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9章 39.极光的剑舞姬(AuroraJediFemaleKnight)

星期二,第一高级中学所在的月河路步行街上。

日落前的余晖洒满街道,那是茜色的时光在人间驻留。

和这份瑰丽景色截然相反,少年的处境却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

这次危机,比上次受到林泉后援团-“泉水团”围攻的那次...更加致命————

长相平凡到极点、丢进人群里都找不到的普通少年,也就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王冥玄,如今却正在被人追杀。

追杀者不是欧洲魔术统括议会的“白银圣魔导”-拉帝亚斯,而是另外一位来路不明的黑发少女。

“要死了要死了————!”

为了不在平民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份,王冥玄打消了一切激活异能与召唤武器的念头,奔跑速度却跟不上大脑的思考速度。

只是追击者似乎并没有像他一样兼顾社会治安,而是用尽全力展开追杀。

“我愚蠢的弟弟啊。竟然瞒着老姐在学校里开后宫...吾今日便代表绝地武士团(JediOrder)制裁尔等!”

“手里拿着手电筒,还说出那么中二的话...你难道就一点都不觉得羞耻吗————?”

逃跑的过程中,王冥玄扭过头大喊道。因此造成了0.25秒的停顿。

利用这个停顿,身后的追击者够到了他的外套后摆。

“我愚蠢的弟弟啊...看招!”

王苍雪挥动着手中的赤炎光剑、使出被称为“玛卡希”(Makashi)的第二型,将王冥玄的一片衣角光滑利落地切断。

那片被斩落的衣角瞬间化为灰烬。

“喂...你不会真的想杀了我吧...?!”

心脏剧烈震动的王冥玄有一种错觉,刚才是他至今为止最接近死亡的时刻。

想象一下赤炎光剑斩落的不是衣角,而是斩到手臂上,可能明天王冥玄就要去学杨过大侠练习独臂剑法了...

如果是斩在脖子上,那么刑天恶神后继有人————

“嚯嚯,你倒是很有觉悟嘛?不过这就是瞒着老姐开后宫的代价...”

“我已向尤达大师和阿纳金天行者请命。等待绝地武士的制裁吧!”

少女秀气的脸上一片杀伐果决的神色,仿佛眼前追逐的王冥玄不是她的表弟,而是脸上贴着“坏人”标签的某某坏蛋一般。

她的衣着为白色女式衬衫、白色短裙、肉色连裤袜与黑色运动鞋,一目了然,不管怎么看都是一中的学生。

然而少女的制服之外却披着一件白色外套,有点像是玛瑙石研究所的科学家装束。

嘴里还咬着一根棒棒糖,可乐汽水味。

瀑布般的及腰长发两侧顶部、各有一枚被称为“龙之力”(DragonPower)的金色龙型发夹,以及○○前垂落的两束长发、上面正缠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缎带。

相貌平平、无功无过,如果化妆的话说不定会很好看。

但是如果成为他人女友,就可以想象男朋友长相应该也会很普通...

——————比如王冥玄这一类的。

少女的真实身份是起源基因科技公司-总部-002号研究员-Dr.Wang,也是王冥玄的远房表姐-王苍雪。

今年18岁、年仅15岁时便开发出了“大将军”型与“千军”型重机甲,身兼神之武装机甲开发顾问与基因工程学部长(总部)的双重职位,获得九个博士学位的天才少女(Ph.D)。

在公司内部权限可能还要高于第七董事-王冥玄。

如果了解王苍雪的科学家编号是“002”、陈理勘的编号是“005”,而第八董事-Dr.Origin的科学家编号是“001”,那么就不难理解...为何王苍雪不是董事,却拥有堪比董事一般的权限与实力。

毕竟既是研究人员,又是战斗人员的公司职员可很少见——————

......

“玄弟...你以为你能逃得过老姐的手掌心吗?不,你是逃不掉的!”

“别自问自答...而且这个追杀根本就毫无逻辑吧!至少也告诉我一下原因再...”

疯狂逃窜的王冥玄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因此并不准备和王苍雪正面交锋。

“因为老姐爱你,所以快点过来让我砍一刀,一刀就好。”

紧接着王苍雪便发出了“玄弟是我的尸体也是我的~~”之类的恐怖独立宣言。

“你是病娇吗...!”

吐槽归吐槽,现在不能停下来。

一旦被追上就死定了...

受到Dr.Origin宠爱的王苍雪比王冥玄更早被赋予“基因全解锁”(Gene-All-Unlock),并且本身也吞服了“编外—第二基因序列药剂·宇宙神”。

据说刚吞服药剂的5分钟内同步率就达到100%,16岁生日那一天实力便已经与霍伊斯、季诗缘等人不相上下。

因此又有“无冕剑皇”,“极光的剑舞姬”之称号。

王苍雪是公司内部唯一一位不是董事会成员,却拥有第二序列之力(Level.37)的公司职员。

黑发少女手中握住的白色长柄“合金手电筒”的前端,此时正吞吐着100英寸(2.54米)长度的赤红镭射光束。

赤炎光剑正向外辐射惊人的热力,普通人仅仅是靠近2米之内都会大汗淋漓,持有它的王苍雪却毫发无伤。

毫无疑问,这把炽热光束武器、便是《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中的经典款光剑(Lightsaber)......

————标准光剑(StandardLightSaber)。

......

“他们在干什么?拍电影?”

作为王苍雪和王冥玄猫鼠游戏的旁观者,一群路人看着逃跑的少年与追击的少女,同时指指点点地说道。

放学时、为了不让近藤樱和林泉等太久,王冥玄很早就下楼了。

然而今天他却看到一位往常从来不会出现在学校、更加不会出现在这座城市里的特殊人物...也就是他的表姐-王苍雪。

那时王冥玄仅仅犹豫了几秒,之后看到苍雪从书包里拿出的合金手电筒,便知大事不妙。

匆忙甩开近藤樱与林泉,更加顾不上打工,脑内唯一的想法就只剩下了逃跑。

被称为“合金手电筒”的神奇道具,是苍雪仿照星球大战电影道具制造出的光剑,虽然是赝品、威力却比真货还要强上一大截。

从那道火焰光束的长度(2.54米)就可以看出威力绝对劲爆。

犹如舞厅里拉二胡弹吉他的霹雳舞老年迪斯科爵士重金属死亡摇滚交响乐。

为了不断躲避苍雪的追杀而改变逃脱路径,直到王冥玄终于又陷入一个死胡同的时候,没有办法地停了下来。

“又是死路吗...”

“怎么不逃了?”

身前是一堵3米高的混凝土墙。

高度不是问题,但即便王冥玄翻过这堵墙,苍雪说不定也会在下一秒继续追上。

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摆脱追杀,这才是真正令人困窘之处。

“苍雪...虽然很高兴你今天能过来。但是一见面就追杀自己的表弟,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王冥玄用心惊胆战的语气发出了微弱的屈从声。

“叫我维吉尔!但丁...不、我愚蠢的弟弟——!你何时才能和老姐结婚呢...?!”

“我什么时候向你求婚过了...”

“要知道你叔叔和我父亲可是都在等着抱孙子、因此...快束手就擒吧...!这样老姐就放你一马。”

苍雪用一种大义凛然的目光说着完全不相干的话语。

不过这句话里有歧义,因为苍雪的父亲和王冥玄的叔叔都是同一个人————

虽说是远方表姐,幼年时期王冥玄却经常被王苍雪弄哭,因此造成的心理阴影..仅次于猫。

“姐,能不能请你正常一点?”

王冥玄捂着额头叹了叹气,说道。

咬着棒棒糖的王苍雪点了点头。

黑发少女紧握手中的赤炎光剑、并以剑刃指向王冥玄,慷慨激昂地说道:

“非常可以!只要你能将我击败,表姐什么条件都答应你。包括帮你生...”

“你够了...!幽冥玄天枪————!”

王冥玄厉声大喝,将苍雪的话语中断。

被微风向上吹拂的黑色碎发之下,是王冥玄那漆黑深邃瞳孔中冷漠的目光,还有一把凭空出现在左手中的漆黑长枪。

枪长约九尺(2.99米)、由无名黑色金属与无名神秘工匠打造,枪身镌刻有金色夔龙纹,被封为九幽神兵,威能通天————上斩上帝中斩科技下斩阎王,没事还能拿来当晾衣杆用。

单手执掌幽冥玄天枪的王冥玄继续说道:

“全开异能————黑暗帝王(DarkEmperor)...”

王冥玄的体内爆发出一股深渊般的气息,紧随其后全身被一道飓风般的诡异黑雾笼罩。

黑雾散去。

王冥玄的白色制服外套上又多了一件黑色发光风衣。

风衣由黑色的暗能量-可观测粒子·伊普西龙粒子构成,可以吸收能量与冲击,并且还具有一定飞行功能。

“我愚蠢的表弟啊...虽然你的全开异能名字确实有够中二。不过...”

王苍雪摇了摇头,那挺拔丰满的○○以及○○前两束被白色缎带缠绕的长发,一起跟着晃了晃。

“老姐我很喜欢————!”

一脸严肃地将感想发表完毕后,王苍雪也大声娇喝道:

“全开异能————宇宙神(UniverseGod)!”

王苍雪的头上多了一顶金色王冠虚影,那是她激活异能后对应的具象化产物,至于能力...

王冥玄听说那顶王冠似乎没什么用,只是一个摆设。

纯粹为了好看而已————

“今天若是你能够击败老姐,我就和你这个不成器的表弟回老家结婚生子...因此———感受恐惧吧!愚弟哟...”

“那个称呼好像在哪部动漫里听过?”

“让老姐来告诉你,那是《境界线上的地平○》。”

“啊,想起来了。”

就当王冥玄还没准备好进攻之时,王苍雪的身影便从原地消失并扬起一阵沙尘,随后瞬间出现在他的面前。

“圆舞斩————!”

伴随着少女不断回旋起舞的姿态,赤炎光剑一次又一次地击打在漆黑长枪的枪杆之上,发出一阵“砰砰~~”的声音,并激起无数火星。

苍雪圆舞斩的每一击都蕴含着怪力,攻势一次比一次猛烈。

等到少女挥出第十二道连斩,王冥玄格挡招架的手臂仿佛快要被震断了一般,武器随之脱手————

疾速向后跳跃的王冥玄躲过了第十三斩、胸前的制服却不可避免地被划破,破损的衣物周围有烧焦的黑色痕迹。

王冥玄的右手中出现了一道由暗能量构成的黑光绳索,将脱手的幽冥玄天枪捆绑并拽回。

那是他身为第七董事的异能-“暗念动力”,可以隔空取物,亦能以此进行偷袭攻击。

不过作为攻击招式一般很少投入使用,因为太过惊世骇俗————

“阳炎切————!”

没等王冥玄调整好架势,苍雪的下一波攻击也转瞬而至。

少女手中的赤炎光剑带动烈焰,化为一道灼热的半月斩向下劈杀,如同女武神般的气势足以令人未战先怯。

正中苍雪的预测。

阳炎切在距离王冥玄头顶还有半米之时便停了下来,被一道深青色的发光太极阵拦阻在外。

“————天极真解·生生不息!”

王苍雪握住光剑的双手继续用力,将生生不息构成的青色光盾碾碎,然而这时王冥玄却已经后退到10米开外了。

“和我拉开距离就是为了避免近身战吗?不要小看老姐,远程攻击我多少也会一点...”

将赤炎光剑缓缓放下后,王苍雪向前抬起空无一物的右手,平静地说道:

“————宇宙神·激光炮。”

轰————!

一道金色的镭射光束自苍雪右手掌心发射,目标指向王冥玄的胸口。

已经没有时间给王冥玄掐诀施展天极真解,佛门秘术诵读经文的咏唱时间更长。

魔术系的冰之碎片也还在冷却...

好在凭借黑光风衣就能够将镭射光束的能量冲击全部吸收。

王冥玄做好了硬扛这一击的准备,因此并没有用幽冥玄天枪格挡,反而放下双手并缓缓闭上双眼。

出乎意料的是,金色激光炮在接近少年半米距离的时候,突然刹车并自我解体。

“愚弟哟,你为什么既不闪躲也不进行防御呢————?!”

王苍雪一脸生气地问道。

虽然嘴上不说,但实际上苍雪对于自己的这位表弟却爱护有加,哪怕是比试也会点到即止。

“因为我的表姐心地其实很善良...怎么可能会去伤害别人。”

王冥玄睁开双眼,脸上充满了温暖的微笑。

平凡少年手中的幽冥玄天枪消失了。

来势汹汹的少女也将赤炎光剑恢复到手电筒形态,随后塞进书包的一侧。

彼此熟知的二人同时放下武器,朝对方走去,因(表)姐弟的重逢而感到无比怀念。

比起王苍雪一副准备做出拥抱的姿势,王冥玄却突然破坏气氛地扭头就跑。

“表姐...我突然想起家里还有点事...先走了!”

王冥玄右脚向下蓄力一跃,化作离弦箭矢射入云层,并在原地荡起一阵风压。

不过这次因为力量控制的很好,没有留下任何地面破坏的痕迹。

“想逃吗...?”

看到王冥玄再度使用全开异能飞行的场景,王苍雪背后也出现了神秘的发光物体。

“宇宙神·六道轮回光轮...!”

那不是羽翼,而是由六个不规则几何图形链接而成的金色光轮,光轮的外部是一圈黄金尖刺。

看上去颇有一种佛门的神圣、慈悲之气息,不过力量体系却属于科学阵营。

借助六道光轮的飞行能力,王苍雪也化作一道金色流光射入云层。

“刚才有人在这里点烟花了吗?为什么没声音...?”

“好像有两道闪光‘咻’的一下飞上天了。”

“会不会是超人?”

“你电影看多了吧...”

一群路人目睹到了金色流光与黑色流光射入火烧云之中的一幕,因此不断议论着,也为自己没能抓拍到那一幕感到惋惜。

......

月河路步行街尽头的“平价超市”。

近藤樱一向都是来买东西,今天却以店员的身份出现在收银台。

对于她身上穿的一中校服,超市经理-OfficeLady·季诗缘倒是并不介意,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把围裙系好就可以了,我们没有员工服”,因此让少女感觉工作氛围非常自由。

虽然只是兼职。

说好的一起打工呢...一声不吭就跑了,还有那个女生又是谁?

满怀诸如此类的疑问与担忧,双马尾的白发少女发出了短暂的叹息声。

由于王冥玄食言的行为,近藤樱现在有些生气,同时也对王苍雪的身份十分好奇。

————有空再回去问问阿玄吧...

尽管如此,顾客结账的时候还是要全力以赴才行。

“抱歉抱歉,麻烦后面的顾客再稍微等一下————”

耐心地用温和的话语请求排队顾客等候,同时手上加快扫码枪速度,以流水线般工作效率不断为顾客进行结账。

近藤樱向收银用的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

“先生,您用支付宝支付对吗?请输入一下密码。”

那位提起塑料袋就要转身离开的商务男士愣了一下,随后带着一丝歉意说道:

“不好意思,马上就好。”

他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脸进行人脸识别。

支付成功。

终于看到收银机器窗口切换的近藤樱松了一口气,说道:

“后面结账的顾客可以往前走了。”

很奇怪。

不是下一个顾客买的东西很奇怪,她手中的商品只有一袋油面筋和一盒脱脂牛奶。

奇怪的是顾客本身。

那是一位无时无刻都保持着孤高神色的长发美少女。

虽然容貌可以称之为美人,不知为何却一直保持着冷冰冰的表情,让人光是靠近就感到会有种被冻伤的错觉。

与气质不符的是,少女似乎很擅长讲冷笑话。

“人型暴风雪,能请你排到队伍最后面么?我的顾客都快被你吓跑了。”

握住扫码枪的近藤樱面无表情地说道,指了指和林泉拉开距离的其他顾客。

“凭什么?我也是顾客。”

林泉的眼神变得阴沉沉,有种针对近藤樱的意味。

“因为你是只会问‘凭什么’的笨蛋,这个理由够充分吗?”

近藤樱暗自有些得意。

这是林泉专属的“凭什么-笨蛋-给我滚回去养老”战法,如今却被她偷学成功并还施彼身。

“不够,你连偷师学艺都学不全。我问你,笨蛋有几画?”

近藤樱有些不知所措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掰起手指计算笔画数。

“2...25画?”

“是22画,你这个笨蛋连笨蛋的笔画都数不全。今天我就把这个雅号让给你了。”

“你太过分了吧...!”

扔掉扫码枪的近藤樱双手重重地拍在桌面上,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将所有顾客都吓了一跳。

不过白发少女毕竟不是一般人,因此很快就将混乱的心情平复下来,说道:

“想吵架或者打架的话等到我下班再说,快点结账走人。”

“我是无所谓,到时候就怕某个胆小鬼不敢来呢?”

“......”

结完账之后,林泉提着购物袋迈步走出平价超市,只给所有人留下一个可供遐想的冰冷背影。

“你和林溪同学难道有什么过节嘛?”

下一个顾客又是熟人,而且是一位中长发猫耳女仆。

人体医学奇迹-苏星染,上周总算是达成了连续两天不缺勤的记录。

只不过好景不长,这一周苏星染再次开始使用不治之症请假————

“没什么过节,那个家伙脑子稍微有点不正常而已...你买这么多猫粮干什么?”

近藤樱逐个用扫码枪扫描商品,随后有些好奇地问道。

桌上的商品印有“whiska”的字样,紫色包装。

全都是成猫猫粮。

提着塑料袋的苏星染头上的缅因猫耳朵抖了抖,随后她有些神秘地向近藤樱眨了眨眼。

“下次来店里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为什么要等到去咖啡店的时候才能告诉她?近藤樱不解地歪了歪头。

.....

白发少女走出经理室之后。

“季女士,那我就先回去了。”

“先等一下...你和小玄住在一起对吧?”

听到季诗缘的声音,已经走到经理室门口的近藤樱停下脚步,转过身。

“你究竟是...”

白发少女脸上出现了警觉的神情,并做好随时召唤神火之王的打算。

尽管季诗缘身上没有序列者的能量力场,直觉却告诉近藤樱眼前的女人不简单,绝非普通的上班族或者值班经理。

“别惊讶,我只是从你们的行踪观察到这一点而已。你和小玄平时一起进超市打工,下班时间也一模一样。而且每天早上我都看到你们出现在同一辆公交上...”

季诗缘将交叠的双腿放下,十指交错地抵着下巴。

“如果不是‘每天都有的’巧合,那就只能说明你们正在同居————我说的没错吧?”

374路公交的路线确实会经过平价超市,但季诗缘每天都站在门口看他们坐公交么?

————这是不是...有点太闲了...?

近藤樱有些怪异地想到。

“别紧张,我只是想让你把这个转交给他而已。”

季诗缘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鼓鼓的信封,向近藤樱招了招手。

“这是什么?”

接过信封的近藤樱感觉会有好事发生。

“上个月的兼职工资,他忘记问我要了。信封里一共有2540元。”

“哦。”

白发少女将鼓鼓的白色信封塞进书包里,开心地向门外跑去。

既然是让她转交给王冥玄,却没说用什么方式。那么近藤樱已经想好借口了————

就说“路上被人偷袭,然后钱也被抢”,之后中饱私囊,想必王冥玄应该不会知道。

“别想着把工资独吞,那个小子心思还没那么单纯。”

季诗缘的声音再次在背后响起。

“欸...?我有说过要独吞、吗?”

“反正你回去帮我问一下,为什么他没来打今天的兼职。”

“好的————!”

感到有些心虚的近藤樱立刻把经理室的大门合上了。

......

湖滨公寓,501室。

围坐在拥挤餐桌边上的是玄尘、月见草、王冥玄、篱叶、希华,共计五人。

再包括一个不需要吃饭,随时站在篱叶身旁的机械女仆-诺琳。

除了五个人加一个机器人之外,这次餐桌上的一家之主座位上、却坐着一位和王冥玄差不多平凡的平凡少女,也就是今天放学时突兀追杀他的远方表姐-王苍雪。

“还不能开饭吗?”

身材傲人、容貌却不傲人的黑发少女不满地说道。

摆放在她眼前的、是一桌由王冥玄亲自操刀,令人垂涎欲滴的川菜,苍雪是成都人。

此时黑发少女正盯着餐桌中央的钵钵鸡不放。

菜都上完饭也盛好却不能吃,这是什么道理?苍雪皱了皱眉,随即拿起筷子。

“苍雪大表姐,人还没到齐哦?”

篱叶遮住嘴小声提醒。

必须等人都到齐才能吃,哪怕是菜冷了也必须遵守,这是王冥玄家里不成文的规定。

王苍雪和王篱叶同为王家三位生杀予夺者之一,然而此时她却一下跳到篱叶座位边上,伸出双手使劲拉拽长发正太的两边脸颊。

篱叶洁白的脸庞拥有水晶橡皮泥一般良好的可塑性,上下左右拉伸效果极佳。

“表姐..好——————痛..!”

“嗯...?上次你黑进科瓦岛分部的计算机那件事、虽然你觉得自己做得很隐蔽,不过只有这种程度...你觉得我会发现不了吗?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苍雪坏笑着玩弄篱叶的脸庞。

“放开篱叶!”

希华稚嫩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你就是西梵斯的孙女...?让我猜猜,你该不会是喜欢上篱叶这小子了吧?叫声大姑来听听。”

苍雪瞬间放开了篱叶,走到希华面前抚摸着女孩那浩瀚如海的蓝发。

希华脸一红,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过了一会,希华低下头、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道:

“大...大姑...”

“真好听。以后等你长大了一定会是一个美人。”

苍雪用右手挑起希华的下巴,用如同欣赏艺术品一般的态度、注视着那双翡翠色的瞳孔,以及仍处于未完成式的绝代容颜。

“未来篱叶要是真的能娶你为妻...我觉得也算是他三生有幸呢?毕竟这个家伙除了计算机、初音未来和哈士奇以外什么都看不上眼嘛。”

说着苍雪还有意地用余光盯了一眼篱叶。

“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宅男...怎样?!”

被正中靶心的王篱叶向王苍雪反驳道,然而他的注意力却始终在希华的身上。

“如果樱再不来的话就开饭吧,快接近一个小时了。”

看到玄尘和月见草脸上的苍白之色,王冥玄知道那是忍受饥饿的副作用,因此没有再拘泥于陈规

“——————我回来了!”

听到玄关处的治愈声音,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振奋起来。

就连诺琳也微笑着推了推眼镜。

“阿玄,月见草、我回”

换好室内拖鞋的近藤樱,还没将书包像往常一样扔到沙发上,便指着坐在一家之主座位上的王苍雪大声说道:

“你是放学时的那个...!竟然还溜到别人家里,快说究竟有何企图————!”

“你是笨蛋吗..?就算你问了我就该回答你?”

无论何时苍雪的语气都很平静,不会因为对手强或是弱而出现一丝动摇。

“樱,苍雪是我的远方表姐。而且也是公司高层之一。你应该认识的吧...?”

王冥玄的提醒让近藤樱心中划过一道闪电。

少女确实有听说过那个传闻...

仅耗费10分钟便将第二序列药剂100%完全融合,并且是唯一的、处于“董事会”之外,却拥有相当于第一董事-霍伊斯·霍尔特的实力与权限,本身也是超级天才科学家的大人物。

————王苍雪。

研究员编号“-002-”,Dr.Origin亲自赋予其“宇宙神”(UniverseGod)之代号,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中二少女。

但是近藤樱很清楚,王苍雪同时也是王冥玄的远方表姐。

也就是说...

“大姑好!”

近藤樱突然弯下腰有礼貌地说道,反差太大以至于让人始料未及。

“你也想和玄弟结婚吗?正好正好,等到婚礼上的时候、我会考虑让诺琳也给你准备一套婚纱的,不要客气。”

面对近藤樱的谦逊表现,苍雪原先平静的眼神也因此变得异常柔和。

“既然是苍雪小姐的吩咐,诺琳自当万死不辞。”

身着黑白女仆裙的诺琳恭敬地回应。

机器人怎么会死...重新修一下不就好了?如此想到的王冥玄翻了翻白眼。

然而等到王冥玄反应过来之后,他却意识到这种展开的错误性,并发出了挣扎的怒吼:

“为什么你的脑子里想的只有结婚————!”

“唉呀...难不成是想要老姐直接跳过结婚阶段帮你生...”

苍雪用双手捧着脸颊来回摇晃身躯。

“你给我打住啊喂!”

王冥玄用手直接塞住苍雪的嘴,同时以几乎快要冒烟的表情劝阻道。

近藤樱眨了眨眼,不是很明白现在的情况。

“总之先吃饭吧。玄尘和月见草快饿死了...麻烦你们也稍微体谅一下别人。”

篱叶和希华用怜悯的目光观察着趴在餐桌上、半死不活的上班二人组,自己却先动起了筷子。

随着近藤樱的就座,餐桌大战一触即发——————

桌上的钵钵鸡、麻辣鱼、麻婆豆腐、蒜泥白肉、干锅花菜和冷吃兔等菜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餐盘中消失,被七人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横扫一空。

20分钟后,所有人一起打了一个饱嗝,就在这时诺琳也准备洗碗了。

“冥玄少爷,这次请务必让诺琳为您分担繁重家务...”

想象着所有餐具被洗成碎片的场景,王冥玄神色惊恐地摇了摇头。

“不不...诺琳,还是我来...”

“哥,诺琳已经掌握了所有洗碗的正确姿势。你就放心好啦~~”

“究竟怎么掌握的...”

“我让她自己去网上下载到大脑里。”

听到篱叶的保证,王冥玄总算是吃下了定心丸。

以诺琳那超级计算机一般的机器人大脑,想必掌握洗碗这种生活技巧应该是手到擒来...

“冥玄少爷无需犹豫,一切都交给诺琳吧。”

机械女仆拍了拍自己坚硬的胸脯予以保证,同时抱着桌上的所有餐盘与碗筷立刻蹿进厨房。

似乎没有听到叮铃哐啷的声音————

还好。

同类热门
  • 无限大阴阳师无限大阴阳师生自守恒|轻小说某手游中即将达成非洲大阴阳师成就的安晴明同学,在499抽时抽到了第7个酒吞童子。 抱怨后,死于葫芦之下。 于是,一段无限世界的冒险就这样开始了。 (PS:后宫向不喜勿入!)
  • 刀剑神域狐与犬刀剑神域狐与犬苟不离包子|轻小说亲身经历才是最有意思的,没什么比旁观别人打rpg更无聊的事情了。 清彦很明显,并不希望做一个旁观者。 “那就加入进去好啦!LinkStart!”
  • 大主宰之千古群雄大主宰之千古群雄逍遥九爷|轻小说重生大主宰,召唤千古群雄,看牧羽如何成为一代至强者?! 群:611725406,欢迎加入讨论!
  • 异都之吸血鬼系统异都之吸血鬼系统飞翔的金枪鱼|轻小说(新书:血族暴君,喜欢我写作风格的希望能支持一下!)夏林穿越魔幻异世界,随身携带吸血鬼系统。 异都百鬼夜行,血族纵横之下,人类又有伏魔巫师,屠魔剑士,猎魔战士等三大斩鬼职业纷纷崛起! 然而穿越过后出生便是半人半鬼的夏林,既拥有人族最强伏魔巫师的血脉,又拥有永夜血族的鬼帝血统! 一次意外的系统觉醒,夏林从此踏上了收服萝莉巫师,御姐剑士以及血族公主的巅峰道路! 人族我为皇,血族我为帝! 屠血鬼,灭狼人,斩僵尸,打怪,我是认真的! ps:(本书热血流冒险风格二次元。)
  • 斗罗之无限主宰斗罗之无限主宰AY东|轻小说(斗罗同人。坚持完结) 穿越斗罗,铸就传奇。 天命双魂,天生双环。 一手持剑,一手托书。剑开山河,书画河川。 武魂和魔法,还有那破碎的神界,大陆那无尽的深渊。 斗罗大陆的世界真的那么简单么? (加入很多其他想法幻想,是不同于原著的。) 码字有点慢。一天一更,还请见谅。
  • 非正常格里芬指挥部非正常格里芬指挥部can某残|轻小说由一名日常脱线的指挥官、各位性格古怪的枪娘、一群同样奇葩的好友为各位带来的有趣故事……以上你们就当真的听。
  • 龙王传说之光与暗龙王传说之光与暗star星羽|轻小说龙王传说的同人,意外身亡的少年,等待他的却不是天堂或者地狱。这里是斗罗大陆,这里没有斗气,魔法。只有武魂。少年重生成为乐正宇的妹妹乐正绫。本以为只要在家族中快乐成长度过一生。却发现黑暗来的太快。光与暗,起源与终焉的交汇。混沌的诞生,这是灾难属于这个世界的终结。
  • 斗罗大陆之天谴之子斗罗大陆之天谴之子黄瓜被淹了啦|轻小说逆天改命!天谴又如何? 霍雨浩之子霍冬晗即使被命运所束缚,但也不能阻挡他前进的路,皓月降临,死神陪行,双生融合.金阳蓝月.新的危机降临斗罗宇宙,魔神重归,前世今生谜底揭晓. 斗罗大陆.终将迎来新的篇章! (更新时间变为周五一更,周六双更)
  • 忍者的武装见闻忍者的武装见闻悲丞相|轻小说望月秋夜还不叫望月秋夜的时候,是一名海军少将,后来他杀了一个天龙人,又被大将杀死了。 当他叫做望月秋夜的时候,是木叶忍者村居民。 不管是前世今生,望月秋夜的脑海中始终存在着一本‘修炼指导手册’。 不久以后,望月秋夜将在这个火影世界,谱写一本属于他的传记。
  • 逃跑的飞鸟逃跑的飞鸟大云包子|轻小说喜欢你哪怕飞到另一边 我又怕你找到了我 所以我逃到另外的方向 与你背道而驰的方向 我想面对你的爱 可我不是你想看到的我 你会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