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章 林中幻想

“那还真是神奇。”

“是啊,我当时怎么也想不到那只风筝居然还能回来。”……

萨耶已经听着叶希兰和车夫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好几个钟头了,马车都晃晃悠悠地从海达特行驶到了某个无名的树林旁——日后萨耶将这片森林叫做老林,虽然这只是他一个人的宣称。而此刻,萨耶对这趟旅程兴致缺缺,只想要睡一觉来度过无趣的赶路时间。但是这木板的座椅又太过坚硬而且狭窄,他根本都找不到一个舒适的坐姿让自己休息,哪里还能睡上一觉。更不用说,叶希兰和菲格还时不时因谈到什么而笑出声来,而笑声向来都是毫无忌惮的。

说实话,萨耶并不喜欢的旅行,因为路途中总是带着不可预料又无法承受的意外。每次凯吉讲到他那些引以为傲的故事的时候,萨耶也多是一笑了之——如果那些旅程出了一点差错,他也就没有吹嘘的机会了。这不是说萨耶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只是他不习惯将任何东西交给运气。

萨耶看向身旁前倾着身体讲话的叶希兰,猝然想到:她落水的时候,有没有期待有谁会赶到将她救起?除了萨耶几乎不可能有人会在清晨到冷气袭人的瓦基丽湖去,而萨耶能去也是完全的巧合。她根本什么都不能指望,但她还是甘愿涉险到湿滑的湖岸去。之前萨耶曾问过叶希兰为什么要到瓦基丽湖去,结果也是不了了之,没能得到叶希兰的回答——看似是合理的信息交换,其实根本就是刻意的隐瞒。

看着叶希兰那如雕塑般的侧脸,萨耶心中竟生出了些许的好奇,这大概也是为什么他愿意将这个可疑的女人留在自己家中。但萨耶也知道自己的好奇有多么脆弱,问出问题之后,就没了寻找答案的兴趣。自己对叶希兰的好奇,可能就在明天,便会烟消云散。到了那时,萨耶肯定是不愿意叶希兰继续插入到他的生活里,说不上一定要赶出房子,可也定是不愿理会,只告诉她应当离开。到了那时,叶希兰又在期待些什么呢?是萨耶的善良,还是再一次的幸运?

正在萨耶想入非非的时候,叶希兰忽然注意到了萨耶的视线,转过头半带讽刺地问道:“如果你想说自己什么也没有想,那最好把头转到另一边去。”她当然知道萨耶心中什么也没想,可是她却没有发现萨耶已经入睡。

“还真是的,这样子都能睡着,他是有多困。”叶希兰摇了摇头。

菲格偏过头说道:“洛斯先生应该是太无聊了吧,你看,这一路上光我们两个聊的起劲,他可是一句话也没说。”

确实,对萨耶来说这是场无聊的旅程,但似乎是有意的补偿,在树林中某种奇妙植物的气息中,他安稳入梦。

萨耶在梦中漫步于一片青绿的芦苇丛中,他记得这里是在瓦基丽湖边,但是却是在很久以前的瓦基丽湖。这副景象应当属于他第一见到瓦基丽湖的时候,是被一些一起捡果子吃的朋友带去的,那些朋友现在都已经不知去向,瓦基丽湖却还是如当初一样美丽。这难免让人心中生出些惆怅一类的情感,人真正怀念的竟然都是最为艰难的岁月。绝不是感激那些让我们体无完肤的痛苦,而是在那些痛苦之外的美好回忆是无法计量的珍贵。

萨耶继续向前,梦中的清晨也有清爽的凉风。萨耶走出芦苇丛,就发现有人坐在正在湖岸垂钓。他不记得曾有怎么一个人,压低的帽沿挡住了面容,但是那个人手中的钓竿却有些眼熟。

令人意外的是,萨耶没有直接走开而是走上前和垂钓者说起话来。“你好,先生。你在这里做什么?瓦基丽湖里面可是见不到什么鱼的。”

“嗯?”垂钓者并没有侧过头来看是谁在和他说话,早有预料一般回答道,“这湖里确实是没有鱼,我也不是在钓鱼。只是钓竿刚好在我的手里,上面连鱼饵都没有。”

“那你这鱼竿又是哪里来的?”

“看着眼熟吗?”

“嗯,是好像在哪里见过。可是我却想不起来了,我也没有见过你。”

“你可以再仔细看看,我现在不能动,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上钩了,麻烦你过来看吧。”

萨耶只向前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不是他不愿意再靠近,只是他突然感受到一股莫名的阻力,让他无法再走一步。

“哦,抱歉,你现在应该可以过来了。我这个习惯实在是有些失礼,抱歉了。”垂钓者声音温和,是真的带着歉意。

“刚才那是……”

“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技巧,你也应该会的。可能只是忘记了。”

“我倒是完全不记得自己还有这种本事,还是先看看鱼竿吧。”

萨耶继续向前。鱼竿是用一截树枝做的,长度有些短;手柄的部分被捆上了杂色的布条;上面有刀削过的痕迹,可是处理得很不好,满是毛刺;钓鱼线看起来只是很普通的棉线,很不结实的样子。这样鱼竿,就算瓦基丽湖里有鱼,鱼竿上也有饵,恐怕也是钓不上来一条鱼。

“说真的,你这种鱼竿钓得了鱼吗?”

“我不是说了吗,我可不是在钓鱼,只是鱼竿刚好在我手里而已。拿着鱼竿,又刚好在湖边,仅此而已。”

“但是你这样做又是为什么?”

“你真的很喜欢刨根问底,这问题真的有必要深究吗?我不过是一个与你无关的路人而已,就像你此前走过的那些人一样。就算他们曾伤害过你,又或者在危难中对你伸出援手,都不能在你心中留下痕迹。那些人你也不过是当他们做生命的过客,现在为什么又要在意起我这个钓鱼人?”

“我不知道,只是想问问罢了。你不想回答也无所谓,我只是……也许就是一时兴起吧。不过你也别当我真那样凉薄,那些人我一直都记在心里,尤其是那些曾帮助过我的人,我也回报了他们。”

“你的记性确实很好,好的就像写在了书上,刻在了石头上。但人在看史书的时候都还会感慨王国的兴衰和沧海桑田的伟大,你却从不会在你的记忆、你的历史里收获感动。你确实不是冷漠的人,你会去救下那个名叫叶希兰的女人,你不会对受难者视而不见,但这些不过是你被教导的应当。你不曾爱人,也不曾点燃心火。”

“你这话还不是在说我冷漠?我承认自己不是那种热情饱满的人,也不受人欢迎。但是我也是在认真生活,还会定时去给孤儿院捐钱,你这话也未免过分了。”

“伪装!虚伪!我并不斥责你的冷漠,因为你远比那些见死不救、自私自利者更加高尚。但是你没有感觉到,你的心毫无温度,正如我所说你的心火尚未点燃。你真正面对的是什么?你是为什么要向我询问这钓竿的来历?”

“不过是出于单纯的好奇,至于心火恕我不能理解这词指代何物。”

“你当然知道,这词你在那些一大堆书中见过。需要我提醒吗?就是被你堆放在家中,四处收罗来的书籍里。大部分是在城里那家图书馆火灾之后捡来的,还有些你自己买的。那段时间里你如饥似渴的阅读,想要将世界装进脑海,只是如今很久你都没去看一眼了。”

萨耶低头回想,用力拍打起自己记忆的门扉。扭曲的时间里他不知思考了多久,终于他想起那词的含义,“生命之喜。”他缓缓道。

“那正是你丢失之物。”

“不,那从不存在。”

“所以,你不正渴望着它吗?不要着急否认,问过你的心吧。你为何不能如往常一样安眠,反倒入了梦。不正是因为正在你身旁的那人,那位叶希兰。你希望她来消解你的无聊,因为你无法在心中对她画像。她确实太过怪异。”

“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为什么我会专门在意她?我也没多少好奇心,分给她。”

“你真不记得这根钓竿?这毛糙的手感,这灰蓝色的布条,连个浮漂都没有,钓线还是用棉线代替。做这样钓竿的工匠,可是卖不出去的。要不要再走近来看,看这断裂的痕迹。”

“我承认那时候我的手工活很差劲,但是你也没必要这样讽刺吧。好歹我现在技术也精进不少,可惜瓦基丽湖里面还是没有鱼。”

“哈哈,果然你还记得,你不过是要来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罢了,就像你也见过烟花,不过是听那老头子讲故事而已。你的记性真的很好。”

“那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钓鱼人转过头来,萨耶见到了他隐藏在草帽下的面容。钓鱼人张嘴对他说话,萨耶却没有听见他的声音。是另一种声音钻入了他的耳中,那声音在将他呼唤到现实。

朦胧的现实里,萨耶看见的是叶希兰清晰的脸庞。

“你醒了,我们已经到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春罗城之寻药春罗城之寻药春罗之子|奇幻讲述一个虚构的春罗城,城中五姐弟(紫娟、云桥、银龙、文松和雪瑜,主要是前四人)的冒险之旅,他们因为某种机缘被牵扯到寻药的旅程之中。
  • 异面录异面录冬冬冬冬冬|奇幻这本书,我想呈现给各位读者一个宏大的幻想世界,这个世界有各种教会异能者,刚刚兴起的热兵器,有矮人由来,狼人,吸血鬼,巨龙,有海战,空战,王国之战,神魔之战,等等等等,我想让文化碰撞,种族之争,交织更加激烈一点,更加史诗一点,究竟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还是让一切化为残垣断壁重头来过? 开始节奏会比较缓慢,讲述主角与他朋友的成长蜕变过程,而后面篇章也许会多一些战争场面,相应减少个人互殴,架子铺的很大,我不保证不会写崩,我只能保证,会认真去构思这个世界,完善各个细节。 我并不想写什么开篇介绍等等内容(并不是我没有大致构架,而是我懒得写几万字的各个大陆王国家族海岛等等的相关介绍,写了也没用,你们翻的也心焦,我写的也心烦,谁会记这些,如果剧情人物描写刻画够好,且名字不是‘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这种类型的应该就没什么大问题),而我则更希望各位读者,随着重生到异位面的主角一起慢慢探索这个世界的一切。
  • 超兽武装:猎魔血咒超兽武装:猎魔血咒东邦|奇幻萨伊,猎魔行会的实习菜鸟,因为一次的任务就此改变了他的一生,只能孤独一人踏上寻找恢复身体异状的旅途。
  • 人类命运的渺小人类命运的渺小零度梦|奇幻新人。爱搞一些半科幻半奇幻的小说,也就是软科幻。
  • 天煞除妖师天煞除妖师侃侃兮兮|奇幻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颗无名星诞生了。莫名的被封成杂役神?然后爱上了一个姑娘?
  • 爱Love的真谛爱Love的真谛吕子戎|奇幻为了完成小时候的心愿,也为了对迷失了童话作为补偿。我把小时候写过的故事再讲一遍
  • 穿越者必须死穿越者必须死马一户|奇幻起来,勤劳勇敢的人们!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打倒穿越者而斗争!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宇宙的主人!这是最后的斗争,团结起来到明天!
  • 何人在此装X何人在此装X笔给你来写|奇幻安宁一个人待在天空中看着凡间的一切,他缓缓抱住了双膝,无助的像个孩子,又仿若一座高悬天际的神灵。 安宁:怎么你们这里的书上都是骗人的,为什么没有人来打我的脸? 配角:你自己什么实力,心里没点X数吗?
  • 旅行者的叙述诗旅行者的叙述诗黑白郎君HB|奇幻剑与魔法、荣耀与力量,传颂着无数英雄史诗与颂歌的世界在某一日,迎来了两位来自异世的旅客。ps:第一卷和第二卷为不同的时间线,可以独立阅读
  • 天令:新的世界天令:新的世界醉神月|奇幻天幻大陆是天幻星球唯一的大陆,是以武者为主的大陆,天幻1918年战争四起。全大陆所有的国家全部参与这次战争。而天幻大陆最大的两个帝国。天风帝国和武王帝国派领的大帅。德尔拉·古夫拉斯和阿尔法·杰罗克·龙飞交战中。惊醒了武神。武神发现天幻大陆一片狼藉战火四溢。想到当年神僧所说过的天幻大陆必有一难。那就是天令丢失之时。当年神僧交给武神的合盘寻找天令发现天令正是原在另一个时空的地球。两人被武神用时空轮盘穿梭到了地球。而时空轮盘在穿梭到地球之后,已经失去了能量。成了碎片。而神僧当年交给武神的合盘。却在地球上面被不知名的力量给锁住了无法动用。两人也被分散在了别的地方。两人就这样迷迷茫茫的看是寻找起了天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