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gogo电竞官网

第2380章 我更怕会失去你

司马徵和庞德公都是当世大儒,虽然黄承彦和这两人是朋友,但是跟这两位朋友相比,他的名气就要小得多,因为他只是个名士。
   名士和大儒之间的差别有点像是地方豪强和世家的差别,一个只在某个区域出名,一个则是在整个大汉王朝,黄承彦是荆襄之地的名士,出了荆州,知道他的人就少了,而司马徵和庞德公则要牛得多。
   就林北知道的,当世的大儒应该有四人,一个是蔡文姬的老爸蔡邕蔡伯喈,一个是郑玄,另外两个就是司马徵和庞德公,别的可能有,但是林北不晓得。
   黄承彦同样知晓自己这两位老友的名气,所以司马徵和庞德公对自行车的评价他还记忆犹新。
   这两位大儒都认为这个自行车的出现很可能会取代马车,成为新的交通工具,另外,因为一些诸候的大量定购,自行车也很可能代替军马,成为战场中的主流作战场方式,骑兵的时代很可能一去不返,对自行车,两个都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
   不过让两位大儒有些不解的是,自行车如此重要,为什么甄氏商行会把这种物品抛出来大肆售卖,不解归不解,这两位大儒也购买了两辆自行车,每天最少得骑半个时辰,并不止一次的赞叹了此物。
   现在黄承彦闻听自行车不是甄氏商行的,而是眼前的这位龙神大人制造出来的,黄承彦真的相当吃惊,同时,心里的不解也忍不住了:“龙神大人,自行车也算是奇物一件,为何大人要通过甄氏售出此物?”
   “奇物么?”林北回头看看黄承彦,“我不这么认为啊,只是一个小巧玩意而已,蒸汽马车和坦克战车哪个不比自行车强?”
   看到黄承彦脸上的愕然之色,林北心里真是觉得酸爽,这种淡淡的装/逼感觉实在太爽了,什么叫优越感,这就是优越感。
   黄承彦只能苦笑,他不得不承认,这位龙神大人的话还真没说错,跟蒸汽马车和坦克战车相比,自行车确实只算是一个小巧玩意儿,所以才能毫不在意拿出来。
   “可是在你眼中的小巧玩意儿却在中原大受追捧,就连两位大儒都极为重视,好奇难当...”黄承彦有点难受,觉得彼此的差距太大了。
   林北看到黄承彦的脸色,还问呢:“承彦公,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黄承彦还是只能苦笑,因为他不知道怎么说...
   很快,一行人到了城主府,能进的只有黄承彦,他的随从自然有别的人招待,除了林北,陪客还有卞吉和安忠直。
   黄承彦总算是平静下来了,因为他想到和一位龙神较劲显然是不值当的,平静之后的黄承彦重新变得挥洒自如,“龙神大人,这个城主府真是巨大,倒是和龙神大人的凛凛神躯相符。”
   “当时修建的时候就是为了适应我这体型,所以建筑风格有些奇异,来,里边请。”
   林北自然仍坐主位,左边第一位是卞吉,第二位是安忠直,右边才是黄承彦,坐下后侍坐端上美食和芒果酒,林北照样是不吃东西的,面前的只是意思意思。
   “龙神大人,这两位?”黄承彦问。
   “哦,还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卞吉卞学之,是我大威龙王教的龙神使。”
   “晚生卞学之见过承彦公。”
   “这是安平安忠直,以前是合浦下辖西山乡的亭长,他们如今都为本大人的左膀右臂。”
   “安忠直见过承彦公。”
   黄承彦仔细看了看卞吉和安忠直,卞吉不知道以前是做什么的,不过看着倒是读书人,但是这个安忠直就挺有意思了,以前只是一亭之长,算官么?黄承彦反正不觉得亭长是官吏,但是如今却身居高位,面对他也不卑不亢。
   “这两人真是好运道啊。”黄承彦心里叹道,看吧,这就是找一块好木的好处,可以平步青云,虽然不知晓这个安亭长此时权势如何,但是能被倚为左膀右臂,那地位必定很高,同时,黄承彦心中一动。
   “如今望海城看起来良才甚少啊。”
   望海的情况徐庶大部份都说了,黄承彦知道望海城此时已经有五万余人,但是现在能出现在他面前的除了龙神,就只有这两人,肯定就是人才不多呗,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人才加进来,那还不马上受到重用?
   看到一介绍完人后黄承彦就沉默不语,林北朝卞吉示意了下,卞吉点头举杯:“承彦公,承彦公远道而来,还请饮此杯,袪些疲意。”
   黄承彦这才赶忙端起酒杯来,朝林北示意了下,发现林北并未有要喝酒的意思,林北笑道:“承彦公还请随意,本大人食量甚大,也不怎么饮酒,所以还请见谅,我今日只是陪客而已。”
   听到这话,黄承彦有些动容,深深的看了眼林北:“如此,老夫谢过大人。”
   黄承彦喝了酒后,安忠直也举杯敬他,黄承彦来者不拒,气氛逐渐热烈。
   等到洒过三巡,林北说话了:“元直前些时日来信,信中言承彦公多曾照拂于他,夫子,再敬承彦公一杯,谢承彦公照拂之情。”
   黄承彦连忙道:“元直学识过人,如今身在水镜先生的门下,说起照拂,老夫愧不敢当。”
   “承彦公客气了,元直定然不会说错,夫子,再敬承彦公一杯。”
   黄承彦也是海量,灌了那么多酒仍然面不改色。
   “中原之地人杰地灵,其实本大人也想去中原走走,不过我望海城如今蒸蒸日上,本大人实在分身乏术,承彦公为中原名士,定要多住些时日,为我讲一讲中原的风土人情。”
   “老夫求之不得。”黄承彦欣然道,他当然得多住些时日。
   这次宴会,林北和黄承彦都没有提起结亲一事,林北不急,黄承彦也不急,他还得再看看林北和望海城,看看望海城的潜力,不过就今天的观察,林北和望海城很让黄承彦满意。
   “黄三,你认为这龙神大人如何?”晚上的时候,黄承彦问他的随从。
   “小人可不好评价。”
   “说说。”
   “那小人就说了,小人觉得这位龙神大人真像龙神,小人看到这位龙神大人的时候很想跪下磕头呢。”黄三说道,意思有些奇怪,黄承彦却听懂了。
   “是啊,这位龙神大人真像是龙神。”黄承彦喃喃的道。
   龙神这个身份太吓人了,因为皇帝都把自己比做真龙天子,所以龙神在许多人心里也就是皇帝的代名词,以前神龙都是虚无飘渺的,现在却出现了,黄承彦再想想洛阳皇宫中的那位天子,一个想法突然掠过:莫非这位真是龙神,要取那位而代之?
   这个想法在黄承彦心里扎了根儿。
   第二日,黄承彦起来的挺晚的,毕竟昨天喝了不少酒,又得适应望海城的环境,等他漱洗过后,朝门口的军士问起了林北的行踪:“龙神大人如今在何处?劳烦小哥禀报一下,言老夫求见。”
   “我家大人现在西城外修路,大人曾言过,承彦公可自去寻他。”
   “如此,谢过小哥。”
   带着黄三,黄承彦出了城主府,这次可没有军士跟随了,显然是林北特意嘱咐的,对这种情况,黄承彦是满意的,有军士跟着那叫监视,林北这样做显然已经把黄承彦当成了自已人,亲家,对,就是亲家。
   望海城的路很好辨认,一西一东两条长街,然后是环形大街,只要走过一次便绝对不会忘记,黄承彦走到半截,听到了路边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抬头一看,发现却是一群三四岁的幼童,这些幼童坐在树下的大石上,各自手里都有一本厚厚的书籍,摇头晃脑的朗读着书。
   “居然是纸制的书籍?”黄承彦又是大吃了一惊。
   如今书籍大都是木制或是竹制,纸制的书籍相当稀少,如果这些幼童是某个大世家里的幼童还说得过去,但是黄承彦何等眼光,一眼便看出这些幼童可不是世家子弟,更像是庶民。
   “连那些世家大族都不会有如此多纸制书籍,望海城的几个幼童怎么可能有?”黄承彦心下猜疑,上前去了。
   等到询问后,黄承彦彻底呆住了,如今望海人每家每户最少有三本书籍,而且都是纸制的,在中原比金子都还要贵的纸张在望海城是地摊货,连小孩子都能随便拿出来。
   “这位龙神大人要做什么?如此一来,望海城岂不是人人皆能读书识字?”黄承彦想了想便点头:“望海城处于汉朝疆域极难,远离中原,确实良才难求,所以这位大人恐怕是想自己培养人才,壮志当真是不小。”
   有能力,有壮志,还有其特殊的身份,黄承彦此时真的已经满意了,认可了林北的潜力。
   一旦认可,那黄承彦便有了决断,当下,带着黄三出了西城门,却并未看到林北,随口问了问守城的军士:“龙神大人现在何处?”
   “老丈可是承彦公?”军士问道。
   “正是老夫。”
   “承彦公有礼了,如今我南山路正在修筑,大人也就是去了南山路的那边,承彦公请稍待,稍后便有蒸汽车行去那里,承彦公可一起前去。”
   黄承彦点头,游目四顾间,看到了水泥路,有些吃惊的道:“那是路?为何修得如此宽大?”
   “这是水泥路,宽有五丈,拟修成四百余里。”
   黄承彦心里一沉,顿时就有些不好了,觉得这个龙神大人真是劳民伤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