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章 听个墙角

辛恒泽睁开眼睛还以为自己仍在做梦。

或者干脆以为自个儿还在祠堂里老老实实地跪着,正等大哥来搭救他呢。

祖父在给他纠错这方面严厉的近乎无情,从不理会他的求饶。

即使恒泽从小极受娇惯,万事顺遂,以他的身份地位、讨喜性格更是见了谁都可随意扯皮逗乐,卖乖行巧,临了还可收到一筐子的甜言蜜语去填他的脑和心,可偏偏总是在祖父这里显得揣揣难安,束手束脚。

也不是他辛恒泽生来就谨慎小心,不愿被作长辈的挑到错处,只是单纯的惧怕老爷子攒了大半辈子的威严气场,下意识就把自己原本作天作地的性格收敛起来了。

说来也奇怪,祖父明明只是个商人,从未入过官场,却将做官的那一套摸得一清二楚,不仅气势足,还贼会打官腔。说起道理一套接一套,非的把他批的连声认错不可。

而且认错了还不算,他得进祠堂,和祖宗大人们磕头思过。

这在孩提时代的辛恒泽眼里已经了不得了。

头顶的老祖宗像是有百只眼,每每他困的垂头要打瞌睡,都被那冰冷的视线连连针刺胸背,叫他霎时就清醒过来。何况祠堂那极端压抑安静的气氛也使他浑身难受。

小孩的想法简单,感官接受到的就是全部。

反正祠堂给他的感觉,就像冬天暖烘烘的被窝里钻了条冰凉湿滑的蛇,不敢管,又离不开。

很不喜欢。

不过纵然辛恒泽心怀愤懑,仍是不服祖父惩戒,但到底年纪尚小,又性格使然,这一罚还是能让他老实十天半个月的。

这次,辛恒泽只当是和往常的情形差不多。

他仰起头,一脸的司空见惯,双手撑着地,身子又略前倾了些,打算先解救一下自个的屁股和腿,原本披在身上的红色描金白莲细纹斗篷轻轻地滑落下来,到臂弯处时,辛恒泽顿了顿,又坐了回去。

他发觉似乎哪里不对。

眼前的是整齐排列的若干灵位,一层层地向上摆放,密密麻麻地几乎布满了半堵墙。最前的供桌上有几盘供奉的水果糕点,两侧都点着两支鎏金红烛,燃着安详的橘红色烛光;供台正中,三支点燃的香插在四足镂空麒麟铜香炉里,那状若莲花的轻烟正是它散发出来的。

就是这里不对了。

辛家祠堂从来不摆香炉,而是摆放那只通体发黑的熏炉。

据说它是初到榕城的辛家掌门人从老家贴身带来,向来只供奉在祠堂,并不作他用,后代子孙及祖父都极为珍视。

就只辛恒泽不在意这些。

他一向不是好奇心很重的人,没什么所谓,纵然那只在他眼里丑的够可以的熏炉背后真有古怪,他也不想继续探究下去。

他现下只想着,这里不是辛家祠堂又会是哪里?而且他该如何出去呢?

辛恒泽动了原本端正跪着的姿势,将两条已然僵硬的腿从屁股底下抽出来,一边活动着,一边往四面看。

祠堂很大,总之辛恒泽光凭肉眼真看不出边在哪儿,除了天花板正中开的一孔投下光线,两支蜡烛闪动着的亮光几乎就是全部光源。

就是说边上都是漆黑一片的。

辛恒泽想了想,裹紧身上的斗篷就立起身向前走了几步,凑近了离自己最近的灵位细瞧。

只见上面写道:

知州通判任順知之位

再看看周围几块上的字,辛恒泽确定了他正处在任家的祠堂里。

确认自己处境安全后辛恒泽松了半口气,任家是辛家世代家臣,自然不会在此处公然对他如何,他眼下只要寻个出口,等出去了再问清楚缘由。

辛恒泽打定主意,大着胆子朝前平举双臂,屈身摸索着向一边走,想着总归先是摸到墙,探探祠堂大小,再找大门所在。

似乎这祠堂是个暗室,虽已将近仲夏室内仍是十分冰凉,到了晚上不知是否还会再冷些。

天生体寒怕冷的辛恒泽倒也顾不了太多,顺利的碰触到了墙壁,四处都摸了却并未发现什么凸起或是门,只觉得哪里有些奇怪。

他也不气馁,依旧沉着性子,一点点地往边上摸。

忽的,手指似乎触到什么柔软富有弹性的东西,辛恒泽眼睛闪了闪,又继续摸了全体。

似乎是细长形的物件?有点黏……

这是什么啊?

辛恒泽皱了眉,半天没有任何收获的结果使他有些不快,以至于他没注意到什么机关开启时发出的轻微磕碰声。

……

“……所以你已经决定好了?”

空旷的祠堂将低沉和缓的谈话声扩大数倍,很清晰的传入辛恒泽的耳中。

“是。”

没等辛恒泽反应,第二个声音很快响起,苍老而坚定。

辛恒泽瞪大了眼睛。

虽第一个声音他确实没听过,人大概是不认识的,但第二个声音他可以肯定是他祖父。

祖父年岁已高,虽仍是辛家当权人,实际却是已经把大部分事情交与他大舅辛沪宁处理,只有在非他出面的时候才会出那个院子门。

可是他今天怎么来到了任家?他在平时明明都不怎么愿意他去任家玩的,今日怎么?

辛恒泽立刻有了一连串的疑问。

“哎,前辈也不必忧心,我既然来了,就会将崧儿管到底。”

?这怎么又跟他有关了?辛恒泽这下竖起耳朵听得更仔细。

“真是麻烦先生了,还要在这里待上几日才能去见我那孙儿,真是……”

老头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抱歉。

“无妨。我的部队也要过几日才能到榕城,这几日我不露面也好。”

“……也是。不能给那些人可乘之机啊。”

一阵静默后,老头子又小声地念叨了几句,模糊得听不太清,辛恒泽又将耳朵在墙壁上贴了贴,只隐约听见是“至善”一类不知所云的词儿,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没来的及细想,起先的男人那低沉和缓的声音又响起来,

“老爷子,今天就这样吧。我答应你,在乱世之中,会护他一生安稳。”

又是一阵静默,辛恒泽猜祖父是点了点头。

……

一阵平缓的脚步声,伴着拐杖对地板的敲击声,似乎是渐行渐远。

……

“老头子什么意思?”

辛恒泽懵了懵,向来滴溜溜转着精明的眼睛难得的一片呆滞,配着两团未褪去的婴儿肥,竟意外的有几分呆萌。

不过当然没人来回答他,他自己杵在原地想了一会儿还是想不出来什么合理解释,于是决定先暂时放弃思考这个问题。

“没事没事。它不重要。”

辛恒泽用力催眠自己,

“世上无难事,只要肯放弃。”

他喃喃自语着继续摸墙壁,

“先找到大门再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狐狸小王妃:王爷,快到碗里来!狐狸小王妃:王爷,快到碗里来!安小谟|古言没人告诉她,她还有穿越这功能啊!好吧,穿就穿吧怎么又稀里糊涂嫁了个妖孽?为什么自己还是个妖精?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老天,请赐我一瓶DDV!没有?那来碗鹤顶红吧!“王爷,王妃又闹事了!”他轻轻一笑,道“王妃喜欢就让她闹!”“王爷,王妃把侧妃打了!”他宠溺地说“区区侧妃,休了就好,何必劳烦小王妃动手!”“王爷,王妃嫌弃您太没经验!”“嗯?几日不见,又长本事了!”说罢,抱起某人,跟她来个干柴烈火……
  • 额头村第一小商贩额头村第一小商贩一只油爆虾|古言穿成农女不种田,誓做额头村第一小商贩! 可这商贩之路,道阻且长啊! 怎么发家致富这么难? 经典种田文的套路不应该是,穿越三天就能吃上肉;穿越三十天就能换套房;穿越三百天就能成神的吗?我佟喜到底是差了哪点儿??? 这最后到底是致富,还是被生活制服了呢?你且看……
  • 灼叶缘灼叶缘薄若男|古言初见,她失身于他;再见,他纠缠于她;第三见,突然蹦出来一个可爱的宝宝,用小手指着他,说:“喂,不许欺负我娘亲。”兜兜转转,她与他终于在一起,只是未来的路,又有谁能料到?
  • 空间农女甜蜜蜜空间农女甜蜜蜜初挽凉|古言(新文《你是浩瀚星辰》已发布。) 一朝穿越,她成为了小小农女。 好在家人友爱,邻里和睦,大家齐心协力发家致富。 外人叹息战王娶了个农女,可谁知她背景强大到帝王都要让三分;外人叹息战王妃丑陋,可那倾城容颜却无人能及;外人叹息战王妃没有才情,可谁知她真的没有!!! 传言池暮战王,不近人情女色,毫无人性可言,却无人知他千万年来都在等着那倾世的女子。 “暖暖,只要有我在便不会让人伤你分毫。” 时隔千万年的誓言再次重提,墨姝暖只觉得心头一暖,这大概是她生生世世的不幸所得来的幸运吧…… (身心干净1v1男强女强宠文)
  • 绝色帝王妖娆王妃不好惹绝色帝王妖娆王妃不好惹人心魄|古言现代,自己被表白被拒绝,被人 陷害身亡,穿越在相府干金大小姐身 上,拥有中华上下币年的知识,加 上过目不忘的本事,高超技能。 嗨嗨,看我怎么搅翻世界。唯我 独尊。 “哎呀!跟在我后面的某人起开! 别打扰我办事。 某人撒娇卖萌眨眨眼:“办事?我 这就来,媳妇,咱们去吧!” 哼!蒋秦你等着,本上神来复仇 了。 某人。“嗯嗯,媳妇,咱们走。”
  • 缉拿宠妃:皇帝提枪上阵缉拿宠妃:皇帝提枪上阵晨曦嫣然|古言第一次,她用身子为他解毒。第二次,她用身子为他谋欢。第三次,他尝尽她的美好,执意留她在身边,成为他的女人,要拼尽热血,以繁华江山衬她无双之美。他是傲视天下的帝王,黄沙点兵,从未想到会捉到一只美艳的她。从漠视到深情,仿佛只用了一眨眼的时间,又仿佛已爱了千年万载。他是她青梅竹马的恋人,也是心怀野心的异国质子,隐于闹市,以为会成就霸业,不想却只成就了一片痴心。
  • 一世专宠之梦华浮生一世专宠之梦华浮生木槿幽|古言男友甩我不怕,我是谁,大不了在找一个,但没想到竟因美女救美女而死,死就死,人生在世,谁又不死,但死也死不痛快,真是无奈……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如此我要让着王朝以我为敬仰
  • 夫人稍安勿躁夫人稍安勿躁仙才卓荦|古言哎!!! 生不逢时,命途多舛! 想我堂堂满爷,怎么就成了苏府的下等奴仆了? 不仅如此,秦管家还要我去伺候一个傻子! 而且,他们都说:“凡是伺候过这个傻子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地死亡。” 我害怕,我反抗,我....... 不过!!!这话是谁说的? 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为什么偏我成了这个傻子的夫人了?!
  • 哑女医经哑女医经李子谢谢|古言这是一个神医悬壶、公主复国、残儿逆袭的故事,也是一个哑巴的故事。
  • 皇上,臣妾累了皇上,臣妾累了花榭|古言“夫君,小萌又尿床了!”“夫人,你等一下,等为夫打完鱼。”“臭夫君!快给我滚过来!三,二…”“夫人,我回来啦。”“……”皇宫,“报,参见皇上,太后娘娘离宫出走了,太上皇已经去追娘娘了。”太监火急火燎地进入宫殿。皇位上的人一脸呆萌:“别担心,等他们回来,朕肯定有多了个弟弟或妹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