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8章 争命

只见小萝莉的左小腿反折过来,白生生的骨头都露在了外面,这不是致命伤,她虽然全身到处是伤,多处骨折,但受伤最重的还是被身下大汉一根肋骨穿过了胸口。

小萝莉吞下大树人凝聚的青果,眼神终于凝聚,她拉起少宇的手,一直在说些什么。

少宇根本听不懂,他此时恨不得杀了自己。

这还怎么救。

但少宇并没有放弃,他轻抚着小萝莉,一边让她情绪稳定。一边取出衣布点燃后融化恢复块,把小萝莉全身一一涂抹固定。

恢复液有用,一涂抹上伤口都不流血了。肯定是那几天她那个来了,才会让恢复液失灵的。

然后他看了看小萝莉,只见她已经昏迷过去,但气息还算平稳。

少宇想了半天,先是挖了个坑,用碎骨填充边缘,然后拿出恢复液用火融化后扔进了坑里。用了不少时间,没办法,气没有了连恢复块都不能快速融化,还得用火烤。小萝莉脸色又开始苍白起来。

还好,只要恢复块开始融化,很快就能变成液体。

等化成一池恢复液后,少宇才搬动起小萝莉的身体。他小心翼翼的把小萝莉沉进坑里,然后等小萝莉气息再次平稳。

一咬牙,一下就拔出了小萝莉胸口的肋骨。

成败就看这一下了,当初跟巨兽战斗时受很重内伤,恢复液都能修复,这一池恢复液精华,应该能……只听小萝莉惨呼一声,从水里带起大量气泡,双眼睁圆之后立马又陷入了昏迷。

绿色的一坑恢复液被染的变色,少宇一探手,小萝莉没有了呼吸。

少宇呆了片刻跪在池边对天大吼,他的泪水都没止住过。

已经尽力了,可是他不甘心。

身边恢复液池里突然冒出来咕嘟一声,少宇一愣,他转头看去,原来从小萝莉的鼻子里居然冒出来一些气泡。

他一拍脑袋,他SB了,在水下怎么探呼吸。别把小萝莉给憋死了,他连忙拿出戒指里的空心藤条,给小萝莉含上。

这一下大喜大悲的,见呼吸平稳……放下心来的少宇觉得累极了,倒下就睡着了。

少宇还是被惊醒的,梦里他梦到那些食人的大汉追下山来,把小萝莉从坑里捞起来,当场就吃了起来。他一惊醒,连忙看小萝莉,她完好的在恢复液里泡着。

恢复液已经开始凝固。

小萝莉神态平和,少宇一探藤管,她呼吸也很平稳。

那梦让少宇不能安稳,他先是起身看了一圈,发现这根本就是一处绝地,除了满是骸骨,根本没路。

不知何时,四周弥漫起雾气,少宇也体力不支,没走太远。

看来这处就是那些人抛尸的地方,这么久他们都没追下来,应该安全吧。

此时少宇才放下心来,然后他觉得浑身难受,一摸左眼,不仅肿的老高,血都凝固成块了。这时他才想起来,左眼也受了重伤。

叫了好几次小S,小S一点反应都没有,所有功能都无法使用,少宇也沉默了。

恢复块是还有一些,但不知道小萝莉一坑够不够用,这里还没有水。好半天他才收拾出一块空地。

等待的时间是无聊的,一连二天少宇发现自己虚弱的状态都没有消失。

左眼估计真的出问题了,小S没有反应,也看见自己的状态。少宇拿出镜子,剥开了血壳子,发现眼珠好像出问题了。

就像玻璃碎了似的,黑色的左眼珠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裂痕。

这时少宇才给自己弄了点恢复液。

四周的路少宇也探清了,这里每到正午都会起雾,雾到傍晚最浓,伸手不见五指。这地形好像是二山之间的一条沟。

少宇也不敢走太远,慢慢的他也习惯了手脚虚弱无力并且锻炼着恢复实力。

吃的倒是不用急,那些吃几个就饱的小果子少宇倒是带了不少,就是水。小萝莉恢复起来不知道还要多久,不过肉眼可见的,她胸口的穿刺已经愈合了。

这天少宇再次融下一块恢复液后,决定走远点,找找水源。他用兽皮覆盖在凝固的坑上,再扑上一些枯骨伪装才出发。

少宇习惯性的左手握了握剑,却想起神剑已废。他试了一下,发现废掉的神剑还是收不进戒指。独角丢失了一只。所幸还有四只,他取出一只握在手上。

这条沟好深好长,简直是越走越深,从他们掉下来的地方还能看到顶,少宇还能爬上去,这会只见头上一片天了。从早上出发,一直走到正午起雾,少宇终于才找到了一处水洼。这条沟虽然底下沉满了枯骨,总让他有些不安,但却是一处活水,从山顶流下,然后流入地下。

刚取好水,就听一阵咔嚓咔嚓的声响由远及近。

少宇找了处石头躲好,就隐约的见到一个白色的东西接近了,等它走近之后,少宇一阵发愣,居然是个骷髅。

亡灵?少宇发现自己有点小兴奋。

也许是又见到一种传说中的东西,这骷髅浑身破破烂烂,不仅少了只手臂连肋骨都还缺大半,只见他咔嚓咔嚓的走着,摇晃着在地上翻找着骨头给自己装上。

难道说还有智慧吗?少宇有些疑惑,此时这骷髅正直着二条腿勾着身子在地上翻找,少宇冲出就是一脚,直接踹散了这个骨架。

这也太脆了吧,少宇捡起骷髅头,里面有二朵细小的火焰,被少宇看了一眼就熄灭了。

少宇查看一番之后有些无趣的扔掉骨头,他看看天色后,继续向前。

前面会不会有更多的骷髅?抱着这样的心思,少宇继续走着。结果又走了一截之后什么也没发现。

雾已经很浓了,少宇便调头往回。

等他走回小萝莉所在恢复坑时,天色已暗,雾也浓的伸手不见五指。

少宇直觉前面有东西,这雾虽然再过一会就会散掉,但他不敢等。取出自制骨棒粗布火把警戒着摸向小萝莉所在的坑。

拥有左眼之后,少宇以为自己再也不用照明之类的东西。直到左眼无法使用,他撕了件粗布衣做了支火把备用,点燃火把,在浓雾中最少能看到面前的情况。

他撒在坑上的骨头被扫开了,兽皮也被揭开过,少宇有些惊慌,但查看之后发现,那根呼吸管没有被动过,小萝莉也还在凝结的恢复坑中。

难道是野兽,少宇绕着坑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痕迹。直到他听到背后咔嚓的声音。

少宇一回头,只见一个灰色的影子飞快的隐没在浓雾中。

就这么一眼,少宇好像看到是穿着灰色斗篷的人影,难道不是亡灵?少宇不由的想到了死灵法师。他转念一想,法师没这么灵活的身形吧。不过他又想到了那个拿杖的妹纸,这里的法师完全不可按以前的游戏、小说来计量。

少宇点燃坑边的火堆,熄灭了火把,他只能靠感觉,隐约的觉得那人就在对面,正盯着这边。

就这么跟他对持着,时间一下过的好慢,他不知道这人想做什么,是不是敌人。一直到大雾渐散,他见到对面的人影忽的一下跑远了。

借着火堆的光,少宇终于看清了,这哪是什么人,只见它灰色斗篷下露出的全是森森的白骨,像是野兽一般的四脚着地奔跑走远了。

感觉这个东西十分奇妙,当初少宇到蛇林报仇,那是用左眼扫了又扫,左眼时间一用尽就只有退出来。后来一次意外,在蛇毒的生命威胁之下,他才练出了危险的直觉和绝对掌控距离。

现在少宇身体陷入了虚弱,左眼也好像坏了,属性大降,武者感应都没了,但他对敌意的把握好似更加灵敏了。

感觉那具骷髅什么的并没有敌意。

少宇想了想,还是布置了几个简易陷阱,看了会小萝莉才进入了睡眠。还不知道要呆几天,小萝莉在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他自己泡恢复液,伤好了就会自行醒来的。

也不去探索了,万一离开时小萝莉有什么闪失,那就追悔莫急。等待的时间他练功恢复着身体,可身体一直陷在这种虚弱的状态,尝试着重新练气,却一点气感都没有。

有些茫然,也许再过几天才能恢复吧,连着二天,拿着独角当剑也是练的索然无味,唯一有趣的事情是每当起雾的时候,那个骷髅总会跑过来盯着他们。

第三天雾散尽的时候,少宇把又取出一块恢复液溶进了坑后,开始坐在火堆边准备烤果子,他是闲极蛋痛,把果子烤熟了来吃。

这一片能烧的东西差不多都烧光了,少宇叹了口气,意外的发现那骷髅居然没走,就立在原地看着他。

少宇有十分意外,他站起身来,那骷髅就做势欲走。他想了一下,又坐了下来,转头看着这骷髅眼框里的火焰,觉得那骷髅是在盯他手上的果子。

于是,少宇便扔了过去,只见那骷髅敏捷的跃起,接住了果子,居然放进嘴里吃了下去。

少宇讶然的看着果子整个掉进它的胸骨内,滚了几下,掉在了地上。

只见那骷髅好像也愣住了,无声无息的呆在那里。

少宇的感觉没错,这骷髅确实是呆住了,连他接近都没有发现。等少宇走的及近了,它才发现,只见它眼洞里的紫色火焰一阵闪烁,好似受到惊吓一般,转身飞奔。

挺特别的小骷髅!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圣域龙鳞圣域龙鳞泪映江城|奇幻超越上古的国度,生与死、存与亡,谁来抉择!侵蚀百年的战乱,人性存、妖灵灭,谁能拯救!爱恨情仇的交织,心已碎、情何在,谁可替代!
  • 维曦维曦夜下的旅行者|奇幻维曦:他既不是光,也不是暗。游离于两者之间,却永远也不会偏向任何一边。
  • 死神不哭死神不哭幻影再现|奇幻世人皆说他是杀人不眨眼的死神,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的无奈。落魄贵族屈辱而死,异界宅男携死神之力占其肉身。为了生存和心中的那一抹柔情,他选择化身不哭死神,投入大陆各族的争斗中,甚至不悔对上众神,谱写一曲属于他的传说!
  • 沃土史诗沃土史诗徐云锦|奇幻国人原创的奇幻史诗, 在沃土世界来一场剑与魔法的大冒险
  • 无首骑士无首骑士七合雨|奇幻你说,为什么人类能够驾驭魔法,能够用双手制造火焰,那天她向我展示了这种力量。却招致了从未想过的劫难。 王政也好,教会也罢,他们所宣扬的神明,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他从未相信过哪怕一个字,却手握着剑,宣誓自己将为王室奉献生命。
  • 来自地府的单身狗来自地府的单身狗形象气质佳|奇幻鲜衣怒马少年行,当有凌云志!那么少年你的志向是什么?找个女朋友。真是个志存高远的好少年啊!
  • 愚者之书愚者之书古道拾叶|奇幻新的转校生,新生的开始,一切就在今天开始不一样了,属于我的一切即将来临
  • 召唤帝国召唤帝国萨尔加多|奇幻狂热的全面战争系列玩家路维被吸入时间漩涡,异地重生在一个小小维修技师的身上浑噩中醒来,倒霉的路维愕然发现,自己的胸膛上正踩着一只修长的美腿!《全面战争-罗马》系统跟着路维一起降临。末世来临,人间惨象,召唤兵马,召唤粮草,召唤城墙,召唤军队……路维要召唤出一个残暴的帝国,风卷世界!
  • 搜墓志搜墓志橙色的大肥猫|奇幻三位《盗墓笔记》的骨灰级粉丝怎样开启自己的盗墓之旅
  • 异人都市录异人都市录沐十字|奇幻芸芸众生之中普通却又不凡的人在都市生活的日常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