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95章 黑雨 漆黑

挂壁的林宇感到周身的金光强劲了起来,头也不如先前般隐隐作痛了,知晓时机已至的他,立刻手脚并用的向上攀爬了起来。

“对了,向瀚那帮人的退路在哪?”林宇的拳像戳豆腐般在岩壁上开着洞,轻松愉悦的同时,脑筋居然也会活动了。

“别想了,没退路。”玛门眼见最后一颗珠子无法成型,直接将其拍散了开来,颇有些财大气粗的味道。

珠子轰隆一声爆裂了开来,黑雾也被炸散了开来,再也无力凝聚。

“没留退路?”林宇别开脸,躲过了飞溅的石子,保住了自己英俊的脸,怪声怪气的质疑道。

“嗯,没留,来时乘坐的小船已经走了,我想,也不可能真的没留退路,应该是未被发现吧。”

“那你不早说!”

“那你不早问!”

“X!”林宇用一句脏话结束了讨论后,跳上了平地,回归了正途。

先前的战场在黑雾退去后,留下了几具虫族干枯的尸骸,几只大咖还处在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中。

林宇不敢多呆,慌忙向着洼地核心冲去,匆匆一瞥,没有人族躺尸,林宇暗自高兴,可也没有海族,这让他的高兴减少了一些。

噗嗤一声闷响,唧一声悲鸣,哎呦妈一声怪叫,分心的林宇脚下又是一踩一滑,差点栽倒。

继续奔跑的林宇回头一看,好嘛,这次是踩扁了大肉虫的头,“我呸!死了还想阴我!”

死了的肉虫自然无法分辨什么,但林宇确实错怪他了,气若游丝的肉虫根本不想阴林宇,是林宇找上门来踩熄了肉虫的生命之火,制造了惨案,肉虫只能无奈的带着冤屈去地府与窦娥比惨了。

“你们在干嘛?”林宇跑过一段距离,看到了望天的李现离等人,赶忙吼了一嗓子。

李现离、酆姿几人转过头来看向林宇,脸上见鬼的神情保持了下来,天上有鬼地上也有!

林宇懒得细问,继续前冲眼前的局面需要好好消化一番,不远处,秦冬冉、奚一琥各自对战一位神将,奚一琥有些扛不住了,而更前方的丁宁城三人则被一位使徒拦住了去路。

不得不说,使徒太虚了,空有筑基中期的灵气,还是被打得节节败退。

视线右侧,陈无名冲了出来,身后的神将软软的倒在了地上,但他离向瀚的距离,并不比林宇近多少。和我差不多!林宇恬不知耻的下了定论。

姚鹤带着一堆人原地修整着,这一波人的战斗力基本消耗殆尽了。

视线左侧,则热闹的多,玛门控制的使徒在努力的追赶着龚海,李伟拉在后面,而在李伟的后面则是铁骑会的几位幸存者,这几人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稍前一些,孔佟与两海族打出了真火,打的四周无人敢接近,打出了一片真空地带。

更前一些,龚海与一个长条状的海族则打的随便外加敷衍了许多,若说孔佟在打正赛,那龚海就在打表演赛。

那长条海族眼见使徒奔来,唬的逃窜了起来,好好一场对战,演变成了追杀。

在最前方,已经闹出了人命,周俊一个瞬身,将窄剑刺进了阻拦的使徒脖颈之中,黑红的血喷薄而出,同一刻,像在比赛一般,唐中的双钩也划过了使徒的面门和胸腹,又是几道血线飙射而出。

田野则鸡贼的一窜,越过了使徒,离着向瀚只剩了百多米的距离。

好狠!杀戮不算多的林宇还是有些不习惯这血腥,忍不住哆嗦了一下,更狠的随之而来,死的不能再死的使徒猛地自爆而开,将周俊与唐中炸飞了出去,却也意外的将田野加速推向了向瀚。

如此大的动静,却没有引起周遭足够的注意,林宇发现了一件怪事,众人都在用一种全世界统一的见了鬼的表情,时不时的看向天空。

林宇抬头仰望,见了鬼的表情立刻爬上了脸庞。

眯眼细看,昏黄的辐尘中,有许多的小黑点,黑点的分布近似一个圆,看起来就像一个芝麻打的太碎,又洒了太多的大圆烧饼。

这画面不怎么美观,但并不是见鬼的原因,见鬼的是那黑点居然在移动,并且在慢慢的变大,就像一场黑色的雨,在优哉游哉的一边晃荡一边落下。

什么玩意!林宇无暇细思,一拳打向背对着自己,正在和奚一琥鏖战的神将。

奚一琥远远的就看到了林宇,先前还在惊讶林宇怎么还活着,此刻更惊讶于林宇的大胆,怎么就敢对着筑基中期出手了?就像打沙袋一般随意。

神将悄然凝聚了全身的力量,挥拳向后,意图一击格杀那不知好歹的偷袭者。

两拳重重的击打在了一起,神将身形一歪侧移了两步,奚一琥显然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反应慢了半拍,漆黑的大刀仅在神将左臂留下了一道小口子,错失了重创对手的良机。

另一边的林宇在域界之壁的保护下,自是无碍,但那股巨力却无从抵消,只能接连的后退了数步,直到被一双手掌托住,才止住了去势。

林宇一瞥,身后果然又是李现离,感动之下,一声爹差点脱口而出。

李现离却是不给机会,喝了一声速战速决后,便抽出一杆长枪,朝着神将杀了过去。

林宇、奚一琥不敢怠慢,一同加入了攻伐,此时形势已明,若能速杀眼前的神将,再去助秦冬冉击杀最后一位神将,那么,大局便定下了。

愿望很美好,现实却很骨感,迅若闪电的几轮攻防下来,林宇发现这神将和自己一样,属乌龟的,明显的攻弱守强。

神将应该是一种傀儡,并不聪慧,灵术除了护体灵罩外,啥也不会,而神将的身体似乎经过了某种炼化,在炼体之术的加持下,坚硬无比,即使偶尔破开了护体的灵罩,也很难迅速的制造杀伤。

至于神将的攻击手段,其实很单调,林宇只是打了几轮便大概的摸清外加适应了。

战局陷入了胶着,奚一琥的黑刀是基台所化,但侧重的是隐蔽刺杀,不善攻坚,而李现离的长枪只是普通的灵武,他的基台并非武器,无法造成直接的杀伤,至于林宇所使的一拳,威力堪堪达到筑基而已,三人皆是缺少了一击毙敌的手段。

“玛门,你能不能干掉他!”走投无路的林宇只能找上了玛门,在他想来玛门能轻松控制住使徒,应该也能对神将做些什么。

“不能!这家伙的识海是完好的,控制不了,去就是找死。”玛门斩钉截铁的说完,又给了个转折,“马上,他可能会呆滞一瞬,灵术炼体术都会停下,但就一瞬,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的了。”

“什么叫可能会?能不能像我一样靠谱点啊!”林宇的质问没能得到响应,玛门似乎在专注于另外的事情。

信你一次!林宇暗下了决心,与玛门合作了多次,两者间基本的信任还是有的。

通知奚李两人准备杀招后,林宇对神将发起了强攻,他知道凭自己的本事是杀不了神将的,只能由他来拖住神将,让两位前辈在机会来临时,施展雷霆手段,试试运气。

看着金光闪闪的林宇龙精虎猛的冲杀着,奚李两人服老的同时,也越发看不透眼前的小子了。

……

玛门现在的精力都放在了向瀚身后,他所控住的那位使徒身上,此时闭合法阵的使徒已经从七位降到了五位,而法阵中的圆珠已经渐渐平稳了下来,收获的时间就要到了。

使徒识海里,向瀚的分神识有了苏醒的征兆,玛门看着逼近的田野,知道自己的好运到头了,拦截田野的任务怕是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机会稍纵即逝,玛门迅疾的扑向了向瀚的分神识,毫不犹豫的将其灭杀的一干二净。

“尔敢!”向瀚睚眦欲裂的冲着无辜的孔佟喊了一嗓子,分神识被灭的痛楚让他一阵眩晕,与使徒、神将的联系断开了一瞬。

神马情况?要不要冲刺啊?我抓不抓得到向瀚啊?要不要试着把他叼走啊?

全力冲刺的田野脑袋一片混乱,不远处的向瀚竟然腿一软,似乎有倒下的趋势。

“收了!跑!”玛门控制的使徒对着田野一声大喝,单手一挑,欲将所有的圆珠一网打尽。

可惜,那法阵的闭合并未完全的结束,使徒这一挑引起了反噬,嗡的一声鸣响,法阵破裂而开,只有三分之一的圆珠随着使徒的动作,被裹挟着飞了出来,飞向了田野。

可这意外并非唯一,另有一个意外在众人不察下悄悄的发生了,只见一颗圆珠似有意识般,主动的一弹,加入了飞向田野的圆珠小队。

六神无主的田野被喝了一声后,下意识的停了下来,发动焚风秘术准备跑或逃的同时,看向了大喝声传来的方向,却看到了自投罗网般飞来的近百圆珠。

田野一个哆嗦,慌忙手一挥,用灵气裹挟着圆珠塞进了储物袋之中,这笔飞来横财,把田野砸的更加晕乎,但那一句“收了!跑!”他还记得,赶忙照着命令开始了下一步的跑。

田野开跑的一瞬,向瀚晃动了两下的身体恢复了平衡,脸上的肃穆已被怒气挤压的变了形。

玛门估摸着再无便宜可占,索性将使徒的灵气调动了起来,竟是要来一个自爆,再添些热闹。

可自爆毕竟是个技术活,需要让灵气混乱到一定程度才行,正常人又不可能有练习的机会,所以玛门的自爆慢了半拍。

这慢了的半拍,让剩下的圆珠被一名使徒收了去,没有造成更大的混乱。

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田野已经窜出了老远,不得不说焚风秘术那是真的快,但同时也不太好控制,田野前冲的方向居然直勾勾的对着唐中。

唐中挨了第一个自爆后,在原地恢复体力的同时,目睹了一切,眼见田野冲来,真如喜从天降,哪有放过的道理,赶忙奋起余勇,提起了双钩。

唐中眼里全是田野,却忽略了另一个和他一同挨炸的难兄难弟。

周俊的修为本就不如唐中,受的伤也比唐中重的多,此刻形势危急,周俊唯有咬咬牙,提起最后的灵气,一个瞬身撞向了唐中。

当唐中的余光发觉了异样时,一切都来不及了,猝不及防的唐中被撞得化为了滚地葫芦,让出了道路,田野乘机一冲而过。

该死!唐中低骂一声,翻身而起,再也顾不得隐藏的使出了飞瀑,水灵气蔓延而出,转眼便追到了田野的身后,那距离已经是唐中灵气蔓延的极限。

瞬!唐中默念一声,整个人凭空消失后,跨越了灵气所走的路线,瞬间出现在了田野的背后。

唐中没有时间思考,也没有时间犹豫,双钩凭着直觉朝着田野的背后左右一分。

滋啦一声响起,左钩落空,右钩划过了某物,但绝不是肉身,唐中知道自己失败了,连续的动作勾起了伤势,唐中喷了两口血,再也无力追击。

可唐中不敢休息,方才的一幕已经落在了龚海的眼中,化为了一颗猜疑的种子,现在的龚海可能只是记住了画面,还无暇去联想什么,但以后谁又说的准呢?

唐中不喜欢赌,因为输了就会一无所有,现在的他还有时间去筹划逃离。

前方四脚逃路的田野,两腚暴露而出,在风中放肆的摇晃着,这是唐中留下的杰作。

田野欲哭无泪,可更欲哭无泪的事实还在前方等着他,龚海与皇吉已经放弃了争斗,封死了田野前行的方向。

幸好,那位表达过善意的使徒在两人稍远处拦截而至,田野向着满脸凶恶的使徒奔去,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位使徒,但他已没有更好的选择。

可即便过了这关,田野还需将储物袋交给孔佟,才能保证圆珠的安全,那里可是有两位虎视眈眈的筑基中期海族啊!

光是想想,就让田野顾影自怜了起来。

激烈抢夺的局势中,周俊似乎被遗忘了,撞击之后的他已无起身之力,只能仰面朝天。

灵气枯竭的他,连封住伤口的能力也失去了,不管是体表的伤,还是更要命的内伤。

生命在无情的流逝,田野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在模拟实战中,他最爱的感觉,可在现实中的体验却无法令人愉悦。

陈无名的训导在脑中忆起,这一次的搏命是否值得呢,是否有更好地选择呢?

周俊将没有答案的问题赶出了思绪,他不想再回忆了,走马灯这玩意怎么看都不吉利。

可回忆却不依不饶,周俊怎么也忍不住的想起了父母亲人,就如眼泪怎样也止不住的流下一样。

周俊仰面的天空中,诡异的黑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不再恼人的移动,构成了一副有些眼熟的画面。

这画面是什么呢?将死之人没有兴趣,也没闲暇去思考,他只想看,只想用最直接的方法再多多感受这个令人依恋的世界,哪怕它并不完美,甚至此刻连美都谈不上。

黑点渐渐的变大了!黑色的雨开始落下了!

周俊的不甘被沉重的疲倦所打败,眼渐渐的合了起来,就像一颗黑色的雨滴打入了他的眼中,遮盖了世界原本的样子,只余下了一片的漆黑……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都市之剑道至尊都市之剑道至尊白华天灯|都市小子李宇凡偶然拜得上古剑仙傲孤行残魂为师,从而走上以剑证道,镇压万古的剑尊道路。“诸君且看,天道虽难,但人力依旧可胜之!”多年以后,剑尊站立在孤峰之巅,对着身后匍匐的百族说道。ps:爽文而已,不喜勿喷
  • 一个失败者在上海一个失败者在上海一滴血001|都市这是我在上海奋斗的故事。一个曾经生活的失败者,硬是靠着自己仅有的一点机会和勇气在上海闯荡,但愿我的故事能够为你的生活带来一点灵感。
  • 河滨公园奇遇记河滨公园奇遇记朱小白00|都市买二手房娶非处女,这,就是老子的人生理想!笑了吗,鄙视了吗,哈哈哈哈......谁TMD的不想住大house搂大胸美女,歌舞升平,纸醉金迷的生活,做梦去吧你。我,80后,大学毕业,雄心万丈,剑指江南,誓要做一番大事业,短短几年被社会无情蹂躏,秒杀的体无完肤。后转战陕北农村包围城市,无心插柳柳成荫,恰巧偶遇才貌双全的江南美女和霸道女上司,一段不可思议又错综复杂的恋情就此展开。
  • 有个影帝岳父是啥体验有个影帝岳父是啥体验笔煦火|都市林凡一不小心就成为了影帝的女婿,著名女歌手的男人,可是林凡既不懂演戏,也不会唱歌,这可怎么办?
  • 当一切都能快进当一切都能快进道空灭|都市苏和,和所有宅男一样,看电影喜欢快进,看电视剧只看剧情,看小说只看目录,玩游戏喜欢加速…… 这一天,他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灵气复苏的世界,而且他的双眼还看到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图标,双三角图标!
  • 新流涌现新流涌现三九的蚊子|都市灵气复苏,各大势力的涌现改变了整个世界。本是一名高中生的方醒无意中被一个男婴拉进了QQ群,而方醒也成为了男婴的魔徒。超凡的家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秘密?他从来都不知道。失忆后的方醒实力大增有着上古巨兽的帮助以及神兵奇火。一念为善,一念为魔,我愿屠尽天下人,也愿作福天地间!
  • 神级狂婿神级狂婿豆芽粉丝|都市一手创立了世界第一神秘组织众神殿,却低调的回国当起了上门女婿,上门女婿没人权,受尽了鄙夷和白眼之后,叶辰终于决定摊牌了。 “老婆,我本想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你相处,可我累了,不装了,其实我就是……” “滚!成天窝在家里吃软饭,还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怎么就有你这种不求上进的男人!天黑之前没把院子打扫完,你晚饭就不要吃了!” 叶辰:“……”
  • 特种高手在校园特种高手在校园红烧鱼炖土豆|都市“你好,美女!我叫陈东,陈世美的陈,谢文东的东。”陈东嘴角微微一扬。“人渣!”“诶!美女别走啊!能留个联系方式吗?”高手陈东,回归都市,偶遇纯情姐妹花,从此开启一段妖孽人生!深呼一口气,陈东一脚踏出了车厢。“东海市,我来了。老妹儿,我来了……”PS:鱼豆嗨皮群484134597,欢迎兄弟们一起来嗨皮!
  • 我的中二异闻录我的中二异闻录郭莱|都市视角可能有点乱,不喜勿扰。轻喷。由于主角光环的缘故,身边发生了各种无法想象的事情。女吸血鬼的夜访男宿舍?狼人在厕所蹲点埋伏?饭堂买个鸡腿都要飞檐走壁?美女接近我只为泡我舍友?情何以堪。在光环效应下。强者终会...汇聚一堂。当然...也少不了各种美女。可是这就算了,可是为什么汇集而来的美女全部都被身边的基友们抢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宿舍三人的回答陈真杰“你没我幽默有趣”李思毅“...我帅”林浩填“我那么吊,你是要和我讲道理吗”
  • 喜剧之神喜剧之神九寸心|都市周易星一名因为《喜剧之王》走上演员之路的横店龙套王,他梦想着成为炙手可热的巨星,他也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大家带来欢笑,即将成名之际却意外陨落来到了平行世界,这里他将如何玩转电影,完成自己的演员梦,导演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