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幻情 35273在线客服

第9196章 提醒一下

轻舟简从,自洛水而出,行于运河之上,漂流江河之南。
   自出洛阳始,两人一路向江淮而去,一发扁舟,几许清水,便已足够两人数日生活,对于如今的薛霖和师妃暄而言,粮食已非是每日必须,两人都是能够沟通天地的绝顶高手,沉心静性,参禅论道,间或食些瓜果,日子简便却惬意。
   两人都很喜欢这种宁静的生活,特别是薛霖,自从经历了风云世界中的起伏之后,他再提不起争雄争霸的心思,只愿每日**天地之间,感受着自然的生灭变化,天地的循环往复。
   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平静不起波澜才是他畅想的生活方式,然而他却明白身在这局中,他只有不断向前,好在薛霖对于武道的追求从未消失,每次武道上的进步都让能让他的心情雀跃许久,这可算是少有能影响他心情的东西了。
   这几日两人常并坐船头,遥望空中的云卷云舒,日照辰星,不说一语,只静静的将自身溶于天地,感受自然的奥妙,天地的玄奇,偶尔也会相互说些生活趣事,却绝口不提天下纷争,魔道之决。
   师妃暄终究是个有着玲珑之心的奇妙女子,她是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讨厌的人,即便你与之对立,也无法生出伤害她的心思,这实在是太了不起的事。
   这仿若天地灵气孕育而生的绝代佳人,虽静静的站立在你面前,但你却感觉她立于云端之上,仿佛不该存在于这尘俗之间。
   薛霖并不喜欢慈航静斋,但是他却无法讨厌师妃暄,并非是因为她的容貌,而是在于她那玄之又玄的独特气质,因为她那颗悲天悯人的心。
   “薛兄,妃暄该要走了。”洛水与江淮的转道,师妃暄静静的站立船头,迎着洛水送来的微风,一袭雪白色的长衫随风拂扬,乌黑的发丝有几许遮盖住了她美丽的眼睛,整个人似乎更显得飘渺了些。
   “妃暄盛情相送,薛霖无以回报,不若便在这江河之上,为妃暄奏一曲清乐吧。”薛霖轻轻一笑,手指轻轻一挥,岸边的柳叶落下一片,随风而来,薛霖轻轻接住,将柳叶放在嘴角之旁,一袭清浅的乐声响了起来,这乐调舒缓而悠扬,婉转而动听。
   师妃暄将精神融入到乐曲的意境之中,或许是因用柳叶吹奏的缘故,师妃暄最先感受到了那自然的美妙,阳光普照着大地,悠悠的青草片片落满心田,树上的枝头已然发芽,带来一种勃勃的生机,远处牛羊在自在的奔走嬉闹,予人欢喜难尽之感,空中几个鸟儿叽叽呀呀的飞过,仿佛在诉说着朋友间的闲语,一切的一切尽皆显得美妙无穷,让人心旷神怡。
   轻乐之声依然在耳,薛霖的声音却已然渐渐远去,师妃暄睁开眉眼,注视着远处的飘逸身姿,微微一笑,美妙的身形一个纵跃,向另一处而去。
   来到江淮地区之时,已然是深夜了,这一次的行路薛霖去了躁动,只静静的让小舟随意行着,也不追求速度,每日坐立在船头,或远望空中飞鸟,或静心盘坐,或注视两岸风光,乏了便做个美梦,醒了便再度重复,生活平淡却充实,这样的生活让薛霖有了一个新的心态去看待这个世界,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与世俗脱离了,他的欲望也越来越少了,曾经的许多想法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已经并不重要。
   此时的江淮已然彻底的被杜伏威所掌控,作为江淮地区的无冕之王,杜伏威已经在开始他下一步计划,而这个计划将会决定杜伏威未来的方向,攻打竟陵。
   这个计划杜伏威早已在做布置,不过竟陵毕竟也是一坚城,不仅城坚,竟陵中还有着一位军事方面颇为出众的隋朝旧将,此人正是独霸山庄的庄主方泽滔,方泽滔此人武功并不算高,不过第一流层次而已,但是他曾经的身份却是隋朝的一名小将,也许江湖经验不算多足,但排兵布阵却颇有一套,杜伏威虽自信可以击败他,但是由此会产生多少损伤却是杜伏威所无法料想的,一旦损失过大的话,对于他后续的战略会产生许多影响。
   兵法有言,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既然攻城可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那么便采用另外一种更好的方式岂不更好,当然这样的方式杜伏威自己无法去做,好在他最近有了一个极好的盟友,在这方面的手段可谓出神入化,而如今这位盟友已经做好了行动,他只需等待着收下这颗果实便好。
   另一方面与独霸山庄关系密切的飞马牧场此时正遭受四大寇的袭击,两虎相争必有一伤,不论伤的是哪一位,对于马上可以得到竟陵的杜伏威而言,都是可以顺手收取飞马牧场这个极大的战略要点,只要攻破竟陵,夺取了襄阳和飞马牧场,他杜伏威的声势必将一跃超过如今风头正劲的窦建德与李唐,到时即便李密能够拿下洛阳,也无法在短期内将他打败,而在拥有了飞马牧场和襄阳作为后方根据地之后的江淮军,将有足够的底气将战争拖延下去,成为真正可以问鼎天下的顶级军阀。
   当然杜伏威的想法虽好,却并不现实,因为不论是李密亦或者李唐,窦建德都绝不会让杜伏威得到这两个地方,而他的好盟友阴癸派也并非表面上那么合作的。
   杜伏威远去竟陵,江淮后方乃是他的好兄弟辅公祏镇守,而薛霖此来的目的便是寻辅公祏询问左游仙之事。
   辅公祏乃是魔门天莲宗之人,天莲宗主胖贾安隆的师弟,不过两人关系极不和睦,彼此并不往来,他与杜伏威相识甚久,义气相投,之后更是结为兄弟,江淮军起兵之处,正是由杜伏威和辅公祏共同举事,故而两人虽分上下,但关系莫逆,论及地位,辅公祏便是江淮军除却杜伏威外的另一位首领,故而杜伏威前去竟陵,便毫不犹豫的将后方交给辅公祏。
   辅公祏的府邸在历阳城中,这历阳城乃是江淮军的重要领地,故而江淮军很是看重,在得到了一些文人志士作为幕僚之后,历阳便开始了内治,如今这内治已持续了半年有余,颇有成效,这一点只看历阳城外连绵的田野,秧苗便可知道了。
   薛霖在历阳城外上了岸,脚步迈上田野,向城中而去。
   虽然城门早已关闭,但是薛霖如今的轻功已然视城墙如无物,他轻跃到城中,略一观望,便向着城中心而去,历阳城乃在长江流域附近,自古便为兵家必争之地,杜伏威以此地作为根基,可见他的远见卓识,可惜杜伏威虽有争天下之能,却并非有大志之人,对于他而言起义更多是为了生存,为了活得更好,这也是此前他意欲将江淮军交由寇仲,愿意助其为王,后来江淮军势力更大,他却投降了李唐的主因,说到底杜伏威并不想做那孤寡的帝王。
   薛霖循着路途,向辅公祏的府邸而去,历阳城虽然半夜也点了灯火,巡逻颇多,但也无法发现刻意隐藏的薛霖,不过片刻时间,薛霖便已来到了辅公祏的府邸之中。
   运起轻功在府邸中穿行,片刻之后薛霖便来到了辅公祏的住处,这是一个典型的卧房,与荣凤祥不同,辅公祏的卧房不仅极大极为显眼,且布置的格外奢华,薛霖迈步来到近处,寻了左近的一株大树,静静的坐了上去,运起内劲将周围声响收束于耳,凝神倾听起卧房中辅公祏与另一神秘人的说话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