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爱游戏注册官网

第8394章 血魂神晶

那失望的神色还没有在方五的脸上完全展开便被惊愕的神情所替代,望着罗小飞将一波又一波秘纹之力投掷到自己的身上。旋即,一枚又一枚红色的,白色的,透明的怪异的符纹绕身飞舞,徐徐释放着诡异的波动。
   随着这些符纹进入自己的身体,方五明显感受到体内正有一股莫名且灼热的力量狂用而出,最后一丝丝肉眼可见的赤色气息从毛孔喷了出来并汇集在头顶凝聚成一柄火焰短剑。
   不待方五惊诧,另一股起劲又从体内窜出来,瞬间附着在他的体表各处凝聚成波动铠甲,那种厚实的保护感令方五相信自己能承受无极境中级修士的奋力一击而不伤。
   “这就是秘纹术的力量……”
   感受着异样雄浑的能量,方五的喃喃之声刚起,罗小飞便轻描淡写的说道:“区区两道秘纹之力而已,若是前辈喜欢,待小子闲暇之时给前辈制作几张秘纹符箓便是。”
   “啊!”
   听得罗小飞之言,方五失声。秘纹符箓,对与普通修士来说可是要比一般丹药还要贵重的东西,是可以让他们这些没有任何特殊能力的修士拥有短暂的秘纹之力成就退敌之功的宝物。如此贵重符箓却被罗小飞似做不值钱的普通货色随意丢弃一般,方五嘴角一抽,这存心是在打击人。
   “小子正巧会血符术,前辈不要客气。”望着错愕的盯着自己,罗小飞淡淡一笑,他知道前者心中正翻腾着巨浪,摆了摆手打断前者的思路,随后向左侧一指:“再不快些行动,那头火系妖兽可就要跑了。”
   “小兄弟放心,他今天是跑不掉的。”
   顺着罗小飞的指向望去,正好看到贝波正在拼命的由破裂的银月中爬出,那样子,就像是刚刚破壳而出的小兽。身形一晃,方五向其冲了过去,体表散发的赤红气劲在身后拉出一道道尝尝的影,在夜幕中煞是扎眼。
   “你…你要干什么!”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贝波好不容易从并未完全消失的银月中爬了出来,就如是在毫无借力之处的泥潭中爬出来一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岂料,还没等它缓过劲来,一道赤红的残影携着灼热的气劲突兀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当中。定睛一瞧,来者是先前与自己拼斗的面具老头,此人的修为与自己相差一个级别,原本已被重伤,可此刻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比自己还要强悍,且气息中还掺杂着诡异的波动,这令贝波的心感到一股不安。
   “为了避免一些麻烦,只要委屈你了!”露在面具外面的半边嘴角动了动,蕴含着浓郁杀气的话语从方五的口中淡淡的传了出来。
   “你敢,这小子说过要放了我,你若是要杀我,他也得死。”鳞皮龟裂的前蹄指着站在远处被手观望的罗小飞,贝波低声向方五吼道。
   “小子,你可别忘记你刚刚才发过的灵誓,我若陨落,你也得跟着遭殃。”
   扭过头,贝波望向嘴角浮现淡淡笑意的罗小飞,兽瞳中充满了怒气。从方五周身散发的诡异波动中,它感受到了极度危险,以现在的状态,若与方五交手,那是必败无疑。而从方五那毫无掩饰的杀意上看,他是抱着必杀自己的决心。
   嘴角上的淡淡笑意随着掀起的弧度越发浓郁,对于贝波的低吼,罗小飞扬起下巴,眨了眨眼,懒懒的说道:“我是说要放过你,可却没有说要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吧!”
   “卑鄙!人类修士全都是杂种!”闻言,贝波干裂的眼角猛的一抽,终于明白罗小飞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原来是想从自己这套取一些他们想知道的消息。想到这,贝波内心猛的一颤:“你们不是阴风宗的人,你们到底是谁?”
   “呵呵,还算不笨。不过,明白的晚了些。”对于贝波猜到了真相,罗小飞意外的挑了挑眉。不过他不怕,贝波已在砧板之上,结果只有任由自己鱼肉。
   “卑劣的人类,无耻的人类,你们若敢动我,我火蜥兽一族定会将你们这些混蛋一个个活活撕裂!”知道自己陷入了绝境,贝波大声吼道,试图惊动四周来缓解当下的危局。
   然而,贝波的吼声才刚刚吼出,面前的空间突兀震动,一道阴阳色泽的圆环凭空浮现,并在罗小飞的操控下再度将贝波的大嘴箍住。
   “嘘…不要大吼大叫的,扰人清梦那可是很大的罪过哦!”罗小飞收回控制阴阳圆环的手掌笑了笑。
   这个阴阳圆环蕴含着极强的力量,是罗小飞在突破无极境时从体内排出来的不明附属物,原本打算纳为己用再多添一个保命底牌,可不如他意,若不是他天赋异禀,能操控天地之气内的秘纹之力强行束缚,这股不明的力量早就消散一空融入天地之气内了。惋惜的摇摇头,既然不能乃为己用,那就在阴阳之力消散之前再好好的利用一下吧,如若不然,还真怕贝波给跑了。
   “你毁誓!”惊怒的望着再箍在自己嘴上的阴阳气环,贝波迅速后退,自己所会的兽技多数都由口部释放,如今大嘴被封,等同于削弱了自己一般一样的攻击力。
   面对贝波的闷声怒吼,罗小飞摊了摊手:“我只是说放过你,并没有说不能给你套上这个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伤害的阴阳环吧。”说完罗小飞使劲的摆摆手:“快走快走,我瞅你就闹心。”
   贝波睚眦欲裂,罗小飞的摸样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之中,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哪怕是把他的老娘样子忘记了,也绝对不会忘记罗小飞。
   “今日我贝波认栽,咱们后会有期。”话声未落,贝波四蹄氤氲着淡淡的赤光,恶狠狠的瞪了眼罗小飞,转身向森林深处飞速掠去。
   “碎岩百烈掌!”
   贝波巨大的身体刚窜出原地,就觉眼前黑影一闪,紧接着漫天张影携着无比的力量,闷雷般的向自己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