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章 是她吗?

昨晚,酒吧灯光太暗,许希辰没有看清楚,只觉得那个小男生脸的轮廓,像极了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女孩,便搭了话。

林毅,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和他住一间房的人就是这个名字。

因着对住处的要求极高,早在之前他就去学校拿了钥匙,找到了自己所住那间房,请工人重新装修的那件房。

工人看到门上还有个名字,还说了句“真是便宜另外这个小子了。”

圈内还没有叫这名字的,加上还和邢浩有交集,估计就是他室友了。

迟早要认识的。

手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是姑姑的电话,差点忘了,姑姑今晚的航班,要他接机来着。

当年,在他不知道该何去何从的时候,是姑姑找到了他。

也是那时候,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他是商界巨亨许昌的孩子,准确来说是一个私生子。

许家,世代为官,而年轻气盛的许昌不愿遵从家族意愿,毅然决然的选择了从商。

为了巩固商界地位娶了世代经商的家族千金李莹,婚后,还到处沾花惹草。

最终被怀孕的李莹发现,李莹大闹了一场,情绪十分不稳定,导致婴儿早产。

早产后的婴儿器官发育不完善,身体很虚弱,待女儿长大了些李莹发现有些不对劲,就送去医院检查。

医生告诉她这孩子是个痴呆儿时,她瞬间掉了眼泪,她的子宫在生产过程中严重受损,已经无法再进行生育了,先又听到这样的噩耗,让她难以接受。

一旁的许昌听着妻子的哭声,久久说不出话来。

李家真的自己家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后,连番打压许昌的企业,表面上不停的向妻子示好,发誓从此做一个好丈夫,背地里却开始着手寻找自己那从未见过的儿子。

而许昌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父亲在他发出消息后便也私下里派人找那未见过的孙儿。

后来爷爷就是安排了姑姑来找他并接走了自己。

……

今天许希辰到学校宿舍想看一下装修后的房间怎么样,结果刚准备转弯走进房,便看到了一个身体撞进了他的怀里,这人也太冒失了点吧。

等对方抬头,他才看清她的脸,心中猛然一惊,很快就稳定了心神。

这人是个男孩,而他的她是女孩。

不过她邀请他去吃饭,还是不由自主的回了声“嗯”。

去食堂的路上一直在将林毅的样貌与记忆中的人做对比。

那时自己被许家接走后回到霖家大宅找过她,霖奶奶说她已经被自己儿子接走了。

从那以后,许希辰过一段时间就会去霖家大宅看望霖奶奶,这么多年过去了,都不曾再见到她。

身边这个怎么看都有着她的影子,他只是不想刻意去查找她的下落,因为就算查到了,他也没有办法去她身边。

可这林毅,是什么来头,他必须弄清楚了。

在食堂里,再次看了下林毅的脸,他下意识就说了那句你长的很像一个人。

结果就看到坐在对面的人翻了个白眼,一副打死都不想和他说话的模样,可能自己这样说有点冒犯了吧。

吃完早餐后,他便离开学校去见了刘叔,交代刘叔查林毅底细的事。

刘叔是他为自己培养的人,专门为他做事的。

许昌希望他能接手许氏企业,和李家抗衡,奈何他并没有这个心思,为了讨好他,插手他的事。

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他更加讨厌这个所谓的父亲。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邪君挚爱:萌妃么么哒邪君挚爱:萌妃么么哒奶茶Y|古言二十二世纪全球通缉的一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参加朋友的婚礼,一个不小心,悲催的掉进了湖里。穿越到了人人唾弃的废物逍遥郡主的身上。然,这个废物却是整个大陆的女性所嫉妒的人,你说废就废吧,偏偏还有一个人把她宠上了心尖尖。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这个大陆的第一天才-北朔太子。他对她的宠纯属算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类型。“我已江山为聘,天下为媒,只为宠你永生永世!”“我不要江山,我不要天下,我只要你!”【暖宠,放心入坑】
  • 倾城绝色之代嫁新娘倾城绝色之代嫁新娘五月安凝|古言她,是一名卑微的丫鬟,却拥有一张绝色的容颜,而他,是武林崛起的新宠,狂佞邪性,他们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但命运的纠葛,却偏偏将他们紧紧的联在了一起。奈何当他觉得已经拥有她时,她的身边又多出一个他风流潇洒、一个他温而卓越的男人。在经历了重重磨难后,他们谁会得到她的真爱呢?
  • 何事悲风秋华面何事悲风秋华面闲看庭花|古言他有时是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圣人,有时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他自幼身怀恶疾,忍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疼苦,但他却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人。他拥有时间少有的金钱名利,但他却说,自己是世界上,最贫穷的人。应为她不在了。
  • 君惜桃花百里红君惜桃花百里红琉璃依依|古言她,是一朝公主,却为了心爱的人奔赴战场,凯旋而归,却遍体鳞伤。他,是一介平民,却爱上了公主,为了她,他努力的改变着自己。本来互相平行的两条线却神奇的相交在了一起。“青郎,我一定会凯旋而归,到时,我求父王赐婚。”两年,她骑着白马归来,他,却不知所踪。。。
  • 盛世谋略盛世谋略抠鼻屎的喵|古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椒房殿外当年两人亲手所植的蔷薇又开了 七十二岁的她独自一人看着园中娇艳欲滴的蔷薇 “你为何还不来接我?” 刹那间,一白衣男子出现注视着音杳,嘴角弯成微笑的弧度,眼里难掩深情 “阿音,我不从不曾失信于你,过去亦然,现在亦然” 音杳眼中带泪埋怨 “你从不曾失信于我,但你却让我等了这么久,你可知道我等得心都碎了,为何要我一人在这尘世间受相思之苦”他张开双手,她所有的埋怨瞬间都掩于唇齿,奋不顾身扑进他的怀里,他的怀抱一如当年般温暖 永始元年,王氏居后位四十九年去世,终年七十二,与汉宣帝刘洵合葬于杜陵,称为东园。
  • 落伤痕之君颜泪妆落伤痕之君颜泪妆南宫音儿|古言“之涵,你去了哪里,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我求求你,快点出来,好不好”少年满世界的去寻找她,只求你能见我一下 “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by陈之涵
  • 君请入瓮来君请入瓮来空格君|古言“哎!听说了没,咱们当今风头正盛的小汝南王怕老婆!”A“这个不稀奇,还有你们不知道么?堂堂一派战神在家被老婆训得服服帖帖,知道为什么吗?”B“为什么呢?”ABD“这个我知道!人家家里有家规:老婆上街要跟从,老婆说话要听从,老婆做事要顺从。简称新世纪的男版三从四德。而且,做错了要跪搓衣板、最近还发明了什么吊打,怪渗人的。”C“什么,简直是男人们的奇耻大辱!”炮灰D一只脚迈过门槛的苏问尘听到这句话,身子一顿:“本王剧惧内又如何,你们有吗?”一脸傲娇。对面茶楼。“主母,您看主子这话行吗?”“嗯…家里的搓衣板就先撤了。”
  • 画地为牢:腹黑王爷逆天妃画地为牢:腹黑王爷逆天妃萧暖辰|古言她,二十四世纪的神医,深通医术,活死人,肉白骨,一朝穿越,竟成为将军府被冷血父亲放弃的废材六小姐。他,不受宠的二皇子,却是手握重兵的西陵战神,功高震主,让太子如鲠在喉,让皇上坐立不安,一次意外,落入她的手里。人人都知她是草包废材女,唯独他将她宠溺入骨,疼爱如命。
  • 情锁冷面君王情锁冷面君王流年似水|古言他是残暴的王,人人闻风丧胆,所以他可以理直气壮的抛弃从未见面的丑颜王妃。半年后,初相见的惊为天人,没有人告诉他他的王妃美的像仙子,就像一只雪精灵……他的眼里只有唯我独尊和天下。为了得到天下不惜用她做交易;为了救想要守护的女人不惜牺牲她的性命……直到失去她的那一刻,他才知道那是一生的伤痛,他眼眶通红,就是下地狱,也要把她抓回来。
  • 阡陌之倾尽年华阡陌之倾尽年华潇诺殇|古言梓墨,一个前世今生都是杀手,云陌,一个如同仙人般的冷面王爷,他,和她,本来没有交集,却不想,因为一次蓦然间的偶遇,让他认识到了,这个腹黑的小痞子,本以为他将和他共度余生,却不想,他竟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