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1章 争天下?终章

季骁最终登上了皇位,命人在皇宫北边修了一座塔楼,日日都去塔楼独处,年复一年,他由意气风发的少年,变成了稳固四方的皇帝,最后变成一个垂垂老矣的老人,老了之后,他将国家交给了太子,自己则整日待在塔楼里,直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经过多年的努力,他让曾经四分五裂的天下,成功融合在了一起,也彻底清除了朝堂的乱党,任用德贤之士,成为了一个千古明君,一个万人敬仰的帝王。

生命的最后几年,他终于卸下了肩上的担子,只觉得无比的轻松,他再也不曾出过塔楼,每日在瞭望台看着北方,隐约可以看到北国的影子,最后,他才终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看自己想看的人。

他的手里还握着陶埙,这是她走的时候,留在房里的,或许那个时候,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东西了,而如今,这个东西却成了他唯一可以寄托相思的物件,说来可笑。

北国的风很冷,侵入骨髓的冷,尽管如此,斯洛若雪仍旧每日披着厚厚的外衣,站在城墙上望着琉璃的方向,一站就是好几个时辰。

一阵寒风吹来,斯洛若雪咳嗽了起来,身后的离桑终于忍不住,说道:“还是回房间吧!”

斯洛若雪转头看着她,勉强地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我的身体还挺得住。”

离桑叹道:“大夫说你一日不如一日,你这才来我北国半年不到,要是就这么没了,我如何跟琉璃交代!”

斯洛若雪道:“你知道我来北国是有去无回,我的消息不必传到琉璃,这就是他们的目的。”

离桑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你何必如此折磨自己,你的身子抵不住这寒风,还日日站在这城墙上,我真是不忍心,你走之后,我日日处在愧疚之中,心里想着是不是因为你当初以血相救,才让你的身体再也无法复原,后来你又请命来我北国,我用最好的一切招待你,可你却这般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你就不想活的久些么?”

不想活的久些?她怎么不想!可她无法忍受这相思之苦,腰间的玉葫芦是她唯一的寄托,可仅仅一个玉葫芦怎么够!她只能每日站在城墙,望着琉璃,期盼能看到他的影子,一解相思之苦。

斯洛若雪无奈说道:“王后,你千万别自责,我的命能活到现在,已算是幸运,我还能救人,也算是我还有可用之处,没白来这世间走一遭,我本来就没多少日子了,要是再不看就看不到了。”

离桑道:“你若这么爱他,当初就不该来。”

斯洛若雪道:“我不忍心。”

离桑道:“不忍心什么?”

斯洛若雪道:“不忍心让他看着我死。”

离桑皱紧了眉头,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只为这女子感到心疼,委屈,她的牺牲实在太大了!有好几次她都想写信给季骁,可每每想到她的恳求,她又打消了念头。

离桑说道:“你要他一辈子蒙在鼓里吗?”

斯洛若雪点了点头,道:“我要永远隐藏这个秘密,只要他不知道我的死讯,我就永远都活着,只有你,只有北国能帮到我。”

离桑看到她如此憔悴又如此坚定的眼神,心疼地落下了眼泪,斯洛若雪安慰道:“我很开心,也很荣幸,在我生命的最后阶段,有你这位女英雄在我身边,初来北国见到你时,我就明白,你是我心底最想成为却永远成为不了的那个人,但我们最终成了朋友,我这一生,也算值了。”

离桑感慨道:“我离桑能交到你这一位朋友,也值了!你交托我的事,我定不会辜负你!”

斯洛若雪欣慰地笑道:“我信你。”

北国的雪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变暖的趋势,斯洛若雪心里明白,她熬不过这个寒冷的冬天了,望着白雪皑皑的北国,那片曾经他们二人走过的树林,回想着属于他们二人的回忆,缓缓闭上了眼睛。

最终,斯洛若雪也没能见到那修好的塔楼。

季骁还恨斯洛若雪吗?早就不恨了,怒气退却后,是无尽的想念,日复一日的折磨着他,令他寝食难安,只有待在塔楼里,才令他好受一些。

这几十年来,他断断续续往北国送过许多封信,可一封回信也没有,收信的人已经不在了,这些信给谁呢?

斯洛若雪生前还在的时候,一封信也未曾收到过,离桑最终将这些信全都烧了,一封也没有拆开过,愿她能在天堂看到这些信吧……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惊鸿未入梦惊鸿未入梦南宫临沂|古言她是乔浅濑,让人闻风丧胆的至尊女帝,但她的身边没有一个男人。 让人崩溃的旷世虐恋,当年要不是她,他或许不会神魂俱灭…… “对不起,我的阿渊。”她轻声呢喃…… “不要!我错了,当年我不该不信你!”他撕心裂肺地大喊。 “我在天堂亦或者是地狱,望你不会来此!”这是白沉渊在死前的最后一句话…… “什么?阿渊还有救??快去接国师!!”乔浅濑大惊。
  • 快穿系统之女配当道快穿系统之女配当道凉子爱吃包子|古言北漂龙套演员唐棠在狭小的出租屋里洗澡时,非常悲催的踩到肥皂滑倒了。 比这更悲催的是,当唐棠在陌生的环境中醒来脑海里想起的系统提示音:亲爱的宿主,欢迎来到快穿系统。完成任务获得奖励,记得购买道具加快进度哦…… 完了完了,唐棠痛苦的呐喊:“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
  • 燚王的调皮医王妃燚王的调皮医王妃风雨娇|古言面对皇上,没有恐惧,面对长辈,没有礼貌,面对父亲她牺牲自己性命都在所不惜,只因她是上官雅静当她遇上他,曾经的帝王,又有何不宠她一人?
  • 朝花与君:魔君,手下留情朝花与君:魔君,手下留情李忘羡|古言那年她穿越到一个和她拥有同样相貌的女子身上,替她活着、为她复仇,寻找她以往的记忆与谜样的身世。那年他屠了村,遇了她,从此在茫茫人海之中,莺莺燕燕、环肥燕瘦,能入他眼的只有她。她憎恶他到极致,他却宠她上天。要啥有啥,手到擒来。什么?要他的命?拿去便好,他的生生世世,都愿赠予她。
  • 福星小农女福星小农女会吃猫的鱼|古言苏菀是苏家唯一的闺女,受父母,五个哥哥嫂子,九个侄子疼爱,生活单纯而快乐!谁料,苏家二哥赌博输了银子,赌坊的人上门要抓苏菀去抵债?爹娘怒了,其他兄长嫂子懵了,欠债还钱,揍了二哥,还了债务,家里一贫如洗,还负债累累,以后该怎么过?好在苏菀手握随身系统,带领着苏家人卖咸鱼干,种生姜,种草药,开酒楼,开作坊,发家致富!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爹娘,嫂子们,侄媳都开始忧愁她的亲事。苏菀反倒最淡定,想起了某个跟她一样聪明的男人……
  • 美人为美人为齐西|古言她,一国公主,远嫁他国……他,铁血战将,征战四方……他,富甲天下,随她出嫁,护她一生……他,一国储君,外强中干,却因她改变……可当前尘往事被翻开,她究竟何去何从……
  • 半壕春水半壕春水子风鸣|古言乱世之中,权谋相依。 浮华之下,日久生情。 赵家祖训有三条:生男不与贵族相交,生女不与贵族结亲。 赵清珩有点郁闷,这才两条啊,第三条呢? 外祖摸了摸自己的白须,一本正经说道:第三条,永生永世不得回金陵。 额…… 赵清珩干笑两声。 事情就是这么凑巧。 一向荒凉的北地最近出了许多离奇古怪的谜案。 身为赵家唯一传人的她,最近运气特别好,一不小心,便结交了几位从金陵远道而来的天之骄子。 从此,金陵的贵族子弟轮番登场,耍帅,比酷,誓夺美人心。 究竟是违背祖训直下江南,还是生生死死都守在这荒凉的北地呢,赵清珩很苦恼。 待看尽日月,枕遍山河,不知哪位公子可以顺路把我带回家?
  • 毒步天下:嚣张大小姐毒步天下:嚣张大小姐九梦离殇|古言前生唐门精英,今世落难千金。陷害她的,算计她的,她全部奉还,以牙还牙。练武奇才,全系魔法师,天才召唤师,这些称号她照单全收,纵横异世,毒步天下!只是谁来告诉她,如何摆脱一门早就过期的娃娃亲?他天纵英才,冷傲不驯,却独独对她一往情深。她逃,他追;她打劫,他数钱;她放火,他添柴;她杀人,他收尸……某女终于烦不胜烦,“你到底要干什么!”某男悠悠答道:“你。”
  • 倾本是谁倾本是谁乔紫|古言冷情邪性的王,为她弃爵位抛妻妾。危险霸情的皇,为她血洗后宫三千。温情冷酷的双面太子,只看她一眼,便发誓非她不娶。红颜绝色,红颜祸水,今夕几度轮回。倾本是谁,倾慕谁?倾的是,记忆里那抹轻飘的香,还是眼前手里那朵,流香花?(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我的完美相公我的完美相公命幻|古言废物太子的未婚妻,呆萌男主的白头人,画芳!你丫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