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40章 狩猎场

月见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只手,凛的面容也在逐渐变的清晰,她想要伸手拉住,却比意想之中还要难出许多,虽然想着这大概会是多么狼狈的时刻,但是却没有想要藏起来的想法,在欣慰的同时,凛手上肉眼可见的伤口也让月见愧疚不已。

最后凛还是蹲下了身子,而月见也在被这渐渐减少的距离感到紧张,慌乱之中她碰到了凛的伤口,只是凛依旧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如果不是往常的安心让月见颇为熟悉,那么她或许会怀疑眼前的不是真正的凛,双手触碰间,月见的眼前被花海所淹没。

她想要叫凛的名字,却像是忽然间被死神锁了喉,无法发出声音,也失去了所有的行动,花海渐渐褪去,凛的背影出现在了中央,为什么如此接近的距离,但是看上去确是相隔千里呢?月见尝试着移动,不过被动压制的事实在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的处境,在月见期待的眼神之中,凛默契的转过身,那是枯萎的腐树,月见甚至可以看清生命的流逝,不……这不是凛……月见在心中默念着,只见那株生命之树赫然的倒塌。

当月见慢慢察觉到这是属于自己的记忆之时,她的身子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不管是疲倦还是躲闪,难以掩饰的是她不自然的紧张,月见想要弄清楚在此之前发生了些什么,但是一看到周遭留下的断桥碎片,就没有了开口询问的勇气,这样的破坏力,月见心里已然有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那是存在于身体里的另一个她,由于从未真正的谈起过去,在征得同意后,便以月影为名,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被月见所压制,即使是陷入沉睡,却也可以轻而易举的获悉月见的经历,相反的是,在月影占据主动时,除非是她愿意分享,否则月见难以去了解月影的心事。

这本就是不公平的存在,月见下意识的把月影认做是房客,可是月影又何尝不是一样,复杂微妙的联系用最简单的概括便是剪不断,理还乱,月见在对待这件事情上感到相当的苦手,她确信月影在隐瞒着什么,凌乱的记忆片段,似乎暗示着这与清风有关。

“月见…月见?”

她的眼前映现着的是凛的面容,不再是枯萎的树,而是真实的凛,月见又想不起刚才发生了什么,但依照凛的反应,应该不是任何与愉悦沾边的,月见尽最大的努力让自己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当然了,是否好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幽闭的神木之内更像是一块墓地,而他们正是在这样趋于最不利的环境下体验着极致的无助,虽然不是完全准确,然而此时此刻的悠也找不到其他更为贴切的表达,他承认他是脆弱的,当初离开塔之国更像是逃避,他不屑于解释他所没做过的事,可是在其他人所认为的事实里他是抛弃了塔之国的,在外流浪漂浮的日子无疑成为了可以中伤他的利箭,但是只有悠自己才知道那段生活所带给他的乐趣与自由,可惜他无法真正的放下所有,也可以说悠不懂得要怎样才可以真正的忘记他的姓氏,早已溶于骨血的家族,不是轻易就会消失的。

悠的伤势比其推测要严重许多,随着时间的逝去,疼痛感像一层层的浪花席卷而来,清风似是受到了强烈的撞击,所以一直在昏睡,即使是悠想要帮她擦去脸上的血迹也成为了难事,他抱住了清风,把下巴靠在了清风的肩上,额前的碎发遮住了悠的眼睛,这让他看上去不那么的忧伤。

纵使白芨如何小心,他还是差点就暴露在了胧夜月的面前,不管是以小孩子还是原本成年状态,他都不可否认眼前的女性是少见的美人,比起柔弱的脆弱小花,她更像是锋芒美丽的带刺蔷薇,可以让那把修罗利刃心甘情愿的跟随,她绝对是危险的存在。

“有朋自远方来,还是以原本的样貌来招待客人比较好些。”

胧夜月面前的幼时白芨在她的术法之下变为了原本的容貌,她的眼中满含笑意,嘴角也是抑制不住的上扬,不过在白芨看来着实是崩裂的前奏,正是眼前的这名女性在之前想要破坏掉星之国,不惜放出妖物,他又怎么可能真的会相信会单纯来与他聊天解闷。

“看,这样才对,在这场狩猎游戏中,我与你的唯一区别便是追逐与被追逐,当然了,即使是同为被追逐的猎物,在遇其更柔弱的食物时,也会化身为狩猎者,哪怕原本是猎人眼中所追逐的猎物。”

毫无疑问,现在的胧夜月便是站在狩猎场上最为顶端的存在,白芨清楚她口中所说的被追逐的猎物不过都是如玩具般的存在,她带给白芨的不安是来自于最深处的恶意,这也让他更加确信胧夜月是为了那个双面之石而来。

“狩猎场上的规则即是弱肉强食,狩猎者也好,猎物也罢,都不过是在狩猎场上寻找着独一份的乐趣,纵使猎人多么强大,终有被取代之日,这可是万千猎物们所最为期待的戏目。”

白芨淡淡的笑着,静坐的他更像是等待着枯萎的生命之树,从树根延续的腐树犹如残烛,再也开不出美丽的枝叶,这就是从以前开始延续下来的规则,即使红叶月陷入了沉睡。

“她的沉睡将带来新生。”

“你…你竟然……”

这是暮之书第一页上的预言,与之对应的最后一页同样如此,只是在一分为二后辗转流落,后来便再也没有人可以解释其中被记录下来的文字了。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悠终于等到了清风的醒来,这也让他一直紧绷的心情暂时放松下来,清风伸出手揉了揉额头,她的印象中是受到了撞击,对于之后的事情没有了记忆。

“头好痛……”

“清风…你……你还记得之前的事吗?”

“之前的事?”

思索许久,清风摇了摇头,这让悠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同类热门
  • 毒宠鬼医:娇妃,请入怀毒宠鬼医:娇妃,请入怀勿久离|幻情他遇见了她,从冷酷无情变得死皮赖脸,在独孤曦泠面前更是毫无形象可说。两人刚订完婚,第二天就意外。。。(你懂的)离开了四年,独孤曦泠蜕变成女王,男一男二全扑倒,男三为她付沙场,宝宝替她教训爹地。“娘子求扑倒!”男一。“姑娘选择我!”男二。“主子爱上我!”男三。“啊!儿子上!”独孤曦泠直接开门放儿子。“锵锵锵!俺来也~宝宝只要妖孽爹爹!”“我们都是妖孽爹爹!”三人异口同声,难得默契。“我要他!”男一爹爹选上。另二人……墙角……额……画圈圈……
  • 凤凰涅槃:毒医兽妃很嚣张凤凰涅槃:毒医兽妃很嚣张冰翼娇|幻情她,是凤凰孔雀谷的两大杀手之一,和姐姐叶鸢被称为‘鸢落’、‘黑白无常’,不小心和姐姐一起穿越,她是——‘凤凰’叶落。在种种事情下,她不在是那个冷漠如冰的黑无常了,她是一个有心爱的人的女王了。俾视天下,这才是她的气势。她,是‘凤凰’,只有‘龙’可与她相配。
  • 倾世满骄倾世满骄木木长深|幻情初见时,他轻笑一声,天地间都失了颜色,可一开口就是:小贱人,还不快倒贴本王。而她屁颠屁颠的跑到他跟前:你有钱咩??一男一女,绝代风华,且看今朝如何吊打渣渣,生出萌娃。
  • 女友好奇怪女友好奇怪卡哇伊女神|幻情这是我的第一件作品,可能不太好,希望大家喜欢
  • 花千骨番外之情若千骨花千骨番外之情若千骨影琪|幻情花千骨恢复记忆后,是否会原谅白子画?霓漫天复活,为何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惊奇的身世,是否还会选择长留?魔族又崛起了!结拜的兄弟姐妹,又为何反目成仇?她,他们,是打败魔王的人物,是否会去拯救六界?星轮、星蓝、星曦、星木四大神剑是打败魔王人物的佩剑,又是否会落到他们四个手中?……
  • 戏虐六界:这只狐狸,吾要了戏虐六界:这只狐狸,吾要了淼淼喵|幻情“唔……”笙笙看着伏在自己身上,不断欺近的男人,连呼吸都乱了套。只感觉到耳畔炙热的气息,伴随着男人暗哑的低喃:“丫头,你喜欢我什么?”笙笙抑制住自己的心跳,强作镇静地开口,“长的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从此:“美人姐姐!我好喜欢你!”“嗯。”“美人姐姐!笙笙想要这个!”“买。”“美人姐姐!笙笙又被爹爹催婚了!”男人一听,挑了挑眉,“回去告诉你爹,你这只狐狸吾要了。”【甜宠古言,请大家多支持!】
  • 倾城泪:满城花开倾城泪:满城花开沫栀墨|幻情她,本是美貌不可方物,医术高超的“在世华佗”,因为一个变态病人,引来了悲催的穿越。他,是闲云野鹤无心朝事的王爷,本来心中空无一物,因为她的出现,却可以对亲兄弟持戈相向,甘愿放弃自己的王位。他,落魄的傀儡皇帝,表面装傻,心机深重,棋着险招,步步为营,她的出现,使他沉沦,甘愿,要美人不要江山。兵戈盛世,谁棋高一着,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 倾然天下之傲娇女皇倾然天下之傲娇女皇汐莫笙|幻情她,弑亲,穿越到一个神秘的国度。一个神秘的寄灵,寒。一个熟悉的刺客,夜无颜。前生今世,费劲心思,只为她一个转世,可是,今世的她过得并不那么如意。尽管她是墨云女皇,和……【本书更新的时间并不那么稳定,求原谅,我是兼职更文的。还有,此文是一对一的。】
  • 艾利斯顿学院艾利斯顿学院血冰瑰|幻情有一个名叫辰月的吃货女孩误打误撞的进入了一个名叫艾利斯顿的魔法学院,还交到了一个名叫莉卡的女孩,邪恶的女王芭瑞丝一心想得到艾利斯顿校长的位置,她们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
  • 晚来入药谷晚来入药谷三十而鱼|幻情悲情寓新生,人祸或者是天灾,主动或者是被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