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28章 贪恋那柔软温顺

凤清扬看着影柒和凤虞氏都进去了,一掀车帘就窜了进去,“难为你选了这么小的一辆马车啊!”

之所以说小,是因为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显得很是拥挤,但是纪言策觉得刚才的气氛明明很好的,都是凤清扬这个家伙闯进来才显得车架小的。

凤清扬见纪言策不理他,也不生气了,反正今天受过的气已经够多了,颇有点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的架势,“您这幅思春的表情,我很怀疑你刚才对我表妹有什么不轨举动?”

“外头有人看你?”

“啊?”凤清扬掀起车窗上的帘子伸头看了半天,谁也没看到,“谁看我了?”

“没看见?”

凤清扬傻愣愣的点点头。

“那你是怎么隔着面具看出来我思春了?”

“我去……你骂我也没少骂,你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的吗?”

纪言策又郑重地说了一句,“我没占她便宜!”

凤清扬实在是有点跟不上纪言策今天的思维,这可太跳跃了,“那你回去吧!别干什么翻墙的事啊!我家可不是尚书府,没那么好翻。”

“你倒是提醒我了。”

本来准备下车的凤清扬也不打算下去了,“您要干什么?你要想蹲我小表妹墙角,信不信我真揍你一顿啊?”

纪言策神色悠然,眼睛看着自己的手,“你教我的!”

凤清扬都想现在就揍他一顿,可是要是真打了,这车里出现一个纪言策就说不清楚了,凤清扬觉得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啊!这也太能气人了。

“我今天晚上就在我表妹院里守着你信不信?”

纪言策很冷漠地告诉了凤清扬一个事实,“你爹会打死你的!”

凤清扬觉得说是说不过了,打也打不过,自己太难了,“你走吧!回府之前别出来!”

纪言策也不理他,他也适应了,这都是常事没什么不正常的,凤清扬说完了就跳出了马车,也不太着急回府,就步行慢慢悠悠的走回去。

纪言策刚才虽然能说的凤清扬哑口无言,但是他自己知道,他是真的贪恋那柔软温顺的秦姝儿,当她枕着自己的手时,自己的心脏在胸腔里跳的都快出来了,向来冷静自持的人也有控制不住的时候。

若不是车架要到凤府,他是真的不舍得分开,他也不是没看见向来冷冷清清的影柒,上车的时候,那种惊诧的眼神,可是自己心里就是舍不得,想一直看着她躺在自己腿上睡得那样安稳。

想起她被影柒抱走的失落,后来她说硌的时候,自己莫名的开心,纪言策活这么大了,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心情被别人影响的这么彻底,竟然还有一丝丝的窃喜。

今天的纪言策有多开心,今天的凤清扬就有多丧气,回家想去看看自己的表妹,又被茗竹拉到自己娘亲那里了。

而更难受的是,凤清扬觉得自己的娘可能是跟秦姝儿待久了,关注点也开始很奇怪了,一进门就问自己,“姝儿身边上那个姑娘是哪来的啊?”

这让他怎么说...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装怂王妃要休夫装怂王妃要休夫藿惑|古言“喂,女人,我带你逃婚吧。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逃婚。”红衣妖孽的男子盯着那戴着银色面具女子的双眸,七分认真,二分深情,一分试探。银面女子看着那双琥珀般的眸子不禁摇头。“这次可能没办法逃婚了。”轻灵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咒,让面前人的心脏一阵瑟缩。“为什么?”“我腹中的孩子是他的种。不过,既然御赐的婚约不能逃两次,那就休夫,实在不行就杀了吧。”听到这淡淡的口气,红衣妖孽不禁莞尔,他就知道,他看上的女人不会那么容易被人抢走。“女人,你竟然想要不对本王负责,而且还要本王的孩子认他人为父,本王不准!”一身玄袍的男子半倚在门口,非凡的面容带着哀怨的盯着那银面女子,但是嘴角玩味的笑却放肆地暴露在空气中...
  • 天妒红颜妹喜篇天妒红颜妹喜篇堪嘻宸|古言改编自夏桀妹喜的历史故事,描述了夏末年的历史
  • 长生约长生约瑾山先生|古言传闻五庄的三主子花三姑娘,嗜杀成性,暴戾恣睢。 平生有两样事物最叫人垂涎。 一是能撼鬼神、得天下的断风刀,一是能活死人、肉白骨的长生肉。 这第一口长生肉,活了一个死了多年的前朝女子,倒成就了一段两厢不老情。 第二口长生肉,肉了花三自己的白骨, 最后是与君长别离。 这第三口长生肉吃下去…… 却是归期未有期了……
  • 我家相公是神龙我家相公是神龙西贝子木木|古言“赫连晨,我欠他的,我用这条命还了。可我死了,你欠我的又该向谁还呢?”“戚雅,无论你在哪儿,我都会找到你,因为我还欠你幸福的生生世世。”
  • 昨夜玄风昨夜玄风飖筱陌|古言她是身世扑朔的一代女皇,他是城府心机的复仇质子。炼狱般的明争暗斗,一切孽缘,竟源自于一座神秘古阁——玄风阁。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迷茫混沌的尘世间,谁,能够寻千里,回首阑珊处的觉悟?
  • 我在清朝遇见你我在清朝遇见你秋雨寒烟翠|古言经年之间,我趟过时间无涯的荒野,在清朝遇见你。傅青璇:平凡的现代十九岁女生,品学兼优,缺乏亲情,有亲人胜似无亲人,从不管闲事的她因为一次难得的好心,魂穿回清朝,成为荣王府的三格格,遇见康熙爷的二十四皇子,话说上帝也是公平的,给你开了一扇门必定会关上另一扇窗,她能否打开那扇窗?穿越百年是为他?还是为她?爱新觉罗.允秘康熙王朝最年幼的皇子,自幼跟随雍正,雍正称其秉心忠厚,赋性和平。雍正虽得了天下至尊的身份,但失去的东西太多,因此非常喜爱他,两人名为兄弟,实为父子之情。外表看似大大咧咧的,实则心细如麻。一方面敬重雍正,一方面因为雍正喜怒无常的性格而害怕,所以一直将真实的自己隐藏着,不会表现的太过优秀,也不会太过平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造成了他心里想叛逆,行动却不敢的双重性格,雍正的指婚却让他内心的矛盾升华,他喜欢着她,却又不想被雍正摆布,当这样的他遇到那样的她,该如何?
  • 双兔双兔籍虞儿|古言英勇善战,风流倜傥的悄王爷 娇俏可人,温柔多变的小宫女
  • 冷宫废后求宠爱冷宫废后求宠爱宁心锁 |古言大婚之夜,红鸾帐暖,他本以为娶了只兔子,可以任意拿捏,却不想看走了眼,这兔子强大,竟能扮猪吃老虎!她千方百计就想求一纸废后诏书,偏偏他不如她的愿!他要把她绑在身边,互相折磨,两看生厌!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心里,竟然只剩下了这个狡猾、放肆、胆大的女人。
  • 吾本红妆之悍妃难求吾本红妆之悍妃难求堰水映溪星|古言她是二十一世纪国际组织榜首,也是剑阁人人闻风丧胆的“少爷”,但谁知冷血无情的她竟是让人惊艳的女儿身。 他是天阳宁王,腹黑果决,一尊人人闻之色变的煞神,身负血海深仇,为达目的不惜一切代价。 当冷血“少爷”成了腹黑王爷的贴身侍卫…… “是谁说本王有怪癖!本王灭他满门!” 但是…… 这日夜相处的“少爷”,好像真有点不对劲啊!
  • 前世缘之战神嫡妃前世缘之战神嫡妃小笼煲|古言一个离奇穿越,一个绝地重生。当两个女人在这异世相遇,将上演怎样的对决?前世缘,今时份。在这乱世飘零的时代,当你我再次相遇,当我再次携你之手,那狼烟烽火,权势阴谋,又有何惧。素手揽风云,这天下,必要与你一主沉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