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工业技术 壹零发电脑版edf

第3215章 杀李元!

第二章嫉妒生恨恶婆婆(一)
   刘兰芝焦仲卿你敬我爱,感情日笃。焦仲卿喜欢书画,每次府衙回家,总免不了写写画画,刘兰芝便在一旁研墨捧茶,不时地将茶壶嘴儿放进焦仲卿的口中。有时候,焦仲卿还将刘兰芝拥在怀中,或者是让刘兰芝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一边**的说着悄悄话,一边做书写画。
   焦仲卿虽说是个孝子,刘兰芝也是一个勤劳孝顺的儿媳。但是因为他们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因此陪伴母亲的时间相对来说就已经短了不少。再加上焦刘二人如胶似漆、形影不离,欢乐的笑声不时地从爱巢中传出,这可激起了焦母的千般嫉妒,万般愤怒。
   焦母十八岁上就嫁给焦仲卿的父亲,过了不到十年,焦仲卿的父亲便英年早逝,撇下了不到十岁的焦仲卿和尚在襁褓中的焦小妹。那一年,焦母才不足二十八岁。
   不作二十八岁的女人成了**,那种滋味儿也许只有经过的才能知道吧!
   焦仲卿未成亲之前,焦母日思夜想的就是早点儿给儿子寻门亲事,早点儿让他成亲,完成丈夫的临终嘱托,自己也好多个帮手。焦仲卿成亲之后,焦母也着实高兴了一段时间。一是因为她既当父亲又当妈的将一双儿女拉扯大了,她可以自豪的向世人们说:“我不比男人差!”二是她可以向再就九泉之下的丈夫说:“亲爱的,妻子没有辜负你的嘱托,咱的儿子已经成亲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多了个好帮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焦母越来越感到儿子在变,变的不如以前孝顺了:从前的时候,儿子一回家,首先来到自己身边,嘘寒问暖,一待就是半夜,让人何等舒心;现在儿子回家,虽然还是先来到自己身边,嘘寒问暖,给自己洗洗脚,说说话,但是总待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告辞,回到自己的小屋,跟妻子团聚。特别是从小屋中发出的爽朗的笑声,刺激着她的耳朵,挑动着她的神经。每当这时,她不是为自己的儿子找到了一位好妻子而高兴,不为儿子跟儿媳的相亲相爱而欣慰,而是感到刘兰芝在跟自己争抢儿子,好像自己的儿子就要被刘兰芝给抢走了似的,从心底里产生了愤怒情绪。
   刚开始的时候,笑声从儿子的婚房中传来,焦母感到一阵阵的欣慰,甚至在等待着报上白白胖胖的小孙孙。不到一年时间,她就听不下去了,心想:刘兰芝你这个小狐狸精,把我儿子的魂都勾到你身上去了,你们如胶似漆的,把我孤老婆子扔在一边。不行,我要想个办法治住你,让你没有办法接近我的儿子!
   焦母为了治住刘兰芝,让她没有多少时间陪丈夫,便把所有家务活全部安排给刘兰芝去做,自己成了一个大闲人,一个地地道道的监督者。
   刘兰芝天不亮就要起床:先担满水缸,然后烧饭;饭烧好了,伺候婆婆起床,给婆婆打来洗脸水,伺候婆婆洗脸、梳头;伺候婆婆小姑吃好后,收拾碗筷;接着要上山砍上一大捆柴;回家后,立即做中饭,当然还是先伺候婆婆小姑吃饭,然后收拾碗筷;接着便是打扫婆母房间的卫生,给婆母、小姑洗衣服,一忙又是半天;然后做饭,伺候婆婆小姑;晚上八点了,还要伺候婆婆休息,当然还要给婆婆洗脚、捶背、揉肩。伺候了婆婆还要伺候小姑。
   对这所有的一切,在刘兰芝看来都是应该的。她认为自己的丈夫身为府吏,在家的时间不多,自己有义务挑起家庭的重担,一是可以让婆母得到休息,享享清福;二十可以让丈夫放心的在外边工作。因此刘兰芝就是吃再多的苦,受再多大的累也不感到丝毫委屈。
   刘兰芝的任劳任怨,更加让焦仲卿深深地爱着她。每次回家,她总是偷偷儿的对妹妹说:“小妹,你年龄也不算小了,应该帮你嫂子做点儿家务了吧!”
   妹妹也总是说道:“哥哥请放心,小妹一定尽量帮助嫂嫂。”
   焦小妹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好女子:刘兰芝砍柴,她也提把柴刀跟着上山;刘兰淘米,小妹便往灶中添柴......
   有一次,刘兰芝坐在院子中洗衣服,小姑子也拿了一个水盆,对刘兰芝说道:“嫂子,你洗我清。”
   刘兰芝说道:“我的好妹妹,你还小,做不了这样的活。快坐在一边歇着,嫂子一人做就行!”
   焦小妹说道:“嫂子,俺都是十一岁的姑娘了,还说俺小!”一边说着,一边清起了衣服。
   这一幕恰好让出来解手的焦母看到了,立即愤怒的瞪圆了双眼,大声呵斥道:“你这个恶毒的妇人,你小姑才多大点儿孩子,你就让她帮你洗衣服,亏你想得出!”
   刘兰芝见状,立即双膝跪地,说道:“婆母,您消消气儿吧,儿媳知道错了。从今以后,儿媳绝多不会再让小姑做这样的活儿!”
   焦小妹呼的从小凳上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娘,您别冤枉嫂嫂了,嫂子不让我干,是我自己愿意做的。娘啊,虽说女儿现在还小,可是用不了几年我也会嫁人的;我如果当了人家的媳妇,什么事情都不会做,那可怎么活!”
   焦母听了,双手一拍,大哭着说道:“没想到娶了个狐狸精,带坏了两个人,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帮着外人顶撞我了,我在这个家中已经没有地位了,我还活着做什么?我不活了!”说着就要撞墙。
   其实,焦母才不那么蠢呢!他一边干嚎着,一边拿眼睛望着刘兰芝,一边迈动着三寸金莲,一跛一拐向墙根走着。
   刘兰芝见了,心里想到:婆母这是要做什么?该不会真的要撞墙吧!
   焦母见刘兰芝还在那里洗衣服,并没有起来阻拦自己的意思。于是大声干嚎着说道:“女儿,今天娘就撞死在这座墙上,让你高兴了吧!”说着,快速的向墙根移动着。
   刘兰芝见了,简直被吓坏了,立即起身,快速的跑了过去。
   焦母见刘兰芝跑过来了,女儿也大声喊着跑了过来,便假装着猛地向墙上撞去。
   刘兰芝一下子抱住焦母:“婆母,儿媳已经向您认错了,您就消消气吧!您骂我我解气您就骂;您打我能消气您就打!”
   焦小妹说道:“娘,您就别闹了吧,再这样闹下去,乡里乡亲的可就要笑话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