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3章 异变陡生

“现在的年轻人血气方刚,若是一言不合,动起手来。我这做长辈的岂不是要天下众人耻笑?”绝顶和尚这般想着,登时开口:“各位弟子,目下不是你们争吵的时候,先随和尚我前往‘九阴藏地’,止住外泄的煞气方为首要任务。”

在场中,以绝顶大师修为最高,他都如此说话,旁人更是不敢忤逆。众人纷纷点头,随着绝顶和尚走进了九阴藏地。

易天见他们走了进去,心想:“绝顶大师已到了三品·心道的一重境界‘半步仙’,有他在场,想来也出不了什么乱子,我且先跟进去。”这般一想,易天也跟着走了进去。

众人行了约一炷香的时间。只见四下渐凉,天色昏暗,这‘九阴藏地’和外面世界格格不入,仿佛阿鼻地狱般,令人心中生畏。

“小兄弟,这是哪里啊?”

易天闻言,朝旁看去,只见说话这人正是被绝顶和尚捉来的言峰,惑道:“你怎也跟来了?”他才刚未曾注意到言峰,现在一想,这人毫无修为,贸然闯进,只怕危险。

“我有什么法子?”言峰一脸无奈地说:“那大和尚让我紧跟着他,我只能硬着头皮跟着了。”

易天颇感无奈,见尸骸遍地,空气中隐有一股血煞之气蚀骨侵肤地来袭,忙伸手抓住言峰,以‘不灭天苍’保护二人。

又行片刻,脚下的泥土愈发湿润,绝顶大师弯腰抓起一块土,凑到鼻尖一嗅,警觉道:“土里带血,你们都小心点。”说着,他双手紧握禅杖,轻步走去。

“有人!”易天忽地开口。

众人闻言,不禁朝他望去。

“师弟,你说什么?”杨源问道。

易天支吾一声,伸手指去。“我听前方好像有人。”

欧阳文瞳打趣地说:“你修为全无,耳朵倒是好用。”

“有人!”这次,是绝顶和尚先说的话。

众人连忙奔去,只见前方凹出一块巨大的天坑,里面深不见底,不时冒出丝丝血气。

“我的妈呀...”言峰脚下一软,瘫坐了下去,显然是吓得不轻,他环顾四周,忽地伸手一指。“有...有鬼。”

易天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才发现有个人站在天坑一侧。

绝顶和尚见这人一身打扮似是女子,拱手问道:“天佛寺绝顶和尚,请问姑娘是谁?”

闻言,女子扭头扫了众人一眼,随后目视天坑,说了一句。“天殇八派?”她语音娇柔婉转,但语气之中又透着隐隐寒意。

易天凝眸望去,只见这女子身着一袭红色纱衣,面容秀美无双,在绝美容颜之下,似乎退去了人世间的俗气与污浊。那一身红衣与其胜雪白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人一种假象,此等清冷美艳之人,真的生于凡尘?那一举一动,一个回眸,甚至一个眼神,无一不流露出仙子气息。

——是的!

——就是个仙子。

易天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这么地想着。既然不知这女子姓名,叫她仙子正合适。

目下昏暗,似乎天地间只亮着一种颜色。

一种沁人心脾的红色。

轻盈若诗,悠美如梦。

那一身红衣的红意未尽,红光淡淡,如远山的蛾眉,夕照的依稀。易天站在仙子的背后,望着她的背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位姑娘...”绝顶和尚走向前去,刚要说话,却忽地怔住,心中暗想:“阿弥陀佛,幸亏和尚道行高深,否则岂不让这美娘子勾了魂去。”

这时,众人也走了过去,欧阳文瞳指着天坑向仙子发问:“姑娘,这是哪里?”

仙子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没有答话。欧阳文瞳见状,颇有不悦,又问了几个问题,仙子仍旧闭口不言。

易天心想:“这仙子年纪轻轻,孤身前来定不寻常,瞧她周身气势正而不邪,绝非异类。”正想着,忽闻绝顶大师说道:“先来这个天坑便是煞气入侵之地,你们随我出手,先将此处封印了再说。”

闻言,众人纷纷散开,将天坑围住。易天见状,拉着言峰退到了一旁。

“易天兄弟,我们不会有事吧?”言峰问道。

易天笑着摇头,‘神佑眼’瞧来这天坑虽有煞气,但力道不足,以绝顶大师的修为定能将其封印。他正安慰言峰时,忽见那仙子也退到了旁处,似乎对天殇八派的动作毫不在意。

“准备动手...”绝顶和尚下令,八派弟子专心致志,等着绝顶和尚的号令。

可是,他们等来的却并不是号令而是变故。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天坑深处忽地喷出一道血光。下一刻,大地颤动,众人也随之颤抖。‘九阴藏地’好似一个蓄谋已久的怪物,拼命地晃动这自己的身子。

“这是怎么回事?”

易天最先开口。但却没人理会,众人已被变故所扰,一时间惊慌失措。自天坑里传来一阵乱人心智的噪耳音,闻者顿觉身子混乱。

易天拼命捂住耳朵,可那噪音却从手指缝中穿过,钻进他的耳中。“啊啊啊...”易天一下跪倒在地,神色惊怖,拼命地嘶吼着。

一旁,杨源虽运功护体,却也极难消受,转而见易天这般痛苦,忙朝他走去。

这时,异变再生。

许是血煞之气入体,亦或许是摧心魔音侵脑。易天再难隐忍,他双手摊开,朝天怒吼,旁人只见一道光束自易天的右眼激射而出。光束随着易天的颤抖而四处横扫,所波及处,登时山石齐碎。

“小心。”

绝顶大声呼喊,但目下嘈杂,人心浮动,又有谁能听得进去呢?

或许今日注定是个多风多雨之日。

多磨难、多变故之日。

当神佑眼发出的光束射到天坑时,两股力量猛地对抗起来。其时,血云盖顶。天坑深处传来一个极强劲的吸力。

觉察于此,绝顶和尚不敢迟疑,周身佛光大现,集八派法诀,欲施结界,封住天坑。绝顶和尚以‘半步仙’的修为全力施法,辅佐八派弟子,这一招不可谓不强。不多时,天坑的吸力渐弱了下来。

“吓死和尚了。”绝顶和尚长吁了口气,忽见眼前一道孤鸿划过,竟是仙子掠进天坑。

“姑娘!”

绝顶和尚忍不住一声呼喊。他这一喊没有止住仙子的动作,但周身的佛法却因分神而减弱。

下一刻,所有人都离开了地面。天坑的吸力顿增,仿佛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巨兽将八派人马吞噬下去。

九阴藏地。

急啸声大作。

八派的门人已没了踪影,天坑传来的吸力仿佛要吸尽、尽吸天殇大陆一切灵气。

天愈发沉。

血云浓艳。

天际一角,忽地闪现出一个人影。

这人飘落在天坑旁处,微微蹙了下眉。下一刻,她伸出右手,一股真气自其指尖荡出。二力相碰,天坑里传出的吸力就玄而又玄消散无踪。

来人见状,凝眸望天,过了好一阵才喃喃自语。“难道金先生的计谋仍在进行?”正说时,忽见天空闪过一道惊雷。

“太古法典?”来人踏前一步,微一沉吟就飘然而去。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侠探灰猫侠探灰猫东城一黑|武侠侠探,我是侠,亦是探。 我既铲奸除恶的侠客,亦是寻求真相的密探。 我不会因为他是恶徒,而把莫须有的罪名安在他头上; 亦不会因为他是君子,而将他犯下的过错藏在阴影里。 不偏袒好人,不冤枉坏人
  • 桥兵传桥兵传桥兵娃儿|武侠桥兵,怀揣五块令牌,奉命下山。 从此,就没了太平。 有人抢令牌…… 有人说他身怀绝世神功…… 有人说他通敌叛族…… 一夜间,孤军作战! 到底是谁在搞鬼? 却发现,醉翁之意不在酒……
  • 朝歌十二楼朝歌十二楼鹤影天青|武侠兴周八百年,前商余孽不断。言朝歌十二楼,楼楼催人命。 周王朝大厦将倾,九州五国战乱不断。 有少年意气,想要统一五国; 有红袖添香,惹得情愁断肠; 也有少年,抱着一柄断剑,从锦州城里走了出来。
  • 中华赌神中华赌神金生|武侠什么是赌神?不光要会赢别人,还要能赢自己。什么是兄弟?我若有一口吃的,你就一定也有。一个本是平平凡凡的医馆小伙计,却因缘巧合一步步成为一代赌神。一群本是江湖耍刀卖艺青年,只因为和小伙计的不期而遇,一步步从江湖游荡之辈成为万众英雄。江湖险恶,人心叵测,面对一个又一个危险赌局,他们如何艰难取胜,全身而退?日军侵我中华,开设赌场害我同胞,面对强大敌人,面对民族大义,他们又该做何选择?
  • 刀剑风云谱刀剑风云谱一个王|武侠其实每个人的路都可以自己去选择,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你该走向哪边?有人向左有人向右,有人为爱成魔有人为爱成佛,有人为名而战有人为情放下手中的刀!且看一名刀客掀起的武林纷争------刀剑
  • 毒后之子毒后之子石头非石|武侠再逢江湖十年一次的用毒大会,一时间江湖内部暗潮翻涌,各大门派都想在此次大会中一举成名、进而称霸武林,然莲心堂此次也不例外。杳无音信二十余年,不想莲心堂会想在此次大会中复出,江湖中人对此都始料未及。二十余年里,莲心堂堂主始单星为了逮到这次复出的机会,对其手下的弟子可谓是“用心良苦”,只为了把他们培养成能给莲心堂独当一面的“人才”,他们日日饱受身心上的痛楚,只为有朝一日强大到能离开那里。本来他们人人是各自为营,但不想杀手也有感情,经过时间的洗礼,对此他们更确信无虞,为了守护他们自己心中美好,他们到底会怎么做?
  • 天剑恩怨录天剑恩怨录天剑府|武侠江湖恩怨儿女情仇,一本江湖恩怨情仇的作品,请与我见证剑的故事。
  • 蜀殇蜀殇草零木落|武侠他,本是当世武林第一高手,在邻国五十万大军即将灭亡自己的家国之时,他会怎样选择?他,本是一个国家的大将军,在同样是家国危亡的时候,在兵临城下的时候他又会怎样选择?他,本是俊才少年,可是却因为一场不该有的爱恋而深深的卷入无尽的仇恨当中。
  • 剑侠校尉剑侠校尉抖抖大魔王|武侠宋朝第四位皇帝赵祯执政期间,开创了仁宗盛治, 一时间四海雍熙,八荒平静,士农乐业,文武忠良, 武学在这段时间内也得到了大力发展, 当今武林高手辈出,共发展出五宗十三派八十一门, 孤儿林庆,偶然被发现是一个不世的练武奇才,故事就是从他身上展开的……
  • 江湖云烟录江湖云烟录唐都士子|武侠龙渊崖壁透着一丝的寥落,噙着血的长剑轻轻一点地,抵住了单薄的身体。山上依旧冷冽,岩壁间的水凉的似在滴血,凋零的枯枝无力的耷拉着。他随意捡起一枝枯草,含在口中,摇摇晃晃地朝山下走去。