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来自地球的男子”

圣历562年,春,二月七日,正午十二点

冰冠城

王宫石室

一名少女席地而坐,静候着睡在魔法阵中央的男子醒来。

昏暗的石室内,没有任何照明设施,唯一的光源,便是那刻在地上的魔法阵所发出的淡淡蓝光。

除此以外,能与蓝光相辉映的,便是少女穿在身上的那套长袍,白色的长袍袖口绣有金色月亮,背部则是与月亮相衬托的红色太阳,而长袍的尾端,是存在于浩瀚宇宙中的璀璨星辰。

在蓝光的照映下,这些图案仿佛被激活了生命,金色、红色、以及银色四种柔光互相交错,填满整个石室。

若以普通人的肉眼看去,或许会以为正在举行一场灯光秀。

然而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这些柔光实际上是飞舞在室内的四位元素-地水风火的具现化表现。

柔光所蕴含的魔力浓度很高,若普通人被光照射到,短时间内就会对皮肤造成灼伤,若长时间直晒,甚至会使得人的肉体被分解。

元素的存在本身是无害的,而驱动元素的魔力也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但是,空气含量中的魔力浓度如果超过了该环境的安全值,那则不一定了。

位于王宫后花园深处的地下石室,是以黑龙鳞片建造而成,用以执行特殊魔法仪式的秘密场所。

因为黑龙的鳞片具有屏蔽元素、隔绝魔力流动的效果,因此能起到魔力浓度增幅的作用,对于执行需耗费大量魔力、人力的超魔法仪式或是禁忌仪式,魔力浓度的高低十分关键,但是魔力浓度较高的场所,一般稳定性都不高,甚至很容易出现魔力风暴。

魔力风暴的呈现形式根据环境大小各有不同,或是如****般骤临,或是如光芒万丈般散射,甚至毫无特征也有可能,唯有掌握元素动向的法师,才能感受到空气中魔力的变化。

就譬如目前这场魔力风暴,少女为了增强禁忌仪式的效果,在利用室内魔力驱动元素运转魔法阵的同时,也有意煽动房内的魔力,让其变得躁动,以及不断增殖,但少女同时又利用了魔力气息调整的手段,把房内的魔力始终维持在一个接近暴走边缘的阈值。

这些不断增殖,并且无法自由散去的魔力因子,在密闭的房间内终是形成了一股微弱的气流,魔力风暴带来的微风吹拂着少女稚嫩的脸庞,还有那垂落在肩上的银发、以及穿在身上闪耀发光的长袍。

寄宿有四象元素的长袍,其名为日月星辰,乃是旧神星梦子的传世杰作,其作用之一是能使得长袍的主人不受环境、场所、以及个人能力的限制,同时驱动四大元素为其所用。

而刻画在石室中央地板上的六芒星阵,则是被赋予了黄泉深渊特有的符文语言,这种语言只存在于冥域中,是划分生与死的象征符。

利用四大元素与黄泉星阵,制造出能代替上通天地下接冥域的临界处,执行这颠倒生死的复活仪式,少女还是这世界中的第一人。

在此前,虽有人到寻找到了世界的临界处,并执行了复活仪式,然而无论成功与否,执行仪式之人,或是堕入深渊,成为黄泉深渊中的恶鬼,又或是成为永生的怪物,徘徊在人间。

死去的人,本就应遵从世界的指引,堕入黄泉,复活死者,本就是违逆世间运行规律的一件事,违法者,终会受到惩罚。

但是少女利用从黄泉深渊中所窥探到的智慧,还是成功躲掉了执行仪式所带来的反作用,并且很顺利的召唤出了代表人类灵魂的魂核。

当细小的黑银色晶体漂浮在魔法阵中央,少女惊叹于人类的灵魂之美,随后着围绕这块魂核,以至亲至爱之人的印象为底稿,如同临摹画作一般,从零开始,一点一滴的构建出新的肉体,整个过程持续了二十四小时,耗费的魔力石大概相当于冰冠城魔力石百年的挖掘量。

然而,直到仪式结束后,在二十四小时的基础上,又过了七个小时,男子依然未有醒来的迹象,少女不由得担心起来。

虽然此时少女的身体已经十分疲惫,但比起离去后可能会发生的变故,还是留下来更让人安心些。

当时钟的指针转到了下午一点正的时候,男子睡眼惺忪,终于打着哈欠醒来,少女那担心不已的脸色才舒缓起来,随后又为男子慵懒的姿态感到生气。

“睡那么久,你是猪吗?”

“emm,我今天休年假啊。”

“年假?”

少女那浅红色的眼眸闪过一丝疑惑,似乎并不理解男子所说的含义。

而男子听到少女的询问,也马上清醒了过来,宛如惊弓之鸟一样,绷直了身子退到墙后。

“等一下,老妈你怎么变成了美少女???这里是哪里!!!!??”

听到男子的反问,少女不悦的皱了下眉头。

原因之一,是不满男子把自己错认成奶奶。

原因之二,是男子退到墙后一脸惊恐的表情。

少女的心中,有疑惑,也有失落,更有被熟悉的人刻意疏远和保持距离的难受。

但她并没有把心中所想透过言语说出来,仅是以白葱般纤细的手指,指向男子身旁不远处的衣服。

刻意保持冰冷的语调继续说道。

“请父王穿上衣服好好说话”

男子看了看少女所指,一套看上去价格不菲的洋服已折叠好摆放在魔法阵旁,凉飕飕的感觉开始传达到男子身上的肌肤,经此提醒,男子才明白了什么,随后,整个石室内,响起了杀猪般的尖叫。

少女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但马上察觉到男子尖叫的缘由,便起身推门离去,临走前,似乎想起了什么,又留下了一句话语。

也不知道这句话,男子是否听见,毕竟在少女推门离去的那一刻,男子都是一直尖叫不停的,和陌生的女孩共处一室,还被她注视着,最关键的是,自己是裸体的状体,这种情形之下,只要是生理机能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淡定?

而且,那名身穿白袍,银发赤瞳的少女,虽然年纪尚浅,还处在花季之中,可她可爱的容颜,以及那语调冰冷却又甜美悦耳的声音,完全能看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在这个时间、地点、以及没穿衣服的状态下,与那名少女相遇,对男子来说简直就是噩梦,又或者是春梦。可无论是哪一种,都不是能让人淡然处之的梦。

在少女离开后,男子捏了自己的脸很多次,无数次的痛觉都表明了,他真的不是在做梦。

因此,他穿上了衣服,盘腿而坐,开始经三问式思考,意即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我该去哪里。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偏差的话,我的名字,叫做路启魂,是一名基层公务人员,今年已经35岁,仍然是单身,目前和老妈生活在一起,事情发生的前一晚,我应该是在家中看完**,就洗澡睡觉的。”

路启魂冷静下来后,得出了结论,自己,应该是被绑架了。

可是,自己只是一名基层公务员,收入微薄,而父母也没有万贯家财等着自己继承,那么,她是为了钱绑架我吗?可也没开口问自己要赎金。

那么,难道是看上自己的美色?可一个中年肥宅,哪有什么美色可言,自己倒是有个大肚腩,摸上去手感还挺不错。

那么,权力呢?作为基层的打工仔,怕是老百姓一个投诉就得丢饭碗了,还权力,绑架我能勒索到什么,最多帮她用单位的A4纸打印学习用的资料罢了。

绑架的目的,路启魂搞不清楚,还有几个疑点,他也十分在意。

首先,绑匪没有戴头罩,让自己看到了真容,是不打算放人,所以明目张胆,无所畏惧?

其次,为什么绑匪不是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男人,而是一名小女孩?看上去还是个初中生。穿着类似魔法师的袍子,是玩COS的漫迷吗?

最后,也是超重点,自己为什么赤身裸体??????穿在身上的睡衣呢???

路启魂用大拇指揉了揉太阳穴,目前的情况,真的让人脑壳疼。

仔细回忆女孩对自己说过的话,第一句是,睡那么久,你是猪么。这句话的意思,有两层含义,一层是我睡了很久,另外一层,难道我变成了猪?

不对,路启魂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又看了一下自己四肢和身体,是人类的身体没错。随后,路启魂又仔细回想起第二句话。

“请父王穿上衣服好好说话“”

若是没听错,是叫父王吧?意思是,我是她的爸爸?而且是国王?还是说我姓付,名王?还有,她是知道我裸着身子的吗?一直看着裸体睡觉的我???

想到这一点,路启魂的内心就感到超级羞耻。

等下,她好像还说了一句,年假,她是不知道我休年假,还是说,不知道年假是什么意思?

可怕,真的太可怕了。

路启魂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严肃,左手横放在肚皮上,而右手则是托在左手上方,以握紧拳头的动作捂在嘴前,这是路启魂陷入深度思考时的一个自然习惯。

一般正常的女孩子,怎么可能看着裸体的男子睡觉呢?不,能把我本人绑架到这个地下室里,就已经不是正常的女孩子会做的事情了。

另外,为什么她知道我穿的衣服尺寸?是提前去根据睡衣的尺寸去选购的吗?可为什么要准备一套西方的古典服装让我穿上呢?而且也很贴身,穿起来很舒适,看起来也很贵的样子。

还有就是,这个地下室。

路启魂站了起来,环顾了一周,随后走到门前,摸了摸门上的象形符号,又看了眼地下的魔法阵,再联想到,少女穿在身上的白袍。

“我这是,被邪教绑架,然后执行宗教仪式了吗?”

若是这么理解,那一切都解释通了。

我只是作为仪式祭品被绑架而来,那么即使我不是权富帅,也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可作为祭品,我会不会太自由了点?

还是说,我的自由,便是这仪式执行成功的一部分?

那么,我走出了这间房,门外,是否会有什么怪物在等着我呢?

路启魂,吞了吞口水,他确实是大人了,还老大不小了。可这个时候,他真的有点怂。

他能够确认的一件事情便是,这象形符号,其实是门的开关,只要他按下去,门便会打开,刚才少女也是这么操作的。

是要出去吗?还是留在这里?

但留在这里,又能待多久?期望被营救?48小时内的消失不算失踪,也不会被警方立案。

若对方是要置自己于死地,那呆在这间房里,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啊。

路启魂深呼了一口气,按下那象形符号,门只是发出一声轻微的响动,便被推开。

映入眼帘的,除了门外那无尽的黑暗长廊,还有轻微的哭泣声。

之前,先行一步离开的少女,此刻正双手抱膝坐在门外,低着头,哭泣着。

路启魂看到此情此景,一切阴谋诡计的猜想,都在少女的哭泣中,烟消云散了。

“那个,你没事吧?”

路启魂,鼓起勇气发起询问。

少女没有抬起头,依然把脸埋在双膝上,或许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哭泣过的脸,只是低声的回答了一句没事。

“我想问一下,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小女孩,你又是谁呢,为何叫我父王??”

路启魂轻声问道。

经过半许,少女依然没有回答,只有寂静的空气在走廊间流动。

路启魂也不急,找了个比较接近少女的距离,靠墙坐下。

所有的疑问,还是直接询问当事人比较好,无端的猜测不如一句话语。

而少女也一定是基于什么原因,才会把自己弄到这里来的吧。

“路千夜”

“什么?”

“我的名字”

经过许久,路千夜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那么巧,我也姓路,马路的路,我叫路启魂”

“......”

路千夜抬起头看向路启魂,眼神带有点诧异。

眼前这位中年男人,明明记得自己的姓名,却又对自己的女儿毫无印象。自然,路启魂也是察觉到对方的神色,所以好奇的问道。

“你刚才说,我是你的父王,莫非,他也叫路启魂?”

“是的”

“那这里,是中国吗?”

刚说完,路启魂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

在中国,帝制早已废除,更何况,路姓与中国任何一个朝代的王都没有直接的血缘联系。

果不其然,当路启魂提到中国这个词汇的时候,路千夜又是呆了一下。

“中国是艾泽大陆以外的国家吗?”

“是我的祖国,位于亚洲大陆”

“亚洲大陆?”

“艾泽大陆?”

路启魂和路千夜,第一次,心有灵犀般,同时望向对方,彼此都带着那种有点好奇的眼神。

“父王,在白星,并没有亚洲大陆。”

“可是,我来自地球。”

“你。。。不是我父王?”

“100%不是”

路千夜听完对方的回答,有点难以置信,随后咬了咬牙,一拳打在墙壁上。

绯红色的眼眸,逐渐湿润,泪水,止不住的划落脸庞。

路启魂,对于女孩情绪上的变化,有点懵逼,刚想开口询问,却已被对方先行一步。

“不管怎样,我们必须走了。”

路千夜转过身子,擦拭掉泪水,可声音,悲伤至极。

“你的父亲,莫非。。“

路启魂此时,猜到了些许,也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父王,已在一周前的宫廷政变中死去。”

“我所执行的复活仪式,为何会召唤出来自异世界的你,明明姓名、外貌、身材都与父王一致,若你的出现,是上天的安排。”

“那,便请你陪我演一场戏吧”

“什么?”

“从现在开始,你便是我路千夜的父亲,白龙军的军长,冰冠城的城主,米西路帝国的亲王,艾泽大陆中最有名的魔法世家家主-路启魂”

“等一下!”

路启魂对这一连串的头衔有点反应不过来,刚想伸手阻止,却被路千夜顺势捉住。

那白皙的手心,冰凉冰凉的,可却让路启魂感到很舒适,就仿佛有一种魔力,一种让人感到很安心的力量,而且会心甘情愿的追随着她,无论前往何处。

明明,路启魂这三十几年来,都从未有过女人缘。

明明,他是第一次和女生牵手。

没有紧张感,也没有那种很陌生的感觉。

这位叫做路千夜的少女,难得的,给他一种,像是相处很久的亲人的感觉。

这位异世界的路启魂,真正的国王,与自己同名同姓,外貌与身材特征都相同的男子,按照地球的说法,莫非,就是平行世界的自己,也因此,他的女儿,才会给与我这样一种错觉吗?

若我被这位女孩的魔法召唤而至,那我的世界,是否也会出现另外一位路启魂?

到时候,他是否也会和我一样,和我老妈两眼互瞪呢?

带着这些疑问,走向出口的他,被那白色的光芒亮瞎了眼,扰乱了思绪。

激烈的光芒,连接着另一处的入口。

而对于路启魂来说,那是崭新的世界,也是未知的世界。

上一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亚特兰蒂斯之逆鳞时代亚特兰蒂斯之逆鳞时代白羽小信|奇幻无意中踏入亚特兰蒂斯帝国的少年却被卷入了两个文明间的战争!“嚯,原来你也会鳞化!”“一片大陆不需要两个帝国!”“没有人能找到传说中的城市-伊甸园!”前所未见的科技,叹为观止的世界,难以置信的能力;巨人、侏儒、龙族来袭!黑鳞鲛人VS龙人!
  • 上古世纪之诺亚之战上古世纪之诺亚之战醋香米|奇幻真神,又怎么样?天神,又怎么样?纵使是神我也不惧!扭转战局,我一个人就足以!《上古世纪之诺亚之战》喜欢就收藏。
  • 无限归来之至高水元素无限归来之至高水元素升鸿.CS|奇幻失去了伏地魔主魂镇压的七个魂器,纷纷化身强大的罪恶,在魔法界搞的风生水起。邓布利多被开除了校长职务,转投魔法部,与福吉开始了权利的撕逼大战。卢修斯成为黑暗流浪者,隐隐窥探着什么……第二次妖精大战的滔天火焰再次燃起……上古元素军团现身人间……———————————分割线——————————————————PS:本文属于脑洞大开,自娱自乐型。
  • 远古界的一角远古界的一角水云姬|奇幻这本书是来自远古时代的投影,亦真亦假,也许是从未发生的,也许这是你宿命的所在......一本来自远古的史册,记叙着今世人的命运,讲述的是你与我的情,倒映着千古佳话......
  • 神转阴阳师神转阴阳师小小小空|奇幻如果给你一次重来的机会,你还会选择成为阴阳师吗?这不只是对主角的提问。从开始到结束,懦弱何时成了一种病,善意又怎样成为了一种罪,阴阳师,背负的又是什么?就让我们一起走进阴阳师的大门,跟凌天一起,探寻这精彩又让人深思的阴阳师的世界吧!
  • 恶魔书恶魔书多雾之秋|奇幻黑暗中,隐藏着光明,光明照到的地方,也总会有阴影伴随,无论你是否相信,恶魔确实存在,如果你感到害怕,那么说明,它已经悄然到来。
  • 血蔷薇与勇者血蔷薇与勇者海德涅的悲伤|奇幻“抱歉,普通的武器杀不死我,因为我是恶魔。”黑发红眸的炎魔少女缓缓地拔出插进胸口的长剑,如是说道。承载灵魂的冥河发生了一次变动,平凡的高中生死后莫名奇妙的被卷入了残酷的深渊之中。乌黑的秀发垂落在脖颈间,头上长着一对精致而小巧的角。迷离的血瞳中似乎蕴含着不为人知的哀伤。她是何存在?是人类?还是恶魔?她的宿命又是什么?『只要一次就好,让我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内心彷徨的少女楠楠自语道。。
  • 六界—次元空间六界—次元空间龙者|奇幻血脉之力,六界无敌。看一最强血脉者如何踏破六界,征战天下,如何守护一族的荣耀—王!
  • 虚拟构造虚拟构造吴霜月|奇幻一个故事,关于作家去写自己的文字的故事,有时候搞笑,有时候心酸,但是是一个耐读的故事
  • 异空间之平行校园异空间之平行校园茶味鱼|奇幻晋屿学院是所有学子梦寐以求想要进入的地方,开学季,来自联合大陆各地的天才们满心欢喜的走进这所学校,却不知道,一场阴谋正在渐渐展开,B校区的重新开启,残酷的筛选机制,一切都和最开始不一样了,内心的信仰在崩塌,前进的目标在模糊,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要我还有力量,我就要自己掌控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