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十七而立 上

“慢点,小心别掉下去。”路平叮嘱九岁的妹妹路瑶。走在这乡间的田埂上,向远处望去,远处只有大山,云翳,夕阳,虽然没有童话般美丽,但故乡就像是一个温暖的怀抱,无论你怎样了,它都会接纳你。无论你在哪,它都在守望,等候你,如同一座亘古不变的孤岛,矗立于记忆深处。

看着远处的黄昏,路平不禁想到了以前,他的小时候。

秋收后的稻田,奔跑着许多小孩子,他们分成两队,隔着很远,拔起水稻收割后最后一截,带着泥土,往天上扔,在欢声笑语中混战,黄昏的光芒轻抚着他们,看着他们胡闹。

“那天天黑了之后,我们就坐在田埂上,大一点的就开始讲鬼故事,把你哥我吓得,晚上都是跑回家的。”路平乐此不疲地讲到。

“知道啦。”路瑶有些不耐烦地说。路平难以忘却的珍贵回忆,对路瑶来说却是一文不值。

“我们回家吧,这里一点都不好玩。”路瑶对路平说到,路平想了想,自己有些强人所难了,不能把自己的喜欢强加在别人身上,它会让人隔阂,甚至隔离。

“那好,我们回去吧。”

走在石板上,路平的心绪再次被远处的黄昏所吸引,站在那,看着整个王家湾安静的匍匐在河边。王家湾是个临河的村庄,不是很大,一条公路将山与河分开,人们安居在公路的两侧,岁月随着河水流逝,人们在其间休养生息。

整个村子尽收眼底,路平感到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暖,种种回忆如同河水,哗哗地冲击着他的思绪,他看见了无数个小路平在村子里快乐地奔走,脸上挂的是肆无忌惮,快活无比的笑。路平心想,他到底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真正的笑了。

路平想让时光停止,让他永远停在这一刻,因为这一刻的温暖,让他不再焦虑,忧伤。

“你看,这里就能看到整个王家湾了。”

“知道啦,我早就已经背的下来了,只是有的人不知道叫什么而已。”路瑶不耐烦的说。

“我在这活了十几年都不敢说能够知道。”路平尴尬的笑了笑,他很识趣,没有再说些什么。他感到一种悲凉,他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了。

路平看了看路瑶,心想,我也是她这个年纪过来的,可我真的老了。这年,路平十七岁,十七岁的他,有着很多的忧愁,焦虑……

“我一定要改变自己,不能再这样颓废了。”路平对自己发誓,可他誓还没立完,就想起了以前,他不知道有多少次要说过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希望自己变得自律,可他现在依然在说这样的话。于是他自己在一开始,就被自己打败了。

但是路平很是顽强,他想起了去年的暑假,高一的暑假他去了父亲打工的城市,他在那里度过了又一个迷茫的六十天。

第一天到父亲哪里时,路平感到了巨大的差距,父亲这些工人居住的是一个废弃的小院,而父亲居住的就是其中看起来最差最脏的一个院,但这些都没有让路平感到悲凉,路平觉得,唯有磨难才能出英雄。

他出去熟悉环境的时候,他才认清了他所处的院子,左侧是工地,铁锤与钢管的敲击声,机器的运作声响彻了这一带。但右侧是一个豪华的小区,一个真正豪华的小区,小区大门用的是凯旋门似的拱门,前面是一个喷泉,里面有一个小公园,进大门直走一百米左右应该是售楼部,宛若一座小心宫殿,其后是林立的高楼。

路平后来才知道,父亲所在的工地就是这片小区的开发地,他们是这片房子的建造者,但连这片房子的一个客厅都买不起。

路平站在外边,他感到自己与这小区格格不入。小区是一锅美好的粥,而他自己是一颗老鼠屎,一颗有良知的老鼠屎,他知道,他现在不该属于这里。

最后,路平回到了居住的屋子,父亲收拾的很赶紧,黝黑的墙壁也用废弃的图纸粘上了。路平得出结论: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里。

但路平向来很乐观,他对自己说,现在不行,以后一定行。他对自己发誓,我一定要努力,以后一定要住比这个还要好的房子,不,我要住别墅!

可梦想谁都有,空话谁都会说,但真正实现梦想了的,又有几个?更别说,像路平这种只有梦想,没有方法的人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暑假的十五天就过去了,但路平对这十五天什么也记不起来,只有睡觉,醒来,做饭,洗衣服,等父亲母亲回来,玩手机。路平突然间感到了不妙,因为他玩手机已经玩到不想玩了,他连今天星期几,都不知道,之所以幡然醒悟,只是因为自己玩手机玩的头痛了。

路平想,这些天我都干了些什么,这都是什么鬼生活。路平痛定之后,带着手机找了辆共享单车,他决定出去简单的旅行一下,他找了个附近的古镇。

在路上,路平像是河水里的一条鱼,不起眼的穿流而过,但鱼却又有自己的幸福。

等路平到了古镇,他发现这里与家乡的老街差不多,都是石板路,老旧木房。但这里是经过精装了的,他丝毫感受不到一点怀旧气息,他感受到的是一种现代化的商业气息,因为这里的东西都很贵,路平兜里的钱连一顿早饭都吃不起。随便转了转,他感觉到没意思,这里已经不古老了,这里发展的比他老家还快,这里是古镇,那他老家那就是历史遗迹了。

路平决定去其他地方看看,不知不觉,他来到了市中央,他被高楼所环绕,四处都是人群,他感觉自己是电影里的主角,四周的人渐渐模糊,他被喧闹声淹没,渐渐的就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那里。

路平不知不觉陷入了一种寂静,直到下午三点半的太阳晒得他受不了了他才苏醒。

他走在路上,看着人来人往,走在一个不属于他的城市,不认识一个人。他注意着自己的影子渐渐拉长,他不知不觉走上了回去的路。

阳光慢慢变得不再那么毒辣,身边的人也慢慢的稀疏起来,高楼被更低的小楼所取代,路边的树木渐渐多了起来。在这路上,他仿佛见证了一个城市的发展史,逐渐过度,逐渐繁盛,但,这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他甚至算不上是一个见证者。

晚上,他告诉父亲他想去打小工,他想要借助打工来使自己的生活不再浑浑噩噩,改变自己,从打工开始!

他告诉父亲他想要体验生活,父亲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啰嗦什么,父亲是工地上的管理员,所以很快就帮他联系好了一切。

那天晚上,他有些紧张,他一口气设了五个闹钟,就怕明早上起不来。等待其实并不漫长,只是其间人们的幻想让它变得无比悠长。

第二天路平起的很早,甚至在他闹钟响起前他就已经起来了,他早早地穿上了特地准备好的旧衣服,可离工人们出发还有一段时间。

路平很紧张,也很激动,他很期待今天的工地生活。凌晨5:45,他拍了一张照片,他拍的是他居住小屋的门,那是一个破旧的老式铁皮门,门外的光顺着门缝钻进来,路平听见了外面有人的谈话声,他变得更紧张了。

路平在手机便签里存到:

现在是凌晨吧……

感觉很紧张,毕竟没有去干过活,应该会很累吧……

“起的这么早?”路平父亲路启军感到惊讶。“那我等下给你徐叔打个电话,他今天负责你的活路。”

“嗯。”

路平被徐叔带进工地后,徐叔对他说:“工地上大家都认识,你注意安全就行了,还是要好好念书,工地这个出路不好。”

路平感到有些奇怪,他所接触的每个大人,每个长辈,都会对他说“要好好读书”这句话,可是他们都没有读好书。

分配给路平的活很简单,刚开始只是清理一下地面板材,路平干的很卖力,不到三两下就清理出来了一片空地。

路平注意到管理员在看他,他不想让别人认为自己是来混的,既然是工人,就得对的起头上的帽子,所以他不敢偷懒,即使脚下积水很厚,他也照样伸进去。

路平注意到有管理员在向他这里走过来,路平很紧张,他真的很卖力,他怕,他怕管理员不满意。路平感到心跳加快,比起干活,管理员靠近的这几秒更让他感到煎熬,他甚至感觉他能从塔吊运作的隆隆声和金属与金属的敲击声中挑出管理员的脚步声。

“小伙子,慢点,干活不用那么着急。看你这架势,你是新来的吧,你今年多大?”

“十七。”路平紧张的看着管理员

“这么小就出来打工啊,你家是哪儿的?”

“四川,我只是出来体验下生活。”路平松了口气,至少自己干的活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哦,那就好,还是要好好念书啊,工地这碗饭不容易啊,你不用那么卖力,不然明天你膀子受不了。”

“嗯。”管理员走后,路平舒了口气,不过,大人们又说了那句话,仿佛就像是约定好了的一样,可他们谁也不知道读书好之后是什么样的,他们只坚信,那一定会比现在的他们的生活好很多。

等路平清完了那一小片的板材,有另一个工地的人过来拉材料,他就被叫去装货。

小货车司机看到路平,问:“小伙子,你今年多大了?”

“十七。”

“那你没念书了吗还是怎么了?”

“我只是过来体验下生活,我还在念高二。”

“嗯,小伙子,还是要好好念书啊,工地的钱不好挣啊。”

路平无语。帮忙装了货之后,路平问了下时间,他怕手机弄坏之后得不偿失,所以就直接没带。

“现在才七点十七。”

路平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他在这里累死累活干了半天,才七点多,离十一点半的下班时间还很早,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工人干活都有些不急不忙了。

路平被分配了另一个任务,把地面的小截钢筋码成一堆。路平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去开始他那一小块地面和其他小工一起去捡钢筋。

路平想,时间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慢慢的,夏日清晨温暖的阳光开始浸染这个世界,路平看到自己的影子在慢慢缩短,他感到欣喜,这便是他工作途中唯一的计时工具。等到影子短的差不多了,他就可以回去了。

可随着影子变化的,还有温度,太阳慢慢炙烤着土地,路平感到他现在就是在一个巨大的烤箱里,一想到他会慢慢地被缓缓升高的温度折磨一整个上午,路平就感到一种悲凉。

十点半,路平接下来是要去码钢管,夏天的钢管格外的烫手,路平终于知道为什么即使这么热的夏天,工人们依然戴着棉手套。

路平将手伸进地面上的积水坑,他没有取下手中的棉手套,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到积水坑静静地躺在大楼的影子里,那里有完全不同于影子之外的清凉。路平很享受这难得的舒服,对于他来说,这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路平对着水坑里倒映出来的路平笑了笑,继续去干活了,他得对得起头上的帽子。

路平在工地上感受到了度日如年,他看着自己的影子一寸一寸的缩短,他终于盼来了下班。路平戴着帽子,顶着太阳走回家,他感受到了一种成就感,他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满是锈迹和灰,自己的手套早已脏的不成样子。他仿佛就是这个城市的一个污点,刚走进小院,他就去公共水槽那边去冲洗,他感到的,只有疲惫,他想立马躺在床上,闭上眼睛,睡上一觉,他不在乎吃饭,他想要的,只有休息。

可是一想到下午还要继续,路平不得不开始做饭。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无奈,人们为了生计,在生活这条大马路上不停地奔走着,有的人快,有的人慢,有的人迷失方向,有的人连去哪儿都不知道,有的人想象着目标是座伊甸园,可是却只是坐在原地想象。

“嗯~”路平睡醒了,透过门,他看到了强烈的光照射了进来,“坏了,要迟到了!”路平慌张的拿起手机,打开一看,才一点四十五,他们这里是两点开工,路平赶忙穿好鞋,拿起安全帽开始往工地跑。

可等他到了,才发现,来的人很少,他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随便跟着一对老夫妻帮忙。路平干了会儿活,注意到工人们才缓缓到来。

那对老夫妻人很好,他们像是长辈一样,只是让路平帮一些很轻的活,这让路平感到一阵温暖,他对这对老夫妻很是感谢,开口爷爷闭口婆婆,叫的很亲切。

下午过得很顺利,没有上午那般累的刻骨铭心。晚上路平想,这应该够了,明天就懒得去了,我现在能够改变自己了。

直到以后,路平才发现,这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小强的秘密小强的秘密剃头滴|现实小说以时间倒叙的方式,记录了主人翁五年前肖强失业后生活窘迫,一系列巧合被迫去打劫意外抢得巨额现款120万,五年后拥有财富爱情后却因为曾经的秘密耿耿于怀,最终在遭遇被打劫之后,放下一切去投案自首,却被告知,五年前并无人报案被抢120万,由此这个秘密成为肖强百思不得其解的秘密。
  • 三堆灰三堆灰绕云梁|现实本小说以主人公重乐的经历为主线,讲述了一个个荒诞离奇的故事,从而达到写作的目的。其行文特点是诙谐幽默,给人以生活的启迪。生活总是充满不确定性,人处在生活中,不得不面对诸多事情,也扮演着不同的身份。例如:亲情.爱情.友情,而如何看待这些问题至关重要。人,生下来就是来受苦的吗?又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呢?本书会给你个答案。
  • 姿色貌美姿色貌美宝小草|现实这是一部描写农村两个家庭婚姻爱情的长篇小说。在这家庭两个里,分别有着相貌美丽出众的老婆。她们没有招惹野男人,反被野男人招惹染指。而大男子主义的丈夫,误认为戴绿帽子的始作俑者是老婆,是自己的女人有罪在先,于是开始报复。报复的方式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最后酿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 我们存在在这个世界我们存在在这个世界王啵黄|现实谁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一个人,谁都不是谁的必需品,爱好自己就是最好的。
  • 镇宅之宝滚滚而来镇宅之宝滚滚而来物理小鸡|现实兴奋。得瑟。人生,成功到底是什么?似乎每个人都知道,只要有了坚持和努力,加上一点点天份或者至少貌似天份,与成功相隔恐怕不过一只中指拇的距离。那么要是除去这两样呢?还有没有另外的方式或者形态铸就这所谓成功?活着就是。
  • 周工周工枯索|现实新书《李二狗的幸福生活》欢迎大家收藏订阅! 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本书没能写好,很遗憾,但新书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一定会完本。
  • 世纪的小卑微世纪的小卑微冬阳励志|现实原想着环境的改变,我就能获得新生,但是事与愿违。——题记天灰蒙蒙的,透过窗看到旷野寂静,玉米垛子一个接一个,遍布田间地头,山静穆着,孤寂感涌上了心头。混沌的人生开始了。童年的记忆里有母亲责备的目光,有许多不经意的错误,4岁时,妈妈去田里,让我照看弟弟,一件有趣的事吸引了我,我走出了家门,迷糊中我被揪回了家,妈妈边责备,边抽打我,疼痛使我飞快的向外逃跑,黑夜来临了,恐惧一下子涌上心头,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的滋味,以后妈妈责打时我再也没逃跑过……这是一个跨越世纪的,真实的,又常在梦中出现的故事,里面的人物以生活中的亲人,朋友,陌生人为原型,卑微而真实,痛并快乐着。愿他能带给7O后些许回味。
  • 宝贝儿养成计划宝贝儿养成计划张癫|现实世间缘分,都说是巧合,可何来巧合?日出日落,潮起云涌,凭什么这一束光就刚好照在那朵小花上滋润她需要温暖的心?世间万物谁能说得准呢?天生万物皆为缘,一花一草,一沙一尘,看似彼此陌陌,却不知天南的那阵风初起时,正是地北的他在为你双手合十,尘世的缘,谁又说得清呢?
  • 他传奇的一生他传奇的一生耿鬼|现实他,世界中默默无闻的学生,一天科技系统找上他,让他推动地球科技的发展。从此钱权势离他不在那么遥远。
  • 柔弱娇妻,老公轻轻爱柔弱娇妻,老公轻轻爱颖沫初|现实他是m国权利最大,金钱最多,当然长的也最帅,不少女人的梦中情人,可惜是妻管严;她是一个孤儿,从小被人唾弃,直到那天的一次相遇,她失去了第一次,而他却幸灾乐祸,于是他开始了疯狂追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