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0章

就在一双人影倒下的时候,一支箭插进了落九言的胳膊,直接穿透了整个胳膊,血流顺着箭尖滴落在表妹的脸上,表妹吓得一声尖叫。

落九言却瞬间清醒,看清楚眼前的景象立刻心中明白了大半,丢下一脸惊恐的表妹,落九言飞身从窗户翻了出去,正对上羌笛冷漠的脸。

随着表妹惊声尖叫,呼呼啦啦赶来一大堆人,看到表妹此刻衣衫不整,皇后吩咐让男人们回避。

“姑娘发生了什么事?”皇后一副慈善的面孔,柔声细语的询问表妹。

此刻表妹内心是纠结的,这屋子里燃的香,和屋内的摆设,加上这一身秦楼楚馆艺伎模样的打扮,怎么看也是她存心勾引。

到底该如何说?虽然落九言乘机逃了,但是他手臂上的箭伤可以作为证据,那么要不要说将军?

皇后似是看出表妹的纠结,拉起表妹的手,“姑娘莫怕,只要照实说来,本宫定会为你做主。”

这天下的女人,最大的莫不过就是皇后,如果借此机会,让皇后施压借机嫁入将军府岂不是更好?似乎七王爷的侧妃也是有皇后撑腰,在王府多年的。

“这……”表妹佯装出一副有所顾忌的样子,欲言又止。

皇后是何许人?自然看得出表妹的心思,立刻差人叫来了七王妃和玉瑾,原本是想叫落九言过来的,奈何他不在,也只能叫玉瑾过来。

“你只管放心的大胆的说,不用害怕,就算我不管,这将军夫人与七王妃也不会容你受半点委屈的。”

皇后意有所指的点名两个人,两人赶紧起身应是,从进门开始看到房中的调情幔帐,大概心中就有了准备。

噗通,表妹跪在床上,眼角泛起泪水。

“我与将军原本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幼青梅竹马,奈何后来家道中落与表哥失散……

夫人如今有了身孕,将军怕夫人动了胎气,一直暗中与我互通情意,本想着夫人早晚会接纳我,哪知,今日竟然有刺客伤了将军……”

这嘤嘤嘤的哭泣竟然丝毫不影响她睁眼睛说瞎话,看的其他夫人一阵不忍心,连带着看玉瑾的眼神也有些异样。

“那,将军现在何处?”

“将军受了伤,去追那刺客去了。”表妹觉得自己的演技简直是天衣无缝。

“娘娘,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将军正在与古城的羌笛比武,并未受伤啊。”

一道淡定的声音传来,大家下意识的看向七王妃和玉瑾,可是两人并没有张嘴,这话竟然是门口的一个小厮说的。

“你说的可是落九言将军?”皇后充满威严的问话,吓得小厮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小的不敢胡言,七王妃与玉夫人可以为小的作证。”一旁的玉瑾此刻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正抱着一筐杏子吃的自在。

就在刚才,听到表妹当众说出那样污蔑将军清白的的话,玉瑾差点没跳起来把她那张嘴撕了。

好在王妃在身边死死地按住了她,也正因为有王妃在,玉瑾才能佯装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皇后娘娘,我说的句句属实,将军刚刚离开,怎么可能与什么羌笛比武!”

表妹言辞肯定,大家皆有同情之心,皇后提议去练武场看看,就这样表妹去衣服,皇后带着一大帮女眷呼呼啦啦的直奔练武场。

远远地看着他们走过来,羌笛邪肆一笑。“来了。”

手下力道加重,落九言被一个过肩摔,狠狠地摔在地上,疼痛让落九言不受控制的颤抖,只不过在别人看来,是打红了眼。

落九言抽出配刀,朝着羌笛砍过去,刀刀致命。

羌笛躲闪了几下,便被惹怒了,冲过去两人撕打在一起,此刻台上的人也都看出了不对劲,纷纷站了起来。

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羌笛夺过落九言手中的刀,一下刺穿了落九言的手臂,然后是玉瑾的惊叫,太医们慌乱的为落九言止血。

落九言的手下第一时间将羌笛围了起来,就等落九言一声令下。

“大家都退下,是我技不如人,这么久过去了,我依旧不能战胜你。”

虽然有些情绪低落,但是落九言的语气中带着只有两个人能听懂的轻松。

“落将军,皇后娘娘请您过去问话。”小厮过来传话,皇后已经带着各家夫人回到了座位上。

“见过娘娘。”落九言行了标准的武将之礼,皇后也懒得计较。

“听说你与令妹刚刚遭遇到了刺客可有此事?本宫答应了为她做主,你可要老实回答。”

身为皇后,自然是有权利为任何人做主,不过也得是落九言坐稳了事实。

“回娘娘,并无刺客,臣也不曾与表妹同处,不知表妹的遭遇。”

落九言的话让其他人忍不住惊讶了。

“他怎么说不知道啊?”

“难不成是不想认账?”

“应该是顾及玉夫人吧?”

一时间议论声四起,而表妹却坐不住了。

“将军怎能否认刚刚发生的事?皇后娘娘已经答应为我们做主,将军还有什么可顾及的??

刚刚的伤就在这里,那箭穿透了将军的手臂,大可找太医看看。”

因为换衣服,表妹错过了最精彩的表演,此话一出,大家脸色各异。

“放肆!你这是欺君!将军的伤是比武所伤,岂容你胡言乱语。”本想借机提醒这丫头,哪知她根本不上道。

“不可能,娘娘可不要听信别人,娘娘找个太医来一看便知。”她不明白怎么突然皇后就不信她了。

“本宫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你觉得本宫会诓你不成?”皇后有些动怒了。

本以为是个机灵的,懂得攀附自己,原来是个顶愚蠢的,真是浪费心情。

“来人,将这个胡言乱语不知检点的女人拖下去。”突然被自己的话给提醒到了,对方这幅打扮,若不是为了勾引落九言,很有可能是皇上。

“来人啊,有刺客,保护皇后娘娘”尖锐的嗓音传过来,带来一队禁卫军。

“娘娘,快随奴才回宫,福公公被刺客射中了胳膊,现在昏迷不醒。”这一句话犹如一个暂停键,拖着表妹的人停下了,各宫娘娘,各家夫人都停住了动作。

大家纷纷用惊讶的目光看向这个太监。

“小福子?伤了何处?”皇后有些诧异,但是并没有其他夫人一般表现出来。

小太监扫视了一下,“回娘娘,同落将军伤差不多。”这话可就有意思了。

皇后的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努力淡定下来。

……

回王府的路上,卿卿靠在七王爷的怀里,轻松地哼着小曲。

“你们就这样把人送进宫了?会不会不忍?”七王爷看着心情大好的卿卿温柔的问。

这可不是我们设计的,我们只是打乱了她的图谋,至于选择什么样的人生是她自己的决定,嫁给小福子,是她的选择,是福是祸当然也看她的造化。

-------------------------------------------------------------------------------------------

“罗卿儿,我如今的幸福,也是你的选择,或许很多人将第二人格视作异类,但是我感谢生命中有你的到来,带我成长,为我承受的一切,我会永生铭记。”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戈与锦书戈与锦书疯狂的绿豆饭|古言这是一个冷血杀手与残疾将军边复仇边谈恋爱的故。
  • 快穿之几坑青梅快穿之几坑青梅温音如|古言1. 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千簌雪渣了从小一起长大、疼她、爱她、保护她的竹马哥哥傅寒鋆,被青马系统绑定,开始执行任务。 不是每一对青梅竹马都会在一起的,但是青马系统的任务就是让有爱的青梅竹马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青马系统在咆哮! 2. 刚出生就get了情侣名,已经甩出去别的情侣好几条街了。 可是情路坎坷,小青梅呀,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3. 千簌雪谴责道:系统是竹马的亲妈! 系统假笑: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其实我对我儿媳妇也是很好的!
  • 千金厨娘:王爷请休妻千金厨娘:王爷请休妻徐易珠|古言21世纪私房菜小老板买菜踩到果皮,摔破了头。醒来后,穿成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丞相千金!有钱有身份有地位,渴望已久的米虫生活就要来了……唯一不好的是,这个身体居然有御赐婚约在身!逃婚不成,嫁吧!大哥教她了,找机会要封休书,光明正大回娘家!咦?什么?传言说男主不举?骗鬼呢!不举还能往她肚子里塞娃娃?!
  • 海棠浮梦海棠浮梦玉羲辰|古言又名《何当倚红妆》旧日烟花虽易散,暗将遗烬扰清芳。欲掩花容侵娇色,剪去琼枝枉断肠。因怜兰心降仙木,留得一脉迎春香。未解情钟碎玉恨,不教海棠倚红妆。莫叹因缘无结处,奈何东西恩怨长。公子扶琴遇知己,美人作酒醉君王。本来无心入帝室,哪堪牵连复陵阳。离合几时箫琴梦,悲欢从此在宫墙。
  • 雇佣兵王妃雇佣兵王妃别离殇歌|古言若小苒,身为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雇佣兵,在一次执行任务成功后,行踪被队友泄露,在机场厕所被炸穿越至元武王朝,天下四国九城各统一方,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各国各城蠢蠢欲动,群雄争霸最后鹿死谁手?
  • 丑皇驾到之美男滚开丑皇驾到之美男滚开情格格|古言“尼玛!这镜子里的猪头脸、绿豆眼、香肠嘴是谁?不要告诉我是我!”悲催妹纸言陌雪看着镜中的一张猪脸,顿时两眼一翻晕了过去。世间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是昔日倾国倾城的你穿越之后发现自己成为了‘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一转头吓退百万雄师的’绝世奇葩。那世间最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是你穿越成了一个丑女人却有一个如花似玉倾国倾城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相公。那世间最最最痛苦的事情又是什么?答曰:美相公巴不得你死。
  • 公主要抱金大腿公主要抱金大腿蒋汐|古言本文别名《论抱金大腿的花式方法》讲的是位天宠地娇的白切黑小公举一路抱着默默伸来的金大腿,最终与最粗最值钱的那个,一起看尽繁华浮世的故事。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街某车厢里。 狼狈的小祖宗见到那少年,确认过眼神,那就是她想抱的金大腿,但奈何少年眼里没有她。 但后来,少年默默地且不动声色地将大腿挪到小祖宗面前,所有人都瞧得清楚,唯她笨笨傻傻不自知。 她以命入盘,谋划天下棋局,只愿求得盛世安宁。 他算尽所有,助她护她,唯愿心中之人能笑靥如花,一如当年初见。 江湖,朝局,天下风起云涌也敌不过小祖宗她一抱腿一撒娇,某大腿挥袖间便将一切渣渣鬼魅灰飞烟灭。 文艺版简介: 初见,他心若磐石,目下无尘。 再见,他被拉入万丈红尘,成了某小白花的“靠山石”。 双强结合,坑品保证。
  • 王妃恋王爷王妃恋王爷上宫紫瑶|古言不会吧,这样都可以穿越,这不是只有小说里才有的吗,冥冥之中我遇见了你。
  •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春闺错之权相暖妻如是如来|古言一夜之间,她被从将帅的位置拉下深渊。 父亲生死不明,她的士兵死得不明不白,莫名被人夺了军功。 以最讨厌那个人的童养媳身份回到尔诈我虞的皇都,她又能否从这股漩涡中拿到她最想要的东西。 今生,她褪下戎装,藏于后宅,誓要除害复仇,转换身份斗极品。 只是……她不明白,两个互相讨厌的人为何偏偏在这一世凑成一对夫妻。 她变成他的童养媳,而他变成她的丈夫。 即使换了身份,依旧看不惯他奸相的作派,即使知道他是她的丈夫,她仍旧不肯低头。 他说:“我只要你抬头看我一眼。” 那时,她发现了他深藏数年的秘密。 * 权相有三不。 一不能逾矩。 二不能亲近。 三不能爬床。 舒锦意冷嗤:“不能爬床?爬了又能奈她何?” 相爷一脸正经:“不能奈你何,只能疼爱你!” * 腹黑权相VS重生女将帅,前世女扮男装把腹黑权相搞成压抑权相,今世来做‘冰冷夫妻’。
  • 纤珊传纤珊传偶是平民|古言她是应届秀女,不得不入宫选秀。以她倾国之貌,当选是必然的。她只想在宫中了此残生,却不想一个事情又一个事情的接踵而至。有凤来仪,天生凤格,母仪天下,皇后之命。而这个天命所归的女子究竟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