的一抹微笑挂在脸上,眼神坚定无比,长恨仙子看着白衣这样的神情,心知是出发的时候了,她也会意的轻轻一笑,这一笑当然也包含了一种义无反顾的信念和希冀。
  电脑外:玲儿仿佛也看到了新世界里那两道液体之门中潜在的危机,再看白衣就要前去,不觉得心被揪的紧紧的,嘴里轻轻叫了声:“风。”
  风带着耳麦却也听的清楚这柔声、充满了别样情感的呼唤。
  风回头,玲儿深情的看着风,说了句:“风、你自己小心点儿,仙子有生命石,最多只是和我们团聚在一起,你是单单的一命,也是我们所有圣战士、新世界无数游戏者的希望,没有你,我们还能玩儿什么!”
  玲儿从表情到真情流露的语言,这一切都在表达着此时内心无法掩饰的心情,风把一抹安慰的笑容挂在脸上,他却是无法再多的给予玲儿一种自己是慷慨赴义的意向,他不忍心让玲儿看着他待会儿的斗战,还担着心,而且在心里还要存储下这种黯然绝望。
  风瞬间把这些想法捋了一遍,接说:“丫头、倒是还有的玩儿!”
  玲儿看着风还正想问问他的高见,看失去他还能真有什么可玩儿的。风这时已笑着接那上句话说:“玩儿失恋呗!”
  风说完笑着,已配合这句找抽的话来缓解玲儿的紧张情绪,玲儿这边也是娇气的伸手拍了他一把,娇嗔的瞅着一脸笑意的风。
  小三在旁倒也笑着,但明显笑不出平时玩笑时那爽快的效果了,这时还能笑着也足以证明他和风是一路人,那种豁然绝非别人能做到的。
  新世界:白衣和长恨仙子相视一眼,两人双双走入液体之门中。
  一片异彩的世界呈现在眼前,天地被一个巨大有百米的半圆灯罩从上到下的扣着,组成那灯盖的是异彩飞扬液体水流,这里没有了引力一般,水流沿着灯罩形态如同要做成一副完美画卷般流动缓慢,丝毫不会散落一滴下来。
  灯盘地面边上也是被异彩水流弥漫着,只有中心五十米方圆之地是明镜地面,但这明镜也被空中四五十米高处的弧形顶面映照成稍浅些的异彩色泽。
  再看明镜地面外围,四座花台异彩流光,在一米高的花台上,各有一尊身长不过两米,浑身倒刺、四爪大展开,身体里流光萦绕的小龙雕像,醒目挺立。
  白衣和长恨仙子看着这这片异彩世界,眼神扫过这些景象后,白衣轻声说:“小心这四个成形的家伙。”
  长恨仙子当然也注意到了四尊流光小龙雕像,那异彩的水流没有一眼能看到的危险存在着,至少是和上午那翻腾的火海相比较,这里不是那么让人感觉着心神慌乱。
  片刻间的宁静,白衣漫步向东边的一尊流光小龙雕像走去,嘴里却是吩咐着长恨仙子:“你留下盯着四面。”
  长恨仙子本想着和白衣一起去,但白衣这样吩咐了,定然是有着布置的。
  白衣向东边走着,长恨仙子已猜测着在理清形势,那么多的斗战还是对着世界的诡异有些了解的,白衣过去她不知人家要干嘛,但自己留下便绝对是观望整个局面的变化,这无形中就是一种默契的配合,长恨仙子想到这儿,这心也就安下来,没有大动作,只是让自己越静越好的仔细观望、感觉灯盘世界中所有轻微的变化。
  白衣的步子迈的并不大,这心中的变化却是大着呢!开始过来只是想观察一下这灯盘世界中唯一可能向他们发动突如其来攻击的对象,这越往这边来,心念就越倾向于:这流光小龙雕像是不是潜在的敌人,先弄碎一个少一个。
  长恨仙子还是静静的,眼神四处缓慢游走。
  白衣距流光小龙雕像已不过十几米距离了,忽然间、白衣提在手中的圣剑幻作一线飞剑锐啸着射向流光小龙雕像。
  寂静的灯盘世界中剑啸声传出老远,长恨仙子在那边都是先听到尖啸才把眼神锁定在这边的。
  流光小龙雕像却是让白衣心神不安,那雕像就是雕像,没有一丝异动,随着一线飞剑的到来,流光小龙雕像应声碎裂开,那脆如琴乐的声响让整个灯盘世界的沉静都被搅醒。
  就在白衣为这与想象差距太大的一击,意外、完美收场之时,一道稍不留神便难以辨清的流光,在那光花飞溅的中心悠然而出,行动看似缓慢,就像水流没个定型流向那般,悠忽的弯绕着向顶面而去。
  白衣看清这道流光时,流光已在去往顶面的旅程中,白衣心念到处,圣剑已收回,就在这时,长恨仙子那边却是传来了警报。
  长恨仙子眼神游走的看着三面流光小龙雕像的位子,嘴里大声的喊着:“白衣!”
  白衣那圣剑也没有飞射出去,忙着先环顾一下长恨仙子那边。
  白衣这边那弯饶的流光已接近顶面,长恨仙子还是在镜子地面的中心没有行动,只有眼神四顾,身形随着眼神有些许转动。白衣也没往前行,看了一眼长恨仙子,向着长恨仙子的目视方向望去,那隔着老远也能基本看到的其余三座流光小龙雕像竟然在不觉中也碎裂开来,这白衣倒是明白,长恨仙子绝对没有先下手为强,雕像绝对是自行破碎的。
  长恨仙子这边,观察的也足够仔细,她却是离得稍远,竟没看到流光小龙雕像破碎的光花中,那三道细微的流光也如同白衣这边那道流光一样,弯绕着向顶面而去。
  白衣这边毕竟是看到了流光升起,这时看着其他的雕像碎裂,心中已有些预感了,身形起落间已来到长恨仙子这边。
  长恨仙子和白衣相视一眼,轻声说:“雕像都碎了。”
  白衣心知麻烦又要降临了,可嘴上却还是开着玩笑,想让长恨仙子放松些,便苦笑了一下说:“我发誓,这三面的雕像破的和我没关系!”
  长恨仙子盯看了白衣一眼,又四下观望起来。
  白衣笑着,心里也有些紧张了,就在这时,忽然四方那承载流光小龙雕像的异彩奇花竟然都腾空而起,各自悄然却速度极快的向这边射来,就在射来的途中,那异彩奇花各个把伸展的花叶先脱体飞射出来,比之此时已变成光秃秃的一个底座花团更加迅快的前来。
  白衣和长恨仙子都眼神游走在三面,这大动静当然是被他们第一时间便看到了。
  高手斗战时基本上都有一个规则,就是尽量不被后发而至的危险给予他们致命一击,所以白衣的手不觉的便拉着长恨仙子,一是怕长恨仙子飞射出去。二是告知长恨仙子不要提早行动。
  长恨仙子得了白衣的提示,更是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等待时机。
  四面二十四片直径两米长的柔软花叶此时已向片刀一样飞射而来。白衣拉着长恨仙子飞射而起,十二片花叶夹带着锐啸声四围飞射在白衣和长恨仙子起身之地,交叉着远飞去,那四朵花团也在瞬息间飞射在中心之地。
  飞射在半空的白衣和长恨仙子正心神聚交在下方那四朵霎时间停止一切冲力,向着一个原点魔幻般交叠在一起的花团和远飞去,再不回头的花叶上,白衣却是忽然间在乱杂的响动中听到破空之声冲上面传下来,这时要是别人非呆先抬眼扫视一下上方究竟是何等状况,可白衣却是在这暗灵世界中吃过太多的亏了,他的本能反应可是有悖常人,宁可信其有危险存在也不可试探其锋,拉着正抬头动作刚刚成型的长恨仙子‘嗖’的向左侧远飞去,那速度真比看到什么要命的事时,还要快速!
  长恨仙子那抬头动作若是在平时那就是极其不经意的一个行为而已,可是在这时,被那白衣的速度主导,这抬头动作被急速运动闪的差点晕眩了,仰着头,眼前一花就被带出去有几十米,可长恨仙子这抬头动作还是被动的做出来了,尽管看到的事物有些花,但还是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上空四条异彩小龙不知何时成型,各自龙尾相连,组成了一个大的异彩旋轮,极快的落罩下来。
  长恨仙子惊呼着,身形却以在她的惊呼声中脱出异彩旋轮的范围,看着异彩旋轮正落向中心交叠一起的花团上。
  白衣和长恨仙子双双落下来,神情紧张的盯着平台中心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