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公版 亚美app下载官网

第2769章 臭屁男vs臭屁女

离开沈家,邓墨送沈乐回家。
   邓墨看着心情好好的沈乐,问道:“和沈老爷子聊的很高兴?”
   沈乐正想要回答,抬头就是戒备地看着他。邓墨虽然放着她和爷爷闲聊,但沈乐知道,他的目光时不时地就往她这边瞟来,看似关心她闹出什么笑话,实际,他是看着爷爷的神情。
   沈乐没有犯花痴,所以身为局中人,她能感觉的出来。其他人笑话邓墨太过保护她这个小女朋友,可那时,沈乐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
   现在邓墨明知故问,面上看不出阴谋的味道,但沈乐的心还是提了起来,小心地问道:“邓助理为什么要那么问?你不是都看着吗?”
   “这还不是你很能强颜欢笑嘛,或许是面上高兴,实际紧张的要死,根本不想聊天呢。”邓墨打了个哈欠,伸伸懒腰,“看来你是真的很高兴,那我就放心了。”
   这句话完了后,邓墨就不再说什么,闭目养神了起来。
   因为沈乐和沈老爷子很谈得来,邓墨没有催促,也没打搅,他们几乎是等宴会结束,客人全走了,他们最后才离开,现在夜已经深了。
   沈乐以为邓墨会有什么事,结果就这样,没有下文了。
   难道是她多虑了吗?
   司机把车开得很稳,邓墨闭目养神后,沉默就在车中蔓延。沈乐不知是见到爷爷,感情大起大落了些,还是什么,她感觉眼皮越来越重。
   待她醒来,车子已经到了她家。
   司机把车停在巷子里,就算到了目的地,他也没叫醒邓墨或是沈乐,不知车在这里停了多久。
   沈乐赶紧下车,小声地跟司机说了声谢谢,路上小心之类的话,她以为这样就不会吵醒邓墨,这个时候邓墨的声音却传了过来:“明天有件重要任务交给你,今晚好好休息吧。”
   带着沈乐觉得不安的笑容,邓墨就让司机开了车。
   沈乐望着迅速消失在眼前的车,都来不及问什么重要的任务。
   沈乐咬牙,“果然还是有阴谋在里面,真是!留下莫名其妙的话,叫我怎么好好休息?”
   摸不着头脑,沈乐在那站了一小会儿,转身回了家。
   人心就像天气,让人捉摸不透,前一刻晴朗,下一刻也许就乌云密布,打雷下雨起来。
   或许邓墨带上她来到寿宴,就是一场预谋,而非单纯没有舞伴。因为说到舞伴,全程,他不是将她当做花瓶带在身边,就是把她晾在一旁和其他小姐跳舞去了。
   他和小姐跳舞跳的高兴,她和爷爷聊得高兴,事后他对爷爷的解释说得好听,是不想打扰他们。沈乐却觉得,他是故意让她跟爷爷搞好关系。
   难道……
   事情想到关键的地方,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了天际,沈乐只觉得外面好像亮了一下,巨大的雷击声就爆了开来!
   这仅仅是起头,那一道电击之后,接连不断的雷击落下,倾盆大雨!
   沈乐吓了一跳,赶紧去拔家里的电器插头,就是这刻……停电了,房间落入了黑暗中。
   窗外雷声阵阵,雨打玻璃窗,噼里啪啦不断,狂风呼啸,跟来了台风似的。
   沈乐心跳如鼓,担心自己错过了什么新闻,真遇上台风了。当初为了房租便宜,选得这地可是已经有了些年头了,看着暴雨来势汹汹,应该不会塌了吧!
   啪!一声巨响,沈乐魂都要被吓没掉了。
   听着狂风声那么真切,不再是被隔屋外的那种不清晰的感觉,沈乐拿起手机开了手电筒就往啪啪啪不断的方向走去。
   还没走几步,她手机照到的地方,突然发觉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这刻,她管不了是不是哪里窗户被风吹开了,赶紧拨打了电话,想都不想,直接呼叫了朱华俞。拨号途中,她觉得让华俞一个人过来不好,又觉得直接打电话也不好,挂断电话,改为了发短信。
   房间里黑漆漆地,外头电闪雷鸣,那被风吹开的窗户还在不停地啪啦啪啦地,沈乐很不安。窝在角落里心里七上八下的。
   幸好朱华俞没让她害怕多久,十几分钟后,她家的门外有人敲了门。
   最先这声敲门声让沈乐又惊恐起来,直到朱华俞的声音传来,这一世纪般漫长的十几分钟终于是结束了。
   门外,朱华俞,林宁文,还有几个沈乐不认识的人,满身湿透地站在那。
   林宁文说:“这几个是我朋友,不用紧张。”
   听着这话,看着朱华俞,沈乐上来就抱住她哭了起来。
   “别怕别怕,我们来了,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搂着沈乐,朱华俞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门边被推开的沙发,她皱了眉头。
   沈乐的那条短信没有交代什么,只是说打雷停电了,屋里太黑,她一个人害怕,让她过来。这么一条短信没什么,但是!末端多了个“#”的符号,那是她们的暗语,表示自己有危险,但是不方便说。
   这下华俞就去找了林宁文,她明白,这时候人手自然越多越好,哪里管得了沈乐现在是在躲人,知道她住处的人越少越好。
   林宁文那时正和几个朋友吃饭,就一同过来了。
   回到屋里,锁上门,沈乐又用沙发把门给堵住了。
   见她这么做,屋里的人都有些疑惑。
   人多了,而且还有几个壮汉,沈乐顿时有了安全感,就把她的发现说了出来。
   事情就是她拿手机照明的时候,发现了不自然的反光,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是针孔摄像头,沈乐不知道谁会监视她,也不知她的房间什么时候被装上了这种东西。
   但是唯独一点,她刚搬进来的时候还没有这些东西,因为那时她彻彻底底把房间给检查过了。唯一的可能,就是歹徒趁她上班的时候进了她的家,而这点,她居然毫不知情,也不知道那人监视了她多久,这个房间到底有几个隐藏的摄像头。
   她很不安,很害怕,但也不敢打草惊蛇,或许那人就在附近监视着她。
   她没报警,不敢打电话,谁知道这房间里,除了摄像头还会不会有窃听器。
   敌在暗,不明他的用意,沈乐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她的朋友。
   说明情况的时候,沈乐很紧张,朱华俞搂着她的肩给予安慰。
   这时电灯闪了闪来了电,一群人就开始在房间里找那些东西。
   很快,一个,两个,三个……一个个的摄像头找出来,大家的脸色都不大好看,尤其是沈乐的脸都煞白了,两室一厅一卫的房间,除了卫生间里,其他房间几乎每个角落都有,可以说是监视的没有死角。
   “报警吧。”林宁文说。
   朱华俞这个行动派,在他说话的途中就已经拨通了号码,“喂,是警察局吗?我要报案……”
   林宁文已经有段时间没见到沈乐了,瞧着她明显瘦了很多,他拍了拍她的头,语重心长地说:“照顾好自己,有麻烦就来找我,我那里随时欢迎你。”
   沈乐点点头。
   在等警察到来的时间里,这群人没有闲着,继续去找了可能藏有异物的地方,这次找的比前次还要仔细,结果是又让他们找到了几个摄像头,还有……两个窃听器。
   窃听器没有专业的工具,找起来很费劲,不过这一会儿的功夫,警察已经到了楼下。他们带着专业设备而来,将房间彻彻底底做了调查。
   报了案,录了口供,天已经要亮了。
   和林宁文他们分开,沈乐直接去了公司,那个家,她可不敢一个人待着。
   刚到公司,沈乐就被邓墨给叫去了。
   看着沈乐一脸憔悴,邓墨奇道:“你该不会是听了我的重要任务,紧张的一夜没睡?”
   他那口气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
   “别提了,直接说吧,什么重要任务。”在邓墨面前,沈乐半点的下级对上级的敬畏都没有,喝着茶,找到小零食居然吃了起来。
   边吃还边说:“看不出来,你挺享受的。”
   邓墨愣住了,她随手开开柜子就给她找到了他私藏的零食?
   “快说事吧,我今天还想请假一天呢。”沈乐又催促他。
   “我回去后,你那里发生了什么吗?想请假就老实交代。”
   这个时间邓墨可不介意使用上级的权利,沈乐的请假一天,在他看来就是想回家睡大觉,或者……急着搬家。
   沈乐觉得这种事没有隐瞒的必要,只要一打听很容易就会被对面的人知晓,还不如老实代。
   邓墨借着喝茶的动作,隐去了他嘴角的那抹坏笑。
   没错,他知道沈乐这副熊样的原由,毕竟摄像头后监视着的她,就是他的人,昨晚的变动,他早就知晓,现在不过是明知故问。
   沈乐不知道她是已经进了陷阱的兔子,毫不知情地讲述昨晚的经历。邓墨听着嘘嘘不已,自然同意了她的请假,他还很好心地以公司的名义,给沈乐安排了住处。
   本来嘛,沈乐还想推辞,但邓墨又说了一些话。
   因为是公司的产业,可以给员工打折,租金就比市价便宜了很多,再者,那栋楼据说住的都是公司里的员工,大家互相有个照应。就这样沈乐心动了,经过昨晚,她现在最缺的就是安全感。
   送走沈乐,邓墨进了他的秘密房间,那里,席正颜正等着他的说法。
   “你这闹得又是哪一出啊?你真打算把沈家的那笔生意交给沈乐处理?”
   “哎呀,这件事忘记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