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少年终回天府,取名诗集花间

过了中川,是那天川,天川之都,即为蜀地之都,名为天府。

自从天府府主投降被召去京都之后,以往热闹非凡的天府变得冷清,百姓们或悲痛,或恐慌,或不忿,许多天府人离开天府,去蜀地其他川居住。

而留在天府的臣子们也都人心惶惶,虽说大部分人还是有官可当,但很有可能不是在蜀地了,他们中许多人也会被召至京都,有些留在京都当官,有些被分至洛泽的各个疆土,剩下一部分,才能继续留在蜀地当官。

而且,这些官职,必然大部分都是空职,无权或权小,随着洛泽对蜀地的整个接手,他们的官职会越来越小,或越来越无权,已亡的七国,就是他们的前者。

这一切都有迹可循。

真正能入京都,受圣上恩宠,再上青云的,那都是罕见中的罕见。

大乱之势当前,谁都不知道,在这个大乱之中,自己是乱中取胜,还是被大乱吞成粉末,人尽不知,但人尽期盼,自己是那大乱之中扶摇直上的人。

自那青衣少年走在天府之外的官道时,天府城内已经喧闹了起来,职位不同,心中所想不同的人不约而同地出门,或步行,或坐轿,或骑马,去那城门处。

这些人中,要说两拨人声势最为浩大,而这两拨人,皆为将士。

其中一拨将士,以一人手为首,此人身高七尺开外,细腰扎背膀,双肩开合如那山中凶熊,鼻如玉柱,大耳朝怀,头戴一顶亮银冠,腰扎宝蓝腰带,虽然眉宇间氤氲着乌云,但一身的器宇轩昂还是挡不住。

这乃是天府武臣中的武首——袁宣武。

此人武名在外,可整个洛泽攻蜀中他却一次都未曾出现,哪怕是那场直接定了败势的剑门关之战,他也并未出现。

因为,洛泽大军出动之前,他正在蜀地西部边疆处,他率军直插高原,等他回到边城受到急信再狂奔回天府的时候,天府府主已经宣布投降,并出发去了京都。

据说,这袁宣武一路上足足拿马鞭抽死了五匹马,等他骑着第五匹马飞奔入天府城门时,天府府主已经离开三日了,蜀地已经全面投降,而且洛泽的一支军队也直接驻扎进了天府。

那满身伤痕奄奄一息的马倒在地上,马上的雄伟男子登上城墙对着东边跪下,久久不愿起身。

此人,乃天府武臣之武首,袁宣武。

而另一伙人也都披着甲胄,这些人多骑着马,此刻也并没有下马的意思,而且这批人瞅着袁宣武为首的将士眼中多为不屑。

这批人,就是洛泽那支入驻天府的军队,而为首骑在马上的就是洛泽王朝的明威将军,刘宾。

刘宾在洛泽大军进发之时,就一直处于最前段,剑门关之战他并未参加,而是率着众部从其他路直插蜀地腹地,一路上基本没有遇到什么阻力,然后就听到剑门关之战大捷,他们更是一鼓作气直冲蜀地天川。

而后就是听讯蜀地天府府主投降,刘宾受圣上之命前往天府驻扎接管,静待王命。

起初刘宾还心有戒备,结果天府就这么大开城门,让他们全军进入,并且他们轻松接管了整座天府的城防,刘宾才知晓,蜀地,已经属于洛泽领土了。

蜀地,不过如此。

若非占据天险,这蜀地早在几十年前就与七国一统覆灭了。

刘宾嘴角不屑一笑,他今日来这,当然不是对这天府所谓的少府主有所尊敬,这府主之子能回来乃是圣上点过头的,这乃是之前七国从未有过的先例,那么,说不定,这个少府主很有可能会留在蜀地,乃是留在天府。

不过也无所谓,终究只是一个空壳罢了。刘宾并不在意,端坐于马上,等待那城外人的到来。

一个少年,一件湿脏的青衣,一个负剑的女子。

少年入城了。

“末将袁宣武,未能守住天府,于此,向少府主谢罪!”袁宣武单膝而跪,低下头颅,那声音如洪钟,响彻天府。

“向少府主谢罪!”

“向少府主谢罪!”

“向少府主谢罪!”

……

一名名披着甲胄的将士单膝跪下,一声声男儿之声响彻城门。

木雨歇眼中的情绪流转,最后化为波澜消失,叹了口气,“袁叔,天府已经如此,你又何必这般。”木雨歇的视线扫过众人,有文臣,有武臣,有些人来了,有些人没来,还有,一群洛泽将士。

袁宣武和这群将士在此时此地说出这番话,就意味着放弃了他们今后在洛泽王朝可能有的官爵。

“末将此生,忠于天府。”袁宣武抬头,那双眸,如两根冲天长戟,直上云天。

“好了,诸位,请起吧。”木雨歇走上前,扶起了袁宣武,诸将皆起。

“少府主,你可算回来了,哎哟,这身衣服,这个是怎么了,摔着了?”一个长着长胡子,穿着花鸟官服的老人走上前,看着少年的模样一脸唏嘘,还伸手帮木雨歇擦着身上的泥土,“怎么还有竹叶啊。”

老人把几片黏在青衣上的竹叶取了下来丢在一旁。

这个老人,就是蜀地天府的文臣之首,王清明,若依照洛泽的官制而言,他就是,蜀地的丞相。

“行了行了,别拍了,还拍什么啊,到时候这衣服就直接扔了。”木雨歇不耐烦地拍掉了老人的手,反而自己伸出手掸了掸老人的肩膀,“这下你这老小子可能就去京都做官了,小爷我是不是趁这会好好给你道个歉啊,欺负你这么多年?”

这个老人,王清明,不仅是天府文首,还是木雨歇的老师。

“使不得,使不得啊。”王清明连忙摆手。

“呵,小爷我怎么会这么做呢,说不定小爷我与你多聊几句,就有人告诉那京都皇帝了,你说,有没有可能你就做不了京都大官了?”木雨歇凑上身子在王清明耳边轻轻说着,双眼望向了另一边骑在马上的洛泽将士。

“少府主这话说的,咱两的师徒之情,说几句话算什么。”王清明拿衣袖擦了擦汗,一脸笑容地说着。

这老头笑起来也会把眼睛眯起来,不过这笑容在木雨歇脸上就如蛇般阴寒,在这老头这就是和和气气的,慈祥微笑。

“对了,少府主,您离蜀之前让我做的事,我帮你做好了。”王清明记起了什么,从衣袖里掏出一本书来递给木雨歇。

“恩?”木雨歇皱了皱眉,“你一个糟老头子什么时候还有武功秘籍了?”这一路也算是在江湖行走,这一看到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武功秘籍,这一路他收入囊中的秘籍也不少,有祖父给的《淮南子说剑篇》,有陆九游给的《五雷正法》还有一些道家书籍。

“什么武功秘籍啊,少府主。”王清明都愣住了,给木雨歇翻了几页,“这是少府主你之前要的诗集啊,老夫我给你编撰的诗集啊,阅古览今啊,这蜀地啊,词风最为艳丽香软的诗,都在这了。”王清明把诗集递给木雨歇。

木雨歇这才记起自己当初是跟着老头这么说过来着。

“老头,这些诗集小爷看得实在无趣,我说,你赶紧找点描绘闺中女子的诗来给小爷品一品,哎,这么一想有点意思,行,你去给小爷编个诗集出来,全都描绘女子的,然后,词风艳丽一点,香软一点,赶紧的!”

木雨歇还记得他说这话时,他这个文首老师那一脸慈祥而悲痛欲自裁的笑脸。

他王清明怎么着都是蜀地文臣之首啊,文人最好气节,他王清明亦是如此,平日里极为自清,就是天府府主木旭想要毁他清誉,他都能蹬鼻子上脸。

唯独这个少府主,他是一点都没办法呀。

最后,他王清明还是去收编了这一艳丽的诗,编了一本诗集。

“少府主啊,这诗集老头我还没取名,就等你回来呢,你给取个名吧。”王清明擦了擦汗,这少府主好久不在蜀地,他都好久没出那么多汗了。

“恩,说的是,不如,吟女集?”木雨歇翻看着手里的诗集,眼中兴味索然。

王清明脸上又出现了那副悲痛欲自裁的慈祥笑容,最糟糕的是,这位大文臣还把字理解错了。

**集?

老夫这一辈子的清誉就如此日毁了,日后一旦有后人知道这**集是他编撰的……

王清明突然想在回家的路上买根白绫回家离开这个世界了。

“算了,太过直爽了,没有韵味,就叫花间集吧。”木雨歇最终改变了注意。

花间集!

同类热门
  • 至尊仙体至尊仙体夜君空月|武侠为什么别人穿越什么都有?牛x的老师,显赫的家世,无尽的奇遇,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好像整个世界都围着他转一样。为什么自己穿越什么都没有?只能靠着忽好忽坏的体质,勉强成为了天都仙府中一个普通得不得了的弟子。直到他遇到了血赤城,遭遇那次夺舍,他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拥有了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体质--至尊仙体!
  • 国术之虎国术之虎昆山|武侠热血不息、国术不灭。御侮图存,保家卫国。武术,可强身健体;国术;来保家卫国。国术,国术,国字当先。内家,外家之分;练法,打法之别;岂是可以一言道尽。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拳下生死不由人。
  • 承影无双传承影无双传小.余哥|武侠李府:“想娶三娘?滚,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姓刘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没镜子用水盆里的水照照,小心镜子给你照破咯!” 刘知远:“三娘,我被选上入伍了,从此后我们顿顿都可以吃肉,军饷还可以给你买胭脂水粉。” 三娘幽怨地说:“我只要你好就行,那些玩意没用。” 刘知远眼眶一热说:“他日我成事了,跟你一起富贵。”
  • 康定传奇康定传奇崆峒老人|武侠白玉堂,他现在的心情是悠闲自在。他已退隐江湖多年了,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就要重出江湖,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已成为故事中的主角。
  • 武当问道武当问道依是故人|武侠现代人沈七穿越到倚天屠龙记+覆雨翻云的世界,时间正值元末明初,错综复杂的任务关系,异想天开的修炼功法,看沈七如何求生存,撩美人!
  • 萧氏风雨路萧氏风雨路四个月是轮回|武侠昔日武林第一世家萧府在三路邪恶势力联手打击中破灭之后,其唯一的幸存者,公子萧风雨,在踏过茫茫风雨路后,终于大仇得报,迈向武林之巅。
  • 金羚奇缘金羚奇缘苦海一蚁|武侠波诡云谲,悬念迭起,阴谋重重,何人所为。生死绝恋,痴男怨女,爱恨交织,怎生奈何。
  • 剑来酒来剑来酒来乐碧水|武侠康熙初年,木从心系朝廷秘密特务组织“十三司衙门”之一员,外出查案之时,无意间在鬼市得到一把天月剑,同时为人陷害,身中剧毒而被逐出官府,流落江湖。 其时三藩初平,肘腋之间有朱三太子意存反复,东南沿岸有延平王、倭寇搅得海警四起;白莲教盘踞在昆仑龙脉,绿林盟驻扎于四川青城,更有自由石匠三级分会势力,为打开鸦片市场而渗入炎黄大地。 一人一剑,行走于猛兽横行的江湖,犹如雨打浮萍,他将何以自处,这苍天,又将裹挟着他走向何处?
  • 至尊僵尸至尊僵尸樂逍遥|武侠僵尸,源于我国民间传说故事。指四肢僵硬,头不低,眼不斜,腿不分,腿不弯,不腐烂的尸体。通常没人性、思维,行为凭借本能,喜食人血,惧怕阳光;近代僵尸的形象被广泛应用于人们娱乐生活中。天地混沌初开,有四大僵尸之始祖,称为天地殭祖,其中旱魃最被人熟知,余下三位古老的僵尸分别为:赢勾、后卿、将臣!通常说僵尸是因人死之时有怨气存于喉中无法断气,从而变成僵尸。
  • 十里悲赋十里悲赋击筑悲歌|武侠暗影迷踪下的胜负,赤血戏笑中的癫狂。一个少年的红尘路,一曲哀腔的鬼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